新闻话题 ▫ 如何看待?
鲜事 刚刚回答 当前最热 每月最热 最新专栏
究竟应不应该设定最低工资?

要看失业率。或者讲得更清楚一点,失业率客观决定了最低工资制度能否得到实行。


题主所列出的坏处,其实套在任何一个劳动者权益保障上,都适用。譬如允许建立工会,也会导致劳工议价能力提升,导致服务成本上升,同时企业成本上升就减少招工。允许劳动仲裁,也会导致企业成本上升,减少招工。带薪休假制度,也会导致企业成本上升,减少招工。那是不是因为害怕减少招工就不去保障劳工权益了呢?


我们讨论劳工权益的时候,应该要明白的是,不同的劳工其权益并非严格一致。并没有严格的所谓阶级兄弟的概念,而只有在具体博弈环境的朋友关系。最低工资标准,保障的是已入职劳工的权益,使他们能保证一部分的劳动收益。但也确实会导致市场上新加入劳动力的就业机会减少,导致失业率上升。

但是只要原本失业率就不高的话,这并不会导致任何负面效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去尝试追求0失业率。而劳动者的收益得以确实保证的话,他们就能更有安全感与生活的安定感。既然收入得以确定不会太低,他们可以放心的置业、组建家庭生育下一代,更有底气地消费内需得以支撑经济运行。另一方面,被最低工资减少的岗位也必然是底薪岗位,可以刺激企业提高效率,和激励劳动力接受培训,提高技术能力。


在文明社会,任何左与右的政策,都不是非黑即白,categorical的好与坏。在一个没有社会自调节能力的非文明社会,最低工资可以(可能)是一个灾难性的做法,譬如在失业率失控的情况下,去强行推进最低工资,导致更加严重的失业和资本流失,或是在失业率不够低的情况下过于乐观,将标准定的过高,导致经济增长刹车。当然他们恰好将工资标准在合适的时间定在一个最优区间,导致最好结果的可能性也存在。而在文明社会里,你根本不需要去担心这个,因为企业、工会、失业者会自己开启或加入这个谈判和调整的过程。高失业率的社会,其失业人数较高,企业投资意愿低,工会的议价能力自然相对就弱小,因此根本做不到定一个很高的最低工资标准。而低失业率的社会,工会就必然强大,企业希望投资生产,失业者数量少,力量弱小,那么自然地就业劳工就能从经济中挖出较大一块的利益,譬如设立较高的最低工资,以支撑他们的消费和技术的升级。


有人说,应该由工会的博弈,来保障劳工权益,而非政府的干预,来设立一个死标准。这当然有道理,但是实际上,任何劳工法律的规定,都是劳工运动的“战利品”。社会运作,生产进行的时候,不能在每一个时刻与每一个细节,都去反复搞一遍博弈。这就像政府都该民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天天搞选举一样。假如一个法律不再合时宜,短时间的改变是政策不稳定的表现,没有任何企业和个人喜欢生活在一个法律天天不一样,天天下红头文件的社会。他们会自己做出调整以抵消负面后果。假如不满者够多,那么自然他们的力量就更强,作为公民的他们自然更有能力改变这一法律。这在文明社会,也是不需要操心的一件事。



总结一下,最低工资作为一条法律/政策,本身是有利有弊的。

利:保障就业劳工权益,增加安全感,刺激消费,促进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

蔽:增加失业,增加服务成本

增加失业并非任何时候都不可接受,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去尝试追求0失业率。因此在文明国家,

失业率较低的地方,劳工力量相对强大,而增加失业率不会造成负面后果,劳工运动会获得较大的利益分配,最低工资是其法律化的“战利品”之一,以避免过于频繁的博弈过程。实行最低工资不但自然而然,而且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

而失业过高的地方,劳工力量相对弱小,无法承受过高的失业率,因此劳工将分得更少权益,最低工资不应且无法实行。


我们应该担心的是怎样将自己生活的环境变成文明社会,让企业、劳工、社会大众能够松绑,进入到社会的博弈之中。在一个强权者支配弱者的野蛮社会,长远预期下,在社会的各个层面都能靠无数的指令做出最佳选择的可能性接近于0。(因为强权者本身也在牌桌上,他们根本也不会做出不利于自己的选择。)那么不仅是最低工资,其他任何左派或右派的政策,都很有可能变成一场灾难。而一旦社会得以进化为人人有力量参与博弈的文明社会,那么一个个调整到最佳尺度的政策就会变成这些博弈的战利品,固定在法律和规则中,那么法治和社会各阶层的权利保障,也就这么一步一步地成了。

要看失业率。或者讲得更清楚一点,失业率客观决定了最低工资制度能否得到实行。题主所列出的坏处,其实套在任何一个劳动者权益保障上,都适用。譬如允许建立工会,也会导致劳工议价能力提升,导致服务成本上升,同时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新疆建再教育营被聚焦 内部偷拍画面曝光(视频)”?

看相關新聞時下面總會有說外國抹黑之類的回覆出現,我就想如果真如某些人所說那是什麼職業訓練、消滅恐怖主義思想之類課程的話,為何不開放中外記者一起進去全球直播?這件事都已經引起全球關注了,中國政府何不就把裡面的情況展覽給大家看?恐怖主義是大多數國家共同的問題,大家來看看中國的作法交換下心得有什麼不好嗎?為何如此遮遮掩掩?教育課程跟國家機密沒有什麼關聯吧?

說到底這些人面對「外國抹黑」都無法提出一個很好的解釋,就是如果中國政府不阻擋資訊流通的話,為何還會有「抹黑」的問題?外國新聞確實會有誇大或失真的情形,可是那還不是因為你從頭到尾都不把事情攤在陽光下的緣故嗎?

我真的受不了中國政府及其走狗們鬼打牆式的發言了。

看相關新聞時下面總會有說外國抹黑之類的回覆出現,我就想如果真如某些人所說那是什麼職業訓練、消滅恐怖主義思想之類課程的話,為何不開放中外記者一起進去全球直播?這件事都已經引起全球關注了,中國政府何不就把 ... 阅读更多
收起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政治课本上讲的感到怀疑的?

我出生在一个所谓“根正苗红”的家庭里,从外公到我表哥,家里出了10多位司法警察,都在同一个监狱工作,尽管如此,家里也没有教我要爱党啥的。反而是我自己,在初中时迷恋上了苏联,迷上了共产主义,把家里的毛泽东选集、列宁文选翻了个遍,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才是人类的救星(虽然现在也很喜欢苏联,但是对赤匪却深恶痛绝,我觉得并不矛盾,军圈里喜欢德三的也不会真想当法西斯吧)

思想的转变是渐渐的

后来也是初中吧,初二还是初三时学习了中国政治,你们懂的,“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发展中国”这样的话语充斥了整本中国近现代历史书与政治书,同一时期,为了联机玩国外的游戏,接触道了vpn与墙外。新的思想涌入脑海,人就不可避免的矛盾起来。其实之前在家庭酒会上,那些体制内的亲戚就常常聊这些,我的思想就曾经动摇过。

矛盾了3年,16年盛夏,开始接触到了膜蛤文化,思想开始有所转变,也开始看了些讽共的书籍。同年,重新又看了一遍姜文的《让子弹飞》与《一步之遥》,同时也看了影评与解读,防线彻底被击垮。开始思考中国的民主宪政未来。

2018年,误入品葱,学习了更多。今后,我不知道思想会不会又发生其他转变。

我出生在一个所谓“根正苗红”的家庭里,从外公到我表哥,家里出了10多位司法警察,都在同一个监狱工作,尽管如此,家里也没有教我要爱党啥的。反而是我自己,在初中时迷恋上了苏联,迷上了共产主义,把家里的毛泽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网红主播因“哼唱国歌”遭拘留”?

不得不说真是恶心了。今年我第一次关注直播,就喜欢看两个主播的,一个是陈一发儿 一个就是莉哥。我一般关注的就是当红主播了,能进入我这种人视野里面的。结果这两个人不到一个月时间前后被封。

这个事件说明 当红主播非常危险。特别是这种专业性不强,讲段子的主播。莉哥连段子都没有,非常没内容的一个主播,她只适合在快手和那帮跳社会摇的混一起。这次已走到虎牙曝光在所有火力之下,根本没撑几个月就被搞死了。

当红主播每个人带的天价流量导致身价远远超过正常水平。所以一旦被集火就很惨。同行加跟风观众举报。像这次的莉哥行业里采用的斗争手段是利用公权力。居然跟陈一发儿是一个待遇。这就是要往死里整。

公权力是否参与利益共享就不得而知了

不得不说真是恶心了。今年我第一次关注直播,就喜欢看两个主播的,一个是陈一发儿 一个就是莉哥。我一般关注的就是当红主播了,能进入我这种人视野里面的。结果这两个人不到一个月时间前后被封。这个事件说明 当红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网红主播因“哼唱国歌”遭拘留”?

因言获罪,自古有之,吾国国情所定,岂能与蛮夷诸国并论?

心之所想,亦可定罪。忠君爱国,夫子之大道也。公众之下,现五音不全之丑,态度轻慢,岂非大逆不道耶?

至于西方蛮夷,所谓自由,皆为篡逆之理。一国之君不可总领此国之全部,限于所谓法治,有之竟不可世袭罔替,一世永任不得,岂非天下之笑料哉?

今有蛮夷欲颠覆吾华夏之伦理道德者,何不天下共讨之?

以上是在知乎被删掉的答案,下面是知乎中还存在的答案。

失言何出?心之本也。日暮思反,其心可诛。

夫子文教,华夏之德。不尊国本,九族可灭。

心之所想,亦可定罪。忠君爱国,古之大道。

网络之言,孰曰自由?上国之网,岂同蛮夷?

轻佻之情,歌者逆耳。不爱心出,但现可族。

西域之国,蛮夷之地。东洋之国,不通伦理。

华夏大道,不通于此。作甚德赛?皆为篡逆。

欲改中原,逆我国体。天地同愤,人神共诛!

蛮夷之地,无主之城。实是可笑,宗法尽失!

因言获罪,自古有之,吾国国情所定,岂能与蛮夷诸国并论?心之所想,亦可定罪。忠君爱国,夫子之大道也。公众之下,现五音不全之丑,态度轻慢,岂非大逆不道耶?至于西方蛮夷,所谓自由,皆为篡逆之理。一国之君不可 ... 阅读更多
收起
大家认为品葱该如何防止五毛的入侵呢?

防止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也只有在被入侵时表示强烈谴责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滑稽


但是,话说回来,

一个开放的社区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自由?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在社会中是不可能获得绝对的自由的

我们用半双工信道网络模型来解释为什么不行。

只要仔细想想,一个社区无非就是一个虚拟的通信网络。

比如言论自由,对于A节点的绝对言论自由,意味着什么

  • 它将可以占据网络中所有通往它的信道的全部容量
  • 它将可以随意支配这些容量

这会造成什么现象?

  • 其它节点BCDEFG的通信将收到阻碍,因为言论的绝对自由,BCDEFG将被迫接受这些通信,从而无暇顾及它们之间的通信,也无法有效反向通信
  • A节点造成了垄断

为什么发生这种现象?

  • 言论自由只是给了你自由的可能性,但每一个人发挥“自由”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 换句话说,保证可以争取自由,并不意味着你已经自由了

言论自由是一个理想产物,它想做到“每一个人自由而全面的通信”。这是不是听着有点耳熟?

……天,这不是共产主义吗?……

也就是说,言论自由的实质是人们在通信领域的一个共产主义信仰

那么共产主义的前提是什么呢?

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对应过来,是通信能力的极大丰富

如果一个网站中节点的通信能力是有限的(比如,人每分钟的阅读量是有限的,网页的流量有限),那么推行言论自由就是在让那些通信能力不足的节点承担损失。

它会让那一部分拥有较大通信能力的人(如,比较闲的/横的/获得境内资助的)获得本不应该有的优势,从而导致整个通信体系失衡。

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通信网络的管理者来控制这些信道,来主动维护低通信能力节点。


再进一步说,自由、控制,这两个招数似乎都不是很好。

过度的自由、过度的控制,都会使得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那么有没有真正的好的办法呢

答案是:有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看清通信的本质

第一,什么时候发生通信才是必要的?当然是我不知道某件事情,那么这个事情的消息对我来说就是有价值的。为了更全面的认识问题,显然通信对于我来说很必要。

第二,我们之间具有不同观点的根本原因是啥?是因为我们知道不一样的东西(无论这些东西的真假)。

所以,真正阻挡五毛的方法是什么?就是确保他们知道这些东西

他们知道的东西越跟咱们一样,他们就会变成咱们。

比如,增加成本,当一个人总是发表某一类言论,那么品葱的网站将更倾向于推荐与他观点相左的言论,尽量地让知识多样化。

这是不是反直觉的?是不是跟大多数注重客户体验的XXX背道而驰?

实际上这才是一个人保持知识的全面性的有力保证,而不是老让世界惯着你


最后,我要强调的是,题主所说“入侵”本身是一个必然发生的客观现象。各位大可不必惊弓之鸟。

最后,以一句话结尾:

他们在入侵我们,我们也在入侵他们。

防止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也只有在被入侵时表示强烈谴责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滑稽但是,话说回来,一个开放的社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自由?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在社会中是不可能获得绝对的自由的。我 ... 阅读更多
收起
澳洲目前是一个怎么样的对策对待中国?

如果澳大利亚有机会对中国说两句话,我认为应该是

  • We are not the Americans and we are still open for business.
  • But by no means we will be your bitch!

现在的问题是,澳大利亚得等到中国有兴趣,有时间坐下来听这些话。现在忙着对付美国人的,顾不上澳大利亚。

考虑中澳问题,有必要了解一些澳洲国情,国策,对华政策的背景。

  • 与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战略盟友关系是澳大利亚基本国策。没有美国这个太平洋的军事盟友,澳大利亚的国防开支恐将成倍增长。这一事实很难改变。
  • 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的重大影响不必说了,除矿产品出口外,中国对澳洲旅游教育产业也影响重大,特别是对就业的影响。澳元汇率主要以兑美元比价标示,但实际上除了美联储的的汇率政策外,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也是决定澳元汇率的重要因素。这一事实近期也很难改变,没有人预测近年内印度或者其他国家能够取代中国对澳洲的影响。
  • 相对而言,澳大利亚对中国就远没有那么重要了。
  • 几乎整个澳洲政界都认为特朗普的政治理念与澳洲信奉的相去甚远。 但毫无疑问,中国政府,作为一个东方集权主义政权,与澳洲政治理念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 由于制度原因,澳洲政府更迭频繁;这本身与对华政策无关。所谓战略和对策更多的是政商学届的共识而非某届(可能是短命的)政府的政策。
  • 两国媒体都有关于对方的负面报道,中国媒体会强调澳洲关于南海问题的表态,否决中国对澳投资的某些项目等,澳洲媒体上也有中国黑入澳洲政府网络,对华人媒体华人社群的渗透和控制等。

中国和美国对澳洲都至关重要,但澳洲对与中国和美国都远非那么重要。澳洲对华政策受到中美关系很大影响。理想状态当然是保持对中国的出口稳定增长,祈祷中国债务风险和与美国的贸易战均能得到控制。由于习政府的集权主义和扩张主义政策,特别是由于澳洲感到中国正在把他们当成反渗透试验场,经济上对中国企业(甚至包括香港企业)投资敏感基础设施(港口,电网,数据中心等)标志性大型农业资产会进行限制;政治氛围上会倾向对中国“发声”,在南海,反渗透等问题持更强硬立场。明年上半年大选前,这些”刺耳“的声音很可能会更多。

如果澳大利亚有机会对中国说两句话,我认为应该是We are not the Americans and we are still open for business. But by no means ... 阅读更多
收起
既然地方债是个问题,那政府可不可以强行宣布不还了?

债务是资产的一种存在形式(有价证券),用本来没价值的白纸换走了生产者真金白银的“流水”,这种无形资产的背后需要市场的信心来支持。强行宣布债务作废,就等于是把债权人的资产一笔勾销(把风险直接转嫁给债权人)。而通常政府的债权方其实也是政府的另一个口袋,表面上看虽然总和没变,但经济的本质其实是“流水”(可以参考“只有100块钱循环一遍磨平了一圈人的债务”的小故事),抹掉债务等于把一条流水全部掐断,这条流水涉及到的生产者就是直接遭殃的(因为他们损失的是真金白银,可不只是几张纸了),而生产者遭殃会直接导致社会动荡。政府希望处理的债务问题,不还是为了稳定么。

ps:政府的“债务”真正鸡贼的地方在于,债务的责权主体不一致,因为债务的风险最后是底下的百姓/公司承担,但债务的资金、使用却是政府享受的(这和上市公司不太一样,虽然中国的股票市场不同程度都有债务责权脱钩的问题,想来是为了弥补“破产”的空缺)。事实上支持债权方信心的并不是政府的收益能力,而是他们确信政府可以转嫁债务风险的能力,否则债券方一开始就不会放钱了。

债务是资产的一种存在形式(有价证券),用本来没价值的白纸换走了生产者真金白银的“流水”,这种无形资产的背后需要市场的信心来支持。强行宣布债务作废,就等于是把债权人的资产一笔勾销(把风险直接转嫁给债权人 ... 阅读更多
收起
究竟应不应该设定最低工资?

1、最低工资法是常见经济干预措施中最恶劣的一种,它把最脆弱无助但又愿意通过自身努力改善生活的人残忍的驱逐出了劳动市场。正因其荒谬和恶劣程度,它也是观察公共政策氛围已恶化到何种程度的一个风向标。

2、对于无知起哄者,最低工资法是表达其伪善的最廉价方式,其主张无异于宣称,为改变穷人命运,你无须任何努力,只要改改数字就行,就像以为只要在推特上点点赞就能帮助非洲难民,而这种廉价良心安慰法,正是某些政客最乐意兜售的。

3、对于某些精明政客,借助最低工资法将最弱势群体驱逐出劳动市场,也为其继续兜售福利主义政策创造了需求,这一手法类似于中共当年在农村发动革命时,通过刻意破坏农民的生计基础、制造仇恨,来为自己创造“群众基础”和炮灰来源。

4、对于企业,大企业体量大,工资本来不低,最低工资造成的压力小,而小企业只能叫苦连天。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部分大企业支持最低工资,因为大企业既可以借助政府行政手段打压竞争对手,也能获得广泛赞誉,何乐而不为。

5、最后,最低工资是严重侵犯了雇主和员工自由订立契约的权利。

1、最低工资法是常见经济干预措施中最恶劣的一种,它把最脆弱无助但又愿意通过自身努力改善生活的人残忍的驱逐出了劳动市场。正因其荒谬和恶劣程度,它也是观察公共政策氛围已恶化到何种程度的一个风向标。 2、 ... 阅读更多
收起
经常骑自行车锻炼会不会对前列腺睾丸造成损害?

根據一些研究文章(例如BBC)、朋友的經歷、自己的經歷,我認為騎單車不會對性功能產生負面影響,或者說即使有影響也在誤差範圍內,可以忽略。

其實暫時的影響還是有,但這只會出現在時間較長、強度較大的鍛鍊或競賽之後。
1. 勃起。有時候騎太久,會因為一直壓迫、影響血液循環,造成短時間內的開機困難,只要休息一陣子之後就能恢復。
2. 麻木感。這和血液循環也有關係,但也是暫時的。
3. 血尿。和剛跑完馬拉松一樣,這種狀況過幾天就會消失。

至於因為體能和體態而獲得更好的「男性健康」,反而很顯著。
對於一般人(我)而言,由單車訓練而提升的心肺功能,都能隨著里程數的累積而體現出來。

簡而言之,沒什麼負面影響,正面影響倒是很多。
騎過的里程不會背叛提主。

根據一些研究文章(例如BBC)、朋友的經歷、自己的經歷,我認為騎單車不會對性功能產生負面影響,或者說即使有影響也在誤差範圍內,可以忽略。其實暫時的影響還是有,但這只會出現在時間較長、強度較大的鍛鍊或競 ... 阅读更多
收起
究竟应不应该设定最低工资?

政府可以规范市场,可以制定法律,可以制定社会福利保障机制,但不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干预市场。如果是短暂的救市可以,而长期的干预市场是不行的。

最低工资本意是保障穷人权益,而大家都知道对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工作,而最低工资导致很多小企业会选择减少雇人,最后伤害的是穷人。

政府应该做的事是如何增加经济成长率,如何增加就业。

政府可以规范市场,可以制定法律,可以制定社会福利保障机制,但不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干预市场。如果是短暂的救市可以,而长期的干预市场是不行的。最低工资本意是保障穷人权益,而大家都知道对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保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网红主播因“哼唱国歌”遭拘留”?

习禁评自从登基之后,一直注重红色社会意识形态的把控,所以也见怪不怪了。从全网封杀陈一发儿开始,这个趋势已经不可以逆转了,一直以来,网络直播都具有很强的随意性,这当然不符合中共马屁部的意见了,一直以来,他们都奉行先审查后播出的原则,现在不过是重新收紧网络平台的言论,直播中不得出现任何与政治擦边的言论。

陈一发儿因为违反恶法“英烈法”被封杀。b总001因为发表“精日言论”被封杀。莉哥由于违反“国歌法”被封杀。

中国政府一直讽刺外国的政治正确,然而中国已形成了中国式政治正确,意识形态警察无处不在。有法律的情况按法律执行,没法律的情况按圣旨执行,这个国家都由中共说得算就vans了嗷。

习禁评自从登基之后,一直注重红色社会意识形态的把控,所以也见怪不怪了。从全网封杀陈一发儿开始,这个趋势已经不可以逆转了,一直以来,网络直播都具有很强的随意性,这当然不符合中共马屁部的意见了,一直以来,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如今席卷全球的民粹主义总被左派和中国媒体称为极右和纳粹?

金融时报16日採访了王缉思,个人认为很能代表现在北京的一个观点,那便是「困惑」。这个疑惑并不是单针对美国或特朗普,而是对于在西方国家为主,于世界兴起的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感到十分不安。在突然之间,中国就从一个各国争相前往投资的香餑餑,变成众矢之的

这个风向的直转急下,让中国政府至今还拿不定主意。在中美贸易战上的决策,屡次犹疑。特朗普的举动究竟是一时的现象,还是中美进入长期的对抗。究竟美国要的是增加市场开放,还是要从此阻断中国往后的发展。两个答案相互拉扯,至今仍无法真正地下判断

当然,即使内部言论紧缩,仍有大把的国外研究,指出其症结点在于全球化下贫富的加剧,导致政治强人的兴起。这对于中国菁英们,造成了心理的冲击。在他们的眼中看来,美国社会显然是陷入剧烈的分裂,变的疯狂无比。更对美国选出特朗普,产生很大的失落。代表着过去对于华府的推论,很可能将推倒重来。没有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黑化」的美帝

个人是认为,仍是一个国家间发展,差异过大的问题。中国经济的现况,还没有走到成本过高,要面临产业外移的阶段。也从未站在研发的最前端,无法体会被追赶的恐惧。而由于政治上的强力压制,更使得民族、种族议题,从未真正地影响政府的对外决策

这使得北京无法理解,为何美国要牺牲既有的市场与投资,也要发动贸易战。甚至于产生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正在被美国为首的国家,疯狂霸凌。很容易得出一种简单的解释,那就是美国的作为,就是帝国主义的再版。因此,将民粹主义的浪潮,打击为极右、种族主义与霸权主义,也不过只是诸多成因,最终的反应之一而已


我对北京在贸易战反应的评论:中国误判了川普?

金融时报16日採访了王缉思,个人认为很能代表现在北京的一个观点,那便是「困惑」。这个疑惑并不是单针对美国或特朗普,而是对于在西方国家为主,于世界兴起的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感到十分不安。在突然之间,中国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跟欧亚大陆相比,非洲几乎没有可供驯化的动物?

非洲有可驯化的动物,而且仔细算下来也不少,原产地驯化的驴、牛或一些水鸟都被广泛使用,后期传入的猪、羊、鸡也促进了生产力。

但归根结底,驯化动物的可行性,本身与当地的水土气候有关。

大部分我们能看到的生物都可以被驯化,但驯化需要成本,这个成本取决于农业时代的生产力、必要性以及生物本身的野性。

生物的野性来源于生存本能,竞争越激烈的环境,也就越容易产生难以驯服的畜类,稀缺的物质资源在几十万年到几百万年的时间里让动物们彼此竞争,一代代淘汰下来就无可避免产生了野性难驯的情况,尤其是对食肉动物来说,捕猎习惯是主观的。

较小的杂食类动物可以被人类养活与控制,比如狗和猪,大型草食动物攻击性低,有群居性,方便管理和控制,可以充当简单但又重要的劳动力。

同时,地理环境与人口决定了哪些需要被驯化,生产周期长且没有任何产出价值的东西,比如猩猩狒狒或者稍大一些的食肉动物,这些都没有任何驯化价值,社会也没有多余生产力进行长期驯化。

非洲的北部因为尼罗河的原因有稳定的水源和良好的耕土,这奠定了北非古埃及的崛起和繁荣,然而除此之外的非洲,在古代时大部分并不适合居住,北非一带还好,撒哈拉沙漠周边已经荒漠化,通往南方则有大量的高地与热带莽原气候,西南则是过于密集的雨林生态,一直到最南端才稳定的气候环境。

也就是说这些土地的降水、气候,都过于极端,导致人类无法有效扩张,文明更难以建立起来,当地的动物则上百万年的居住在此,在演化的内卷过程里产生了对人类而言不可驯化的特性。

一切历史的基石都是地理,文明或生物的特性都无法脱离地理的影响。

非洲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埃及地区有稳定气温、稳定降雨以及水源,该地区就会有大量人口,过多的人口则需要扩张土地,开垦土地则需要动物,那么对驯化动物的需求就会按照社会的形态而定。

早期古埃及仍然有许多原始丛林,捕猎可以满足居民的食物需求,但随着气候地理的变迁,土壤开始变干变质,就不得不引入更多驯化畜类满足生活,比如晚期引入的鸡等禽类,还有不被接受的猪肉也成了食物的一种。

而撒哈拉沙漠周边的游牧民,则不会养猪这种他们难以控制又不好养的动物,无法用于耕种,还需要固定建筑圈养,猪缺乏合群性,不能进行放牧,有时候不一定是没法引入,而是当地气候与地理条件不适养。

以非洲的地理环境,真正可以繁衍大量人口与文明的土地都集中在尼罗河一带,任何低于此地投入产出比的动物都不会被长期驯化,为了应付北非的沙漠地形,骆驼就被驯化了。

至于东南部阻碍南北非洲交流的刚果雨林,完全不是人力可以逾越的障碍,就算古人刀耕火种也完全无法扩张,雨林增长的速度比大火烧的还快。

简单来说,非洲的情况就是极端的环境里出现了极端的动物,而人类生存的区域没有办法生产足够资源驯化极端动物,驯化的投入时间跟资源远远大于收益,最后也就放弃了。

非洲有可驯化的动物,而且仔细算下来也不少,原产地驯化的驴、牛或一些水鸟都被广泛使用,后期传入的猪、羊、鸡也促进了生产力。但归根结底,驯化动物的可行性,本身与当地的水土气候有关。大部分我们能看到的生物都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评价毕福剑事件呢?

谢谢邀请

毕福剑事件已经过去多年,我也不是很了解老毕的近况,只知道他的妻女好像是在温哥华。

首先,老毕在视频中说的内容非常对,毛泽东确实是暴君,必须完全否定。

其次,共产党开除老毕的党籍是应该的,如果今天有国民党员这么骂孙文或者蒋中正,肯定也会被开除党籍的。但是老毕在央视的公职不应该被开除,因为央视是十三亿纳税人养的媒体,并不是就八千万党员养的媒体,BBC不会由于一位主持人在私下饭局上批评一位前首相而将其解雇的。

最后,体制内的人对于共产党之恶了解的是清清楚楚,只不过体制内的每个人都有其个人的既得利益,所以都不说破罢了,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赵紫阳在回忆录里醒悟到民主制度是更先进的,但是我相信,今天的中共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村支书肯定也都懂这个道理,但是只不过每个人都有其在体制内的利益,所以谁也不会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当然,习包子这种初二红卫兵可能真就不明白)。

P.S. 拍摄这个视频并且发送到网上的人真是无耻,老毕就被这个家伙给害了。所以以后大家坐一桌吃饭时,如果有不太熟的人在场,千万不要表露自己的政治观点。

谢谢邀请毕福剑事件已经过去多年,我也不是很了解老毕的近况,只知道他的妻女好像是在温哥华。 首先,老毕在视频中说的内容非常对,毛泽东确实是暴君,必须完全否定。 其次,共产党开除老毕的党籍是应该的,如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网红主播因“哼唱国歌”遭拘留”?

这问题已经重复很多遍了,以后类似的问题肯定还会有。品葱还是有人能看清中国社会的,我就在啰嗦一遍。

中国从来没想着和国际社会接轨,现在中国的领导人基本上都是党棍。 他们就一个目的维持中共的统治,他们就一个理论–只要党建做的好其他一切都会好,他们就一个手段–洗脑加大棒。现在中共的体制内的党棍和学者是地地道道的再塑辉煌派,他们认为中国在和外界失联的情况下还可以发展,不过是发展的慢一点而已,中国还是可以像唐朝那样成为世界的中心。

注意!

注意!

注意!

我没有在抱怨或者开玩笑,他们正在一步一步做。b站的观视频里天天请的那些叫兽正在把他们的理论教给中国的年青一代,把中国年青人的脑袋直接给洗白了,官媒天天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给百姓洗脑,让本来就素质低的百姓更加放弃独立思考的能力变得更愚笨,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国被世界抛弃,中国必亡。不要以为文明不可以量化,人类社会是在进步的,优秀文明淘汰垃圾文明的事一直在发生,玛雅文明怎么灭亡的?中国少数民族怎么被汉人赶进深山老林的?难道未来地球资源是无限的吗?

他们是不会放过社会任何一个死角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到出来。前期准备是为了闭关锁国,还看不清楚的我也没办法,还抱有幻想的你就继续做梦吧。

刚才看了一个葱友的回答非常准确,就是法定爱国,法律规定你必须爱国,然后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爱国就是爱党,把国家,党,主席全部神话,最后的目的就是保住政权。

因为他们知道失去政权他们什么也不是。

这问题已经重复很多遍了,以后类似的问题肯定还会有。品葱还是有人能看清中国社会的,我就在啰嗦一遍。中国从来没想着和国际社会接轨,现在中国的领导人基本上都是党棍。 他们就一个目的维持中共的统治,他们就一个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网红主播因“哼唱国歌”遭拘留”?

这件事情居然发生在上海。 上海和广州(深圳),我在国外的时候一直说,是中国大陆最为开明的两个地方。 这又一次打我的脸。

我第一感觉是,这也打了很多五毛粉红的脸,他们已经膨胀到觉得上海在国际上马上就要取代香港的地位。

我的第二感觉是,按香港现在的趋势,上面那个说法有可能并不那么荒唐。

It would be funny if not so sad.

这件事情居然发生在上海。 上海和广州(深圳),我在国外的时候一直说,是中国大陆最为开明的两个地方。 这又一次打我的脸。 我第一感觉是,这也打了很多五毛粉红的脸,他们已经膨胀到觉得上海在国际上马上就要取 ... 阅读更多
收起
请问各位葱友,你们自己为争取中国民主或者自由世界的存在做出过什么贡献?

在国外,我尚未入籍没有投票权,但为那些能够去参与投票和公共事务,去推动进步理念的朋友加以赞赏和鼓励。

在国外,尽可能理性客观地向周围的人讲我所知道的中国以及各种事情发生的原因,寄希望于减少他们的误解。

在国内,合适的场合,同上,向亲朋好友讲他们所不知道的信息,寄希望于减少他们对中国和外国的误解。

在国内,尽力说服周围的人去抵制助长极权和腐败的行为。

在国内,鼓励身边的人翻墙获取网络信息,以及获取高质量的信息,减少阅读国内的社交媒体的信息(知乎贴吧铁血微博微信...等等,绝大部分都是垃圾级)。

然而,更重要的是尽力帮助他们打破思维上的束缚,这和打破GFW造成的信息束缚同样重要。尽力向他们解释问题的根源,尤其是这个陈腐落后的政治制度所扮演的角色。 向他们解释为什么奶粉事件不都怪三鹿,魏则西事件不都怪百度,假疫苗不都怪药厂,抗日神剧不都怪广电总局。 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这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在国内,鼓励身边的年轻人多花时间学习英语。在条件适合的情况下,鼓励他们出国学习、交流。

在网上,捐助wikipedia.

在网上,对抗审查,讲我要讲的话,为那些少数但又有意义的言论点赞。 (为此,我已经献出许多个社交账号,比如知乎。)

我认为这些虽然收效不大,但有意义。当前国内这方面的大环境在快速滑向黑暗,但不意味着我们完全不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讲真话。 因为在一个充满谎言的社会里,讲真话就是革命。

在国外,我尚未入籍没有投票权,但为那些能够去参与投票和公共事务,去推动进步理念的朋友加以赞赏和鼓励。在国外,尽可能理性客观地向周围的人讲我所知道的中国以及各种事情发生的原因,寄希望于减少他们的误解。在 ... 阅读更多
收起
目前除了港台以外,有哪些致力于中国大陆民主的年轻异议人士?

胡佳: 原名胡嘉,1973年7月25日(45岁)

Wiki链接:胡佳

诺贝尔和平奖被提名人,2008年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

胡佳其实也40多岁了,他长得非常小鲜肉,跟20多岁似的,说话也是一股子的温柔,但他是一个真正的斗士。


薛明凯 1989年10月8日(29岁)

Wiki链接:薛明凯

薛明凯是秦永敏的徒弟秦是全世界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人称中国曼德拉。

秦指了两个人当他的徒弟,薛明凯是其中之一,尽管看起来有点黑社会的意思,但是薛的确是不折不扣的民主斗士,他数次入狱,搞得家破人亡,依然坚持理想与信念。很有几分秦的影子。


黄文勋 1990年3月11日(28岁)

赤壁三君子,当年在街头举牌要求共产党下台,并号召大家不要害怕中共,被捕入狱。

他可能是中国第一批90后政治犯,入狱的时候只有23岁。今年被释放,据说依然处于警察的骚扰和监控之中。


======================

中国有异议的年轻人很多。

我不知道网络上经常批评中国年轻人不行了,向往独裁之类的声音从何而来。


我自己看到的情况,中国年轻人和其他国家年轻人的政治取向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中国打压比较厉害,有异见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导致海外或者世界上听不到中国年轻人的声音。我至今没有看到海外的自媒体或者民运人士谈论这一点,去支持帮忙这些年轻人发声。

相反很多人都在指责中国人年轻人犬儒主义横行,把专制高压下人们的恐惧当作中国特色的缺点,甚至叫嚣消灭中国人。

这一点也是非常可惜的,中国年轻人的努力都在被抹杀,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们

胡佳: 原名胡嘉,1973年7月25日(45岁)Wiki链接:胡佳诺贝尔和平奖被提名人,2008年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胡佳其实也40多岁了,他长得非常小鲜肉,跟20多岁似的,说话也是一股子的温柔, ... 阅读更多
收起
请问各位葱友,你们自己为争取中国民主或者自由世界的存在做出过什么贡献?

自由世界的確需要爭取。


國內:
1. 每到選舉季節,鼓勵親戚出門投票,例如現在。
2. 在校內參與或組織活動,並與老師、教授溝通缺課問題,例如太陽花學運。
3. 上街觀察或表達訴求,例如同婚或勞基法。

中國:
1. 幫忙用曝光度保護發聲者。之前有妹子在天安門前面舉台灣獨立旗(海豚),證件被公安扣了,後來她順利回國。
2. 幫忙翻牆。例如十九大期間在沿海城市和當地妹子逛街,逛完順便幫她弄好VPN,她非常開心,晚上我義不容辭的續攤了。
3. 寫教學文章,淺白的傳播安全知識。例如我的專欄,請網友們多看多指教。
4. 能交流就交流。之前有D8出征笑到往生事件,我一方面用程式註冊大量垃圾帳號攻擊那些洗版水號,另一方面和少數中國網友溝通,順便普及翻牆知識和軟體,再順便順藤摸瓜企圖定位他們。

還有些比較可有可無,例如捐款給網站或媒體。
另外曾跟某愛車的中國朋友喝酒半開玩笑,情勢變化之際他要撤資或至少別資助共黨,別站在台灣對立面,若台灣獨立就送他輛當年M5,敬友誼敬未來。
還有像是一些中國企業的黑料,要等有曝光時機,不過這多半是我的公報私仇。之前有個傢伙只因為我「對共黨好像有意見」而刻意疏遠,後來我「剛好知道」他接手上億RMB的事業和一些內幕(坑民眾、資金移出)。整天說要統別人,都不怕自己哪天被捅。

BTW 我接觸到的中共黨員,有點%數的都知道共黨真面目,也知道黨國的區分,他們就是典型的體制內身不由己,我只希望他們在權限範圍內別為虎做倀。
至於那些網路上的五毛六毛,讓我想到蕭全的海草舞。
「像一顆海草海草,隨波飄搖,海草海草,浪花裡舞蹈。」

自由世界的確需要爭取。國內:1. 每到選舉季節,鼓勵親戚出門投票,例如現在。2. 在校內參與或組織活動,並與老師、教授溝通缺課問題,例如太陽花學運。3. 上街觀察或表達訴求,例如同婚或勞基法。中國: ... 阅读更多
收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