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政府应该如何调节贫富差距?
0人赞同 2人关注

政府应该如何调节贫富差距?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8 条评论 操作
2个回答
fricassee | 苦难应化为动力,动力应转为...
19人赞同

1.财富再分配。

2.确保财富的流动性。

3.提高生产力。


财富再分配,本身也是一种让财富的流动性提高的做法。

其背后逻辑是全部人共同公认的政府权力,无分贫富阶级的行使公权力对社会财富做出不同程度的调配。

因为富人是少数的,所以纳税比例不可能太高,即便他们拥有大量的财富,但却也有着对财富的决定权,另一方面通胀之下,富豪们本身也需要足够多的投资来保证资产不贬值,所以富豪本身也是财富再分配的一个关键环节。

资本主义社会的运作逻辑下,财富的流动性通过阶级的平均化,无可避免走向了少数人垄断绝大部分财富,大多数人持有一小部分财富的情况。


拥有更多财富,或者说有了获取更多财富的手段,在认知到这个手段的过程里,肯定是对社会运作的根本架构有了深刻认识。

所以在社会运作架构里的政府,使用税收手段进行再分配,往往会被钻空子,如果无法解决钻空子,那么唯一有效的手段就是靠社会对政府权力的认可,形成一种对纳税义务的基本共识,并且通过纳税确定公民个人的社会责任以及相对应的社会权力。

这样就能加大对富豪的道德舆论压迫,但这是一种天然形成的氛围,本身不能作为一种政府手段来实施。

相反,因为纳税人的身份很重要,在中产阶层里到成了一个关键的标示,富裕到超出这个范围的群体,总会在发现架构的漏洞时,想尽办法去避开。


财富的累积,主要体现在货币与不动产两方面,现代金融产品很多,也增加了各种避税或抗通胀的手段,不动产就更好理解,两者都是不同阶级的人会使用的一种财富累积模式。

政府在税收上主要能针对的,其实单纯来说,不动产是最简单的项目。货币或金融产品,往往是难以动弹或动弹了也意义不大,反而妨碍市场的运作规律。

所以总的来说,税收分配财富的意义不大,税收只是把钱集中到政府手中,完成了再分配的前半段,后半段呢?派钱给民众么?除非是闲的没事做,或者干脆是无能,大部分政府都不应该直接发钱给民众。

一个社会财富的流动性,一是外需,二是内需,赚外部的钱,内需让资金在社会内部流通,令本地产业能够灵活的生存,本地雇员也能有更好的经济收益,进而产生良性循环。

在纳税的基础上,做出合理的长期福利政策,来补助需要的基层民众,这是再分配的后半段。

这种补贴可以是细化到全社会每个层面,而不是直接发钱给民众,可以在教育、交通、医疗、等等渠道,分为直接补助或间接补助,减轻市民的经济压力。

贫富差距的本质是什么?不一定是金钱或收入水准,也可以是生活水平,如果政府能够在一定范围以内,给大部分人予以保底的社会福利,大部分人也就有了工作的积极意义,这就是所谓的有盼头,避免出现那种病了就拖垮全家,或者交通挤死但又没钱买车等等导致生活水平实质性下降的现象。否则你一个月赚一万跨进中产阶级收入门槛,跟一个月赚一千,处于社会边缘没有本质区别。

只要还在工作纳税,融入了社会体系里,就有一个奔头,这是基层的动力来源,也是财富再分配最受益的一个群体。


所以此处就必须明确财富流动性的重要意义,财富的等值产品前面也说了,不动产或货币或金融产品等等。

其实许多时候,社会的财富沉淀,是符合社会规律的,所以不能仍旧想着去对富人等等单纯靠征税手段来解决贫穷问题。

阶级是不能靠外力改变的,也就是确保基层的生活水平,是真正意义上改变贫富差距的手段。

如何进行呢?社会的财富随着贸易的扩张逐渐累积,能卖出更好的产品、服务或吸引外地人来消费,都是收入手段。

政府首先要避免的就是土地成为吸血鬼,阻止囤积土地者在商业地带的垄断,否则会变成城市内从商难度越来越高,并且竞争力完全以资本为主,而不是产品内容。

因此疏导人流量,降低单一土地的附加值,可以有效避免大量人口堆积在一处地方,避免土地无限升值的问题发生,如果是大商业集团,甚至是外国企业,那就不是必然要考虑的主要问题,这里真正针对的是中基层的市民们。

能保证大部分基层市民能在比较无忧无虑的环境下安心消费,内需就会成为一个非常强力的经济增长来源,又会形成良性循环。


同样的政策性行为还有很多软性做法,比如加大力度培育知识分子,可以输出到不同行业里。

医疗,更多的医生能形成更大的竞争,公家私家的医生都好,都可以有效降低医疗成本,政府接盘保底时受的压力也会减少。

交通,政府出资兴建各种车道,再入股或成立公司,负责全社会交通,然后再立法监督该公司的涨价规则,跟着还能用该公司股权分红给市民补贴减少费用,回避了大部分公司出不起钱,出钱造的起又会恶性涨价来寻求回本的尴尬局面。

这些都是确保财富流动性的一个主要做法,因为医生是中产阶级,毕业人数少所以收费高昂,交通如果全是私营公司,最后又会把钱交到能出得起资本投资的富豪手中。

政府适当参与或干预,或者说对半分,一方面不干预私营企业积极性,一方面也避免财富过度集中的情况出现。

否则,民众看病一次倾家荡产,财富快速流入高层,而政府的纳税比例终究有限,无法把同等财富比例通过政策回馈给民众。


最后就是生产力的提高,各种意义上的,社会服务、工业、文化产业等等,这一方面是科技的进步,一面也是知识分子的需求。

绝对不能忽视对人的培养,因为增加社会上知识分子的比例,就是生产力的基本。

世界的大环境在全球化贸易下,是一个良性竞争状态,你的知识分子有更大的影响力,能生产出更好的工业、文化产物,那么在全球就能卖出更好的价格与销量,跟着通过外需贸易反哺给生产地的人民。

也就是一个基本盘的问题,除了历史的自然进程外,如果做大基本盘,也是一个必须直观面对的事实。

一个地区人口的总增长,在目前时代来时基本是稳定的,不会大爆发也不会大衰退,所以在这个总人口的基础上,如果随着时间推移,尽可能高的将知识分子的质量与数量提高,推动本地城市或国家的发展,带来更多的就业与外部贸易需求,这是一个极大的话题。

通过贸易进入该地区的资金增多,那么本地收入自然会大幅度增加。

本地的生存负担减少时,内需增长自然强劲,社会长期运作就有了基本的财富流动性可言。

每个地区都有适当的人口与知识分子比例,又有相对应的科技优势或其他方面的优势,问题是永远存在的贫富差距无法绝对解决,这是人类社会的本质,人是分高低的,真正要解决的贫富差距,其实是有积极上升和跨越阶级意愿的人,是否有合理的渠道。以及没有积极上升意愿的人,是否能得到合理有尊严的生活。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19 5 条评论 操作
亂彈 | 找尋自由發言平台。 兼具狂...
5人赞同

直白些,調節貧富差距就是指「劫富濟貧」,程度不同罷了。

政府最常用的工具就是「稅收」。

每人徵稅0%,這是資本天堂,例如英屬維京群島。

瑞典能徵到60%,接近社會主義。

如果徵稅到100%,就是完全共產。


如果是「劫貧濟富」,那徵稅反而會加劇貧富差距。

事實上有些國家因為法律關係,確實存在著這種稅制。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5 1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