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如何看待近日广东的学生帮助工人维权运动?
8人赞同 32人关注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在品葱看不到讨论的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8 17 条评论 操作
16个回答
流可 |
83人赞同

是个很好的现象。


近代东欧和东亚的民主转型过程中,反对派的起点通常都是工人自组织工会这样的劳工运动。

比如波兰的团结工会,韩国的学生劳工公社等。


上面很多评论都说:反专制还打着毛泽东的像如何如何,

实际上你看看其他国家转型历史,可以发现,学生和劳工运动结合,都是左翼青年发展出来的.

比如韩国早期学生工人劳工运动,学生都是左翼团体:

——《 劳工的力量从何而来?

1980年光州事件被镇压后,新的民主化局面逐步开启,学生与劳工间的地下合作也达到顶峰。连续好几年,几千名大学生相继主动退学,他们和那些因参与示威而被开除的学生一道,隐瞒身份进入工厂工作。尽管工厂管理体制封闭,这些学生依然尝试开办左翼读书会,组织工人静坐、示威、罢工,还帮助工厂之间建立了密切的沟通网络。 暂时留在校园的大学生则继续推进左翼思潮。当时,高校新生或多或少都在大一、大二接触左翼学生团体。到80年代末,韩国校园的左翼组织已成为一个多层极,跨校园的组织,涌现出不少积极人士。

所以对于这个事件,我是非常支持的。

========================================

对于学生出身左翼思维,我还是比较赞同秦晖的看法。

中国当下,很多人都受西方影响,尤其受美国影响,一说什么问题都往右派上靠,说中国缺自由。

右派主张的是:低税收,小政府,最大程度的自由。

左派的主张的是:高福利,大政府,最大程度的公平。


但是无论左右实际上都是有缺点的,右派主张低税收,小政府,但是右派不太敢提小政府意味着削减福利。左派主张高福利,大政府,但是左派不敢提大政府意味着高税收。


在民主机制下,右派上台就减税,但是也减福利,减税很容易,减福利很难。

比如:川普减税,人人拍手叫好,几乎不见什么批评,但是一减福利,比如把那些出生在美国的人,甚至绿卡延期办理的人都撵回去,就出现了很大争议。

左派上台就加福利,但是也加税,加福利很容易,一加税就人人痛骂。

比如奥巴马给穷人多提供医疗,大家都说这没什么的,很少有人极端到认为穷人就不应该享受福利。但是奥巴马加税,要求大家多出钱买奥巴马医保,就出现很大争议。


所以民主机制下,正常国家都是在这两派之间摇摆的。


但是中国就恰恰相反,

右派,也就是改革开放派天天喊:不找市长找市场。

左派,也就是小粉红天天喊:小车不倒只管推。


这样中共政府很滋润:

一面有人帮它推卸责任,它什么社会福利也不管,于是医疗教育住房商业化那叫一个勤快。

另一面还有人帮它增加权力,它天天想收什么钱就收什么钱,想怎么割韭菜就怎么割韭菜,党掌管一切吗~


所以,你无论是左是右,在中国都无关紧要。

在中国,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向政府问责。


右派,你就要有要求政府削减权力的勇气。

左派,你就要有要求政府增加权力的勇气。


学生这次支持工运,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左派,他们敢于向政府问责,要求政府增加工人福利。

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

我认为某些右派,打着打到一切左的思维,去对待这些学生,是非常不利于中国民主转型的。


秦晖说,欧美今天的问题,就是人民要求政府做得太多,还不想交税。

也就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但是,我们中国今天的问题,就是要用:既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的态度,去对待一个天天吃草,又不跑的马。

这需要左右两派的人,共同努力,去向政府问责,而不是天天想着反对中共,也反对对方。

因为中国跟本就不到谈论左右的时候。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83 14 条评论 操作
不可说 | Freedom!
50人赞同

这次工人运动抗议的核心要求是组建独立工会,而不是把工厂收归国有,更不是恢复计划经济,打着毛左的旗号干的却是争取自由结社的事。

工人的自由难道不就是民众自由的一部分吗?单就这一点来说,这些学生和工人的声音本身包含着走向自由的渴望。

最近两年我看到了许多小微型工人运动,从公交司机罢工,环卫工人抗议,吊塔车工人抗议,再到这次深圳工人要求组建工会。当然这完全不足以动摇中共的统治,但在中共强大的封锁消息和维稳力度下,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反抗的声音依然此起彼伏啊。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50 31 条评论 操作
Elessar |
38人赞同

非要逼这些学生喊出打倒共产党、又被坦克碾一遍这些看客才会满足。利用毛反习、反中国现状是明智的,也是最能让中共感到头痛的。力量虽小,胜于沉默;星星之火,或可燎原。自以为聪明的人们就在这里喊民主吧。等中国民主的那一天,可以向世界炫耀自己是嘴皮子的功。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38 5 条评论 操作
John Hone |
37人赞同

根据《纽约时报中文网》,关于群体性事件:2011年,不到200起;2017年,1256起。

除了封禁言论,中共的网络评论员也是到达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讽刺的是,一遇有热点事件,总有人说“有境外敌对势力操纵”。有没有境外敌对势力操纵我不知道,但这个估计是有什么势力在操纵的。


中共如今的每一件丑行,都可以用其当年获得人民群众支持的言论进行嘲讽,譬如:

人民自由又遭损害,内政部颁限制游行法

——在“呈报”、“审查”的一串规定下人民游行已无自由可言

本市消息 内政部公开颁行一种限制人民游行自由的法令,借口是“恐稍有不慎,足以影响社会秩序与公共安宁”。

据中央社讯,其要点如下:负责筹备游行的人员,需于事前将姓名、年龄、职 业、住址、游行宗旨、集会地点、进行日期及时间经过路线等呈报当地“治安主管机关”。散发的印 刷品和张贴的标语须事先送当地“治安主管机关”审查。

上项法令,已由内政部发致全国各省市地 方机关,本市市政府业已接到,且已分令警察局及各区公所“遵照办理”。

有了这个“法”的根据, 今后各地当局更可以随意于事先防止临时禁止一切人民团体之游行。人民游行已无自由可言了。

——《新华日报》1946 年 5 月 13 日


不得不说,在中国大陆,人们的精神面貌和百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 《记念刘和珍君》鲁迅

阅读更多
收起
27天前 ▫ 26天前修改过
37 6 条评论 操作
月神塔斯兰娜 |
28人赞同

不想提呀,就如同那位葱友说的,中国的未来毛左当道的可能性很大,就算不是毛左也是另外一个专制国家。这片被诅咒的土地还需要献祭多少生命才可以被净化我也不知道。

中国人的素质很低的,中国大学生占总人口比列只有4%加上大专不到10%。这个国家落后世界先进国家大约300年的时间。一切的客观原因导致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次工人维权,就算是毛左,积极的意义还是有的,说明反抗的星星之火还在,然后呢?毛左呀!毛左会带领中国走向世界吗?毛左手里有锤子他们看谁都是钉子,毛左当道他们会用运动的方式干掉一切的敌人,用自己的想法改造中国社会而不是大家商量的来。好了,没了,就这么多意义。所以对这件事,我是不反对的。1,人家干的没错。2,人家是实干家,用实际行动干活的,我就一个打嘴炮的。3,这件事开了中国大学生运动的一个头,后续发展需要观察。4,我看到很多人说这些学生以毒攻毒 ,打着红旗反红旗,他们很聪明,他们的毛左只是暂时的。错了,我只能告诉你,你想多了。

心情沉重无心多言。


最后的我们再写一些,民主的核心竞争力是有法必依+程序正义。毛左的思想总结起来很简单四个字“带天牧民”,毛泽东思想就是天,毛左们天生有优越感,你听话就是同志你不听话就是异端。

最后附上中共统治的本质《商君书》,哔哩哔哩上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240222/

今天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了http://h.bilibili.com/ywh/h5/7015079

基本定性为境外西方势力支持的一次反华行动。我说呀,这样不够意思呀,这什么锅都要境外反华势力背,人家很累的,中共你是不是应该给人家发点工资呀。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27天前修改过
28 7 条评论 操作
enersto |
28人赞同

只能说这群年轻人精神可嘉,但生不逢时。

看到前面有人提到「波兰的团结工会」和「韩国的学生劳工公社」,其后果决策者自然是充分了解的,所以也就看到自8月18日以来立马开展了最大程度的压制「和谐」工作,一旦这个压制机器开启,上层压制的意念不动摇,也就意味着这波反抗基本没有希望了。

当代中国当权者所能使用的社会镇压能力,已经在与新技术、新媒体几年的较量磨合中,已经不断升级。20世纪八十年来以来的历史教训也一再提示,当权者对于挑战其合法性的冲击绝不能做任何妥协,任何妥协所显示出的软弱都会带来瞬间的权力结构崩塌。

在没有任何结构性权力改变下的政治冲击和尝试,在当代中国都是希望渺茫的,正如在同治光绪初年的任何反朝廷的起义,都是蚍蜉撼树,只能默默给予祝福,以待新时代的到来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28 0 条评论 操作
blazing |
23人赞同

2018.8.24日凌晨被清场,目前全员失联,这就是中共所说的法制社会,党的命令就是法。现在连毛左生活的土壤都没有了,右派怕不是要见光死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23 3 条评论 操作
巡洋战舰天城 |
17人赞同

这次上面依然删的很紧,包子王走到的维稳路线基本就是在多方面展现国家机器的强力使得民众畏惧而屈服。说实话,这一次事件还真的有法可依,有法律条文【不记得了】规定游行需要报政府批准,这一条流氓法直接就把游行最主要的功能政治诉求给打死了,连带与政治有关的游行全体完蛋。我看见墙内有五毛在洗未批准的非法游行抓人合理,这已经告诉人这一次事件基本上政府一定有不小错误了,要是上面批了这种抗议自己的游行那才是官员脑子不对劲,工人的合法诉求自然不存在的。直到工人被打击报复得难一忍受走上街头时这帮人自然能够拿起流氓法维稳了。

顺便说下大学生们,勇气可嘉社会经验还是不足,8964政府毕竟也就只能管好北京,现在的包子王朝已经有实力击败一切的去中心化学生运动了。1984的统治下反抗有用?作为北大人才显然有充足的机会用脚投票而不是无意义的向这个巨大的魔鬼boss送人头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17 3 条评论 操作
killerads |
13人赞同

我去他们的网站看了看。

给我的感觉是:十分失望


楼上有朋友还在说什么“毛左”,“专制”,我觉得这完全就是对他们的夸奖。     这群人成不了气候。


口里说着什么“二共”,什么“邓氏改开40年,是祸不是福”,看看文章中呢?    除了怀念过去,对未来完全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对过去,到底是那些要继承发展,那些要扬弃也说不清楚。


这些人一般我们称之为“街头民运斗士”,“街头政治”等等,其除了能博取一定同情外对社会毫无意义。  除了叫嚷“要自由”,“要民主”,“要维护工人权益”等等空泛的口号外啥也干不了。    

当然,所谓的“左翼”,就是叫嚷“要共产”,“要打到资本家”,“要消灭私有”等等,除了口号外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反复的,翻来覆去的强调“毛好啊,毛时代好啊,过去真好啊”,除了使部分知识分子和小资产阶级感到排斥,使大部分群众感到无聊(一天到晚就是这些)外,什么也没有。



这些人,特别是年轻人,当务之急是多读书,多思考。  

否则,就像这个“时代先锋”一样,即没有“时代性”,也谈不上“先锋”。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13 2 条评论 操作
TonaldDrump |
11人赞同

因为很早就有关注他们的时代先锋网站,相比这次境外媒体大规模关注这些工人运动的时间,我大概一两个月前就知道这个事件的发生。

首先抗议行为没任何问题,维权本身合理合法。但是比较关注和警惕这个群体的思想倾向。时代先锋这个网站感觉是一批支持着马列毛主义年轻人搞的,骨子里还是信仰暴力革命和阶级斗争那套,他们终极理想可能仍然是以一个新共产党(原教旨主义)来代替目前这个在他们眼里视为叛徒的修正主义走资派共产党。他们的理论专栏里不乏对毛时代的怀念和改革开放的批判,甚至还有要重新接过国际共运大旗意味的文章。这样的力量需要警惕。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11 4 条评论 操作
TonyFeng |
11人赞同

首先发一下新华社的报道(已定性为境外势力煽动闹事)

-------------------------------------------------------

(新华社北京8月24日电)​​​​

   “组建工会”“改善福利”“支持复工”……7月20日上午,数名原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高喊着“维权”口号,冲击佳士公司厂区大门。

随后的7月24日、7月26日、7月27日,佳士公司发生多次拉标语、喊口号的工人“维权”事件。几名工人一度闯进厂区逼停生产经营,甚至占领派出所值班室扰乱正常办公。

近期,这起普通的工人“维权”事件,通过互联网特别是境外网站持续发酵,不少工人、学生、网民被裹挟其中,舆情迅速升温。记者采访发现,随着公安机关侦查的深入,潜伏在工人们争取利益诉求背后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

事件:工人为“维权”多次非法冲击佳士公司

“佳士公司调休不合理,不正常支付加班工资,高温补助费不正常发放,各种不合理罚款,强迫工人每周去徒步为公司做广告。”今年以来,因为对深圳佳士公司的相关制度规定不满,余某聪开始串联同样对佳士公司不满的员工刘某华、米某平等人及部分员工要求组建工会,并以公司名义向员工散发组建工会传单,发起组建工会签名活动。

今年5月,余某聪因旷工、打架等行为被佳士公司开除向劳动部门提出仲裁后,其对处理结果并不满意。

7月20日,余某聪、米某平、刘某华等7人到佳士公司门口聚集,呼喊口号,手举“违法黑厂”等标语,要求公司给说法,并试图冲进厂区车间。

燕子岭派出所接到报警前往处置,据警方介绍,为避免事态升级,其中5人被依法强制传唤至燕子岭派出所接受进一步调查。5人被带到燕子岭派出所后,19名自称是刘某华家属及工友的人强行冲到燕子岭派出所值班室。 监控视频显示,值班室内被19人挤满,他们高喊“放人”并唱歌,导致值班室无法正常办公。警方介绍称,当天16时左右,在多次劝阻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深圳市公安局坪山分局将这19名闹事人员控制并依法审查处理,之后对这24人教育训诫后释放。

被释放后,7月21日下午和7月22日下午,余某聪、刘某华等人继续纠集二三十人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前,他们互挽胳膊,高喊口号,堵住派出所门口扰乱正常办公;7月24日,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20余人再次冲击佳士公司;7月25日晚,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7人向正在聚餐的佳士公司员工派发传单。 “佳士公司,我们想进来就进来!”7月26日上午,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20余人再次冲进佳士公司。根据监控视频,一行人快速躲避保安阻拦后,冲进佳士公司厂区五楼车间,余某聪等人还录制视频声称“我们‘维权’成功了!” 7月27日,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25人再次在佳士公司门口非法聚集并冲入厂内,严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秩序,警方抓获25名涉嫌寻衅滋事的嫌疑人,当晚又抓获4名挑头闹事嫌疑人。

一时间,“警察打人”“释放被捕工人”的声音在网上大肆传播。一起普通企业员工“维权”事件为何愈演愈烈?背后有无势力利用企业员工“维权”挑起事端? 公安机关进行了深入调查。

幕后:“维权”事件愈演愈烈 推波助澜者浮出水面

随着调查逐步深入,今年32岁的付某国进入了警方的视线。付某国先后在餐厅、教育机构工作。2016年1月,付某国开始到“打工者中心”上班。 就在今年4月,余某聪因旷工、打架、不服从管理等违反厂纪的行为,被佳士公司开除。余某聪经工友黄某前等人引荐,认识付某国。

7月21日,余某聪、刘某华等人纠集22人正在燕子岭派出所值班室门口聚集喊口号,干扰公安机关正常秩序。付某国在“打工者中心讨论群”中写道:“很多女性工友,女的都那么勇敢,男的还害怕什么呢?” 7月22日,余某聪、刘某华、米某平等人行动开始后,付某国带领邓某某、李某某等6人前往燕子岭派出所门口围观。躲在围观人群中,付某国跟着聚集的工人们一起高喊口号。

7月22日晚,“打工者中心讨论群”管理员、群成员到达现场后,一段段现场视频不断传回。23日凌晨,付某国在群内转发了一个带有打赏功能的链接,号召群成员点击打赏。“在这里捐款,大家支援一下。”

7月23日,付某国用“向死而生”“屡败屡战”的微信号加入了多个声援佳士公司“维权”事件的微信群。在“声援处理恶警、黑保安打人”微信群1、2、3和“夏虫1”“夏虫6”微信群,付某国抨击佳士公司并将微信群中余某聪在派出所门口演讲和唱歌的视频及一些声援佳士事件的帖子发到有314名成员的“打工者中心”微信群,还号召群内成员“大家相互支持一下”,要求“有条件的可以到现场!来不了的在网上直播!转发!” 参与事件的杨某甫在微信群中对付某国响应:“要佳士员工集体罢工,去‘维权’,堵派出所大门和区政府大门。” “在声援佳士公司事件的微信群中,有人不断指点我们队形,比如我们冲击工厂门口的纵队队形以及在派出所门口手挽手组成的一个方形阵型,我们还去派出所旁边的公园事先演练过。”米某平向警方供述。

就这样,余某聪等人在佳士公司和派出所多次聚众闹事,付某国则在多个微信群内不断转发煽动性文字、视频、链接,教唆与此事件无关的群成员前往事件现场围观、网络打赏等,不断将事件炒热、发酵。 那么,“打工者中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机构?记者调查了解到,“打工者商店”由黄某南于2004年工商登记并担任法人,对外宣称“打工者中心”。早年,黄某南接触到境外人士蔡某毓及其管理的境外“劳动力”非政府组织。

表面上,“打工者中心”是进行劳动法普法宣传、咨询与举办讲座,给受工伤的工人提供理赔申请的帮助。然而“打工者中心”迄今未在国内注册,是一个非法的组织机构。该组织实际上是利用讲座来煽动、组织工人罢工。 在“打工者中心”的工作电脑上,警方发现并破译了一个名为“员工培训资料”的加密文件,里面存有包括怎么组织罢工、怎么对付警察、怎么回避询问、怎么发展与组织工人运动等文档。另外还有怎么接触工人、建立工人组织,培养工人先锋、成立“独立工会”、发现培植权益争议议题、“累积愤怒”“编织希望”、组织行动、谈判策略等内容。

那么,这样一家未注册的非法组织,其日常开支与活动经费来自哪里? 警方初步查明,“打工者中心”的全部开支实际是由西方非政府组织支持的境外组织“劳动力”资助的。“劳动力”负责人蔡某毓及另一成员李某乐定期到“打工者中心”指导工作与培训。他们长期传播工人如何抱团、教授对抗方法手段,多次插手深圳及周边城市工人“维权”活动,裹挟少数工人采取过激行为,扰乱生产生活秩序。

付某国承认,“劳动力”每年给“打工者中心”提供资助,款项由境外“劳动力”组织负责人蔡某毓负责筹措。“日常费用由劳动力转入黄某南境外的个人账户,再由黄某南将资金转入我在大陆银行账户。”

思考:合理诉求应及时回应 维权行为应合法合规

“其实我们的诉求并不是我们举的标语上的‘成立工会’‘增加福利’这些,我们最终的诉求还是想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参与“维权”事件的余某聪说,“如果佳士公司能将我此前劳动仲裁请求的补偿给我,我就达到要求了。”余某聪表示,事情发展到今天,他们几人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与他们最初的诉求相去甚远。

冷静下来后,部分涉事人员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 “我已经认识到我自己的错误,现在其实想想这些事情,就感觉跟做梦一样,当时就是没有时间,静下来好好去想一下整件事情该不该做。

由于对很多法律的事情认识有限,所以才做出这么不理智的行为。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肯定不会这样去做。”余某聪说。

“我现在认识到佳士公司的闹事员工过激的行为违反了国家的法律,特别是不该组织人到派出所闹,冲击国家机关,在政府出面答应解决问题后还继续闹,整个事件对国家的社会秩序和老百姓的生活都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付某国表示。

记者了解到,早在5月21日,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就已对佳士科技员工投诉的“不支付加班费”等问题进行调查,并于当日下达劳动监察责令改正指令书。

对于佳士公司工人主张建立工会一事,坪山区工会表示,从5月22日开始,区工会就推进企业建会事宜一直与企业负责人联系,几经周折才安排5月31日见面。

5月31日,坪山区工会相关负责人带领街道、社区工会干部前往佳士公司,向企业高管反馈职工的诉求和建议,宣传建会有关政策,并表示将全力协助企业建会。

但是坪山区工会在交谈中感到“企业对建会认识不足,建会意愿不高”。

法律专家表示,虽然从法律规定来说,企业没有主动组建工会的强制性义务,但依据工会法等相关规定,用人单位不得阻扰职工依法参加和组织工会或阻扰上级工会帮助、指导职工筹建工会。用人单位对于员工依法提出的筹建工会诉求,应及时予以回应。

同时,企业职工碰到劳资纠纷,要通过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工会组织、仲裁机构以及信访等部门合理合法表达诉求,让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理性化、合法化。 深圳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曾月英指出,当前利益诉求日益多元,表达方式多种多样。但不管什么诉求,无论通过何种方式,都必须在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记者了解到,深圳佳士公司于8月1日成立了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会筹备组。8月20日下午,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选举产生了第一届工会委员会委员9人。新当选的委员正处于履职前的培训和准备工作阶段。

----------------------------------------------------

新华视点发的微博在这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76685733272969

我这里多说几句,根据我的观察,下面的评论是有网评员参与的。

首先这条微博下面,转发看不到。

而右边的评论呢?大多数看不见,能看见的都是为政府说好话,认为工人是闹事的。

以我过去做网评员的经验,这就是百分百的网评员控评了。有时候网管部门会删除一些评论,有时候会让该博主发的微博下的评论转为后台人工审核后再显示。这样,符合领导意图的评论就会出现在你眼中,而不符合领导意见的评论就看不到了。

ps:目前环球时报下面的评论还没和谐,想看网民意见的可以去看。https://weibo.com/1974576991/GweITnB85

再ps,环球时报的评论也被和谐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4天前修改过
11 7 条评论 操作
麦脆芽 | 不定期删除本人发表的个人情...
9人赞同

天安门外,负重轮下……

我认为,这些尚未走入社会为自己谋得立锥之地的年轻人,是成不了气候的。如果仅凭一腔热血就能让社会变得美好,那这个世界早就成了天堂了。正如赵紫阳说的那样:“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

现在他们做的这一切,其实和二十几年前没什么区别。再这样坚持下去,恐怕只是枉送了性命,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

很多事,不是脑子里有那么一些支零破碎的想法,就能去做的。共产主义原教旨存在太多空想,马克思自己也没有说明如何去实现。而每次一失败的实践,都是伴随着鲜血和死亡的。其实梳理一下整个共党历史就会发现,一直到列宁、毛泽东,也就总结出了“武装夺取政权”这一步,至于夺取政权以后要怎么办,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容易最后搞出了一套“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是土地公有的大前提下,搞市场经济。虽然结果未知,但是看起来是比退回毛时代要好的,至少目前中国很多人的健康状况和生活水平,比当年的周恩来还要好。倒回去的话,老百姓又要去挖观音土填肚子了。

和楼上的观点一样:年轻人,当务之急是多读书,多思考。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9 3 条评论 操作
風之輕語 | 科學技術是全人類的財富
9人赞同

看過這個視頻,我想你們會理解為什麼工人要維權了......

【NHK的紀錄片】中國日結1500日元的年輕人們 三和人才市場

中国近四十年现代化改革的第一步,是吸引了港台日韩等外资,承接了转移的劳动密集型代工制造业,又把乡下几亿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吸赶到沿海城市地区(珠三角、长三角、渤海湾)。靠着亿万农民工沒有人权、劳动法保障的压榨下(政府与资本合谋),为国家赚取巨大外汇、税收,得以不断扩大政府基建投资带动消费才发展起来。以农业农村农民反哺工业城市政府的发展方式才有了所谓第二大经济体。农民阶层既被煽动为共产党夺取政权牺牲,又在建国后的实验运动中多被饿死,现在建起了一座座现代化的大城却依然是最低等的修长城的农奴。享受不到现代城市的公共福利,自生自灭当垃圾一样抛弃。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9 0 条评论 操作
明天会来吗? | 感性多于理性,抱怨多于思考...
8人赞同

这个回答只是在粗略了解了一下事件的经过和看了大家的回答和评论之后的一些想法,非常主观,也很琐碎。



关于毛左

现代的左派也好,右派也罢,都是有底线的,是坚持在法治、人权、民主的前提下的不同观点。

但是毛左不一样,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无法无天”。

记得前不久品葱还有人发了这样一段话:

“当蒋介石追杀共产党的时候你站出来了,现在就没有人为你说话了。”

不过,我看现在大家很乐意为共产党(一共)说话。

有人说:“中国还不到谈论左右的时候。”

我倒觉得,中国还没有到需要饮鸩止渴的时候,二共不过是19世纪的资本主义+国家(权贵)资本主义,又不是没见过,现在要关注的恰恰是如何避免重复20世纪的悲剧(极端主义的兴起)。


关于这次运动的一点疑问

这次运动的时间太长了,当局在防止星星之火燎原上面动用了很多人力、物力,做了很多工作,但并没有扑灭那一点点星星之火。这点很奇怪。当局做不到吗?还是有其它企图?(我觉得对于这次运动,工人、学生关注的价值不是很大,反倒是当局,非常值得关注。)

——————————————————————————————-——————————————

专制的铁锤还是落下了,顺便扣上了一顶由“西方非政府组织”资助的帽子。这才是中共的一贯作为。中共怎么可能被一个死人束缚住手脚?

不要认为打着毛的牌子就可以受到特殊的待遇,中共作为一个资本主义专制政党,相对于自由派,明显是毛左更会引起他们的关注和警惕。


关于中国的现状

中国现在是19世纪的资本主义+国家(权贵)资本主义,在这种的环境里,极端民族主义、共产主义的思想的兴起、流行,很好理解,不过是重复之前历史罢了,随着未来中国经济问题进一步爆发,我们也许真的会重复20世纪的历史。毕竟“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很显然,现状是无法永远持续的,现在就看二共准备怎么做了。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28天前修改过
8 8 条评论 操作
冲田桑大胜利 |
8人赞同

这件事情已经被新华社定义为“由境外非政府组织煽动”,这个大帽子扣下来,以后就别想翻身了。可见在现在中国,只要你敢违背中共,哪怕是毛左都得死。

ps:参与维权的岳昕就是前段时间,在北大发表公开信的那个人。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8 0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