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为什么被共产党割了那么久的韭菜,还有人喜欢共产主义的,这些人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
1人赞同 19人关注

为什么有人说共产党没有真正实施共产主义,所以共产主义是好东西,问题是共产党而不是共产主义,这和自杀炸弹袭击以后,穆斯林说这些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什么区别?

如果是一个共产党没有正确理解共产主义也就算了,全世界都知道共产主义国家等于大屠杀,政治斗争,大饥荒,贫穷和战争,这样的共产主义有什么好?

为什么这些喜欢共产主义的人不移民朝鲜,既然大陆的共产党不够好,那直接移民朝鲜不就行了,这些人的精神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后代永远住在一个阶级斗争的世界里,这种疾病的成因是什么?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1 13 条评论 操作
10个回答
冰镐狂魔 | 马克思主义,国际主义,共产...
21人赞同

好好学习历史

西班牙内战,左翼联盟的主力之一是谁,受到谁的支持

托洛茨基在墨西哥,为什么受到墨西哥资本主义政府的保护,遇刺后万人空巷?

法国至今站上街头抗议的工人们,工会组织是怎么发展的。

再学学当代政治

朝鲜劳动党已经把共产主义从党章里删了,连套子衣服也没了,朝鲜是主体思想国家

中共早在世界其他各国的共产党的眼里被除名

在你眼里,美共,法共,英共都不是共产党?拉丁美洲的托派政党不是共产党?

党已经是政治化了

共产主义只是一个哲学类别,解决和认识世界问题的一种方法,你大可以当成学校里的一门课程而已。马克思,和荀子,老子,苏格拉底一样就是个写书的。

共产主义和先秦的法家道家儒家阴阳家没什么区别,一门哲学,你认同这个哲学提出的理论便是共产主义者。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 12天前修改过
21 2 条评论 操作
第三新索多玛 |
18人赞同

你们有人了解传销组织是怎么洗脑的吗?

我了解过。

不了解传销的人,大概会觉得他们给受骗者灌输的东西才是重点,其实不是。可能还有人觉得传销一定会控制受骗者的人身自由,其实至少南派传销恰恰是不控制人的人身自由的。

重点是组织结构,传销组织一般会让一群已经被洗脑的人和洗脑目标住在一起。然后每天找来各种各样的人来“上课”,然后以亲情为由,让受骗者时刻和他们在一起,没有接受外界信息和独立思考的时间。

复杂吗?好像也不复杂。但是等到传销者的家属想把传销者带回去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会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说服传销者了。

我们其实可以对洗脑总结出两点:

1.断绝外界信息,防止被洗脑者通过对比发现固有信息的错误;

2.信息的密集轰炸,阻碍被洗脑者的思考,并形成“三人成虎”的效果。

靠以上两点,你就可以把一个人的大脑从外界正确的知识当中切离出去,并换成你试图灌输的错误知识,此所谓洗脑。

第2条还会触发一个人的自尊心,就是虽然在整个过程中他压根就没动过脑子。但是当别人说“你被洗脑了”的时候,他还会反过来觉得对方侮辱了自己,并且得出只有自己才会独立思考的结论,进而认定别人都是傻逼。

(当然传销值得讲的并不只这点,不过我想你们都明白我只是在类比和讽刺,所以无关的就不提了)


我们今天假定啊,有个传销大佬突然不想搞传销了,改办血汗工厂了,原本的传销分子都变成了血汗工厂的打工仔。那这些传销分子肯定就非常不满了。那些血汗工厂新来的打工仔就会觉得:本来你们在传销组织里面一群人一起打地铺,每天拿炒的像泔水一样的菜下馒头;当打工仔以后你们好歹每天能吃上地沟油炒肉了,每天晚上能喝上两盅了。你们有什么可不满的?

但是在那些传销者看来:我原来的日子过得很差是不假,但是本来我们吃得苦中苦是为了将来当人上人的。如果不是因为传销组织变成了血汗工厂,那我今天肯定开上小轿车了,肯定天天住着五星级宾馆,肯定每天早上抱两个糖罐子,想蘸白糖蘸白糖,想蘸红糖蘸红糖。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未来呢?因为我们本来是信奉老板主义的,我们做的事情都是以当老板为目标的。但是现在组织变成血汗工厂了,变成了一个打工仔主义的组织,那么我们就没有老板主义了。我们只能当打工仔了,只能和你们这些没有志向的人一起天天吃地沟油炒肉了。

但是我——我指的是写文章的这个我——这里要插一句嘴:所谓的资本主义,是一整套拥有完整法权制度,保护私有财产,以竞争为社会进步的工具,以市场经济和价格来调整物资供应的制度。而不是像传销分子们那样:只要有资本家和工人就认定这是资本主义,明明经济还控制在政府和国企手里,竞争基本没有,就强行宣布这是资本主义。

而且就算按照马克思自己的讲法,在资本主义社会当中资本家才是统治者。那么试问哪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有能力让马云交出自己的股份,安心养老去?世上可有活的这么憋屈的“统治阶级”——除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以外?

但我上文也说过:传销分子的大脑是被他们的上线从正确知识当中切离的。这样的话他们有什么认知都不奇怪。事实上他们的认知只能容纳一个一维结构:要么是老板主义,要么是打工仔主义。什么你说你是自由主义?那你肯定是老板们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要我们安心当打工仔,不要当老板的。

但换个角度来讲:假如传销分子们今天能够买的起房,看的起病,他们也未必就有这么多不满,但问题是血汗工厂本身也不是啥好东西。

中共在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确实持有不同的意识形态。但后三十年绝不是什么资本主义,这个我上文说了,各方面都不达标。之所以看起来有那么点像资本主义,是因为中国经济濒临毁灭,如果中国经济完蛋了权贵们也不好过,所以必须接受西方制度,但又不能全盘接受,全盘接受的话你们这些泥腿子仗着言论自由就来清算土改、大饥荒、文革的旧账,谁受得了?

于是现在转成了一种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

中华民族主义其实是梁启超搞出来的。我们知道梁启超是维新党,但维新党的另一面就是保皇党,就是说大清朝是要改变没错,但是只要我们推动皇上改就行了,你们就别跟着黄兴宋教仁这些乱臣贼子闹腾了。

大清——或者说我们今天称之为中国的历朝政体——本来是一个类似于神圣罗马、拜占庭或者阿拉伯的中世纪普世帝国,别的普世帝国进入近代都完蛋了(留下一个也没好到哪去的俄罗斯),梁启超不希望大清完蛋,那么他就要搞出什么东西来对抗在欧洲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这个结论就是中华民族主义。让皇上钦定,你们都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什么巴蜀南粤就不要学习普鲁士和波兰搞自己的民族了。

这一套没能来得及救清朝,但是可以救中共。本来共产主义的逻辑是把无产阶级打扮成国家的统治者,把共产党打扮成无产阶级的代理人,在实际操作上则由共产党控制国家财产和权力,从而实现对全国人的奴役。现在变成这样:把中华民族打扮成国家的主体,把共产党打扮成中华民族的代理人,所谓换汤不换药是也。但是因为这种山寨民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不是一个维度上的东西,所以可以部分接受资本主义当中那些对共产党有利的部分,抛弃不利的部分。

而这招致一个结果,就是对国民党的评价必须改变了。

如果按照六七十年代的讲法,中共才是抗日战争的主力,蒋介石按照当时的讲法是躲在山上,知道共产党打赢了以后才下山摘桃子的,然后被共产党痛揍。到了共产党改换意识形态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他们对国民党的评价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直到像《亮剑》这样的东西都能够在电视上公开播出了,然后就出现了很多国粉,到处宣扬一些搞不好连共产党自己都认同的“历史真相”,仿佛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独立思考出来的。

但这对于那些传销分子是很不利的。因为在传销分子原本的认知当中,国民党是反动派,是敌人,是大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你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多国粉,甚至连国家都不怎么管,甚至国家自己还反过来在纵容那些“资本家”剥削工人,那是不是就等于说,这个共产党已经被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渗透了呢?

但是这个时候,舆论场已经很分裂了,大饥荒、土改、卡廷森林之类的黑材料早就传的到处都是,马教徒们有的选择洗地,成为毛粉;有的选择承认事实,但是追捧那些过去在政治斗争中落败,没来得及展现自己邪恶一面的人,成了托粉。就像那些最终意识到自己其实赚不到钱的“A级老总”们,迟早会带着自己的下线另立山头的。


为什么共产主义是错的?

阅读更多
收起
11天前 ▫ 11天前修改过
18 0 条评论 操作
John Hone |
18人赞同

其实中国大陆的很多共产党“拥护者”(也称“自干五”、“小粉红”)的真实心态可以这样概括:

  • 我支持某项政策≠这项政策执行到我头上我依然支持。
  • 我不觉得这两者直接有什么矛盾的地方,也从来没幻想过自己可以不被碾过去。
  • 车轮碾我的时候,我就叫唤,不碾我的时候,我就称赞车轮。
  • 我不是精神分裂,我只是明白,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所以它们真的喜欢“共产党”和所谓的“共产主义”吗?不清楚,我只知道换成换成日本天皇和“八纮一宇”它们照样做“良民”。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18 0 条评论 操作
英格力士 |
16人赞同

大陆不同阶层思想比较混乱。底层百姓长期看新闻联播,有很强的左派思想和民族主义情结。即使受到共产党的暴政蹂躏,限于他们的知识水平,也不知道本质问题在哪里,他们只知道朝鲜生活不好、不自由,跟中国毛时代一样。当然不愿意去。这并不表明,他们认识到共产主义是通向奴役之路。

海外工作留学、大学教授、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等有文化的群体,大多能够接受到全面信息的、和主动去接受全面信息的,都知道共产主义是红色恐怖主义,反共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正确,他们会在条件允许移民。但是,他们要在国内发声,现在基本没有可能了。

习近平那一些红色家族,要么是屁股决定脑袋,要么是极其愚笨,我觉得这伙人,大多也知道共产是不那么受待见、不是那么容易忽悠人的了。其中习近平好像很有理想要干一番大事,但是属于愚笨之列,占着领袖的位置,却只有初小文化水平,读了那么多书也是仅限于文学作品,与治国理政所需的知识结构大相径庭,不能够理解基本的经济、政治常识。习猪头这一称呼的确是名副其实。

阅读更多
收起
11天前 ▫ 6天前修改过
16 6 条评论 操作
Laker |
14人赞同

你邀请我怕是你对我的误解,但是你误解却歪打正着。

我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但是我信仰的共产主义不是你想的那个共产主义。

首先共产主义在我的认识中是一种生产关系,并不是一种政治制度。我信仰的共产主义,是在民主制度健全的资本主义社会,当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物质资料的生产不再需要或者很少需要劳动力的时候,资本不再需要劳动力,无产者全部失业,物质财富必须重新分配时,只有全民都拥有生产资料,而且生产资料自动完成生产,社会才能继续维持,这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将自然解体,代以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的本质,就是雇佣关系不复存在,每个人都是资本家,每个人都是工具的拥有者,工具自动生产。至于政治形态,必然会是多党制的民主形态,而不是共产党一党统治。

而现在大家诟病的共产党,以及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更多的是一种非民主的政治制度,也就是一种各方利益博弈的一种规则,而且是一种不平等的规则。与真正的共产主义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真正的共产主义,必须是雇佣关系自然解体,也就是说我不工作,不被人雇佣,我也能生活。显然,在今天,全民不工作,就直接饿死了。

阅读更多
收起
11天前 ▫ 11天前修改过
14 1 条评论 操作
Raketenfaust |
13人赞同

自杀炸弹袭击的穆斯林,其逻辑可以用古兰经解释,客观上没有脱离伊斯兰教义。现在中共的行为逻辑,有办法用资本论解释成共产主义吗?

在中国,“共产主义”的拥护者和“中国共产党”的拥护者已经基本分裂成了两个人群——部分认知未成形的低龄小粉红除外。在前者眼中,后者是一群帝国主义马前卒而已。


无论是原教旨派、列宁派、托派、国际派还是毛派,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共已经彻底背叛革命,蜕变为窃据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剥削压迫无产阶级的权贵资本主义政权”这一点上是达成高度共识的——主要争议只在于蜕变的时间点究竟是1935、1957还是1978年。

从左翼视角来看,“习近平新时代(笑)”的中共可以定性为“半封建、半权贵资本主义,且有帝国主义倾向的反动政权”,如果对比历史的话近似于沙俄。


党内的很多人其实也是一样的看法,只不过利益相关不会反对而已。“全中国最反党的地方是党校”可不是随便说笑的。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13 1 条评论 操作
Mario |
5人赞同

说喜欢应该是不对的,隔壁的说法比较准确,绝大部分人根本想不了那么多,只能跟着别人走


而后者跟前者大部分一致,但是有几点不同

第一点是他们不像前者那样有那么一点政治概念,他们仅仅知道这个“词的存在”

第二点,他们不像前者那样,虽说同样接受忠君爱国教育,但是却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对于消息的看法完全是被动接受而不是主动提出,也即是说,他们只能接受“别人”的看法

第三点,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比“鸵鸟型”还差,但是并不是说明他们智商低,只是受到环境的影响因素实在太大

如何形容他们这种几乎为空白的思维方式呢?

打个不太妥当的比方,一个小时候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性教育的小孩被一个陌生蜀黍性侵了,他们是如何形容这种行为的呢?“这个蜀黍把他拉尿的东西伸到我拉屎的地方,我屁屁好痛”

对的,他们对于相关事务的认知仅仅是物理上的,而不是像接受过相关性教育的人一样知道这种行为是“性侵害”

白痴型岁静也是同理,自己遭受党国的迫害或者遇到很多不公正的事,他们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物理”上

比如说被强拆了,他们的认知仅仅只有“被强拆了,他们态度不好”,自己财产被党国没收了,他们的认知仅仅是“我财产被没收了”,还有街头被警方查手机,他们的认知是“我走街上手机被查了,好麻烦”,基本上不会上升到政治高度,不明白这种是属于被党国欺压和侵犯隐私

经济下滑,失业率增高,他们会怎么想?----“工作不好找了,我艹”

因此对党国最有利的反而不是操纵舆论产生粉红,而是利用一些条件制造大量这种脑子近乎空白的白痴岁静(真·愚民)

因为很多粉红经常对喷无形之间了解到了一些“政治概念”,因此党国的某些行为令他们失望后他们便会跳反,而鸵鸟型岁静则是切身利益受损才会跳反,白痴型?根本没法跳反,因为脑子里根本没有这种概念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5 0 条评论 操作
红四姐 | 红四代/爱党,爱国,爱习叔
2人赞同

谁割不是割?

我党统治你只是割韭菜,川普统治你,搞不好就是割JJ了。


有些人又要跳出来,说美国民主云云,但问题是,底子能一样么?川普在美国大发慈悲,那是因为美国的基础,如果他在中国,你觉得他会采取一样的方式吗?


说到底,中国还是落后,穷是次要的,关键是人口素质差,真的很差,毫无公民意识。要搞政治改革,必须先搞文化改革,文革的破四旧要再来一遍,重点打击东北的三俗文化——快手啊,抖音这些的,里面的无聊文化,就是垃圾民粹的体现。


要把所谓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全部杀掉,换上西方或者日本的先进文化。如此几十年后,人口质量改善,才能有政治改革。


我看八九纪录片,注意到一点,就是当时参与的人,其实十有八九根本不是为了民主,就是为了好玩。他们上街,感觉就和快手里面活吞泥鳅差不多,打着高尚的旗号罢了。


你看真正的民主游街,西方国家的,哪有他们嘻嘻哈哈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在玩。


我妈跟我说,当年很多外地学生趁乱混进北京,混吃混喝,狐假虎威。(她开始是参与的,后来看人口素质太低就退出了,其实以我妈的颜值和手段,如果一直在的话,估计也没柴玲什么事情了,要知道她当年都是和肖建华以及团中央打交道的)


注意了,这些人还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优质人口,高素质人口,80年代北京各个高校的学生,尚且如此,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你去农村看看,就知道农村人有多愚昧。而农村人口占了中国百分之七十。

阅读更多
收起
8天前 ▫ 8天前修改过
2 6 条评论 操作
不吃葱 |
1人赞同

人类的社会制度,组织形式,利益分配方式,必须依附于其所处社会的总体生产力水平,任何落后于或者先进于当下生产力的制度,注定会失败。

共产主义的实现前提是社会生产力极高,物质及其丰富。在此条件下,共产主义会“自然而然”的实现。“自然而然”的意思是在那种情况下,非共产主义的制度都会灭亡,剩下的就是共产主义制度了。

理清这个关系,对于许多问题就很好理解了。

为什么过去搞共产主义的国家都失败了?因为社会生产力达不到,拔苗助长就会失败。

为什么人们仍然坚信共产主义?因为我们对人类有希望,相信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共产主义社会的那一天注定会到来。


借用周星驰的一句台词:人没有希望,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阅读更多
收起
8天前 ▫ 8天前修改过
1 2 条评论 操作
suchsu |
1人赞同

因为中共只是有其名,其实是一个极右政党,我等坚信共产主义的左派自然坚定反中共但是坚信共产主义了。

看一看欧洲的极左共产党们都在做什么,再看看中共。。。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7天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