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是奥巴马八年让美国走向衰败了吗?
0人赞同 5人关注

这种言论似乎常见。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0 条评论 操作
2个回答
fricassee | 苦难应化为动力,动力应转为...
26人赞同

奥巴马没有让美国走向衰落,是小布什让美国走向现在的困局,奥巴马只是给小布什擦屁股的人。

小布什政府有两个关键性的错误决定,一是进行伊拉克战争,因为911后美国的爱国主义高涨,所以早期并没有被太多质疑,但几年以后小布什的支持度快速下滑,伊拉克持续几年的大量投入和死伤,都确定了伊拉克战争是一场吃力不讨好的赔本买卖。

而对伊拉克战争的投入,目前基本能确定的大概三万亿美元,如果算上一些周边影响和扩大计算范围,则可能高达六万亿到八万亿美元。

即便以2017年美国的3.5万亿财政收入来看,伊拉克战争的数字也是极为庞大的,伊拉克战争前的四年是连续四年盈余,之后就是不断扩大财政赤字,依靠债务来解决政府运作问题。

小布什政府的另外一个错误决定,就是后来在金融危机里对银行的决定,选择不救雷曼导致骨牌效应的发生,在此之前对银行体系的监管与改革力度都严重不足,并不是没有人提醒过,但这些提醒都无法被当时的银行机制所吸纳,最后变成了只能崩溃然后在废墟里建立更美好的未来这种方法。

所以我认为旧的银行体系无法适应市场时,就跟引擎和车轮不匹配,最后肯定是清洗市场资本的内在运作逻辑规则(银行),以此来适应新的市场(产业发展)。

但小布什政府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去在市场需要帮助时,伸手去避免危机陷入最坏的可能,银行体系的崩溃与改革是无可避免的,小布什不救雷曼则是让崩溃变成最恶劣的那一种。

没有能救雷曼,很大程度是因为小布什在伊拉克的错误决定,还有之后大量的资金消耗与债务问题,导致小布什遇到雷曼时已经缺乏足够多的支持度,政府财务也不大允许他能拿的出足够的资源给银行体系的倒塌接底来避免后续损害严重。

小布什政府能救贝尔斯登,还是因为事发突然并且规模很小,但面对六千多亿的巨大债务,理所当然的,哪怕小布什政府想救,也根本没法轻易负担。


大致上,可以理解为,在一个经济与金融体系刚好走到终结周期时,小布什政府却在之前进行消费比极低的战争,导致美国政府失去了盈余,之前布什减税扩大的经济基本盘,并没有让政府有更好的盈余倾向,反而跟左派政府一样不断扩大了赤字和债务,但这些消耗很多没有用于国内,而是投入到了伊拉克战争中,军工复合体产生的经济效益,对国内的经济进步促进是有限的。

同时,正是因为这个先决条件,导致小布什政府在金融危机的自然规律面前,无法有效承担金融体系崩塌时的成本,让金融问题“硬着陆”,没有能力通过接盘来获得对金融体系改革的话语权,之后的金融改革也进展缓慢,而雷曼产生的连锁反应,导致全世界都陷入了衰退周期。

经济周期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小布什政府的误判和失当行为,也导致了本可“软着陆”减轻影响的危机,成为美国不得不扩大赤字和QE的原因。


货币可以理解为对市场消费信心的一种流通最广泛的“债务”,美元充当了世界货币的功能,经济与产业本身,则反映了货币的基本盘,不同的国家都可以根据实体经济的大小,来调整货币所需要稳定的临界值,也就是找到对自己国家贸易的定位来将货币与产业关系的效益最大化。

小布什政府留下的,就是一个为了打仗大规模进行举债赤字,而后又遇到了内部金融系统出问题导致全球性衰退反应的烂摊子。

一方面要进行减税,一方面又不得不扩大政府财政支出,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合理做法,就是不打仗,然后减税来扩大税基效率,从而达到短期损失但长期美国民间更富裕的目标。


奥巴马一开始上台时,事实上的确是个对美国联邦政府运作缺乏具体观点的政治新人,他提出的政策是减税为主,这比较符合当时美国各个阶层民众的需求,包括企业的。

因为减税可以促进消费,当时大部分人也因为金融危机而失业或者没有钱,但问题在于不止是民众,政府也很穷,外面还有两场无底洞一般的战争在每年消耗几千亿美元而根本得不到对等的回报。

所以奥巴马一开始作为左派却主张减税的政策,是为了迎合选民,上台后就大致上抛弃了。

在执政后,奥巴马做了两个明知的决定,对外的干预开始收缩,美国在全球势力范围缩减,不再主张硬性干预,而是通过外交与其他方法施压来达到目的,只对各大海域维持基本的军事力量。

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奥巴马政府选择结束冲突,撤出伊拉克,对阿富汗则是大力限制美军投入资源的规模,对金融和经济问题,则放弃了承诺的减税政策,选择靠QE扩大美元的基本盘,把超发成本推给全世界承担,然后国内又由政府抗起了相当多的债务,靠一定程度的凯恩斯主义来刺激经济,之后债务的成本就均摊给债务持有国。

基本上就是一个开源节流,然后把地雷黑锅转移到其他国家身上的帽子戏法,中间给这些背书的唯一东西,就是美国对全世界的技术与经济优势。

并不能说美国国债被其他国家持有,导致这些国家一方面得利一方面也被QE给影响就认为是美国是最大受益者,相反债务过多反而会导致美国遭遇贸易顺差问题,很多优势并不能永久保持,美国的民间资本与技术一旦熄火,债务就会反噬美国经济,因为国际贸易中能给债务背书的就是美国的经济前景,否则美元会失去其全球货币的地位,比较其他国家也并不是总能承担来自美国国债的财富稀释,薅羊毛也有极限,这样的做法不能让全球经济更长远的发展。

经济的良性发展,是不断通过扩大技术优势保持贸易竞争高顺位,对低顺位的国家销售大量不可替代的高附加值产品,这样外部市场越大,该国的经济也就越发达。

而后该发展中国家的人力成本提高,技术优势稳固,便可以重复发达国家的道路,对更落后的市场销售自己的产品,帮助他们的国家产生就业踏上发展的道路。

所以中国、印度到非洲,前后差不多四十亿的人口,可以带来一个极其庞大的消费市场刺激美国经济增长。

每一次经济增长以及发展中国家进入成为发达国家的黄金期,都会产生大量的先进企业与文化,让全球化更为完整进步,每个人都消费,消费又循环刺激了财富流动性,那么美国作为食物链最顶端,永远都能得到足够多的外部廉价劳动力降低生活成本,同时又可以卖出大量产品,其他人对美元的交易更频密,美国财政也会更稳固。

这是一个左右两派政党拉锯下该有的历史进程,未来也是必然的,但目前美国是被小布什的战争和政策拉到了坑里,奥巴马靠八年时间好不容易做到了“节流”,剩下的就是特朗普政府的“开源”,单纯看外交政策,奥巴马政府通过软性手段对中东的影响和取得的成果,远比小布什政府时期要强得多,俄罗斯被严重削弱,浪费了几乎十多年,乌克兰和一些东欧国家对俄国戒心确立,中东地缘上美国投入少,却有大量的回报,越来越多迹象显示,战争是越来越没效益的东西。

经历了长期的平衡,特朗普和绝大部分共和党人的目标,都是进行减税,哪怕左派的民主党也是这么认为,希拉里落选某种程度上也跟奥巴马没有落实减税政策有关,因为他们都是民主党人,很多期盼减税的选民在差不多八年前就希望减税,最后没有得到落实,所以新的大选他们对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已经缺乏信任。

特朗普更像一个弱势并且被警惕他行为的小布什,对扩大美国外部军事影响很注重,这样会带来大量的财政负担,对内部保持了超大规模减税,同时扩大赤字和债务来作为财政解决手段。我认为有理智的美国政府高层或共和党人,都会想办法抑制特朗普近似小布什的倾向。

会拼命降低债务问题,让债务增速下降或停止,然后等待美国的经济基本盘能追上债务增速,如果不能的话,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很可能遭遇小布什一样的问题,因为经济周期永远是存在的,未来五年到七年内,很可能再次爆发金融危机,资本主义的必然规律,没什么好担心,却会加重美国负担。

赤字与债务,对两党人士都是一个困局,甚至会改变左与右的概念。

因为传统左派是希望大政府来推行加税高赤字承担社会责任,但美国目前显然不能这样了。传统右派则希望小政府有盈余和无不必要负担,对社会减税,让民众自负盈亏。

美国的债务与赤字,目前来看,就算有良性反应,起码还要两届任期的时间才能解决,所以左右两派都要推行减税政策,减少美国对外的军事支出,要取巧而不是硬来。

谁继续用不切实际的想法将美国财政投入到没有回报的黑洞里,谁就会让党派失去白宫。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7天前修改过
26 4 条评论 操作
不吃葱 |
3人赞同

美国没有衰败,本世纪也不会见到美国衰败的那一天

但奥巴马确实让美国变得更分裂了,这是典型的左派步子太大扯到蛋的现象,即只顾道义上的伟光正而不顾现实情况,制定拔苗助长的政策导致的结果。

川普的政策偏保守和实际利益,其实是给美国这辆超速的车踩下了刹车,让其能回到正常速度行进而已

目前的国际局势,拿星际争霸类比,就好似美国及其盟友满科技满人口占了地图上70%的矿,剩下能打的仅剩中俄而且只有采剩不多的20%矿,中国老家也才二本,俄罗斯三本老家被拆了,只剩一本

所以除非美国自己作死+中国神操作,否则不可能翻盘

而论作死,谁也比不过左派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7天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