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习近平如果用"中美经济"脱勾和重回计划经济的办法来应对贸易战会给中共造成哪些负面后果?
0人赞同 8人关注

比如中共没有多余的美元去到处去蓝金黄了,没有多余的钱去办什么孔子学院搞大外宣了,没钱投资好莱坞大片了甚至彻底停止引进封杀美国电影导致中国演员从此被彻底踢出好莱坞,好莱坞今后可以随心所欲的自由创作黑中共题材的电影等等…我暂时就想到这些,其余大家补充吧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9 条评论 操作
6个回答
蓝雀 |
17人赞同

首先我不认为中美经济可以完全脱钩,在未来的十年内是不会的。

1 PRC的工业体系比较完善,基础设施齐全,人口红利虽然在削减,但是从绝对数字看,依然可以提供大量的高素质劳动力

 目前全球都缺劳动力,印度人口够,但基础建设还需要时间;机器大规模制造完成技术更新也需要时间

2 对于美国民众来说,产业链没有转移出中国大陆之前,脱钩的代价太大

3 对于美国上层,华尔街在PRC有利益,况且中共上层也在美国有利益,所以完全脱钩目前不是这两者的选择

但是,从事态发展看,肯定是要部分的转移,也就是部分的、逐渐的解开紧耦合的。

再说重回计划经济。

目前看是在部分的往计划经济转,但是这样的计划经济和几十年前的是有区别的,例如混合所有制,例如接客马说的大数据管理经济等等。

完全回到票据时代,无论PRC的什么阶层,都是难以接受的,经济就没法发展了,中共就无钱做事情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17 3 条评论 操作
byteinsight |
13人赞同

中美贸易战只是表面,里面的本质是中国之前基本控制了美国政治。川普政府选出实际上就是一场合法的政变,由完全新的领导班子,去代替原来被BGY的前任。其本质就是一场看不见的你死我活的战争。美国输了就亡国。川普政府不想美国亡国,就只有搞死对方。


你看不到这个本质,自然会觉得经济损失是回事。经济损失算个屁,华尔街算个屁。


川普核心班子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所谓努钦只是表演给公众看的,目的是假借鸽派角色的运作和失败去揭示问题的本质,从而让公众逐步接受残酷的现实。为接下来的全面切割甚至热战做准备。


对于中共来说,也是要命的事情。你认为经济很重要,只是媒体让你觉得很重要,所以可以宽慰你得出“贸易战打不久”的结论,以达到稳定的目的。党媒已经说的很清楚,不惜一切代价,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代价就包括所有改革开放的成果,就包括你。实际上,回到计划经济是中共唯一的选择,唯一的选择,唯一的选择。这个过程中当然会有不稳定,所以你没看见现在中共赶紧的在加强控制么?


话说,两边都是戏精,为了让迟钝的民众逐步做好准备,跟唱双簧一样按剧本去升级冲突,也是醉了。未来一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种升级。


变数是,

1,党内出现粉碎四人帮这种事情,因为只有党内少数屁股上相对比较干净的人才能去做,谁是屁股比较干净的,就不知道了。民众不会是问题,大不了再戒严+控制粮食,很容易解决。

2,川普被拿下,暗杀,政变...美国发生内战。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13 1 条评论 操作
hiaguibu | Quant Portfol...
12人赞同

有些回答乐观的认为不可能重回计划经济。这个论段成立的先决条件,是梁家河博士具有基本的common sense。

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目前发表出的梁博士的讲话和文章,无论是行文逻辑还是遣词造句都充满着那个年代的气息。他在人生最重要的学习新生事物和培养三观思维方式的关键时刻并没有得到良好的引导,人的底色是不可能变了,后期再怎么补课也不会再改变青春期已经形成的烙印。好比一个伊斯兰经学院从小培养的神学生,长大了以后会本能的厌恶巴列维的“对外开放”“政治体制改革”,憎恨美帝国主义的殖民和掠夺,并且以恢复政教合一为己任。

就知识储备和格局而言,梁博士不用说和蛤比,就是比李德胜都差得远。李德胜的领域涉猎和知识储备是相当广泛的。

蛤的倾向是注定不会搞闭关锁国那一套的。

李德胜虽然闭关锁国,但那是基于深思熟虑的有意为之而非心血来潮,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以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因为这是他实现其理想中的乌托邦计划的一部分。

至于博士哥,无知者无畏,“毛行,我也能行”,遂闭关锁国。

搞行政工作当个村长,梁博士完全可以胜任。搞经济或者国际政治就呵呵了,而且丫还不信任那些擅长这些领域的科举出身的狡猾技术官僚,喜欢自己亲自上阵一把抓出风头,就差像常凯申一样微操了。

李德胜搞温割踢开党委闹割命,还知道搞个三结合,在班子里塞入一些有实际工作经验和业务专长的老干部辅助左派表演性文痞开展工作。哪怕给李德胜当走狗,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恐怕也是入不了他老人家法眼的。康生,张春桥,戚本禹之流,就个人才干而言远胜菜奇刘赫之类。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12 2 条评论 操作
John Hone |
10人赞同

关于这个我还是希望大家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清醒,正如《纽约时报》所言:在有关中共和习近平的话题上,除了谩骂、诅咒、发泄私愤和引述道听途说的八卦艳闻、阴谋及有违常识的看法外,很难再看到有分量的东西。不客气地说,这是海外民运衰落的原因之一。


相关文章如下:中共速朽论和习近平无能论为何是错的

为什么“中共速朽论”是错误的?因为它只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对自己不喜欢或者不能印证自己观点的事实视而不见。在“速朽论”看来,中共好像是一座纸糊的房子,只要轻轻一推就倒。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表面看来,中国的诸多现实能够支撑起“速朽”:中共现在是内有群众的不满和抗争,外有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强力围堵,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导致经济萧条和衰退,影响百姓生活,引发人民对中共和习近平专权的强烈不满,过去支持中共的中产阶级对习近平也表现出离心离德,再加上反腐造成高层权力斗争加剧,可以说,人民“起义”的形态已经具备,就差出一个“陈胜吴广”振臂一呼了。
这种看法似乎还得到一党专制“70年大限论”的印证。“大限论”说的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一党独裁或执政的国家,在连续执政达70年时,都会垮台或下台,苏共和墨西哥的革命制度党就是其中两种类型代表。中共也很难逃出这一历史规律。
然而,将民众怨声载道,各阶级和阶层对习近平的强烈不满视为中共垮台前奏,是很成问题的,除非经济形势恶化到不可收拾地步,出现大面积失业和恶性通胀,可能导致全局性社会动荡,但即使如此,也难断言中共明天或者不久就要垮台。
原因在于中国本身的复杂性及国际社会的变局并非完全对中共不利。中国是内部差异极大的国家,这使它极易出问题,并且放大问题的严重性,然而也因此决定中国对问题的承受力很强,回旋余地大。
还应看到,虽然随着习近平极权统治的强化,中共的应变和调适能力在减弱,但这种弱化速度并未造成中共对外界的变化完全无动于衷,总体看,中共的应变力还是很强的,已经发展出了一套相对有效的管治机制。而为减轻群众不满,习近平也在强化对官员的问责。此外,尽管习近平的“中国梦”遭到普遍嘲笑,但它所蕴含的中国强大起来的民族主义情感和价值在中国社会还是有吸引力的;他的“精准扶贫”,对改善底层民众福利,拉近他们对党的向心力也是有作用的。同时,中共对社会管制的强化和民众面对政治高压时的机会主义态度和行为策略,也在延长其统治。
如果对中共“速朽”的判断有误,对习近平“无能”的判断也就谈不上准确,因为两者密切相关。自习近平近6年前上台,在对他个人及其思想和政策路线的评判中,一个似乎得到自由派普遍认可的看法是,习乃是个好大喜功、刚愎自用、志大才疏、自以为是的领导人,不堪大任,中共把他推向最高位置,是选错了人。
习上台后在内政外交上的确一手制造了混乱,放出了很多矛盾的信号。尤其是没有继承邓小平的改革路线,反而师法毛泽东,在基本方向上全面左转,回归正统社会主义,迷信精神力量,推行高压统治,经济上强化国有制,导致党内改革派和社会温和力量对其极其失望,这似乎足以证明他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这种看法无法解释习在上台后不久即掌控大权,变胡锦涛时期“九龙治水”的领导体制。对于一个在上台前没有军功和政绩的人来说,取得如此权力和权威,简直是一个奇迹。要知道,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强人地位是经过枪林弹雨的考验和长期在领导岗位上才实现的,习近平何以独让全党服从他一人?是这届党的领导干部不行,还是中共高层有意选择的结果?许多人会提到反腐,可问题是,胡江也反腐,为什么反不动?
我在此不是要为习近平和中共“唱赞歌”,长独裁政权威风,灭自由民主志气,而是提醒,如果海内外的自由民主力量自以为站在道德高地,对习近平和中共不屑一顾,只盯着人家的缺点和弱项,将会犯下不可弥补的历史错误。对自由民主力量来说,应时刻记住:要战胜对手,就得像中共自己说的,在战略上藐视,在战术上重视、多了解对手,学习对手的长处。只有如此,才能制定切合实际的行动策略,否则,历史机会到来时,也会白白浪费。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10 9 条评论 操作
不二 |
4人赞同

在国外,部分华人需要自力更生了。目前许多海外的华人群体与大陆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甚至许多人的经济来源直接来自国内。

在国内,资源紧张,以美元结算的石油进口困难,国家机器不能满负荷运作。中共以工业立国,如果工业无法发展,有相当大几率回到文革时期:统治集团内部派别林立,为争夺愈来越少的利益陷入无休止的党派斗争。

最终,封闭的环境会使得国内越来越落后于世界。然后要么会发生“第三次鸦片战争”,要么会有“孙大炮二号”在XX国组建XX会杀回国内。而且现代社会的信息化工具会使得这一切发生得更快。


邓公当年就预测,如果不改革开放,中共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奔溃。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7天前修改过
4 9 条评论 操作
Raketenfaust |
2人赞同

历史上,任何反动政权的崩溃都是由经济崩盘开始的,所谓反革命政权的末路就是连反革命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是朝鲜、委内瑞拉这种可有可无的小国也许还可以靠穷兵黩武偏安一隅。但中国现在已经是国际经济上举足轻重的一镇诸侯,这么搞事情对全球市场产生的波及,其他国家不可能坐视不管。


那么,当统治阶级因为财政问题逐渐丧失反革命的执行力,而革命力量又开始得到外来支援时,会发生什么事呢?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了。


Viva la fuerzas extranjeras.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