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为什么二战结束之后,日本可以变成一个民主富裕的国家,而中国则不是?
0人赞同 8人关注

同样是二战结束,两边都一穷二白,可是日本就可以从集权国家变成民主政体,而中国就从民主政体变成集权国家。日本的经济快速增长,变成世界有名的富国,中国的经济反而没有起色,文革时期濒临崩溃。日本人可以给中国经济援助,中国就一天到晚想要偷日本的技术,还偷不着,自己不研发,一天到晚派间谍偷东西有意思吗?

二战结束以来,日本没有中共的帮助,日本还是日本,中共没有台湾,日本,美国这些民主国家的资金,中共拿什么改革开放?为什么大陆人还一天到晚仇日?升米恩,斗米仇,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吃了日本人的饭就天天骂日本人,为什么大陆人这么倒行逆施?

【诗58:10-11】义人见仇敌遭报就欢喜,要在恶人的血中洗脚。因此,人必说:“义人诚然有善报,在地上果有施行判断的 神。”

阅读更多
收起
27天前
15 条评论 操作
5个回答
fricassee | 苦难应化为动力,动力应转为...
28人赞同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地理封闭,进入全球贸易体系跟工业化都比日本晚。

中国农耕地理优秀,海洋地理恶劣,国际贸易上处于封闭地区,东亚的贸易在大航海时代以后才正式被打开。

而日本的地理位置与较少的人口数量,再加上地方力量强势的政治制度,得以让外部贸易输入到日本时,日本可以快速的进行转型。

清朝和德川幕府都采取了闭关锁国保持稳定,对外贸易只限于少数开放地点,但西方文明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日本作为一个岛屿国家,幕府官方几乎不可能阻止周边民众接触欧洲船只,这给后来的变革打下了相当基础。

后来经过黑船开国,日本传统政治制度已经无法维持当下社会稳定,大量倒幕派人士借着地方力量凝聚起来,经过长时间拉锯后,幕府倒台选择投降,戊辰战争后日本政治凝聚力重新聚集到天皇旗下,并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改朝换代,内部对政敌清洗也是低烈度的,全国没有经历大规模的高强度战争。

这就给明治天皇的新政打下了良好基础,没有让全国处于高度分裂状态,更重要的是明治天皇主政时间久,维新人士也以建立现代化宪政为目标,所以明治维新的推广非常顺利,从中央名正言顺得到了政府、地方势力以及最高领袖的一致支持,数十年的时间里让日本从传统封闭的武士国家,一跃迈向近代工业国的道路。


中国方面,清朝同样无法有效阻止民间与外国人的船队接触,早期表现是西方文化或宗教开始大范围传播,之后是清朝财政困境,无可避免的要在受控范围内对外贸易,英国也迫切需要工业产品的倾销地,但后来发现中国贫富差距巨大,平民无法消费,富人则没有融入到新的贸易体系中,反过来将英国当做产品倾销地来输入大量白银。

最后英国通过鸦片贸易扭转了这一问题,完成了将中国当做倾销地的目标,清朝财政则进一步受困,为了自身安全稳定开始进行销烟禁烟,最后双方爆发鸦片战争,中国的战败暴露大量社会问题以及外国文明影响力增强的事实。

随后太平天国战争爆发,可以理解为动摇清朝中央政府的重要事件,清政府无力围剿,最后靠地方汉人兵团才勉强维持局面。

这期间发生了一些比较让人意外的事情,一是太平天国内部矛盾然后迅速腐朽,大致上也可以认为理所当然,因为太平天国无法得到本地汉人士绅的广泛支持,但曾国藩等人不同,曾国藩左宗棠在军事、政治以及时机上都有优势,但最后曾国藩也选择解散湘军继续效忠清朝。

与日本不同,对中央政府的反抗不是源于地方势力,而是源于农民起义,而剿灭农民起义的地方势力,最终没有选择推翻中央政府,依旧维持对中央政府的效忠,不愿意冒险自立称帝灭清。

这就给后续中国的改革带来了相当大的阻力,清朝皇室借机撑过了一段时间,开始洋务运动主导的仍然是以曾国藩李鸿章等地方团练所起家的势力。

也就是说与日本不同的是,日本地方势力选择推翻幕府达成接纳西方文明来完成工业化,中国则是地方势力选择继续维持现有政治秩序,工业化的进程仍旧在持续。

但很快,随着曾国藩不受信任加上病死,清朝皇室的话语权重新加强,导致了内外矛盾加剧,互相都无法占据上风,最终导致洋务运动失败。

而后洋务运动成果外移,由军队与民间力量所掌握,一直到最后维系清朝权威的慈禧死后,清廷早已失去了对地方和新军控制力,一有革命者事,军队立刻调转枪头踢走皇室。


中国的地理环境让农业推动人口大量增长,延缓了工业化的进程,从古代时就不断把文化、社会制度与政治体制都推向一个最适合稳定发展农业的集权制度下,具体化到细节就是中央大一统与儒家所谓的忠君文化,都是在强调农业生产力为根本指标的产物,否则随时都会因为地理因素陷入马尔萨斯陷阱,这也导致了无限的内卷化。

因此,任何外来文明的产物想要让中国接受,在封闭的封建时代是很困难的,日本的山地极多,耕地分裂,导致自古以来就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彻底的统一,进而形成了地方分权的文化与社会制度,让倒幕运动有了发展的土壤和良好契机。

相对的,中国因为缺乏地方分权的地理条件,主要耕地几乎一马平川,大面积的农业生产力给北方政权带来绝对优势,导致几乎不可能有割据政权永久性的在偏僻地区存在,也就形成了前面所提到的结果。


中国在清朝时接触欧洲并不比日本晚,实际上鸦片战争后太平天国的崛起,地方势力与洋务派的日渐强盛,已经决定了清朝走向灭亡的必然性,曾国藩没有选择养寇自重或者拥兵自重,而是在剿灭太平天国后立刻解散湘军,换取清朝最大的信任,即便开启了洋务运动,也让地方势力失去了抗衡保守派的话语权。

所以中日双方在地方势力强盛与走向推广洋务的步调上,几乎可以说是一致的,但中国在洋务运动上受累于历史与地理因素,没有形成一个具强大凝聚力的政府,清廷本身骨子里是反现代化的,但为了生存又不得不支持,同时还存在一大批保守派别,这就让洋务运动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的革新中国。

甲午战争中,慈禧对洋务派别的干预也很明显,军事改革没有中央统一调度,导致本来就派系诸多的清朝军队和政府部门各扫门前雪,结果就是清朝海军连弹药都不够,早先几年丁汝昌其实已经留意到日本海军配置优秀,希望朝廷能更换军备应付随时到来的中日海军战争,结果可想而知。

一个妨碍洋务运动的保守派掌权,害怕洋务派做大,又不想失去政权的集团,一直持续干预中国的改革,甚至作为领袖人物的慈禧活的比李鸿章还要长,也就是说中国实际上的现代化改革,是从清朝结束才正式开始,这个时候回归到了地方派系竞争,民办教育、工业铁路还是军事改革,都因为要打仗并且失去了一个控制全国的保守集团而突飞猛进。

可惜同时日本也是在进步的,日本通过赌国运获得了对俄与对中的短暂胜利,稳固了在东北亚的利益,跟着就进入了内部经济危机周期,结果是内部极端分子上台,任何封建国家现代化后都必须要经历的民族主义开始燃烧起来,结果就是二次大战侵华,放弃了稳定的东北利益,最后在美国干预下被打成了渣滓,把近一个世纪的地缘利益全部吐出来,还赔上了不少。

中国方面进入稳定改革,标志性的是从清朝灭亡开始,真正发力还是要始于全国名义统一,也就是二次统一结束,大概在1928年左右,随后黄金十年结束,日本侵华开始。

留给国民党真正能依靠寡头体制集中经营的,大概也就十年左右,而且伴随的是买办阶级的兴起,全国过早的进入了经济问题周期。


所以你能看到这样的历史脉络:

中日差不多同时期开始进入对外的深度接触,并且同时间产生了强而有力又支持维新改革的地方势力,然而因为地理因素累积下来的历史惯性,中国的地方改革势力选择了维持现有秩序,日本的则选择了推翻现有秩序。

这就让中国残留了一个强大的保守集团,对洋务运动进行干预,中国的改革缺乏政治凝聚力,从来只是引入,也就是以夷制夷的逻辑,骨子里没有办法改变,并未真正的现代化。

日本地方势力支持天皇,同时也是改革派,并且推翻幕府后有效的成立了现代化政府,天皇长期统治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凝聚力,日本得到了很长时间的稳定发展,已经现代化。

然后,进一步的推进历史,中国在清朝灭亡后,一直到1928年时,才真正意义上进入了日本在十九世纪中叶已经展开的工作,虽然工业的底子是从洋务运动后就有了的,但自上而下的维护和认真改革,实际上是民国时才开始。

幕府跟清廷都代表了强大的保守势力,清廷到1911年才被推翻,距离幕府被推翻的1867年已经过去了44年,如果算上西乡盛隆与维新政府的内战结束,来作为同样的国民党蒋介石二次北伐彻底统一为衡量,那么双方相差则长达51年。

这个时间是刚好符合现在中日差距的时间,中途日本的军国主义导致日本长时间消耗最后血本无归,一直到战后三次复兴景气才终于回过劲来,并且因为科技与国际政治的原因比中国发展的更好。

中国方面,国共内战蒋介石失败后,因为被共产党控制政权,让全国走向了历史的死胡同,本来该跟日本同步发展的经济周期,结果却因为中共的问题一直拖延到1978年以后才开始实施。

如果同样以打下日本现代经济的三次景气来看待中国经济发展,那么改革开放以来就有三次长足进步,1978年到1989,1989到2001,2001到今天。

民主是随着经济进步才会降临的东西,中国一直被历史惯性影响,但越靠近现代这种影响越小,因为现代化的工业潮可以极速推广现代文明,一旦接受了就能迅速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昭和军人还在为天皇自杀后几十年,大和男儿就立刻变成了平成废宅。

目前中国几乎是重复了清末的老路,但历史惯性的影响正在逐渐减少,人口越多越难改变,因为保守既得利益者可以拥有的资源也越多,任何人都避免掉入囚徒陷阱,所以社会往往是趋于稳定中逐渐瓦解,否则就可能进入大范围的混乱。

不过,这主要出现在近代,现代则逐渐不大适用,因为工业发展让社会运作的逻辑彻底改变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7天前 ▫ 27天前修改过
28 11 条评论 操作
我在因我思 |
8人赞同


粗鄙香蕉这个论述大体正确。


如果说,当孙文提出用暴力而非政治协商的方式统一,是在用野蛮作为手段,中央集权作为目标,在国内挑战民主共和的政治文明;那么之后,废除对日和对西方的条约则是在国际上挑战现代文明。


把日本赶出东北,西方国家赶出租界,使得对苏失去战略平衡。而苏联又是一个通过红色意识形态进行扩张的邪恶帝国。当时的日本,无法同今日的她相比,但也远比当时的中苏和现今的中俄要文明。因此,当时的反日,现在看来是严重的战略失误。或许,当时的苏联还未露出凶恶的獠牙,至少中国人没有看出来。

苏俄是一直在国,共两党同时下注。国民党实力当时强大得多,但不会像共党那么听话。孙文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冒险引苏联这条恶狼入室。与狼共舞的结果,使苏联在中国的红色代理人即便历经四一二清党,多次围剿,最后仍在中日战争中以"游而不击"的策略下迅速发展壮大,最后在内战中败退到东北后,在苏联的强力武装下,势如破竹般地击溃国军,最后使中国完全倒向红色帝国。


事实上,孙的追随者蒋在北伐结束后,并没有建立一个民主共和的体制,反而成了有强烈独裁倾向的政权。


确切地说,当时的中国企图用狭隘的民族主义去挑战国际法:比如,一方面继承了满清的版图,另一方面却拒绝承认满清和日本签署的有关在东北的权益的条约。这明显是:要权利不要相应的义务。


这种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称,直到今天还反映在大陆的方方面面。比如,人民只有交税和交配的义务,却连税收用到哪里去没有决定权和知情权,一胎二胎不要说决定权,就连决策怎么出台,决策过程都不知情。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官员权力大得吓人,责任和义务小得惊人,甚至饿死几千万都不用做牢。更不用说,廿多年前曾宣传:"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现在基本就是当没这回事。


即便同已经衰落的伊斯兰相比,汉文明(或者中华文明)也本来就是一个落后的区域文明。可叹的是,当时的以蒋为首的中国,在政治文明程度上的堕落,在194x年就为今日中国的悲惨现状创造了先决条件。

至于某个自称来自台湾的基督徒,天天吹捧孙中山蒋介石,却不知道他们犯下的巨大错误,也是被洗脑洗晕了,正如他天天鄙视的墙内被蒙蔽的粉红。

阅读更多
收起
26天前 ▫ 25天前修改过
8 2 条评论 操作
毛人 | 以说理的方式达乎道。
5人赞同

有邀必答。黄大师虽然从来不听别人说什么,但控制话题的能力还是挺强,总能甩出些人人都能说两句的问题来。

“同样是二战结束”这种前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难道全世界的国家不是都面对“同样是二战结束”这一条件吗?但显然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象日本一样变成了民主富裕的国家。顺便说一句,“富裕”这个词您用得非常准确。依据中文的使用习惯,“民主”一般都是跟“富强”连用,日本恰恰就是一个富而不强的国家,现在还处于被美军实际占领的状况,无法组织常备军。理论上,美军随时可以摧毁一切日本军事力量,再次对日本进行军管。 

与所有的东方国家一样,日本是一个完全没有民主传统和民主经验的国家。现在的民主制度是美国强加给他们的,日本人当年没有选择权。日本跟德国一样,都是被迫成为民主制度的“好学生”。他们这种榜样的力量即使再强大,正常人也能看出一个前提,那就是“听老师的话”。

说回中国。中共49年时基本也没有什么选择,世界两强格局已经成型,必须选边站队。你站在毛泽东的位置上,你能怎么选?归根到底,所有亚洲国家在整个20世纪都是世界舞台上的小角色,不是唱主角,内政外交都要受困于这个大环境。 

再说改革开放。您说的非常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来自台湾、日本、美国的资金是搞不起来的。但是,这些资金一直就在那里,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前没有进来?显然资金不是问题,政治才是症结。而且所有这些资金里,说实话,只有日本的低息或是无息贷款才真正有援助的性质,其它的资金都是来逐利的,没有什么感谢不感谢之说。日本的贷款有“战争赔偿”的隐含意义在里面,而且利息再低也都是贷款,不是无偿援助,是不是需要感谢就见仁见智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7天前 ▫ 27天前修改过
5 9 条评论 操作
粗鄙香蕉 | 你要先做一个反华网站,然后...
5人赞同

在 1928 年的北伐以後,等於說是中國的整個命運,無論國民黨做出怎樣的挪移,已經被鎖定在一個挑戰國際秩序的不可撤狀態之中。這個挑戰國際秩序的基本姿態,迫使他註定要在其他國際體系挑戰者當中去尋找朋友。而那些朋友,如果不是蘇聯,那一定是德國或義大利。國民黨有一種說法就是,他本來很想跟英美結盟,但英美不要他了,所以後面的事情才發生。但是實際上在那以後他已經不可能跟英美結盟了。因為英美給自己選定的這個角色已經是國際秩序維護者的角色,而 1928 年後的中國,通過它的革命外交,通過它的廢約,打倒帝國主義一系列措施,他已經佔到了國際秩序破壞者的一邊。而跟國際秩序破壞者在一起,他可以選擇的餘地是非常小的。

我們要說蔣介石為什麼失敗,他怎麼失敗的,就是因為他沒有理解到格局和節點。他沒有意識到 1928 年他已經跨越了節點。以前北洋政府的安全是依靠北洋政府扮演了國際秩序維持者的角色才得以維持。就好像說你為什麼是現在非常安全,別人不會去偷你東西也不用去搶你東西?這是因為你扮演了一個秩序維持者的角色,員警可以自動保衛你的安全。如果你背離了這樣一個條件,你自己變成一個通緝犯,那麼員警不但不會維護你,還要抓你坐牢,那你發現你處在黑幫的那種意義上。以前我之所以不偷你不搶你不打你,我不是因為害怕你這個人,我害怕的是員警的力量,我害怕的是法官,但是現在既然你自己變成一個通緝犯,很好,我黑吃黑太容易了,我黑了你錢,諒你也不敢去報告警官,你自己是通緝犯,打死了你我也不用負法律責任啊。因為沒有人會保護你了。

1928 年以後的國民黨就處在地位上。為什麼日本人不敢打北洋政府?不是因為日本沒有這個實力,也不是因為北洋政府怎麼樣賣國。關鍵在於北洋政府是一個國際體系中的良民,而日本也是一個要做良民的國家,你們雙方都是良民,那麼當然不能打架了。有糾紛,到派出所去解決啊,到法院去打官司啊。你自己打起來那你自己不變成犯罪分子了嗎。所以日本不能打。日本為什麼可以打國民政府?因為國民政府通過革命外交把自己變成了通緝犯,你既然是通緝犯,那我隨便打你都行啊!所以日本就去打你了。日本為什麼失敗?因為他在打人的過程中間,違反戰爭規則,被當時的法官以及英美一些勢力叫停了,叫你停還不停,就算你是員警,法官叫你不能再打犯人了你繼續打犯人,那麼你也是一個違紀違法的人了,法官下一步就要制裁你。日本就扮演了這個角色。他一方面是抓住這個機會反對國民黨,另一方面他又有私利,想把整個遠東吞下在他自己手裡。這就是他耍花樣的地方。這樣他自己就變成罪犯了。

但是中國人又做出了錯誤結論。他看到日本人被美國人打垮,本來是美國人打的,他就以為是他自己的勝利,其實不是這樣的。這個格局我們用最通俗的語言去講,就是說,中國首先做了一個小偷,然後被日本這個不守紀律的員警暴打了一頓,然後美國這個執行法律的法官,說,日本人不該這樣隨便打人,然後把日本關進了監獄。然後中國這個小偷馬上得出結論說,既然日本這個員警坐了監獄,那就是說我這個小偷原來做的破壞條約體系全是正確的。以後我要變成世界強國了,變成世界四強之一了,我要像世界強國一樣行事了。這種錯誤的想法跟隨著他,根據這個錯誤的想法,他一再做出錯誤的決定。1944 年魏德奈將軍就已經看出,日本一旦出滿洲,那麼蘇聯肯定要會進入滿洲。而國民黨絕對不是蘇聯的對手,他說,在這種情況下唯一的辦法就是,美國率領一支國際干預力量,把中蘇兩國隔開,這樣對國民黨是最有利的。但是蔣介石有沒有感謝呢?他做了一個歇斯底里的姿態。他聲稱:我們之所以抗戰就是為了收復東三省,如果收復了東三省以後,美國這樣的話現在拿去,那麼我們抗戰還有什麼意義呢?美國既然是正義的國家和我們的盟國,就不能那麼不夠意思,要不然我跟你沒完。於是美國撤回來,讓你自己去玩兒去吧。你自己玩你自己看你有沒有能力打得過蘇聯~ 不出所料他玩兒不過蘇聯。

但是玩兒不過蘇聯也是一時的,因為蘇聯和中國共產黨並不是一直都同心同德的。蘇聯史達林開始並不是想要整個中國,他只是要在長城以北維持蘇聯的特殊勢力範圍,如果國民黨讓給他,說不定史達林乾脆把共產黨做了都是有可能的。就像在希臘做的那樣,既然邱吉爾和史達林已經談成了,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歸蘇聯,希臘歸英國,那就沒有辦法了。雖然羅馬尼亞的共產黨頂多只有幾百號人,但是蘇聯人把這幾百號人統統弄到羅馬尼亞去,把國王和政府趕走,羅馬尼亞全部赤化。希臘儘管有幾萬大軍,把全國幾乎 90% 的土地和人口都佔領了,沒有辦法,史達林要鎮壓你就一定要鎮壓你。他讓英國人把他們殺光,而且還要做出英國人沒有要求做的事情,把逃到蘇聯的所有共產黨統統殺光,為什麼,他要履行對英國的承諾。三區革命,就是新疆和東突獨立運動就是這樣的。東突獨立運動一開始就是蘇聯挑起來的,不僅是國民黨政府,但是如果國民黨一旦同意把外蒙古讓出來,蘇聯馬上決定把東突的這些勢力做掉,然後東突這些人統統在飛機失事的時候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如果國民黨肯把東三省,甚至是把華北交給蘇聯的話,史達林用同樣的手段對付中國共產黨也是可能的。但是蔣仍然是一個不能認清格局的人,他絕對不能忍受,在八年抗戰做出了如此之大的犧牲以後,難道我們的處境還不如抗戰以前嗎?那是絕對不行的。我們是世界四強,以前日本在東北搞特權我們忍了,現在抗戰好不容易勝利,蘇聯再想搞特權,我一定要跟他決裂,哪怕跟蘇聯決裂也沒關係。跟蘇聯決裂蘇聯就會把共產黨放出來。但是我們從格局上來講,你不得不承認,抗戰結束以後,中國的處境比抗戰以前更加糟糕而不是更加好了。因為抗戰以前,蘇聯和日本相互平衡,而英法美這些國家在亞洲大陸都有勢力,等於說是有七八個人在同一個場地上,就算是一兩個人有野心,礙於其他人的面子他也不敢有什麼動作。所以蔣介石這樣的話就比較安全。你既然把日本趕出去了,又把英美國家的租界都收回了,把整個帝國主義趕出了亞洲,那麼這場遊戲上面就只剩下兩個玩家了,不是你就是蘇聯,而蘇聯比你強大得多,沒有別的牽動力量,你就只有兩個選擇,要麼你滿足蘇聯的慾望,要麼蘇聯來打你。

這就是從格局分析判斷歷史。我相信你們如果你們去從官方的教科書看這些歷史,甚至所謂英美費正清學派寫的那些書啊,沈志華寫出來的書啊,楊奎松寫出來的書啊,現在所有搞中國近代史的專家寫出來的書上,你都絕對得不出我剛才誰給你們描繪的那些結論。但是我可以的說,儘管那些人學問比我大的多,但是我是正確的,而他們是錯誤的。我做到了司馬遷和古代大歷史學家做到的事情,通古今之變,我抓住了歷史的結構和節點,給你們提供了正確的解釋。蔣介石如果能夠掌握這些正確的解釋可以救他的命,毛澤東如果沒有正確理解,那麼他也是無法成功的。根據這個格局,你也可以看出,我們現在對歷史學家和官方教科書所做的這個格局和 1945 年蔣介石的想像的那個格局,是一樣不正確的。按照這種格局的說法,中國經過改革開放 30 年,國力快速增長,現在已經到了恢復鴉片戰爭以前的黃金時代,重建中華民族中興地位的偉大時代。你完全是在胡說八道,從格局的角度來講,你錯了……

全文:劉仲敬 史觀系列(二) 古今之變的關鍵節點(上)

阅读更多
收起
26天前 ▫ 26天前修改过
5 1 条评论 操作
水浅茶轻 | 只说大实话,少扯没用的。
3人赞同

谢邀。

先回答楼主的题目:

日本的飞速发展网上已经有太多答案了,归纳起来就几个要点,合理的国家体制(美国人设计),正确的经济路线(对外制造),良好的社会基础(国民素质),安定的国内局面(岛国)。重要性依次降低,有二即可安邦(以色列) ,有三可繁荣(韩国、台湾),有四可日本。

再回答楼主第一段:

日本对中国的援助主要以低息贷款和技术出口,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引导日本制造业升级,开拓中国市场。客观上的确形成了日本和中国的双赢局面。同时中国文化受到了日本文化的强烈影响,两者文化交流几十年来从没有中断过。当前国内对日本的负面看法主要集中在日本对二战时期的回避态度上,无脑仇日始终不是主流声音。

再回答第二段:

现在中日贸易是逆差状态(美元回流日本),显然日本几十年对中国大陆的投资还是成果斐然的。

阅读更多
收起
27天前 ▫ 27天前修改过
3 2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