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为什么PRC公安部户籍查询系统以及三大运营商要设置针对省部级之上的高官的专用“红名单”?
2人赞同 8人关注

关于PRC的户籍制度,我不多做解释了,请外国友人自行放狗搜索。

公安部户籍查询系统的“红名单”指的是省部级高官级别之上的人及其家人的户籍不允许公安部副部级以下警员查阅,如果查阅会在展示出来的资料页上显示“无权查看”。举几个例子:如果你在户籍查询系统中搜索“习近平”,会列出所有大陆与之同名的人,然后选择19530615出生的那个,就会显示“无权查看”。我们再重新搜索一个名人,比如马云,就会出现其身份证号等各种信息。这个“红名单”的消息你搜索是搜不到什么东西的,但是如果你有体制内警员朋友问一问他就知道真假了。

PRC三大运营商(电信、联通、移动)也同样设有“红名单”,但是范围比公安部户籍查询系统的“红名单”范围略广,其作用是在名单内的人绝不会接到骚扰短信、骚扰电话。不仅省部级高官及其家人会被自动加入,投诉运营商过多发送骚扰短信的客户也会被加入其中。

我的问题在于,有关部门设置“红名单”的动机何在?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2 5 条评论 操作
4个回答
玉米娜迦 |
30人赞同

自问自答一下。今天好好收集了一下有关的信息,得出了以下结论:

1.大概在08年之前吧,户籍查询系统是没有红名单这个东西的。也就是PRC有权限进入公安内网查询户籍的警察可以查到任何一个人的户籍,包括省部级高官甚至国家主席的户籍。也就是说,凡是能查户籍的警察基本对于PRC户籍数据库是拥有完全的查阅权限的。这一点我已经向我体制内的警员朋友证实了,因为他曾在08年之前的几个月里频繁查询省部级领导们的人际关系,然后发现几乎没有不贪的领导,也没有不包二奶的领导,甚至当地的几个小局长都是如此。这对他的冲击很大,也导致他从一个爱党爱国的人瞬间右转。户籍数据查阅权限曾经很低这件事导致了下面事情的发生。

2.有记忆力的人可能记得,在几年前,推特有一个ID为“shenfenzheng”的账户曾爆出很多大陆高官以及商界要人的身份证详细信息,之后这个账号就被封停了。现在如果你去搜索还能搜到很多的相关信息。那么这个人哪来的这些信息呢?有人可能认为是这人是大陆的警员,在系统中查到的然后公布出来。但是其实事情真相并不是这样。这个ID为“shenfenzheng”的账户在推特上曝光大陆高官和商界要人的身份证信息目的并不仅仅是博人眼球,而是为了证明他手中的大陆居民身份证数据库的完整性,是一种推销的手段。那么他手中的这个数据库又是哪来的呢?这就不免又要牵扯到另一个概念,“网络黑产”,大家自行放狗搜索吧。简而言之,就是说这个人是搞网络黑产的,他现在急需要把手里的这个数据库变现,所以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来推销。但是这个人手里的这个数据库并不是他亲自脱的,他也是从别人手里买到的。但是这是不是唯一一起大陆的居民户籍数据库泄露事件呢?答案是否。

3.其实在中文黑产界,类似2中提到的户籍数据库并不是什么很罕见的东西了。据我的了解,至少在不同时期存在过三四个版本,其中有一两个版本就是没有红名单的,省部级高官的信息全有。这个数据库泄露之后,曾经在墙外有过一点讨论,之后就是户籍系统加入了红名单,普通警员不能再查询省部级高官以上的个人信息了。

以上大概就是户籍系统红名单产生的由来。

由以上几点我们基本可以做出以下几个判断:

1.PRC有专门针对墙外网络舆论的监控情报系统,并且这个系统仅对中共高层开放。这个系统在红名单产生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我们也很容易就可以得出,墙的存在是专门针对PRC的被统治阶级的,目的就是隔绝有效信息从而愚民。

2.中共内部共识是:赵家人是省部级级别以上的人及家人,所谓的中国其实是这群人的国。哪怕你有马云那么富,也还是被奴役的阶级。

3.中国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感情接近于奴隶主对于奴隶的感情。奴隶在奴隶主或者打手(警察)面前是完完全全透明的、随时可被查阅的一个状态。中国并不保证在其治下的奴隶的任何权利,打手或者统治阶级拥有对任何奴隶的合法伤害权。

4.中国警界管理混乱,对于数据库泄露的追责基本没有。如果中国完蛋,很可能是被类似的事情搞垮的。就好比一间监狱,最后可能不是高墙被推翻,而是砖头被偷完了。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6天前修改过
30 1 条评论 操作
辨证地看问题 |
12人赞同

其实这种名单可能在各行各业、各个国家都有吧,宾馆饭店可能有关注(VIP)顾客名单、发送垃圾邮件的也有不能发的域名。

我分析这样名单的形成有两大成因:

一是一些权利和保护本来应该适用于所有人,如个人隐私和不被垃圾邮件骚扰,但是如果真的让所有人都享有,一些业务就无法进行,所以只能搞个排除名单,让需要享受这些权利的人加入。当然这放到中国就变了味,特权阶级被自动排除了。

举个例子吧,很多国家是允许电话推销的,但是民众也可以把自己的号码注册成禁止推销,如果还有推销打,那就是违法。

有趣的反例是英国的National Health Service数据全国联网以后,有医生护士去查名人(包括当时英国首相)的医疗数据。最后NHS不得不把医疗信息分为基本和详细,后者不再联网,前者也可以由患者申请删除。


二是怕麻烦,因为你要对某些人“一视同仁”了,他们就会闹,最后不仅本来合理合法的操作得撤销,还得赔理道歉。正常的比如有些客人有洁癖,酒店可能就会特别备注要打扫干净啊。不正常的比如中国的特权阶层可以直接不吃罚单,因为开了也白开。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7天前修改过
12 1 条评论 操作
Russ |
7人赞同

很简单啊,土共对于自己人历来是关怀备至春风化雨的。

通讯录有红名单,户籍查询也如是,官员子弟们有重点学校,医院有特护病房,吃喝有特供,开车有霸王道,就连蹲监狱都有秦城。


多年前,我们这里的政府机关车辆牌照都是特殊号段的,同时在网上可以自由查询车辆违章信息,直接输入牌照就可以。有闲人没事干搜了一下政府车辆,结果都是好几页的违章。。。

后来此功能就被改了,要求同时输入车架号才能查询。

阅读更多
收起
5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
天马行空 |
3人赞同

隐私被侵犯,警察滥用权力随意调查公民的现状吓坏了高官,尤其是在基本一查一个准的情形下。  回忆一下前几年记者通过公开信息调查温宝宝老母的“投资”奇迹,维尼熊姐夫的商业帝国网络吧,敞开让人看,遇到不是一条心的,太危险了。


既然隐私那么重要,当然自己的“隐私”要保护起来,别人的隐私要立法要求对自己敞开来啊。


PS:VVIP 本来是要财产公开,接受监督的,然而那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天前 ▫ 3天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