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你对言论自由标准是什么?粉红口中的言论自由是什么?
4人赞同 15人关注

我最近看了墙内一则新闻,是一个美国明星,因为对性骚扰事件发表的不良言论,从而引起网上的指责,要求删除戏份的事情。

但是墙内就有这么一群声音,马上响应,冷嘲热讽美国没有言论自由,真的让我长了见识

难不成你们认为恐吓、删帖、禁言和请喝茶都不是问题,但是人家美国,删个公众人物的戏份,你们就马上不乐意了?控诉美国没有言论自由。

所以我今天,特邀粉红群体,也欢迎广大葱友来告诉我,你眼里的言论自由,到底是个什么标准?那你们又如何看待,墙内的言论自由和美国的区别,谢谢。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4 7 条评论 操作
9个回答
cmjdxy | 希望品葱不要成为下一个知乎...
17人赞同

言论自由也是一种自由,自由就有边界,所以言论自由也有边界。与任何自由相似,言论自由的边界就是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共同决定的边界。在私人领域可以畅所欲言,在公共领域就必须遵循共同体的习惯法。西方国家的习惯法主要有二:一是不可越过他人的边界,二是不可超出共同体的边界。越过他人的边界,即对他人的私人领域发表各种言论,比如辱骂、诽谤,比如吹捧、神化。超出共同体的边界,即言论超出了共同体的共识,比如在重男轻女的共同体内宣扬男女平等,比如在男女平等的共同体内宣扬重男轻女。总之,西方国家对言论自由的标准是:私人领域随意,公共领域守法。

而中国作为一个列宁式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不承认私有制的,一切权利属于党。所以中国的言论自由只有公共领域,没有私人领域。只有公共领域的边界,没有私人领域的边界。没有私人领域,就没有人能畅所欲言,所以在饭局上批评领导人也是非法的。而公共领域的一切权利属于党,公共领域的边界亦由党决定。只要党不允许赞美日本的言论,中国人就不能说赞美日本的言论。只要党不允许批评党的言论,中国人就不能说批评党的言论。总之,中国对言论自由的标准是:党管一切。

阅读更多
收起
6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17 8 条评论 操作
北美野牛 |
21人赞同

美国的左派民粹力量,确实有向极端主义发展的趋势,渐渐地将政治正确放在言论自由的前面,但是“政治正确”这种东西,也不是美国独有的,在中国网上发表一个和官方爱国主义相悖的东西,就算政府不查,也肯定被小粉红的言论海啸给淹死,但是说到底,这些都不过是社会舆论的东西。真正能侵犯言论自由的(注意,合法地),只有公权力。小粉红经常以为言论自由就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随便说话而别人无权让他闭嘴,压根就是错误的。任何讨论场所的主人,都理所当然地有权选择参与者,以及强行驱逐不受欢迎的对象。“主人”可以指场所的拥有者,集会的承办方,乃至广义上的,任何网上论坛的管理员。别人有把你逐出去的权利,这大概是大部分还是“巨婴”的小粉红很难明白的,甚至包括在英国闹事的那个记者。除了公权力因为言论对个体进行的直接打击,其他都不能成为侵犯言论自由的形式。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 7天前修改过
21 16 条评论 操作
Pygmalion |
13人赞同

手动再来赞一遍cmjdxy的观点。最早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是看了纪伯伦对于相对概念必须同时存在的论述。脱离了约束的绝对自由使得各种选择的代价不再存在,也就没有了自由这个概念本身。

因此如果说自由是做出选择的权力,那么也必然要承担各种选择的后果。

在西方如果这种后果是侵犯他人权利,危害公共安全等则需要制度予以规范,这些规范也是不断讨论和演化以达成最大程度的共识。

而在中国,国家强制规范和民众价值判断则往往越界,侵犯了自由的正当权利,也无所谓独立透明的制度规范。

至于所谓的“粉红”,“左右”,”华人“之类,始终不知道贴标签/stereotype意义何在。如果是为了批判一种观点/现象,那免不了实证,逻辑。如果是方便撕逼/凸显立场不同,那真是浪费时间。因为就算自诩开明,逻辑不自洽,论据不充分,立场不客观,仍旧不是有效的交流。

来品葱不久不好评价,不过少标签,少口水,多实证,多逻辑想必是多数葱友的共识。

阅读更多
收起
5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13 0 条评论 操作
流可 |
11人赞同

基础概念问题:

1、言论自由定义:

发表任何言论,政府没有事先审查,没有事后追责。

言论自由(英语:Freedom of speech),一种基本人权,指一国公民,可以按照个人意愿表达意见和想法的法定政治权利,这些意见表达不用受政府“事前”的审查及限制,也无需担心受到政府报复。

——《wiki 言论自由》: 链接


说白了,言论自由,是针对政府的。

题主的例子,恰恰说明美国有狭义上的言论自由,她没有收到政府的任何惩罚。政府也没有对她的言论进行封杀。

================================

2、言论自由的限制:

言论有没有自由,和限制多寡无关

言论有没有自由,和限制多寡无关

言论有没有自由,和限制多寡无关


原因很简单: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打教导,说话要有礼仪,有些话不能说。

什么话不能说?

有两种办法:

1、大家商量着来

2、其中一个人凭喜好做决定,其他人如违反决定的会被打死。


请问,这两个办法,你们自己觉得那个比较合理?

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会选办法1。

办法2中,无论那个独裁者怎么宽宏大量,那也是一种“皇恩”,不是“权力”,或者“自由”。


所以,就算办法1中,大家商量出来的结果,对于言语的限制比办法2更高,办法1中的人群,也要比办法2中的更文明,更合理,更符合人类的天性。


因此,就算美国社会,对言论的限制更多,美国也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就算中国政府对言论限制更少,比如可以发表种族歧视,中国也是一个言论不自由的社会

阅读更多
收起
5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11 0 条评论 操作
一次30分钟 | 你球药丸
10人赞同

和问题没有直接相关。但是我想指出的是言论自由除了说的一方之外,还有接收的一方。如果一些言论你不感兴趣或者觉得毫无道理,那自然可以无视,反驳之。如果你被他们说服了,那按着做也没有任何不当。

很多时候呢,一些人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或总是误以为别人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自主性,或误以为别人都缺乏自主性。他们一般都很难理解言论自由还有另外不发声的一半 - 即听到这些言论的一半。他们认为,只要说话一方声音大,听的一方便会去做,而不会有不被大众绑架的独立性。他们于是对说话一方非常苛刻,要求他们必须说出"正确"(无论是否客观)的观点,而不是说出说话人的观点。一旦说话一方说的话不"正确",他们就会惊慌,进而怀疑允许他们说话这一点的正确性。

这些例子有不少。例如,在一些BLM的游行中,或者一些拒绝融入现代社会的人的示威中,经常会出现不被大众接受,客观来看也很缺乏正当性的观点。不少人就开始嘲讽这是"言论自由的恶果"。殊不知他们有他们说,我们有我们做,根本就不会有多少人理睬他们。

当然,舆论压力这件事客观存在,人的独立性也是有其局限的。完全不被舆论影响,或者不在舆论面前让步,确实不是百分百的事情。然而,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去支持被舆论不正当地(根据我们的独立判断)打击的人,替他们去反驳说话的人,而不是让说话的人闭嘴。

这也侧面说明了言论自由的第一步应该是独立的思考和判断。

阅读更多
收起
6天前 ▫ 6天前修改过
10 0 条评论 操作
21 |
7人赞同

友情提示:

如果你讨厌小粉红,那么应该远离小粉红。而不是追着小粉红问问题

cost 你的时间,难道就不是 cost 了吗?以 “讨论 xxxx 的标准是什么” 为由头,难道就不是在追着小粉红问问题吗?

人们应该看清这点。不要整得好像天天被小粉红耍一样。目前品葱上很多问题都是 “小粉红 xxxx ” “大陆人 xxxx ” ,too much water !

-

阅读更多
收起
6天前 ▫ 6天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
庞太斯 |
7人赞同

先回应北美野牛的答案

       首先,言论自由在美国不也是一种政治正确吗?你应该说“渐渐地把讨伐性骚扰放到了言论自由之前”。你说的对,能“合法”侵犯言论自由的只有公权力,但该怎么定义“公权力”?你举那个在英国的女记者,当天的会议不正是“公权力”的会议吗?那是保守党年会,不是所谓场所拥有者,也不是民间集会和网上论坛。哪怕真是一个民间论坛,在“民主的”国家,不就是这样影响民意,影响议会,最后诉诸公权力,然后形成真正的决策吗。这样看来,很多所谓的自由民间力量,其实也是其公权力的某种延伸,所以每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和公权力都是互为因果。我们网上有堵墙,他们心里有堵墙。大家都有立场,也就无所谓谁侵犯到谁了,况且当时女记者只身一人,面对几个男子,先被肢体接触才反抗,从个人的角度可以说是被侵犯后自卫。假如是位白人女记者,在外交部新闻发布会遭遇此场景,国外人权斗士们的反应想必也不过如此。所以那些常常忘记自己心里有堵墙的人,自认为站在上帝视角,其实观点也充满狭隘和偏激,那“小粉红” 们的反应倒是和他们的某些作为相互辉映了。我反对言论不自由,社会不公正;国内的和国际的同样反对。国内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但国际上的不自由往往将种族偏见,意识形态霸权,政治利益和文化傲慢包装在普世价值的外衣下,散发出一种伪君子的邪恶。


接下来回应cmjdxy的答案

       私人领域随意,公共领域守法,完全正确。但当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产生冲突的时候呢?你举的辱骂、诽谤,这放在现如今的中国都不值得讨论(肯定是违法的)。值得讨论的,比如同性婚姻要不要合法化,到底是遵从同性恋者的个人自由,还是尊重一个国家当下共同体的共识,必然会有冲突,所以并没有共同决定的边界,只有临时的边界,因为个人追求的自由和社会共识都在随时代发生变化。 第二点,你说中国不承认私有制的,一切权利属于党;所以中国的言论自由只有公共领域,没有私人领域。先不说如今中国对于私有财产和权力的保护,即使历史上最高压的文革时期和苏联大肃反时代,也都还有私人权力,没有一个公权力有手段密不透风的控制一切,不说其他,技术上都达不到。所以每个地方都有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问题只在于如何找到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那条模糊而且变化的边界,这在每个国家,每个社会都不一样,有的地方左一点,有的地方右一点。

       其实老毕在饭局上批评了领导之后也没事,因为有人把这段视频放到了网上,形成了公共讨论,才会被撤。所以现在当局怕的不是一个人在家说了什么,哪怕是到天安门广场上说了什么。怕的是这一行为形成公共讨论之后产生的社会影响,以至于到了它无法控制的程度,所以只能说中国社会现在没法达成共识,或者还没达成某种良性共识。造成权力者过于强大,并挤压到私人领域。但目前来看,大的趋势其实是在改善的,可能中间偶尔开一两回倒车,但无论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民间都在形成自己的话语权,其实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比以前看到的更多,想到的更多,能表达的也更多。


最后回答题主的问题

       我觉得讨论言论自由,不如先讨论什么是自由。我比较信奉李敖先生讲的:反求诸己,和反求诸宪法。

       我的理解,反求诸己,就是你想怎么来都行,只求本心,对自己负责,追求你所认为的自由。反求诸宪法,就是在宪法的保障和约束下。宪法条文很简单,甚至可以做到百年几乎不变,是根本之法。而其余的法律,规章,制度都是各种情境下对于宪法的解释。所以题主所说的那些情境和现象,只要合乎宪法的解释,那就是宪法保障的自由,至于如何解释宪法,就要看当时司法的取向和社会共识(包括公权力和民间的共识)。当然,除了自由,宪法还要保障一个东西,叫做公平,所以在很多情境下往往只能两者取其一。至于反求诸己,哪怕所谓的“小粉红”,“自干五”;不论歌颂,还是挞伐,如果真心信奉某种信仰,不作违心之论,那也是追求自由。

阅读更多
收起
4天前 ▫ 4天前修改过
7 72 条评论 操作
叫我撸至深 |
3人赞同

能够容许他人不同的观点,畅所欲言,并且讨论不受任何因素的影响,这就是我理解的自由。我个人很讨厌带节奏的人,在这表达下对粉和黑的看法,既然大家都爬梯子出来玩儿了,希望多注意下表达方式,无知不是自由发言的借口,你来到品葱受大家尊重,也请你尊重他人,别试图改变他人看法,没有任何意义。

阅读更多
收起
6天前 ▫ 6天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
freeworld1 |
1人赞同

我对他们无fa♂可说,自己的国就是个大朝鲜,稍微说点什么都被删,还有脸嘲讽别人。而且脑洞清奇的粉红认为人身攻击、恶意对个人诽谤(不是团体)也应该是言论自由?还有种族歧视也应该算在言论自由里?Nothing else I can say

阅读更多
收起
5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1 1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