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谷歌退出内地的“不作恶”不同,为何苹果公司坚持在内地经营,且库克还为自己下架VPN的作恶行为辩护?
5人赞同 15人关注

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5 8 条评论 操作
12个回答
21 |
21人赞同

听闻 “ 谷歌还是创始人掌握话语权的公司 ,苹果是股东掌握话语权的公司” ,那么我不妨也简单从股权结构来说一说。

Apple 的确是股东掌握话语权的公司,所以对中共有所妥协云云。Google 是创始人掌握话语权的公司,所以 ... 请注意,在你假设这一切时,不要忘记 Facebook 扎克伯格总计拥有 56.9% 的投票权,也是对公司有绝对控制权 —— 看看他做了什么事?


这一个没有受过中共九年义务教育的美国人  ( 资本逐利 ?  想指责资本逐利那么还是省省吧,创始人亲共的时候比逐利的资本更甚 —— )

进一步试想,如果 Apple 的创始人是 扎克伯格、而 Apple 是一家像 Google 一样的“创始人掌握话语权”的公司,而且 Apple 硬件卖向世界各地,那么,整个人类纪元就完蛋了!


这难道不是很恐怖的事?

1. 科技公司对于中共的对抗,即使是创始人掌握公司的话语权,也是严重依赖个人的,你不知道一个创始人是 谢尔盖·布林 还是 扎克伯格

2. 在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死后,继任者 是否还会继续以前任所坚持的价值观来掌控这个公司 (Google 在未来会不会变节?)

3. 整个人类文明,可能就会断送在少数几个巨型科技公司的掌握话语权的创始人手里

4. 在未来 不能保证任何事,世界在进步,未来还会有新的大型科技公司,那么一切就又都是未知数了 (下一个扎克伯格是谁?)

5. 在中共的角度,只要可以从价值观上搞定一个大型科技公司的掌握话语权的创始人 ( 就像搞定 扎克伯格 ) ,就搞定了很多东西 ... 甚至搞定了人类文明的走向。

单点故障

个词汇貌似源自于IT行业,其大致意思是:系统中某个单一的环节出问题,会导致整个系统出现严重问题。

单点故障是很恐怖的,而且在我眼中,这样的事在未来是有很大概率发生的,会影响人类文明的走向。真正的互联网 / 基于 “科技改变世界” 理想和消费级数码产品的繁荣世界,可能会因为单点故障而充满变数。 ( 当然,更多人是根本否定这个变数的存在 )

如何消除变数呢?那只有待中共彻底灭亡了,否则这个变数会一直存在。在这之前,“科技改变世界” 的理想会因中共的存在而附着一层耐人寻味的灰色:To be or not to be ,Google 创始人给出了他的答案、Facebook 创始人给出了他的答案,未来的人呢?

代价,不要忘记,在倚赖什么现代科技的时候都会有代价:恶劣的结果 or 不确定性。话说回来,任何行业都并不能指望他们本身是高风亮节 ( 除非是政治 ) 科技界也不例外:明确表明对抗中共的科技行业公司,可能也就 Google 这么一家吧 ( 品葱网本身也不敢表明反共立场 / 根本就没有反共立场,可见一斑:怎么能指望一家公司扛起反共反赤化的大任呢?

砸钱反共,是美国政府的责任,是美国纳税人的责任;你出钱我出力,大家一起把中共搞掉 然后平分美好果实:让全人类免于被中共邪恶政权魔爪触及的恐惧 )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21 4 条评论 操作
不勝寒蟬 | 已弃坑。祝品葱早日成为“一...
51人赞同

首先一个企业,尤其是这种主导某一特定市场的盈利性企业,很难说善恶的分界线在哪。我不相信谷歌不作恶,更不相信苹果只作恶。无论是谷歌拍屁股走人、给自由派国人留下一世美名,还是苹果对中共点头哈腰、给自家产品创造万千收益,这两者归根结底都是商业决策权重多过道义本身。当然了,我不否认谷歌在文化、艺术、公益、慈善领域作出的比苹果多出许多的贡献,这其中有不少都令我赞不绝口。

那么我自己不止一次想过题主所说的这个问题,个人不完整的、或许有失偏颇的判断是这样的:

领导层的股权与决定权

2017年6月,《财富》称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字母表公司举足轻重,二人“掌握着11%的股权,却通过手中的大量B级股拥有51%的投票权”(That’s because Google founders Page and Brin control 51% of the votes, despite owning just 11% of the overall equity. Their voting control comes through their large ownership stake in Class B shares, which carry 10 votes each (Schmidt’s stake gives him 5% of the overall votes).[1]

我暂时没看到什么分析库克在公司大方向上面话语权的文章,但是旁敲侧击地去看,截至2017年8月,库克持有901,474股苹果的股票[2],那么苹果的已发行股票数量为51.34亿[3],前者占后者的0.018%左右。更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库克是纯粹的管理者,苹果1976年创立,他1998年才加入[4]

以上数据和术语可能都不准,我不是这个行业的。如果能帮我勘误,最好不过。有很多相关来源,我就不一一引述了。但现在的局面是这么一个问题:

  • 谷歌还是创始人掌握话语权的公司
  • 苹果是股东掌握话语权的公司

我这些年是经常读到分析评论在说谷歌的两个创始人长年跟董事会较劲,后者觉得公司乱七八糟的业务太多根本不赚钱,前者说我们广告赚那么多钱你还有什么话好讲。那么试想一下,如果苹果董事会跟库克说,那什么东西不赚钱你去砍了,他砍不砍?

创始人也是商人,但他们是懂自己在干什么的商人。其他股东(包括机构持股而非个人持股)相对来说更看重利益本身,因此两家公司在道义和盈利两方面的权重恐怕不太一样。

商品性质与审查难易度

苹果的利润建立在硬件基础上,以2017年Q4为例,54.86%的营收来自iPhone,13.64%来自Mac,9.19%来自iPad[5],剩下的才是服务。

谷歌的类似数据我没看到第三方免费查询的(财报太长了要翻好久),但是一般来说公认的收益来源就是搜索广告、AdWords、AdSense[6]。硬件领域暂时无法摆脱小众市场,其他所有东西都是闹着玩。

试想一下,中国没有iPhone,和中国没有Google,哪一个会让大量中国用户紧张?中国不能买iPhone,和中国不能用Google,哪一个会让运营这两个产品的公司损失更多?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可以说中国人对iPhone的依赖毫不亚于对百度的依赖,而多数人本来对Google就没什么依赖。苹果所能提供的用户体验,以及它通过人的物欲和追求潮流的心理所达成的对客户群的吸引和掌控,相较Google的性质和经营理念,基本上我找不到太多共同点。

另外就是,在迎合审查这方面,苹果要做的就是下架程序,这对于一个原本就封闭且敏感的平台来说毫不费力,也不能算是自我阉割的一种(除了早期阉割Wi-Fi模块那档事,就另说了,想起来都觉得好笑)。相比之下,如果Google.cn变成百度这个鸟样,且不说会有多少人用,就问谷歌自己要挥刀阉割掉多少其全套服务赖以生存的内容,最后它的广告收益又能有多少?

换个角度看,如果今天是Pixel手机占领全球市场,苹果是做搜索的,格局怎样、决策如何,还真不一定。

领导层背景和性格

库克出生在美国深南州,父母是普通中产,在展开事业之前、家庭没什么大风大浪。而谢尔盖·布林是苏联犹太人,好像是四岁才到的美国。苏联是什么国家就不用我说了,极权的阴影是可以笼罩几代人的,何况犹太民族更不受欢迎。虽然没有确切的来源作证,但有这么一个说法是,谷歌对审查的抗拒跟布林的家庭背景不无关系。

最后推荐访问: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51 19 条评论 操作
flamma |
38人赞同

因为苹果公司就是一个极端逐利的资本主义代表,逐利是资本的本性。

Capital eschews no profit, or very small profit, just as Nature was formerly said to abhor a vacuum. With adequate profit, capital is very bold. A certain 10 percent will ensure its employment anywhere; 20 percent certain will produce eagerness; 50 percent, positive audacity; 100 percent will make it ready to trample on all human laws; 300 percent, and there is not a crime at which it will scruple, nor a risk it will not run, even to the chance of its owner being hanged.—T.J. Dunning

100%的利润可以使得资本胆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下架vpn又算得了什么呢。

库克上台以来,苹果就越发的表现出逐利的本性,而且吃相越来越难看,无论是外包给富士康在中国建血汗工厂,强行砍掉耳机接口卖转接线,充电线易磨损,产品损坏后的维修费用奇高(我10.5 英寸的iPad pro 在中国买不到650欧元的价格,屏幕摔坏了在欧洲修花了500欧呵呵),在ios平台抽打赏分成等等…

我不否认苹果产品的质量很好,事实上我也是苹果全家桶用户,但是最近苹果的表现越来越难看,令我心寒。

况且党国之前已经收拾过苹果一次,在北京地区禁售iPhone6,苹果当时就已经明白“想在中国赚钱就必须听党国的话,而我苹果想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赚钱” 

所以库克才会风尘仆仆的来乌镇开“互联网”大会,说实话苹果在中国再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我也不奇怪。

苹果称得上非常成功的公司,但还称不上伟大。(至少在乔布斯死后)


………………………2018年更新………………………

苹果把中国地区的icloud云服务完全移交给云上贵州了,呵呵big brother掌握了你云端所有的照片,联系人,短信通话记录,网页记录,所有网站的用户名和密码,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38 7 条评论 操作
googleapple |
23人赞同

首先这件事绝对不应该对着苹果生气,因为他们肯定也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是被迫的,要骂的绝对是强迫他们干出这种事的政府。


其实大家可以换一个角度思考,要是苹果在这件事上选择不妥协,然后被踢出中国,中国的手机用户的体验会变成怎么样?回想一下谷歌退出中国后中国的互联网变成怎么样的乌烟瘴气大概就能知道了。国内的搜索市场被百度只手遮天无法无天,什么假医院假新闻遍地开花,前段时间不是有人错信百度看病被耽误然后死了么。要是当年谷歌愿意妥协,搜索功能虽说是被阉割的,但是人家的底线还是摆在那,怎么也比百度的上限要高吧。好吧,以这个模式再想想苹果退出中国市场,国内市场完全被安卓手机占领。虽说是安卓手机,但是以这个势头下去也只能是国产的安卓手机,三星大可以过几年找个借口做更大的阉割或者干脆踢出去。国产安卓市场大家又不是不熟悉,一堆后门盗取用户隐私卡顿广告耗电啥的层出不穷。虽然同样没了隐私,但是有苹果把关的用户体验还是比乱得一团糟的安卓要好。


所以这么想的话,其实苹果也的确为了国内的用户有所考量才选择了妥协的。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23 4 条评论 操作
小葱蘸酱 | 一头会思考的猪
16人赞同

我不同意“商人是逐利的,赚钱才是本业”,这完全是推卸责任,也不符合一个良性社会的要求。

1.商人、企业确实是为逐利,这从其被定义为商人或者企业成立的根本目的。

2.但商人和企业有其社会责任,逐利的同时需要纳税、环保、安全、遵守社会公德等。

3.我们不能因为商人和企业的逐利本质而忽略其社会责任,如果都用逐利本质为其开脱,那么商人为了逐利杀人、企业为了逐利偷排危险物就是合理的。

4.商人也是人,需要追求社会公德和正义。企业属于法律人,更应该追求公平公正,因为正式公平公正才是商业产生的最根本保证,设想,如果都是不公平的商业交易,谁又会去追求公平公正呢?所以企业更加追求的公平公正,这样才会盈利。当然,大陆的企业很多都是追傍权力,这是极其危险的,很多红顶商人和企业被吞并给了你很好的答案。

5.所以,苹果公司在大陆的所作所为肯定会写入耻辱史,谷歌有骨气必定成为一种信仰。

6.李嘉诚当初撤离大陆资金时,遭难大陆官媒围剿“不能让李嘉诚跑了”,他为自己的辩护理由就是其商人逐利本质。他的理论能够站住脚,是因为是和撒旦分手了,而不是拥抱撒旦。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16 1 条评论 操作
Zachary.Zhao | 过往答案随机删除。
13人赞同

谷歌是互联网公司,实体产品不是主流。自家的手机也是找品牌手机上代工一部手机两块牌子。提供互联网内容和经营广告是主业,退出中国并不困难,除了少了一部分营收之外对企业业务毫无影响。

苹果是硬件公司,卖手机、电脑是主业。苹果的iPhone, Mac等产品大量依赖于中国的生产制造,和中国搞好关系是必须的,否则一时半会世界上可能找不到类似的供应链能够生产足够多的iPhone和Mac,而中国市场提供的营收也占非常大的比例。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3 4 条评论 操作
Aero |
10人赞同

商人是逐利的,赚钱才是本业。

你可以说 Google 情怀高尚,但你不能因此说苹果做错。

苹果欺骗消费者算是猥琐,但是向某个十几亿国民自己都无法改变的国家政权低头,则没什么错的,毕竟人家来这地盘是做生意的,不是来解放的。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0 5 条评论 操作
utf8 |
10人赞同

今天的苹果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远远高于Google,尤其是当年的Google。


苹果多年来持续高增长,但利润中iPhone占的比例巨大,这导致了中国市场贡献的利润难以替代。另外在硬件上设置合理合法的市场障碍非常容易,比软件容易的多。


资本市场对于财报的增长的期待是无休止的,苹果虽然有很好的盈利,但是只要财报中表达了增长预期降低,就会导致财报大跌。


这些原因都使得苹果几乎是没有选择的,必须坚守中国市场。


其实不用拿当年的Google和现在的苹果比,拿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比就可以。那时候中国还没有正式发售iPhone,对苹果财报几乎没有贡献,那个年代乔布斯可以自由的和达赖喇嘛做朋友,在Think different广告、海报里面使用达赖喇嘛的形象。但今天,就算是这些历史苹果都很小心,生怕惹出奔驰那样的麻烦。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10 2 条评论 操作
君子之交 |
8人赞同

我做一个阴谋论猜想,猜错了可别怪我啊。

现在随着党越来越强大,西方这些公司直接对抗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还会让自己很难过。

那么像小扎,库克这样的同志干错就敞开怀抱拥抱党的领导,一方面吸收用户,但是暗地里在产品里留了后门,就等哪天天朝出现了民怨的危机,大家都上街了,然后这些工具就派上用场了,比如群发自救指南,不怕断网这些。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8 16 条评论 操作
Morgan |
3人赞同

我觉得站在苹果公司角度,这么做没错。喷库克干嘛?人家放着中国那么多钱不赚是脑子有坑吗?

真正该骂的是共产党啊 ,商户去流氓地盘做生意 肯定只能按着流氓的规矩来 提供流氓同意经营的产品,去指责妥协的商家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逻辑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3 3 条评论 操作
IAMXTT |
2人赞同

2015年,谷歌成立Alphabet公司作为谷歌及其他几家公司的母公司,Alphabet的行为准则改为做正确的事,2018年5月,谷歌不做恶的口号在行为准则中被悄悄删除。

谷歌为什么成立Alphabet?按照谷歌创始人佩奇的话讲,是因为谷歌旗下有太多不相干的业务,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生命科学,无人机甚至谷歌帽子都与以搜索和广告见长的谷歌主业大相径庭,佩奇没有说出的后半句话应该就是投资人不乐意了,这点从谷歌旗下google venture投资优步和lyft就可以看出谷歌正在疯狂寻找新的盈利点。

谷歌当年退出中国市场的时候,其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并不算高,并不是说谷歌不好用或者比百度难用,而且谷歌专门为中国大陆定制的google.cn太难用,谷歌及其投资人也明白这一点,因此当年退出中国一点也不可惜。但是请注意,谷歌是2010年4月退出中国的,紧接着当年年底安卓就开始流行,谁也没有预料到无比卡顿的安卓竟然连同苹果ios一同击败了诺基亚,到2018年,谷歌安卓占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相信连谷歌自己也没有想到,谷歌创始人可以义愤填膺,但资本都是逐利的,这也就不难理解谷歌为什么现在删除不做恶的座右铭了,而苹果,董事会因为业绩不振就可以将创始人踢出局,这家公司从始至终都是逐利的,并没有改变过,而所谓创新的苹果相比谷歌来说不过是乔布斯个人的自嗨罢了,然而原谷歌地图创始人在谷歌+项目开始后转投脸书,他给出的原因是谷歌组织太大难以创新,所以你还觉得苹果很酷,谷歌很拽么?

阅读更多
收起
8周前 ▫ 8周前修改过
2 2 条评论 操作
nortexev | 自由左派
2人赞同

其实 Apple 是墙内所剩无几的来自文明世界、有点节操的企业之一。

Apple 和中共翻脸,也许会赢得自由世界人们的拍手叫好,但是无论对 Apple 自身利益还是国内本来选择就不多的手机用户都是致命打击。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