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实现和平过渡并建立新政权,以及中共垮台后我们要建立什么样的新政权?
11人赞同 25人关注

事实上,中共与人民的战争已经打响了,禁言、维稳、监视、打压异己、控制企业,这本质上就是战争,导致维稳费的连年增加,给财政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战争的本质也是使秩序维持的代价提高而已。

虽然个人感觉中共倒台可能就在十年内,中共很有可能连二十大都撑不过去。主流观点好像是能撑二十年甚至更久。 然而中共什么时候垮台并不重要,我们不是非要等到共产党垮台后的几年,才匆忙中筹措怎么转型并建立一个新秩序,而是要从现在起就开始设计与准备。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11 10 条评论 操作
9个回答
老少咸宜 | 澳洲渔民,面朝大海,有个小屋
39人赞同

虽然现在有点臆想的成分,但讨论一下总比闷着好。

我觉得吧,世界上这么多现成的放在这里,学一学就知道了。

首先刚开始一定要实行军管,稳定住全国局势,然后人大启动临时议会,推举临时总统。各地人大开始划分选区选举代表准备议事。公务员系统正常运转。

临时全国人大开始研究选区划分和选举事宜,宣布来年举行全国大选,最好采取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至于总统制还是内阁制,我个人倾向于内阁制,因为中国善于出独裁,总统制得小心点。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39 16 条评论 操作
weed3000 |
37人赞同

 1.说中共垮台为时尚早;越专制的政权越稳固,就像朝鲜三胖子现在都还没有倒;除非有更强大的外部势力介入,如满清政权没有西方列强介入,我们再拖500年猪辫子,爱新觉罗龙椅再做500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2.不要让野心超过自己的能力,都知道“禁言、维稳、监视”越来越疯狂了,就不要出头去“图谋不轨”了,越刺激它镇压越凶;先自保要紧,哈哈;

3.某个香港人说过:“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刁民,就有什么样的恶党”,所以即使中共垮台了,也不宜过于乐观;

当然有大英雄能力很强的话,可以完全无视以上3条;

(当然,我是很希望赵家垮台的,因为墙内不能自由说话太不爽了;而且赵家干的坏事也是不计其数)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37 7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23人赞同

先说结论,以免由于下文使葱友们看不下去,因为都是我之前的长评拼凑修改的,向大家道歉,也请大家谅解一二:实在是没时间认真回答问题。年关将近,新年快乐。

实现过程:人类文明现代共同理念大传播,在美国为首的欧美各文明国家对中国的经济毁灭性制裁下达成和平演变。

什么样的新政权:

一个民主政府:军队国家化,教育精准化,行政公开化,开支透明化,言论自由化,执法文明化,分配合理化。

修宪以健全法制如:《民法典》、《新闻法》,允许公民申请持枪自我捍卫,建立宪兵部队相对独立护法执法,开放公民议政区。

房地产大改、银行大改、各企大改、税制大改,以上四家的历史记录、整改过程及未来发展必须透明公开。

土地山林海洋资源的管制和使用必须受监督。

公正公开解禁和审判前朝所有罪恶。

如何做?

之前@doxa问我(我对doxa的逻辑完全没有异议,分歧是出现在个人认知上):

你是否认为, 打败我党的非得是一个比我党拥有更强控制力的组织。彼此知道个人家庭信息,以备在拒绝服从、背叛和出卖发生后进行报复。由此建立上对下的威权,才能进行合作。 完全依靠理性自发的合作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它无权命令对方,所以必定失败。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有修改):

如果是对现在的中国人,对、没错、就是这样,不止这样,还要比赵家的手段更严密、更彻底。

知道一直以来中国人、包括现在的“伪中产”究竟是什么样的政治人群吗?大家真的以为他们讲人权、讲法律、讲民主、讲自由吗?

凭心而论:在我们能联系到的所有人里:具备公民政治意识的占多大比例?能认可我们的理念,在思想上支持我们的占公民意识人群多大比例?能直接付诸行动的占思想支持人群多大比例?能保持隐密、不被发现的占行动派多大比例?能忠于事业、绝不认罪抹黑甚至出卖良心的占合格生存行动派多大比例(华涌那么容易被抓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中国古话“杀官造反”?由来何在?只有杀了官,才能真的反!(目前来看,只有郭文贵可能是彻底的“反贼”)

一点小罪赵家会在意吗?给件厢军禁军的皮,中国人连祖坟都扒给全世界看。

不改变中国人,一切都是空话。他们在你拯救他们的时候只会指责你、怨恨你、背叛你,他们没有信仰,不会成为以色列人,他们就是纯粹的利己者,连灵魂都没有。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他们就是跪着死活不愿意站起来的奴隶,要纠正他们的脊椎,才会变成正常的自由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人类文明共同的价值取向,也希望共同的基本理念能真正地、无歧义地传播开来,重新找回以人为本的信仰



再一个,是我在与葱友@子兮子兮(他的中立态度对我们的臆想很重要)讨论时想到的。

除了共同理念的传播,我们还要把“主人”的心态刻入每一个人的心里

用我很久以前在餐饮业工作里观察来往人士的处世表现来看待那些始终对赵家抱有希望和谅解的人他们是一群“客人”,对“工作人员”保持基本的包容

然而事实上他们存在着某种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双标能容忍任何体制存在弊端这样的事实的同时,居然不能容忍人们会对自己不满的任何体制问题开炮

公民在民主社会里是“负责提出问题、监督问题的解决过程、检验结果并提出下一个问题”这样的角色。怎么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那是社会学家、政治家的研究课题,有兴趣的可以参与,但在社会分工上不是我们的义务。

作为普普通通的人,拥有着民主社会里公民资格的我们每天要做的就是挑刺,把所有我们认为好的、自己没有拥有、别人拥有的东西都找出来,尽力追求。这是很本分的事情啊。

回到心态的问题上,大家在自以为是一个“客人”的时候,应该觉醒到其实我们不是“客人”,而是“主人”。

如果葱友们在商店里工作过,就会知道所有的老板(主人)都是一个德性,没有一个不把:别人店里的规矩什么什么样的;别人店里的生意什么什么样的;别人店里的员工什么什么样的等等等等挂在嘴上、放在心里。

这和我们的公民追求有什么区别吗?“我就是不满足,要和世界上其他几千万家店比;我们就是觉得不够好,要和别的国家比”。

这就是我们要建立的新政权:人民自认为是主人,而他们也确实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3 15 条评论 操作
Hearoll | 知识分子可以要钱,但不能没脸。
19人赞同

我的预测结果是悲观的,但是我觉得我的预计是符合实际的。


很多朋友提到组建议会,完成选举,改组政府等等,其实这些在中国已有过实践,就是清末宪政改革民国初年的北洋政府


结果呢?可以说是一地鸡毛,一塌糊涂。

为啥?因为当年的中国人,玩不转这套制度。

比如,清末宪政改革时期,那时离清朝覆灭已经只有几年了,摄政王载沣可以说用尽全力以他能够达到的最高速推动改革。也成立了议会(咨议局),也搞了选举,结果呢?

议会和各省的老爷们不对付。要么官老爷干不下去,要么议会议员全体辞职不干。

为啥?他们压根不具备现代政治文明的素养,不是职业政治家,不懂得妥协。

再比如,当年,县长接到通知,要选出若干选举人去投票,结果县长大人就为难了,说,我们这选出个秀才倒还可以,但是选个举人是真为难。

你看,县长也就这见识,当年民主怎么玩的转?

很多人可能会说,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比当年,结果会不同。

但是,我只能悲伤地告诉大家,时代确实不同了,但是人还是大体相同。

中国有民主共和观念的人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是多少?

我的家乡,农村,老头老太太,压根不懂得什么是自身的合法权益,家家户户还供着毛泽东的像。我跟他们打听当年大跃进,人民公社饿死人的事,他们娓娓道来,但是一点都不怨毛泽东,好像毛泽东跟这事就没关系,画像该怎么挂就怎么挂。

过年的时候,年轻人、中年人聚在一起呢,聊的是明星,美女,媳妇,挣钱,打牌,买房,买车等等。投票?跟他们有关系吗?

真正关心时事,愿意投票,哪怕是帮倒忙游行,操一份闲心的群体,是由哪些人组成呢?

是大学生,知识分子,白领等等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即使如此,这个热心群体,也不一定能把投票这件事做好。因为把政治搞好,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妥协,而不是比谁的知识水平更高。

比如,知乎里面有很多人关心时事吧,也有点知识吧,素质够高吧。但是你把这些人捏到一起开会,搞个选举,审个议案,不炸了锅才见了鬼。

所以,民主选举不是一个制度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有知识的人聚在一起就能玩转的东西。民主,是需要我们每个人将它视为内心珍重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生活方式下,每个人愿意为公共和他人利益作出自己的妥协,而不是像共产党那样,打土豪分田地,崇尚枪杆子刀把子,整天把反对党看作是阶级敌人,斗死为止。


大家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村里的大爷大妈,小区的大叔大婶,还有公司的领导同事,看看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如何思考问题的。相信你能明白,中国的民主和选举,真TM不能乱来。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分权并强推民主(2017年随后十年内),那就和清末一样,只会加速社会解体,随之而来的就是军阀和再次的分裂,然后再出一个独夫民贼,老百姓惨到什么地步,也未可知啊。

共产党之所以令人生厌,就是明明社会缺乏民主和妥协的意识,但是它为了自己苟延残喘续命,依然整天给老百姓灌输暴力革命,枪杆子刀把子出政权的思想,这才是这社会的症结所在。

而中共一旦崩溃,中央强权万万不可崩溃,中国需要通过强权,引导社会过渡到民主时代,就像台湾的经国改革,这也许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天佑中华!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9 8 条评论 操作
MIKE10 | 天朝小学生
17人赞同

其实就像苏联解体那种不就是和平过渡吗?也没死几个人


我来谈谈我的妄想:


首先背景是由于中国经济开始不行了,这在各国其实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不过由于中国有中国的特殊国情在这,国企不能倒闭,政府不能破产等等问题,情况越来越困难,有一些企业家们因为资金链断裂的缘故,不得不降价抛售自己的资产,比如房地产等等。房地产和相关业界突然出现大批由于资不抵债.跑路跳楼的情况。政府由于房地产和产业界不行,又不能开除公务员,只得像剩下没倒的公司收取更多的税收,导致其他的企业受到影响,不得不开除员工。对一般百姓来说,自己人一生的努力——房子一夜之间价格腰斩,自己公司收益不行,自己很有可能立刻下岗。有些人可能会为生活不得不抛售房子,房价进一步下跌。人民开始对统治阶级不满。


然后,在中国的上层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内部斗争,可能是习大大下一任和习大大的理念上的矛盾,也有可能是继任者之间为争夺权力位子的矛盾。有几位本来有权力人士被软禁,或军队的领导者对自己上级有所不服。统治阶级内部开始有对掌权者有所不满。


这个时候,人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导火索,比如有人活不下去开始自焚等等。人们开始试图把这种不满情绪发泄出来,但相关内容被屏蔽。。。。。。


在某些人的煽动下,人们开始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当示威人数达到了一定规模时,政府发现原本的警察力量已经无法维持秩序了,只好请军队开始清场。。。。。当军队和人群开始对峙时,军队中有人开始叛变不执行命令了,这个时候军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有问题的。。。。。。军队开始放弃行动。。。。。。政府的首脑发现国家的强力机构,比如警察和军队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不得不宣布解除戒严。。。宣布下台。


之后的话,就需要有人提出,中国需要民主选举。每个人都可以竞选,每个候选者都提出建立什么样的新政权,让所有人选出一个他们觉得适合的政权。


当然,这一切都是妄想。欢迎人来打脸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7 8 条评论 操作
yktktkyure |
13人赞同

如果希望換一個重視民主自由的新政府,而不是打倒了中共之後換湯不換藥,個人認為,還是以被外國接管為好。

民主其實是一種珍貴而罕有的東西,看看非洲那麼多國家為了推翻獨裁政府而內戰,最後就建立了另一個獨裁政府,陷入死循環,可悲。

上面有人提及蘇聯的解體,我覺得這正好是個很好很好的例子──俄羅斯自由民主了沒?我想,看看普京連任連任又連任,就知道俄羅斯的民主就算講句恭維話,有也只是徒具形式的而已。

畢竟推翻了一個獨裁政府,簡直名留青史居功至偉,那些功臣就算再怎人格高潔也大概很難不起少許私心。

上樑不正,整個體制很容易就歪了:開頭不好,缺乏一個樣像華盛頓的榜樣,反而有濫權的樣板,之後想撥亂反正就難了。

從獨裁轉為民主,當今世界大概就數納粹德國和大日本帝國最為成功了吧?中東一輪阿拉伯之春,十幾個國家,恐怕只有一個突尼西亞有安穩一點的民主,即是只幾個%的成功率了吧?

當然,我沒有說一定得靠美國人,美國人碰過的國家之後的發展如何,我認為是好壞參半,中國人又經常被渲染什麼八國聯軍、受外國欺壓之類之類……民族主義在兩、三代之內難以消散。

不過,同文同種的民主國家就有個在旁邊,中華民國在台灣再過一、二十年應該是很成熟的民主國家了,她的憲法裡又包含了大陸地區作為法定領土,要被接管肯定以中華民國最為容易。

不然,要賭中國大陸地區出一個華盛頓?

即使出了一個尊重法制、推廣自由、平等、博愛以及《拿破崙法典》這樣對民主政權來說次一級的領導者,法國的革命可依然持績了幾十年。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3 5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8人赞同

不是我要泼你们冷水,你们听过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吗?

就我对大陆人的理解,大陆人除了对金钱和权力有无限的动力,对于什么社会正义,公平自由,都是狗屁,这个问题不要推给共产党,纯粹就是大陆人的素质问题,不然我问问你们,爆炸星事件,为什么到了今天还是没有解决?外国制造的手机炸伤了中国人,没有赔偿也没有抵制,这个问题要怪共产党吗?同样的事情要是在美国或是台湾发生,你看看我们怎么弄死三星

如果连这种事情,大陆人都冷漠以对,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反抗政府?他们出卖自己的同志,然后把别人的生命拿来交换自己的好处,甚至不需要好处,背叛的基因已经刻在他们的灵魂里面,虽然他们相信自己没有灵魂,所以清醒的人只能移民,没有别的办法

我本来以为是体制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在集权国家也不是每个都像大陆这样没有人性,哪怕是沙特这种国家,也没有百日无孩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我本来以为是经济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大陆人有钱以后也没有更善良,一样消灭低端人口,我本来以为是教育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大陆人受教育以后,还是要搞社会化抚养,抢夺穷人的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大陆人的问题是文明的问题,是信仰和生命的腐败,是灵魂的堕落,是地狱在人间的显现,然后你们以为只要改变政治制度或是拥有民主,中国就会变成现代社会,你们的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觉得就是中共消失了,大陆还是一模一样,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一个立方体,翻过来还是一模一样,唉~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8 31 条评论 操作
蓝色 |
5人赞同

如果13亿人民都觉醒了,看清了他们的把戏,团结起来一起走向街头捍卫自己的人权自由。倒台是必然的。以目前来看不太乐观,因为没人敢反抗。已经被奴役的没有反抗的意识。再加上还有太多多的小粉红。别忘了他们是被谁滋养起来的。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5 0 条评论 操作
正中 |
5人赞同

中国实现和平过渡。就在于中共是否能和平过渡到新的政党。其实中国政治架构已经搭建好了。中国有政治协商会议 有人大 有法院 有宪法。中共能否放弃共产主义 转型为新时期的左翼政党 这是关键。

任何平稳过渡和交接的 必然涉及利益的平稳交接。不能杀太多人 不能改变太多的职位。尽量是原班人马,不能一步到位的激进改革。首先放弃共产主义 修改党章 然后实现党内民主制度建设。再次党外民主制度建设。

接下来军队国家化 强化人大权力 法院检察院系统独立核算 对人大负责。

这个规程持续五十年都可以。需要的是党内政治人物达成共识。党内聚集了太多的资源权力和精英 如果党内能平稳过渡 这不是问题

—————————

以上说的都是很乐观的估计。现实中国发生的很可能是 随着统治者的能力声望进一步下降。党内发生政变的可能性在加大。接下来中共可能迎来高度动荡时期。群雄在党内动用资源进行竞争,动用一切手段。比如国安 军队 警察 武警 检察院 国安委都被各个利益集团利用 对对方进行攻击。最终有一派按捺不住 利用部分军队实现政变。领导人被害 各地省委变身割据势力。竞争跨越党内直接进入中国大陆。中共宣告解散。群龙无首的战国时代来临。之后国力迅速萎缩。最后一派掌握了昔日国安和军队大多数的 上台 选出一位独裁者。披上民主外衣继续执政。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