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实现和平过渡并建立新政权,以及中共垮台后我们要建立什么样的新政权?
11人赞同 36人关注

事实上,中共与人民的战争已经打响了,禁言、维稳、监视、打压异己、控制企业,这本质上就是战争,导致维稳费的连年增加,给财政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战争的本质也是使秩序维持的代价提高而已。

虽然个人感觉中共倒台可能就在十年内,中共很有可能连二十大都撑不过去。主流观点好像是能撑二十年甚至更久。 然而中共什么时候垮台并不重要,我们不是非要等到共产党垮台后的几年,才匆忙中筹措怎么转型并建立一个新秩序,而是要从现在起就开始设计与准备。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11 11 条评论 操作
15个回答
weed3000 |
41人赞同

 1.说中共垮台为时尚早;越专制的政权越稳固,就像朝鲜三胖子现在都还没有倒;除非有更强大的外部势力介入,如满清政权没有西方列强介入,我们再拖500年猪辫子,爱新觉罗龙椅再做500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2.不要让野心超过自己的能力,都知道“禁言、维稳、监视”越来越疯狂了,就不要出头去“图谋不轨”了,越刺激它镇压越凶;先自保要紧,哈哈;

3.某个香港人说过:“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刁民,就有什么样的恶党”,所以即使中共垮台了,也不宜过于乐观;

当然有大英雄能力很强的话,可以完全无视以上3条;

(当然,我是很希望赵家垮台的,因为墙内不能自由说话太不爽了;而且赵家干的坏事也是不计其数)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41 8 条评论 操作
老少咸宜 | 澳洲渔民,面朝大海,有个小屋
41人赞同

虽然现在有点臆想的成分,但讨论一下总比闷着好。

我觉得吧,世界上这么多现成的放在这里,学一学就知道了。

首先刚开始一定要实行军管,稳定住全国局势,然后人大启动临时议会,推举临时总统。各地人大开始划分选区选举代表准备议事。公务员系统正常运转。

临时全国人大开始研究选区划分和选举事宜,宣布来年举行全国大选,最好采取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制。至于总统制还是内阁制,我个人倾向于内阁制,因为中国善于出独裁,总统制得小心点。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41 17 条评论 操作
Zen |
30人赞同

说来惭愧,我发现了中国民主化道路上的最大阻碍,不是共产党的阴险狡猾,不是底层民众的糊涂麻木,而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与中产阶级不够进步】。
1.【底层民众的麻木无知】并非原因,三百年前的美国,有百分之九十是文盲,照样实现民主共和。
2.【共产党的阴险狡猾】也并非原因,自由博爱的法兰西建立的时候,敌人的镇压更凶残,且民众没有互联网。
3.【中国的知识分子与中产阶级】,没有冒犯的意思,事实上就是你我一样的人,不愿去通过学习来超越自己旧的认知,去主动寻求解决办法;而是找借口将自己的无能合理化,将失败的原因推到“不是兄弟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人民不愿听我们的,这有啥办法”。

再小的帮助也是一种支持,去散播革命的火种吧,一传十、十传百……
只要《中国民主运动的行动纲领(第2版)/雪松》能被一千万的中国人读过,中国革命进程将不会因观念落后、缺乏共识、缺乏思想基础而滞后。
如果你有观念进步的朋友,就给他全文;或者自己去熟记理论,科普给你的朋友与家人。

俺过去孤陋寡闻,整天胡思乱想不肯学习,有的没的胡编一顿,又误导别人。真是不好意思哈。
俺为自己的迟钝感到惭愧,但起到补救作用的是,俺找到了现成的理论。
俺的原答案就不删除了,依然放在这里。看也好,不看也无妨。人总是会进步的嘛。

【中国如何实现和平过渡并建立新政权,以及中共垮台后我们要建立什么样的新政权? 】
原文《中国民主运动的行动纲领(第2版)/雪松》在这里:
【http://www.molihua.org/2011/05/2_23.html】,请参阅以下4个章节。

4.民主变革的社会条件
4.1变革的意识
4.2变革的动力
4.3变革的能力
4.4变革的突破点
4.5变革的时机
4.6变革的方法

5.如何在原有的政治框架下改革?
5.1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现状
5.2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改革
5.3议会制衡
5.4过渡方法

6.优化西方民主制度
6.1投票制度:民主考试
6.2投票方式:网络投票系统
6.3西方选举制度的缺陷
6.4改进西方选举制度
6.5吸纳孙中山宪法思想

7.行政改革
7.1税收改革
7.2公务员制度改革
7.3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关系改革

品葱答案上限好像是二万字,过些天我去做个精简版的。不过既然给出了原文,你现在就可以一睹为快。
//----------------------
以下是原答案:

据我所知,唯一可以让群氓变军队的,就是分布式群体智慧。
在没有见过面向对象编程技术前,我打死也不认为人类可以生产出复杂软件。如今分布式的思想已经在各行各业展示出了威力,人类的一切精密复杂设备都采取灵活制造。
为什么一群单个拿出来都不怎么聪明的人,聚集起来后可以做出如此庞大复杂的工程出来?靠的都是分布式群体智慧。
你觉得没希望做不到,是因为你不知道世界上存在这么种模式与方法。我把以下提到的整理成几句话就是:
1.目前最缺乏的理论【共产党垮台之后,我们到底怎么改革旧秩序?该建立什么样的新秩序?该如何建立?】,否则就不能诞生新政党。
2.类似大型复杂软件的生产,这些理论可由【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众包生产,之所以【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有这个潜力,是因为【五个条件,模块化、高内聚、低耦合、分布式、容错性】
3.但当前缺乏产业链,【一般的产业链:上游生产理论与方法,中上游生产机器与设备,中下游生产具体的产品,下游负责营销与零售】,但生产这些理论的上中下游各单位早已齐备。
4.为了构建产业链,迫切需要产业链的上游,之后便可逐层建设,有上到下。我们觉得没希望,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做,有了上游传达【任务.该做什么,方法.该怎么做】,【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立即可以投入生产并零售【我们到底怎么改革旧秩序?该建立什么样的新秩序?该如何建立?】,和软件产业链是一模一样的。
5.而上游就是【专门用于参政议政的社区】以及【使社区运转的第一批公民作为原脉动】。一旦成型,整个集体便会在几年内高速成长壮大。
6.最著名的集体智慧工程是政党。有了新政党才可以取代旧政党,不然就算有民主了,你也只能选共产党。一旦新政党从虚拟中诞生出实体来,争取到政权是迟早的事。

以下六个命题均来自于“群体智慧”的百科词条:
1.集体智慧是一种共享的或者群体的智能,它是从许多个体的合作与竞争中涌现出来的。
2.集体智慧在细菌、动物、人类以及计算机网络中形成,并以多种形式的协商一致的决策模式出现。
3.对于集体智慧的研究,实际上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属于社会学、商业、计算机科学、大众传媒和大众行为的分支学科。
4.集体智慧(CI)也可以定义为某种形式的网络化,即互联网,它是由通信技术的进步而引发的。
5.最著名的集体智慧工程是政党,它动员了大批人来制定政策,选举候选人,以及资助和运作竞选活动。
6.社会组成了更高的智能,因为它在时空上超越了个体。

-非常迫切地需要一个【专门用于参政议政的社区】,希望越早建成越好,也需要使社区走上运行轨迹并获得最初的原动力的第一批公民。

2018年会是不平凡的一年,据《零八宪章》已经十周年了,或许《壹八宣言》即将出现。
我一直翘首企盼的一本书是《中产阶级宣言》,鼓舞中国新兴中产阶级以非暴力革命终结一党独裁,建立以《零八宪章》为指导的新型宪政国家。
在某个时候,宣言必定会从某个地方诞生并流传,它的诞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目前最需要的是【组织存在所依赖的最底层】,即我们的网络社区,然后规定好像会议一样的辩论规则。
紧接着联系并集合那些像刘晓波一样的良心学者,把【《中产阶级宣言》也可以称它《壹八宣言》】订立出来。
向旧秩序宣战,让海内外华人知道,一个新的体制的建立已经开始。同时宣告社区存在的意义即是:中产阶级要将权贵手中的权力夺回,在中国推行联邦制,建立贯彻《零八宪章》的新政权。

0.【中国目前最缺少的理论】就是,共产党垮台之后,我们到底怎么改革旧秩序?该建立什么样的新秩序?该如何建立?
关于为什么中国要建立联邦制?首先熟悉的大国多为联邦制,例如美联邦、俄联邦、印度联邦。
其次,我坚信的一点是,有时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有时是我们的行为使决策变得正确!
假如我们充分考虑了将联邦制应用于中国的设计细节,最终联邦制必定成为最与中国兼容的新政体。

1.建立【松散匿名的网络群体】,这是最经济、最省人工、最安全的办法,能最大限度发挥群体的智慧。
就像品葱规定了【认真严谨理性客观的讨论规则】与【不限制敏感话题】,这里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畅谈政治的网络社区。
设计好交流的环境,规定这里的讨论必须要像【参政议政】一样严肃理性有秩序,自然能吸引学者参与,并针对议题形成相应的高论。
不必过多解释,只要看到像会议一样的交互与氛围,必定会有想要讨论议题议案的欲望。

2.在社区刚建成的时刻,要设法先邀请到第一批专家、学者、教授、记者、律师、翻译者等参与,他们的智慧涵盖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众多领域以及不同专业行业,整个群体的智慧也将远超个人并呈指数增加。
他们是产业链的上游,也是使社区获得活力的“原脉动”。没有了他们,再怎么搞都是民粹。
有了他们,才可以明确【我们有哪些该讨论的议题与该完成的项目】,去研究【中国社会现存弊端及其解决方案】,【正确的体制应该如何建成】,【如何使联邦制适用于中国】。

3.把要解决的问题总结细分作树形归类,成为项目,再让项目在产业链中层层众包传递,像对待工程一般分工,进行并行地讨论与解决,直至达成共识,并在人群中传播。
现代的软件生产均采取项目分工的形式,面向对象编程把大软件分成了一个个的对象,然后层层分工,大公司分工给小公司,小公司再分工给小作坊,使软件高效正确的生产。
我不认为【议题议案的设计、决策、传播的复杂度】可以比得上一个大型开源软件,它同样也可以采取众包给志愿者的生产方式。

4.预计这个【专门用于参政议政的社区】的一些特点:
4.1对纪律的要求特别高,每场讨论都严格贯彻着会议秩序,坚持科学决策的会议流程,甚至还有会议后的总结与记录;
4.2会议的议题议案由上游决定,所以话题并非多元化,而是紧密围绕当前中国的现实问题提出种种解决方案,如何进行和平过渡期的诸多事项,未来建立什么样的新秩序;
4.3存在【工作小组的分工合作】与【井然有序的任务分发】,最终结果就像维基百科一样的科学详细耐心;
4.4通过轻松友善的现代营销方式,进行内容分发,把新的执政理念精确地传达到民众当中。
(话说品葱有的问题有超过十个答案时,好希望有人能做汇总,写成综述或导读,把有价值的共识与异议总结出来)

中国人可以低成本在国外集结并参政议政,在虚拟的社区中孕育出具备实体的政党,互联网真的特别神奇,总是带来各种惊喜。
相信你能看得出来,这个过程就像【执政党的竞选】一样,倾听民众的心声,把我们【对问题的解决方案、改革的策略、执政的承诺】公之于众,赢得人民的支持。在民众的支持下,新政党必将翻开新的历史篇章。

-我们该做些什么?该解决什么问题?

1.目前应该沟通现有的零散力量,让大家好一同发力。根据对其他独裁政权如何倒台的观察,假若未来要发生茉莉花革命,在最终几星期的斗争中让中共垮台,那么在之前的几年里要做的,就是为这一刻做准备。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么。假如中共倒台后开放党禁,实现言论自由,中国的发展还是很明朗的,顺其自然就好。

2.要做的事包括【认清现实:中共党史、现存社会问题】【提高素质:政治素养、普世道德】【基本素质:逻辑思维,信息安全】,这些编程随想做的很不错。

3.但还要做的【形成组织并输出革命】【构建新政党新政府】,现今的趋势不允许你像共产党那样全包全揽了,你必须去适应一个分工。
当前最缺乏的分工是【指导理论、实践标准与工作流程模式的产出和输出】。
就像ARM公司,它是提供半导体知识产权的芯片公司,它本身没有工厂,不生产芯片,但它把设计好的生产标准与架构提供给半导体公司。
3.1【形成组织并输出革命】已经有人在做了,“中国权利在行动”提供了大量有关非暴力革命的理论知识、实践指导、成功案例。
3.2【构建新政党新政府】虽然很重要,但却没人做。
于是,我们输出【如何进行和平转型】【新政府的职能与权力架构】【新型政党的组建原则与纪律规范】【新社会需要的公民意识】。
3.2.1【如何进行和平转型】,包括【能赦免的尽量不去追究,不要搞阶级斗争扩大化】【审判重罪首恶】【保持社会秩序】【施行宪政废除恶法】。
3.2.2【新政府的职能与权力架构】,包括【设置什么部门,旧部门如何改组以适应新政府】【各部门有什么职责,如何履行义务,工作如何开展】【各部门人员的新型工作关系】。
3.2.3【新型政党的组建原则与纪律规范】,包括【如何组建一个合法的政党】【政党如何运行】【政党能够与不能做什么】。
3.2.4【新社会需要的公民意识】,包括【法律意识】【公民责任与义务】【公民权利】。

-建立组织:要建立什么结构的组织?如何打造一个强大的难以破坏的集体?

4.必须逐层建设,以【下层基础的牢固】,保证【上层功能的正确】。
4.1第一层,组织必须存在。
4.1.1首先要能维持一个组织,组织还能持续发展。你要参考【非盈利机构的管理】,投入一定的资金,构建一个网络社区,像企业一样有自己标志符、功能声明,提供一定的服务。这是目前以来形成组织的最廉价的方案,就是在网络社区中,构建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
4.1.2关于组织的运行、宣传、管理,社区维护者需要懂公司管理的那一套,不然稍有不慎就会搞砸的。最好由有经验的相关人士来运营。
4.1.3关于组织的工作模式,只能同时也是必须采取【网络众包模式】,采取维基百科的志愿者形式,把模块化的工作由无数的个人来分担开来。
4.2第二层,组织里必须有人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形成纲要与结构划分,方便实行培训与指导工作。人才是知道怎么做的,领袖是知道做什么的。
先要获得一大群海内外的教授、学者、研究生的支持与领导,把【联邦制】分解成一系列容易理解的小模块,比方部门运行原理、部门与个人职责分工、法律与行政规范,才能交给下一层的人来完成补全。
4.3第三层,组织里必须有人确实在指导下动手做这些事,正确高效地去完成。所需的专业技能、职业素养、工作经验,都是可以由普通人在一段时间内掌握的,智障除外。
接上例,把论述、实例、经验补全到大结构里,经过充分的讨论与论述,将达成的共识记录并公布开来,完全开源面向社会。
4.4第四层,把我们的成果推送到目标人群那里,让他们检验,获得他们的认可,指导他们的行动,培养能够快速适应新秩序的优秀公民。并且鼓励他们加入社区,参政议政。
这个过程就像【民主国家执政党的竞选】一样,如果参与过国外民主选举事务的人,应该很熟悉,都是早已成熟堪称套路的做法了,只是我们从未有人付诸实践。
5.读过软件工程相关的书才了解到,一切复杂大型工程都必须具备这些条件才能成功。关于组织及其任务必须满足五个条件。
5.1模块化:必须把大件任务,拆解成一个个【可完全由独立个人完成的】小模块,通过我们的网络社区,将任务分发出去,否则不可能采取【众包模式】,调用大多数人的力量与智慧。
在议案版上,各种问题被分解成了零碎的小问题与附属的小问题,然后由自愿者自行挑选一个自己能胜任的模块来完成,每个人也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分工。
即便交回了多份成果,在最后阶段只需总结汇总出质量最高的结果即可。就像维基百科编词条一样。
5.2高内聚:各任务的模块尽量不重复不遗漏,各议题拥有明确的中心。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每个问题可以独立地讨论与论证,无需以其他问题为前提。只需提出议题的上游足够专业化,这一点不难做到。
非暴力抗争的组织里的小型多人基本单位,都是彼此熟悉信任的好友,尽量减少陌生人参与。需要多人协作的组织都必须高内聚,这样效率高,结果可靠,难以破坏。
5.3低耦合:鼓励多人在开放的网络社区中围绕议题讨论,也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讨论的过程,但团队与团队,个人与个人之间要减少关联与依赖。
知道为什么共产党要抓异见人士吗?你是组织的核心,参与者任务的传达执行,把你消灭了,组织就因失去了重要零件而无法运转。
对于低耦合的组织,少了谁都可以立马有人补上,完全不影响运转,共产党抓你一点意义都没,你便因此而安全。
5.4分布式:通过网络构建【松散匿名的分布式组织】,这样的组织才最难以破坏。
假如我们没有秘密,还有什么好害怕调查的。【我们的讨论过程、一切理论的形成与传播】都是公开透明的,保证了【正确与高效】,能最大程度让所有人参与。
建造【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参政议政社区,明确地树立起旗帜,我们就是要将美国联邦制应用于中国的新政权,才能扩大影响力。
让更多人看到并参与,偷偷摸摸地斗争是没有意义的,只有依靠分布式,才能将庞大而繁复地任务,交由整个社区共同体来承担并完成。
最大程度的激发群众的力量与智慧,思想的传播才是不可阻挡的,只有观念深入人心后,最终才会迎来改朝换代。非暴力革命不是冲锋的号角,而是胜利的钟声!
5.5容错性:当你建立了【相关议题、新政权理论与实践的】参政议政板块,敌人一定会来扰乱,这不必怀疑。
在各种解决方案、经验案例逐渐完善的过程中,只有大量民众参与,才能消灭错误理论。
即便有大量错误理论被水军倾泻进来,通过模块化的工作方式,最终留下的是质量最高的结果。

-组织的运行:这个集体的运作原理?如何实现其设定的功能?


1.关于共产党的余寿【https://www.pin-cong.com/p/12542/?s=12781】。
2.假如非要建立一个神秘又强大的地下组织,然后好在全国各处,传播【公民意识与非暴力革命理念】,领导并指挥【罢工、游行等非暴力革命】。最终推翻共产党的独裁统治。那就大错特错了,方向有问题,只会越走越偏。
3.更新旧的观念,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像共产党那样的政党,而是一条产业链,是一个生态圈。
正如一般的产业链:上游生产理论与方法,中上游生产机器与设备,中下游生产具体的产品,下游负责营销与零售。
必须满足五个条件:模块化、高内聚、低耦合、分布式、容错性。
4.新的组织间没有上下级的隶属关系,也就杜绝了上对下的威权。传统观念所认为的中央,那只是产业链的上游。
各分部门是平行关系,类似美国总统仅是上游的角色,他不能胁迫其他部门做什么不做什么,下游每个部门按自己的规则与法律行事即可,长期运行的实践中已经形成了完全的兼容与秩序。不像中国有各种行政命令,要求下面的人去完成。

5.关于产业链分工,我们要打的仗,不是表面上的非暴力抗争,而是一场头脑争夺战,通过种种战术,使【公民意识与非暴力革命理念】深入人心。非暴力革命的关键在于参与人数众多,只有把观念普及到位,具体的行动由抗争者自己实行。
5.1上游:解决做什么的问题,理论即是非暴力革命的军火,上游决定产生什么理论与方法,众包分发给中上游、中下游与下游,例如【如何进行和平转型】【新政府的职能与权力架构】【新型政党的组建原则与纪律规范】【新社会需要的公民意识】;
5.2中上游:解决怎么做的问题,制定出详细的任务,众包分发给中下游与下游,传授下游研究方法,主持中下游的讨论秩序;
5.3中下游:通过参政议政,引经据典,如何复制美国联邦制,使之适用于中国,将新政府新政党的各种事宜的规范制定出来;
5.4下游:负责将前述结果与新理念,宣传到民众当中。自从中共动用了王沪宁,它的宣传变得年轻有活力,搞得我都好特么头疼,我们当然不能落后。
内容的生产与传播必须公开透明地完成,如果可以的话,吸引的注意力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实行高速地壮大。
5.4.1【中国权力在行动】虽然提供了大量理论,但缺乏一个分解零售的下游,都是提供大块儿的书籍,谁愿意啃啊。
市场需要的是针头线脑,而不是大部头厚书。我们可以动用【松散的匿名的分布式组织】中的年轻人,把【枯燥的大书】化解为【200字以内的轻松友善有内涵的常识、道理、名句、笑话、小故事】,便于传播易于接受。消除人们对非暴力革命的误解与顾虑,树立起信心与决心。
5.4.2关于观点的点对点传播,我们需要这个轻量便携加密工具【https://www.pin-cong.com/p/12838/?s=13086】。
自从PGP加密诞生的那一刻起,信息的传播便是不可阻挡的,这是无需置疑的。
我们还必须推广这个工具到每一个人,每一台传呼机加入到传呼网中,都是网络上的其他传呼机变得更有价值,只有普及的加密技术,才能真正成为反审查的力量。
在大宗传播媒体被党控制后,我们必须转而依赖点对点的思想传播。

-关于疑问:
1.现在中国民智未开,不可能有人反抗。
集体智慧是一种共享的或者群体的智能,它是从许多个体的合作与竞争中涌现出来的。它不需要每个人都成为政治学博士,只需在竞争中优胜劣汰,强者自然会处于产业链的上游,弱者也将在产业链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分工角色。零八宪章由中国303名各界人士发起并签署,而改革方式为呼吁中国政府进行修宪。可见我们不缺乏上游,只是缺乏成型的组织。
2.关于是否必须要有统帅,必须要有魅力型领袖。中共一定会枪打出头鸟。
分布型集体智慧是可以完全脱离中央控制的自主活动,就像生物圈里的各物种的演化,并不需要听从统一领袖的指挥,一切均可自发完成。
假如组织缺了谁都可以正常运行,中共还抓什么人啊,除了为制造寒蝉效应以外,抓人没有半点意义。
3.关于集群的活动会被镇压。
完全松散匿名的分布式组织,连实体都没有,你有什么办法镇压他们?镇压甚至是一件好事,它可以帮你扩大影响力。
4.非要建立实体组织才能领导非暴力革命,最终推翻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我们要打的仗是一场头脑争夺战,观念的传播速度是呈指数的,社区的成长速度也是呈指数的。只要人们认识到自己的力量,不管什么都无法阻碍改朝换代。
以知乎用户注册数为例,2011年6月17日12点58分知乎用户数为49533人,2012年7月29日目前用户数在30万左右。2016年5月,知乎已拥有五千万注册用户,2017年9月,知乎个人注册用户总数超过一亿。
虚拟社区的组织成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最难仅是最初的建立与运行。毫不夸张地说,分布式网络社区组织的力量是我能想到的仅次于上帝的力量。

有些人悲观地认为共产党是不可战胜的,所以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什么也不去做,既节省体力又期待坐享其成,这是习得性无助。
而有些人也感到,共产党过去虐自己虐的很爽,好像共产党有点喜欢自己了,那我怎么可以背叛他呢,不然我之前的付出岂不白费了,这是斯德哥尔摩情节。

5.关于【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是否存在基本信任?
【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比起【中央集中的组织】,最大的优点就是将【传统合作所必需的道德与信任要求】,取而代之为【竞争与长期博弈后形成的合作关系】。
【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你可以选择值得信赖的伙伴,即便合作关系瓦解,对集体与你个人的损失也不会太大。
【半导体厂商三星、高通、东芝】都使用了【ARM芯片厂设计的架构专利】,请问他们之间需要强烈可靠的信任吗?

6.松散组织能保证贯彻始终,杜绝内奸吗?
前面提到【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具有容错性,假如一个关于中国某现实问题的议题产生了多份议案,只需在最终的汇总时竞争投票,就形成了最终议案。
五毛的搅混水会被【严格的会议程序】和【最终决策阶段】被过滤掉,而正确的结果最终保留下来。

7.公民意识能够让人认可,但推广公民意识能破除寒蝉吗?
【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的执政理念议题议案的产生过程是充分透明的,并公开允许社会共同体成员参与,所以必定是令人信服的。
传播方式采取了【高内聚的点对点式的传播】,就是完全在QQ或微信的熟人之间传播,杜绝陌生人,并且能够反审查。风格偏向【轻松友善的现代营销方式】,因此不容易遭人反感或产生恐惧情绪。

8.共产党如何终止【松散而匿名的分布式组织】?
集体智慧(CI)也可以定义为某种形式的网络化,即互联网,它是由通信技术的进步而引发的
除非共产党彻底断网,在加密解密简易到5分钟内人人可以掌握。当初自从PGP加密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宣告,信息的传播便是不可阻挡的,这是无需置疑的。

9.组织的进化与成长的速度,是否会慢的令人放弃希望?
-类比地球生物的演化:
1.冥古宙地球,45.6亿至38亿年前,那时候即使有原始生物,也是很难存活的,随便一场灾难,温差、陨石、射线,都可以很容易地毁灭掉原始生命。
2.太古宙地球,38亿至25亿年前,如果说之前生命容易灭亡是因为缺乏保护自我的意识,因为旧的生命体没有细胞膜!自从有细胞膜的原核生物出现后,生命变得极其难以毁灭。但都是些细菌而已,却依然很低级。不过却是最难以毁灭的,今后不论地球上发生了怎样的灾难,都无法将原核生物清除的一干二净。
3.元古宙地球,25亿至6亿年前,之前的低级生命,学会了团结,各个原核生物联合成了真核细胞,旧的原核生物在细胞成为细胞器,做自己的分工,于是真核细胞才得以出现!
4.动物多样的地球,6亿到4.5亿年前,真核细胞也学会合作了,由细胞群组成器官,并形成大型有机生命体,才有了现在的遍布全球的爬行动物与哺乳动物。
-把【人类社会的演化】,比作【地球生物的演化】:
1.原始奴隶制社会,相当于冥古宙地球;
2.朝鲜与古代封建社会,相当于太古宙地球;
3.中国及其他最近几年内倒台的独裁政体,相当于元古宙地球;
4.我们所期待的欧美发达国家的社会,相当于动物多样的地球;
我们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上。演化速度是指数增长的,当人们意识到自己应有的的自然权利时,紧接着初步形成民权组织,最后整个社会形成产业链,最终的高级形态的复杂演化几乎会在瞬间爆炸式发展。它不会在几周内立即产生,但也就在接下来的十年内,全球独裁政权逐个垮台的时候,下一个会是谁呢?

欢迎一切质疑。俺会在文末不遗余力地解释所以问题。
未完……
如果有希望的话,希望一定在无产者身上,因为只有在那里,在这些不受重视的蜂拥成群的群众中间,在大洋国这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口中间,摧毁党的力量才能发动起来。……只要能够有办法使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就不需要进行暗中活动了。他们只要起来挣扎一下,就像一匹马颤动一下身子把苍蝇赶跑。他们只要愿意,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把党打得粉碎。可以肯定地说,他们迟早会想到要这么做的。 ——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
<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30 17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25人赞同

先说结论,以免由于下文使葱友们看不下去,因为都是我之前的长评拼凑修改的,向大家道歉,也请大家谅解一二:实在是没时间认真回答问题。年关将近,新年快乐。

实现过程:人类文明现代共同理念大传播,在美国为首的欧美各文明国家对中国的经济毁灭性制裁下达成和平演变。

什么样的新政权:

一个民主政府:军队国家化,教育精准化,行政公开化,开支透明化,言论自由化,执法文明化,分配合理化。

修宪以健全法制如:《民法典》、《新闻法》,允许公民申请持枪自我捍卫,建立宪兵部队相对独立护法执法,开放公民议政区。

房地产大改、银行大改、各企大改、税制大改,以上四家的历史记录、整改过程及未来发展必须透明公开。

土地山林海洋资源的管制和使用必须受监督。

公正公开解禁和审判前朝所有罪恶。

如何做?

之前@doxa问我(我对doxa的逻辑完全没有异议,分歧是出现在个人认知上):

你是否认为, 打败我党的非得是一个比我党拥有更强控制力的组织。彼此知道个人家庭信息,以备在拒绝服从、背叛和出卖发生后进行报复。由此建立上对下的威权,才能进行合作。 完全依靠理性自发的合作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它无权命令对方,所以必定失败。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有修改):

如果是对现在的中国人,对、没错、就是这样,不止这样,还要比赵家的手段更严密、更彻底。

知道一直以来中国人、包括现在的“伪中产”究竟是什么样的政治人群吗?大家真的以为他们讲人权、讲法律、讲民主、讲自由吗?

凭心而论:在我们能联系到的所有人里:具备公民政治意识的占多大比例?能认可我们的理念,在思想上支持我们的占公民意识人群多大比例?能直接付诸行动的占思想支持人群多大比例?能保持隐密、不被发现的占行动派多大比例?能忠于事业、绝不认罪抹黑甚至出卖良心的占合格生存行动派多大比例(华涌那么容易被抓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中国古话“杀官造反”?由来何在?只有杀了官,才能真的反!(目前来看,只有郭文贵可能是彻底的“反贼”)

一点小罪赵家会在意吗?给件厢军禁军的皮,中国人连祖坟都扒给全世界看。

不改变中国人,一切都是空话。他们在你拯救他们的时候只会指责你、怨恨你、背叛你,他们没有信仰,不会成为以色列人,他们就是纯粹的利己者,连灵魂都没有。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他们就是跪着死活不愿意站起来的奴隶,要纠正他们的脊椎,才会变成正常的自由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坚持人类文明共同的价值取向,也希望共同的基本理念能真正地、无歧义地传播开来,重新找回以人为本的信仰



再一个,是我在与葱友@子兮子兮(他的中立态度对我们的臆想很重要)讨论时想到的。

除了共同理念的传播,我们还要把“主人”的心态刻入每一个人的心里

用我很久以前在餐饮业工作里观察来往人士的处世表现来看待那些始终对赵家抱有希望和谅解的人他们是一群“客人”,对“工作人员”保持基本的包容

然而事实上他们存在着某种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双标能容忍任何体制存在弊端这样的事实的同时,居然不能容忍人们会对自己不满的任何体制问题开炮

公民在民主社会里是“负责提出问题、监督问题的解决过程、检验结果并提出下一个问题”这样的角色。怎么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那是社会学家、政治家的研究课题,有兴趣的可以参与,但在社会分工上不是我们的义务。

作为普普通通的人,拥有着民主社会里公民资格的我们每天要做的就是挑刺,把所有我们认为好的、自己没有拥有、别人拥有的东西都找出来,尽力追求。这是很本分的事情啊。

回到心态的问题上,大家在自以为是一个“客人”的时候,应该觉醒到其实我们不是“客人”,而是“主人”。

如果葱友们在商店里工作过,就会知道所有的老板(主人)都是一个德性,没有一个不把:别人店里的规矩什么什么样的;别人店里的生意什么什么样的;别人店里的员工什么什么样的等等等等挂在嘴上、放在心里。

这和我们的公民追求有什么区别吗?“我就是不满足,要和世界上其他几千万家店比;我们就是觉得不够好,要和别的国家比”。

这就是我们要建立的新政权:人民自认为是主人,而他们也确实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25 15 条评论 操作
Hearoll | 知识分子可以要钱,但不能没脸。
21人赞同

我的预测结果是悲观的,但是我觉得我的预计是符合实际的。


很多朋友提到组建议会,完成选举,改组政府等等,其实这些在中国已有过实践,就是清末宪政改革民国初年的北洋政府


结果呢?可以说是一地鸡毛,一塌糊涂。

为啥?因为当年的中国人,玩不转这套制度。

比如,清末宪政改革时期,那时离清朝覆灭已经只有几年了,摄政王载沣可以说用尽全力以他能够达到的最高速推动改革。也成立了议会(咨议局),也搞了选举,结果呢?

议会和各省的老爷们不对付。要么官老爷干不下去,要么议会议员全体辞职不干。

为啥?他们压根不具备现代政治文明的素养,不是职业政治家,不懂得妥协。

再比如,当年,县长接到通知,要选出若干选举人去投票,结果县长大人就为难了,说,我们这选出个秀才倒还可以,但是选个举人是真为难。

你看,县长也就这见识,当年民主怎么玩的转?

很多人可能会说,时代不同了,现在不比当年,结果会不同。

但是,我只能悲伤地告诉大家,时代确实不同了,但是人还是大体相同。

中国有民主共和观念的人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是多少?

我的家乡,农村,老头老太太,压根不懂得什么是自身的合法权益,家家户户还供着毛泽东的像。我跟他们打听当年大跃进,人民公社饿死人的事,他们娓娓道来,但是一点都不怨毛泽东,好像毛泽东跟这事就没关系,画像该怎么挂就怎么挂。

过年的时候,年轻人、中年人聚在一起呢,聊的是明星,美女,媳妇,挣钱,打牌,买房,买车等等。投票?跟他们有关系吗?

真正关心时事,愿意投票,哪怕是帮倒忙游行,操一份闲心的群体,是由哪些人组成呢?

是大学生,知识分子,白领等等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即使如此,这个热心群体,也不一定能把投票这件事做好。因为把政治搞好,需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妥协,而不是比谁的知识水平更高。

比如,知乎里面有很多人关心时事吧,也有点知识吧,素质够高吧。但是你把这些人捏到一起开会,搞个选举,审个议案,不炸了锅才见了鬼。

所以,民主选举不是一个制度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有知识的人聚在一起就能玩转的东西。民主,是需要我们每个人将它视为内心珍重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生活方式下,每个人愿意为公共和他人利益作出自己的妥协,而不是像共产党那样,打土豪分田地,崇尚枪杆子刀把子,整天把反对党看作是阶级敌人,斗死为止。


大家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村里的大爷大妈,小区的大叔大婶,还有公司的领导同事,看看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如何思考问题的。相信你能明白,中国的民主和选举,真TM不能乱来。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分权并强推民主(2017年随后十年内),那就和清末一样,只会加速社会解体,随之而来的就是军阀和再次的分裂,然后再出一个独夫民贼,老百姓惨到什么地步,也未可知啊。

共产党之所以令人生厌,就是明明社会缺乏民主和妥协的意识,但是它为了自己苟延残喘续命,依然整天给老百姓灌输暴力革命,枪杆子刀把子出政权的思想,这才是这社会的症结所在。

而中共一旦崩溃,中央强权万万不可崩溃,中国需要通过强权,引导社会过渡到民主时代,就像台湾的经国改革,这也许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天佑中华!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21 8 条评论 操作
MIKE10 | 天朝小学生
17人赞同

其实就像苏联解体那种不就是和平过渡吗?也没死几个人


我来谈谈我的妄想:


首先背景是由于中国经济开始不行了,这在各国其实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不过由于中国有中国的特殊国情在这,国企不能倒闭,政府不能破产等等问题,情况越来越困难,有一些企业家们因为资金链断裂的缘故,不得不降价抛售自己的资产,比如房地产等等。房地产和相关业界突然出现大批由于资不抵债.跑路跳楼的情况。政府由于房地产和产业界不行,又不能开除公务员,只得像剩下没倒的公司收取更多的税收,导致其他的企业受到影响,不得不开除员工。对一般百姓来说,自己人一生的努力——房子一夜之间价格腰斩,自己公司收益不行,自己很有可能立刻下岗。有些人可能会为生活不得不抛售房子,房价进一步下跌。人民开始对统治阶级不满。


然后,在中国的上层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内部斗争,可能是习大大下一任和习大大的理念上的矛盾,也有可能是继任者之间为争夺权力位子的矛盾。有几位本来有权力人士被软禁,或军队的领导者对自己上级有所不服。统治阶级内部开始有对掌权者有所不满。


这个时候,人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导火索,比如有人活不下去开始自焚等等。人们开始试图把这种不满情绪发泄出来,但相关内容被屏蔽。。。。。。


在某些人的煽动下,人们开始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当示威人数达到了一定规模时,政府发现原本的警察力量已经无法维持秩序了,只好请军队开始清场。。。。。当军队和人群开始对峙时,军队中有人开始叛变不执行命令了,这个时候军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有问题的。。。。。。军队开始放弃行动。。。。。。政府的首脑发现国家的强力机构,比如警察和军队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不得不宣布解除戒严。。。宣布下台。


之后的话,就需要有人提出,中国需要民主选举。每个人都可以竞选,每个候选者都提出建立什么样的新政权,让所有人选出一个他们觉得适合的政权。


当然,这一切都是妄想。欢迎人来打脸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17 8 条评论 操作
yktktkyure |
16人赞同

如果希望換一個重視民主自由的新政府,而不是打倒了中共之後換湯不換藥,個人認為,還是以被外國接管為好。

民主其實是一種珍貴而罕有的東西,看看非洲那麼多國家為了推翻獨裁政府而內戰,最後就建立了另一個獨裁政府,陷入死循環,可悲。

上面有人提及蘇聯的解體,我覺得這正好是個很好很好的例子──俄羅斯自由民主了沒?我想,看看普京連任連任又連任,就知道俄羅斯的民主就算講句恭維話,有也只是徒具形式的而已。

畢竟推翻了一個獨裁政府,簡直名留青史居功至偉,那些功臣就算再怎人格高潔也大概很難不起少許私心。

上樑不正,整個體制很容易就歪了:開頭不好,缺乏一個樣像華盛頓的榜樣,反而有濫權的樣板,之後想撥亂反正就難了。

從獨裁轉為民主,當今世界大概就數納粹德國和大日本帝國最為成功了吧?中東一輪阿拉伯之春,十幾個國家,恐怕只有一個突尼西亞有安穩一點的民主,即是只幾個%的成功率了吧?

當然,我沒有說一定得靠美國人,美國人碰過的國家之後的發展如何,我認為是好壞參半,中國人又經常被渲染什麼八國聯軍、受外國欺壓之類之類……民族主義在兩、三代之內難以消散。

不過,同文同種的民主國家就有個在旁邊,中華民國在台灣再過一、二十年應該是很成熟的民主國家了,她的憲法裡又包含了大陸地區作為法定領土,要被接管肯定以中華民國最為容易。

不然,要賭中國大陸地區出一個華盛頓?

即使出了一個尊重法制、推廣自由、平等、博愛以及《拿破崙法典》這樣對民主政權來說次一級的領導者,法國的革命可依然持績了幾十年。

阅读更多
收起
8月前 ▫ 8月前修改过
16 5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9人赞同

不是我要泼你们冷水,你们听过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吗?

就我对大陆人的理解,大陆人除了对金钱和权力有无限的动力,对于什么社会正义,公平自由,都是狗屁,这个问题不要推给共产党,纯粹就是大陆人的素质问题,不然我问问你们,爆炸星事件,为什么到了今天还是没有解决?外国制造的手机炸伤了中国人,没有赔偿也没有抵制,这个问题要怪共产党吗?同样的事情要是在美国或是台湾发生,你看看我们怎么弄死三星

如果连这种事情,大陆人都冷漠以对,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反抗政府?他们出卖自己的同志,然后把别人的生命拿来交换自己的好处,甚至不需要好处,背叛的基因已经刻在他们的灵魂里面,虽然他们相信自己没有灵魂,所以清醒的人只能移民,没有别的办法

我本来以为是体制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在集权国家也不是每个都像大陆这样没有人性,哪怕是沙特这种国家,也没有百日无孩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我本来以为是经济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大陆人有钱以后也没有更善良,一样消灭低端人口,我本来以为是教育问题,但是我错了,因为大陆人受教育以后,还是要搞社会化抚养,抢夺穷人的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大陆人的问题是文明的问题,是信仰和生命的腐败,是灵魂的堕落,是地狱在人间的显现,然后你们以为只要改变政治制度或是拥有民主,中国就会变成现代社会,你们的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觉得就是中共消失了,大陆还是一模一样,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一个立方体,翻过来还是一模一样,唉~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9 31 条评论 操作
蓝色 |
6人赞同

如果13亿人民都觉醒了,看清了他们的把戏,团结起来一起走向街头捍卫自己的人权自由。倒台是必然的。以目前来看不太乐观,因为没人敢反抗。已经被奴役的没有反抗的意识。再加上还有太多多的小粉红。别忘了他们是被谁滋养起来的。

阅读更多
收起
8月前
6 0 条评论 操作
正中 |
5人赞同

中国实现和平过渡。就在于中共是否能和平过渡到新的政党。其实中国政治架构已经搭建好了。中国有政治协商会议 有人大 有法院 有宪法。中共能否放弃共产主义 转型为新时期的左翼政党 这是关键。

任何平稳过渡和交接的 必然涉及利益的平稳交接。不能杀太多人 不能改变太多的职位。尽量是原班人马,不能一步到位的激进改革。首先放弃共产主义 修改党章 然后实现党内民主制度建设。再次党外民主制度建设。

接下来军队国家化 强化人大权力 法院检察院系统独立核算 对人大负责。

这个规程持续五十年都可以。需要的是党内政治人物达成共识。党内聚集了太多的资源权力和精英 如果党内能平稳过渡 这不是问题

—————————

以上说的都是很乐观的估计。现实中国发生的很可能是 随着统治者的能力声望进一步下降。党内发生政变的可能性在加大。接下来中共可能迎来高度动荡时期。群雄在党内动用资源进行竞争,动用一切手段。比如国安 军队 警察 武警 检察院 国安委都被各个利益集团利用 对对方进行攻击。最终有一派按捺不住 利用部分军队实现政变。领导人被害 各地省委变身割据势力。竞争跨越党内直接进入中国大陆。中共宣告解散。群龙无首的战国时代来临。之后国力迅速萎缩。最后一派掌握了昔日国安和军队大多数的 上台 选出一位独裁者。披上民主外衣继续执政。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我爱喝可乐 |
5人赞同

虽然很期待,但个人感觉直接推翻中共政权建立新秩序似乎不太现实,原因分析如下:


一/庞大的公务员体系

我们偌大的国家,庞大的人口几乎都是处于中共建立的运转体系中,這个体系由大量的公务员来维持,上层被推翻,向下逐层的替代不可能短期完成,重新建立人才选拔机制需要时间,人才的逐层选拔也需要时间,可在这未知的时间内又会有多少不可控的事会发生?被替换下来的這部分群体又会如何反应?

如果保留现有的公务员体系来维持正常运转,或者如只换官不换吏,他们常年根深蒂固的官僚思想和做派不可能因为改朝换代了就马上改变

二/人民中的不同声音,群众的民主素养

经过中共常年的洗脑教育愚民教育,从小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从小背社会主义先进性,从小学被扭曲的历史,从小被宣传共产党光辉高大的形象,从小被灌输帝国主义国家的丑恶嘴脸以及对他们的仇恨,现在国内有多少人分不清党/国家/政府的概念,很多人甚至认为这3者就是一体的,反党就是反国家,党不存在了就是灭国了,推翻中共统治又有多少“群众基础”?政权和制度青黄不接时各种不成熟“人民的声音”会把新秩序的方向推向何处我们不得而知

三/经济因素

不太懂经济不敢信口开河,但我知道红色资本在各行各业无孔不入,政权更迭后经济能否平稳过渡,会不会因为政权的更迭造成经济的动荡,我们已经不是赤脚不怕穿鞋了,毕竟经济总量就在那摆着,最简单的问题:我现在住的花了我300万,还有200万贷款的房子现在值多少钱?

虽然悲观,但我个人还是期待小蒋的出现,从内部打破,逐步改变,开放党禁报禁开放舆论,最重要的是摒弃洗脑教育,更开放的教育方式让更多人建立独立的思考方式,整体国民素质文明程度有质的提高,然后再经过几代人实现平稳过渡。

总之,作为蝼蚁经不起动荡,怕是有身之年看不到了,中国人民自由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吧

阅读更多
收起
7周前 ▫ 7周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遠觀 |
2人赞同

制度不是頂層設計出來的,而是實踐競爭產生出來的。

中國唯一民主道路則是分裂成為若干國家,通過競爭對比,逐步向現代化國家靠攏。大一統的政體,是不可能有活力和創新能力的。

民主只是手段和表現,人權或者稱私有神聖不可侵犯,才是現代民主國進的運作基石。

阅读更多
收起
5天前 ▫ 5天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
xlogic |
1人赞同

天上飞的鸭子怎么做好吃?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推翻共产党的人,这样的人十之八九来自于共产党内部高层

所以说这个话题我们应该是没有发言权的——现实就是如此

阅读更多
收起
5周前 ▫ 5周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
雨后菖蒲 |
1人赞同

除非外部环境有变,否则再统治500年都没有问题。

长期在一个闭塞的环境里,首先思想上已经看不清了,看到的只有眼前,

再把太祖学历史上的那一套拿出来,制造点内部矛盾,让你们自己消化。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
Swishkt |
0人赞同

首先我覺得除非軍事叛變,要不然很難發生政權的更替,而且更替時,新疆,西藏,廣東等地會搞獨立 很難保持所謂的完整性

阅读更多
收起
8天前 ▫ 8天前修改过
1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