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消除平民对民主化的顾虑?
6人赞同 35人关注

如何反驳“中国人素质低,一民主就乱”?
自2015年来,互联网审查越来越苛刻,即便没啥问题的评论,也会有三分之一的概率发不出去,发出去后也难保不被删。
自从全部网站都搞实名制,到现在已经快一年没有在墙内网上写东西了。
现在互联网上只剩水军喷子小粉红了,好像人们太高估他们的存在了,认为中国只有他们。

虽然民众也深受毒害,但人的思想进步是很容易的。
我也曾极其拥护共产党,直至读了一篇“党政分离”的文章,然后观念就180度大转弯了。
中国人素质低只是假象,一条鱼有病是鱼的问题,一水池的鱼有病却是水池的问题。只要换个环境,中国人被压制的智慧与秩序发挥出来,怎么会乱呢?

那么,如何消除平民对民主化的顾虑呢?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6 6 条评论 操作
13个回答
陌路者 | 已弃坑。两周登录一次。
43人赞同

先明白民众到底有什么顾虑,然后逐一消除即可。
1.你在说服他们的时候,不要【盛气凌人、居高临下、心急气躁】,要保持【低姿态、心平气和的态度】,进行【轻松、愉快、平等的交流】,具体怎么做到这些,参阅【如何保持谦虚https://www.pin-cong.com/p/20301/?s=20802】。千万不要心急,能传达多少算多少,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再小的努力也是一种支持!
2.在决定交流沟通前,你一定先要自己弄明白了,不然就无法说服别人。要想教会别人,自己必须要有三倍的理解。
3.很多人(可能包括你在内)其实对民主了解不多,或者只是局限于感性的认识。强烈推荐来自【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的一篇文章,《中国民主运动的行动纲领(第2版)/雪松》,建议把它打印到纸上,边认真阅读,顺便做点笔记辅助理解,然后再去教会别人。
原文在这【http://www.molihua.org/2011/05/2_23.html】,约三万四千字,值得一读。
4.民主化的好处众多,而且关系到全体国民的切身利益,影响到学习、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民众对宏大抽象的政治理论不感兴趣,要想说服他们,你必须得从他们自身利益与疑问出发。
5.如果中国不民主化,中国不但难以发展,甚至将要面临未知的风险和更加恐怖的灾难。民主转型越早越好,不容多等。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初读这篇文章,便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我一直以来在找的文章,原来就在这里!

下面的是摘自【中国民主运动的行动纲领(第2版)/雪松】第1、2、3章节。本文一万一千字长,如果你前面的都懂了,或只关心【如何消除平民对民主化的顾虑】,那就直接跳到第3章节。

一、加深自己对民主的理解:

1.什么是民主?
政治的核心理念是:权力只会对权力的来源负责。

举两个例子来说明:
1.钱云会是个村长,是村民投票选举出来的,他的官位来源于村民。正因为这样,他才会不在乎上级压力,努力为村民的利益上访,为他权力的来源——村民负责。
2.一个月前,深圳政府规定“农民工在大运会期间不准非法讨薪”。人民骂了二十多天都没有用,而人民日报一批评,深圳政府马上就撤回了这项政策。因为人民没有任何途径影响深圳官员的官位,所以骂了也没用;而人民日报代表了中央的意见,中央能够直接影响深圳官员的官位,所以马上撤回,因此官员只会对他权力的来源负责。地方官员如此,国家领导人也一样。

中国目前的状况是:
1.国家领导人来源于官僚集团推举,所以领导人不敢得罪官僚集团,也不敢拿他们的利益开刀。
2.上级官员控制着下级职位的提名权,官员无法自由竞选某个职位,因此官员的权力只来源于上级领导,所以他只需要通过行贿等手段讨好上级官员,对上级负责;无需讨好人民,听取人民的意见。只有人民无法忍受压迫,发生自焚、跳楼、群体暴动等激进行为,才能略微影响官员的仕途,成为影响官员权力来源的一部分,官员才开始解决这些激进行为的人的问题。

因此,权力只会对权力的来源负责。

如果人民能够投票罢免监察部门的领导,他们还敢对“地沟油”、“三聚氰胺”视而不见?如果老百姓能够用选票直接影响官员的仕途,谁还敢强拆他们的房子?如果人民能够直接选举总理,由总理任命的中石油等国有企业的领导者还敢如此放肆?权力只会对权力的来源负责,只要把“官员权力的来源”开放给人民,人民能够用选票直接影响官员官位,中国大多数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有人说中国只要司法独立就行。法律是由官员制定的,官员控制了法律的解读权。如果法官由官僚集团任命,权力来源于官僚集团,在涉及官僚集团利益的情况下,法官就很难去公平、公正地判决。即使法官公正地判决了,在政府控制了军队、警察等暴力机器的情况下,也很难严格地执行判决。所以只有独立的司法是不足的,还需要把法官、暴力机器等官员的权力开放给人民才行。因此,“开放官员权力的来源”是司法独立的前提。

又有人说中国政府只要引入监督制度或者透明运行或者官员财产透明化就行。谁来监督政府运行?谁来审计政府财政?谁来审核官员财产?这些人由官僚集团任命还是由人民选举?如果媒体或人民发现了问题,政府跟你耍无赖,人民能有什么办法?就像李刚,人人知道他有贪污,但是官僚集团就是庇护他、不去调查他,人民能有什么办法?没有任何工具去约束官僚集团的行为。

所以说中国问题的核心是,官员的权力只来源于官僚集团,人民没有途径直接影响官员的官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没有民主。不过这里的民主是一种广义的民主,不仅仅指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泛指一切能够直接影响官员官位的方式,可以是投票选举、也可以是罢免选举;也可以是自由选举人大代表,让人大代表去投票、罢免和监督;或者通过游行示威罢免官员;甚至是在民意压力下,官员必须被问责等等。总之,人民要有途径对官员的官位做主。为了叙述方便,在下文中我暂且使用“民主”一词代替它们。

30年来,共产党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治改革,如废除干部终身制、政企分开、党政分开、行政问责等,在共产党内部改来改去,一直逃避改革“权力的来源”(也就是民主)这个核心。

二、民主有什么好处与坏处:

2.中国为什么要民主
有下面几点原因:
2.1民主是削弱两极分化的最有效办法,这是民主的最大好处。
利益集团人数少,选票少;底层人民人数多,选票多。权力只会对权力的来源负责,底层人民是执政者主要的权力来源。为了争取他们的选票,执政者会大幅增加底层人民的福利。
但这些钱从哪里来?只能夺富济穷。加大对利益集团的税收,然后把这部分钱用于保障民生。
中国目前的状况是领导人由利益集团推举,所以执政者不敢得罪利益集团,也不敢剥夺他们的收入,因此政府默许富人通过股票、隐收入、假帐等形式避税。
占中国1%人口的富人的缴税大约占总税收的10%;而美国1%的富人缴税能够占总额的40%。
因此民主之后执政者为了争取底层人民的选票,会完善对富人的征税,然后把这部分钱用于改善民生。因此,从财富分配的角度来看,民主化是一个调整社会财富分配、削弱两极分化的过程。

2.2民主制度更容易保障人权。
人权是什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指出,人类不分民族、国籍、肤色等,均享有如下基本权利:不被任意逮捕或拘禁、不被任意剥夺财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享有公正公开的审讯、不得加以残忍酷刑、对政府政策或社会现象有发表意见的自由、宗教和信仰的自由、和平集会的自由等。这些人权都是在限制政府的权力,如果人民没有工具制约政府,政府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让步??民主制度可以让人民通过选票制约政府的行为,所以比专制制度更容易保障这些基本的人权。虽然在民主制度下也存在侵害人权的行为,但要比在专制制度下少很多。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来说,民主可以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不让它出来乱咬人。

2.3民主可以调整政府财政分配。中国政府在教育、医疗、最低保障金、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等民生方面的投入,只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5.8%,而民主国家平均51%;中国行政开支(公务员工资、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和公款报销等)占政府财政支出的39%,世界平均是5.1%。
民主之后,随着政府运行透明化,被官员挥霍的财政将大大减少,因此行政开支将大大降低。执政者为了赢取选票,往往会用来增加在民生方面的投入。因此,民主可以让中国政府的财政支出向民生倾斜。

2.4民主是法制的前提。上一个章节已经分析,法律是由政府制定的,政府拥有解读权;同时,政府控制了暴力机器,即使政府欺骗人民,民众只能忍耐。没有民主,人民就没有任何工具去制约政府,也就无法保证公正审判、严格执行判决,因此民主是法制的前提。

2.5民主可以缓解民怨。中国历代王朝更替的根源是官民矛盾,最近几年咒官、仇官和弑官现象越来越突出,因为人民没有途径排解对官僚集团的怨恨。民主选举可以通过拉票、助选、竞选、选举等形式,形成官民互动,进而释放民怨,因此有人称民主是“民怨的排气阀”。
延安时期有人问毛泽东,中国如何才能避免王朝更替的怪圈?毛泽东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了,它的名字叫“民主”。没有民主这个“民怨排气阀”,中国社会这个高压锅早晚要爆炸。

2.6民主制度纠错能力比较强。在一党执政下,决策的后果必须由这个政党独自承担。但决策难免会有失误,如果承认错误,人民就会怀疑它执政的合法性,也会要求惩治决策者,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错下去。但是在民主制度下,人民可以通过选票去纠错,例如:当美国人民意识到越南战争的错误,通过投票去结束了它;当人民厌倦了文化大革命,可以通过投票去终止它,不必等到伟人过世;……

三、逐一消解人民对民主的误解:

3.常见的关于民主的流言
阻碍中国民主化的常见观点有:
民主会导致中国分裂;
中国底层人民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民主转型的过程中,中国会发生动乱和伤亡;
东西方文化不同,民主不适合中国;
民主化过程中,外国势力会乘虚侵占中国利益;
如果共产党倒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取代它;
三十年来,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改善了很多,如果给共产党足够多的时间,它会带领中国走向民主……我在这一部分中将逐一反驳它们。

3.1民主会导致中国分裂。
答:很多人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看到苏联在民主化过程中解体了。但苏联本来就是由15个不同种族、语言和文化的独立国家在1930年左右拼凑成的,几个独立国家要想形成一个稳定的整体,往往需要长时间磨合。在磨合的过程中,这个政权是不稳定的,因此苏联才会在民主刺激下解体。
而中国从元朝开始已经形成现在的版图,至今已有800年,即使在军阀混战的民国时期,都没有分裂,更不用说现在了。在西藏、新疆和内蒙古,随着汉族人数越来越多、人员交流更加频繁、经济互相依赖性更强,这种分裂就更加困难。印度有巨大的宗教矛盾、种族矛盾,在民主化的过程中都没有分裂,更不用说中国了。
民主之后,中国不但不会分裂,反而更容易联合台湾、香港、澳门、蒙古、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区,组成中华联邦。

3.2中国底层人民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答:四百年前的法国,有百分之八十六是农民,但他们建立了自由博爱的法兰西;三百年前的美国,有百分之九十是文盲,但他们建立了民主共和的美利坚;人民素质低只不过是当政者推托民主的一种借口。
怀疑和批判是民主的基本素质,专制政权从来不会教育人民去怀疑和批判,因此专制国家永远不会教育出有民主素养的人民!民主素养是可以快速培养的,看看台湾和俄罗斯就知道了,或许刚开始人民容易被当政者忽悠,但经过几次选举后,会慢慢地学会批判性思维、渐渐地步入理性。

同时,还可以通过民主考试制度缓解这个问题,下文将详细论述。

3.3民主转型的过程中,中国会发生动乱和伤亡。
答:动乱和伤亡是一个社会转型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避免。中国现在每年有多少人被“躲猫猫”?又有多少人在强拆下伤亡?每年又有多少人因无医疗保险而离开人世?每年又有多少人伤于三聚氰胺、地沟油、假疫苗?这些都是被社会关注了的,还有那些大量的没有被媒体报道的呢?
民主不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但由于媒体的自由、法律的公正、社会财富分配的合理,会大大减少这些伤亡,这些减少的伤亡数目将远远大于民主转型中动乱造成的伤亡。所以说民主运动不是在漠视生命,而是在拯救更多的生命。

动乱是暂时的,而动乱之后的民主社会却是永久稳定的。既然中国一定要承受民主转型之痛,长痛不如短痛,越早痛社会成本越低。利益集团一直秉着“能捞多少就捞多少,捞完了就跑到国外享用”的心态,大肆出卖国家资源、污染中华大地。民主转型越早,挽回的国家损失就越多,已经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就越早解脱,即将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就越少。

3.4民主制度也存在很多问题。
答:任何政治制度都是精英政治,都被利益集团控制,都是不公平的,只是程度不同。自由、法治、公平在美国、俄罗斯、台湾等地区,是多和少的问题,而在中国,是有和无的问题;同时在制度的约束下,一个越来越公平,一个越来越不公平。
共产党豢养的学者的常用伎俩是:1)通过夸大民主转型中的动乱,意图让人民害怕民主,拖延中国民主进程,尽可能延长共产党的专制统治;2)通过批判民主国家存在的问题,意图让人民甘于专制,却没有分析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下社会问题的大小和多少。民主虽然不是一个完美的制度,但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个比它更好的制度。

3.5东西方文化不同,民主不适合中国。
答:大东亚文化圈不仅有中国,还包括韩国、日本、港澳台等地区,它们的人民跟中国人民一样缺乏信仰、一样唯利是图、一样官本位思想严重、一样的东方文化背景,但是民主制度却在这些地方很好地生存下来了,并融入了它们的文化。它们这些地区可以,为什么中国不可以?民主没有什么神秘之处,只不过是一种管理官员的方法,与文化关系不大。

几百万年前,人类源自同一祖宗,只是在后来进化的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语言、肤色和文化等表面的东西,但生理结构是一样的,人类基因之间的相似程度高达99.99%。物质决定意识,因此生理方面的相似决定了人类在价值追求方面有很多共性,即普世价值,如渴望自由、追求平等、希望公平公正地对待、拒绝被蒙蔽等基本诉求。人类之间存在差异,因此对于西方民主制度,我们不能全盘接受;但人类之间的共性要远远大于差异,所以宪政、法制、分权、自由、平等、监督、透明等大方向和基本框架还应该与世界一致。

3.6民主化过程中,外国势力会乘虚侵占中国利益。
答:民主化的过程中,由于外国势力干预,或许不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但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国家利益不等于老百姓的利益。打个比方,如果中国有100块蛋糕,现在0.4%的人占有了70%的国家财富,老百姓只能分享剩下的30块蛋糕;民主之后,被外国侵占了10块蛋糕,中国只能生产90块。但是在民主制度下,同样0.4%的人最多能够占有30块,老百姓能够分享剩下的60块蛋糕,是民主前的两倍。
所以说民主化虽然不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但有利于老百姓的利益。在国家利益和老百姓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们要以老百姓的利益为主导。统治者一直在宣扬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那是因为70%的国家利益属于他们自己!俄罗斯虽然比前苏联弱一些,但俄罗斯人民总体要比前苏联人民生活幸福。

其实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很长时间,最后终于想通了——国家利益不等于老百姓的利益。共产党最喜欢拿这些模棱两可的词语去迷惑人民,让人民陷入它的逻辑圈套。

3.7西方国家势力干涉中国民主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答:纠正一个常见的误区:西方国家只关注中国的人权,不关心中国的民主,人权不等于民主。上面已经分析,人权是指任何人享有不被任意逮捕或拘禁、公正公开的审讯、对政府政策或社会现象有发表意见的自由、宗教或信仰的自由等基本权利,不包括民主。

那么西方国家为什么喜欢干涉中国的人权?因为在他们的选举过程中,通常有三大议题:经济、国家安全和人权;在经济和国家安全政策难争高低的情况下,政客就开始拿人权大做文章,争取选票。我们都知道在西方国家,大多数人信仰基督教,而基督教宣扬普世价值,包括人权和民主。政客为了顺应人民的这种想法,希望通过促进其它国家的人权改善,来获得更多选票。
经常看新闻的人不难总结出来,西方国家在换届选举之前,政客会对中国的人权指责强硬一些;一旦完成选举,囿于中国的经济大棒,对中国人权的指责就变得悄无声息。举例来说,奥巴马执政前两年很少批评中国的人权,但是为了连任,最近开始对中国人权的指责强硬起来;马英九也一样,为了连任,最近开始声援大陆的宗教自由;……这种例子数不胜数。所以说西方国家干涉中国人权的直接原因是:政客为了获得更多选票;根本原因是:基督教的普世价值。

西方国家不但不关心中国的民主,相反,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们不希望中国过早地民主。有哪个国家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态环境,为其它国家生产生活必需品?有哪个国家愿意把自己最好的产品,大把大把地运往国外?有哪个国家允许富豪们,把财富大把大把地转移到外国?有哪个国家默许金融巨头与官二代合作,大肆对本国进行金融掠夺?只有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正渐渐地成为西方国家榨取中国人民利益的代理人,类似于经济上的傀儡政权(只是经济傀儡,为了获得执政的合法性、延长执政时间,共产党在主权、外交和军事方面对西方还会持续强硬)。
一旦中国民主化,人民群众就会明白这种“经济傀儡”,因此西方从中国获得的这些实惠将消失。西方政治是为其经济服务的,共产党的精明之处是:用巨大的经济利益,换取西方国家默许它进行专制统治。就像沙特阿拉伯一样,允许西方国家索取它的石油利益,但前提是要默许它的君主专制制度。利比亚、突尼斯、埃及就不同了,因为这些国家无法给予西方国家足够多的经济利益,与选票相比,这点点经济利益无法诱惑西方政客默许它们的专制统治,所以政客才会刺激这些国家实现民主。中国可以给予西方国家足够多的经济利益,甚至是政治利益,所以西方国家才会默许共产党专制统治,不希望中国过早地实现民主。

但西方国家也不会遏制中国的民主化。有三点原因:
1.可以利用民主初期的混乱,侵占一些中国利益;
2.如果促成中国民主,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历史功绩”,执政党可以据此获得更多选票;
3.以朝鲜为例,中国正在帮助金正日奴役朝鲜人民,一旦朝鲜民主化,朝鲜人民一定会仇恨中国。同样道理,美国政府明白民主是中国的必然趋势,如果极力阻挡中国的民主进程,未来的中国人民一定不会善待美国。

综上分析,西方国家不会支持也不会遏制中国的民主化,但会因为竞选的需要,谴责中国的人权。

3.8不准外国干涉中国内政,中国的事情由中国人民自己解决。
答:如果你们家邻居正在奴役着他的孩子,难道你不想指责一下邻居吗?看着朝鲜人民正在被金正日家族奴役,难道你不想批判一下金正日吗?从言论自由、社会公平等基本人权的角度来看,西方国家相对于中国,就相当于中国相对于朝鲜。站在中国人的角度看看朝鲜,你就知道西方国家如何看待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的统治者正在奴役着中国人民,其它国家批判一下都不行吗?

专制政权往往会从肉体、思想和舆论上镇压一切反对势力,所以很难自我完善,只有人民无法忍受压迫时才可能改变。在国外势力的干预下,这种改变能够来的更快一些。孙中山不就是借助国外势力加速了清政府的灭亡?共产党岂不是在苏联的帮助下才推翻了腐败的国民党政府?事实上无论是在西方干预下产生变革,还是中国人民自发产生变革,列强都会趁机侵占中国利益。利益的侵犯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民主的代价,只不过西方国家的干预会加速中国民主进程。

3.9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在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下,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所以专制制度也不错。
答: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仅仅是共产党的功劳,而主要应该归功于人类科技的进步。
如果没有共产党,从1949年或者从1979年开始,让任何一个其它的政党执政,不论是国民党还是中国民盟甚至是九三学社,中国人民的日子也能够像现在这样,甚至比现在还好。
但是如果没有人类科技的进步,恐怕中国人民依然要活在男耕女织的生活状态中。举例来说,如果没有杂交水稻、转基因种子、机械化生产等人类科技的进步,中国人民不可能解决温饱问题;如果没有无线电技术、信息技术等现代工业技术,中国人民不可能有电视、手机、冰箱、电脑等家用电器;……因此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应该主要归功于人类科技进步。
共产党只是顺水推舟,让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顺应了世界的进步罢了,做了一个执政党应该做的事情。

衡量一个政党或者一种制度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功绩,不应该只看历史的纵向比较,而应该看时代的横向对比。
因为历史都是在不断前进的,20年前你的月工资是20元,现在是2000,虽然翻了一百倍,但这种纵向比较没有意义。应该主要进行时代的横向对比:1949年中国有4亿人口,人均GDP在世界排名46位,占世界总GDP的5.7%;2008年中国有13亿人口,人均GDP排104位,只占世界总GDP的4%。人口翻了3倍,但是占世界总GDP的比例反而下降了20%!这难道就是共产党在经济发展方面的“功绩”??

3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主要归功于,土地、企业私有化过程中劳动力和智慧的解放,以及加入WTO后经济全球化的推动。在这个过程中,政党的作用并不明显。即使从1979年开始,中国由国民党、中国民盟等其它政党执政,中国的经济一样可以发展到现在这种水平。

当然共产党也不是没有功绩。衡量一个政党历史功绩的方法是,把它从历史上抹去,估计一下如果没有这个政党,历史将如何变化。当然历史没有如果,但是我们可以估计最可能发生的状况。
我认为共产党真正的历史功绩是:它打了一场让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朝鲜战争(如果其它政党执政,不可能打赢,也就不可能洗刷从鸦片战争开始的民族耻辱);它彻底解放了妇女;它强有力地推动了很多大项目,如两弹一星、载人飞船、青藏铁路等;它快速完成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如交通网络、水利设施、煤油电气发掘、通信网络等;它普及了教育;它广泛地与第三世界国家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等等。
如果把共产党从历史上抹去,让其它政党执政,或许也能实现这些东西,但没有共产党在专制制度下推行地这么快速、广泛和彻底,这才是共产党真正的历史功绩。

另外我认为共产党对中国的民主还有一定的贡献。看看周边的国家,往往经济、教育发展得好的,民主制度就进行得顺利;在落后地区强行推行民主,往往显得凌乱。
所以在列强林立的现代社会,一个落后的国家比较理想的发展道路是:先用适当的专制统治普及教育、建设基础设施、发展经济;当生活水平很难继续提高,人民更关心社会公平、法律公正和适当政治权利的时候,然后主动进行民主转型。中国很早已经走到了这个转折点,是时候启动民主改革了。

3.10西方民主制度已经发展了两三百年,而中国才刚刚开始,不要急于求成。
答:这只是共产党一贯的拖延伎俩。民主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也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是一步到位的,民主应该分成专制、基本民主和完全民主几个阶段。从专制到基本民主,英国用了37年,法国用了10年,台湾用了4年,前苏联只用了几个月,所以时间不是判断民主的标杆。文化的变革需要60年,经济的变革需要6年,而政治的变革只需要6个月。

3.11民主就是要去推翻共产党专政,打天下者坐天下,共产党的政权是由无数共产党员的生命换来的。
答:打天下的人不只包含毛泽东、邓小平、薄一波、习仲勋等领导者,更重要的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的战士。
进入现代社会,执政者的合法性不再依赖于血缘,更在于信仰和执政理念。那些牺牲的打天下者,是为了共产党当时对他们的承诺——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共和国而献身的。现在的执政者拒绝兑现当初的承诺,当坐天下者已经背离了“打天下者的意愿”,那么它是否已经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

民主并不意味着要推翻共产党,也不是要抹杀共产党的历史功绩;民主是为了兑现60年前的承诺,只是改变了产生官员的规则,要从“跑官要官”变成“跑民要官”。

3.12如果共产党倒台,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取代它。
答:共产党不会马上倒台,中国也不可能一下子开放民主,至少有几年过渡期,几年时间足以产生一个庞大的政党。很多体制内的非既得利益者、政治斗争失败者、厌倦尔虞我诈的政治斗争者、上升没有希望者、必须退休者、有民主自由信念者、甚至投机者,如果他们发现民主对自己有利,会与旧体制决裂、从共产党这条船上“跳船”。跳得越早,政治资本就越多,叶利钦是第一个敢于跳船的,正因为这样,他被选举为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台湾的亲民党,就是一批国民党高官“跳船”后组建的。

如果将来共产党失去政权,并非要把共产党的官员全部撤换掉。民主国家通常有两种类型的官员——政务官和事务官。政务官用来参与决策、制定大政方针,如总理、省市县长、议员、内阁部长等人;事务官用来执行政策,或者从事公共性事务工作,主要是有一定专业背景的技术官僚,如刑侦、审计、税收、结婚登记等。政务官由人民选举产生,有一定的任期;事务官一般通过考试任命、依据任职时间提升,实行终生制,如果没有过错,不会被免职。很少人属于政务官,大多数官员或公务员属于事务官。民主化的过程中,事务官不会发生变化,只会改变政务官。总理、省市县长、部长或局长、各级议员等政务官的需求量很小,单单是从共产党这条船上“跳船”的人就足够了,更不用说还有一些国内的知识分子、民意代表和国外的异见分子。

所以不用担心民主后没有组织能够执掌中国,民主之后,执掌中国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现在的官员。官员的群体基本没有变化,改变的只是官员的产生方式,从由上级任命变成由人民直接选举。台湾、韩国、俄罗斯等国家民主前后也是这样的,官还是那些官,只是改变了产生方式。

3.13民运分子拿着美国人的钱,做不利于中国的事情。
答:共产党成立初期,陈独秀、李大钊等人每年至少接受共产国际几万美元的资助(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钱),用于维持政党运行和组织各种运动;孙中山闹革命时期,也接受了大量日本和美国政府的资助;大革命时期,蒋介石每年接受美国上亿美元的援助;……
难道这些国家以前赞助中国的异见分子没有目的吗?陈独秀、李大钊、孙中山、蒋介石等曾经受到国外政府资助的人,不是也应该受到批判吗?
现在中国民运分子得到的资助要远远少于当年国民党、共产党和孙中山,而这些少量的赞助主要用于推动中国基本人权的改善,根本原因是来自于基督教的普世价值。
共产党用“胡萝卜加大棒”来对付西方国家,如果没有共产党的经济诱惑和恐吓,西方国家对中国异议人士的赞助、对中国基本人权的推动要比现在多很多。

民运分子要比国内官员好很多。官员需要人民养活,不但不创造社会价值,还对人们作威作福,并且还阻挡中国进步;很多民运分子不仅不需要中国人民养活,还对人民思想启蒙,并且能够推动中国进步。
这些民运分子很像台湾的李敖,对台湾人民的思想启蒙和台湾的民主革命有很大的贡献,但只是启蒙者和革命者,而不是民主政府的执政者。
反对党的领导人主要是从体制内官员和国内的知识分子中产生,很少会从现在的民运分子中产生。因此,现在很多人拿柴玲、方励之、王丹、魏京生等人的行为,去污蔑中国民主运动,是一种无知的表现。因为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像李敖一样,只是启蒙者和革命者,而不是执政者。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尊重他们,毕竟他们对中国人民的思想启蒙、中国的民主运动有一定的贡献。(个人声明:我跟这群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从老百姓的利益的角度,去评价了他们的行为)

3.14三十年来,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改善了很多,如果给共产党足够多的时间,它会带领中国走向民主。
答:民主改革的核心是改革权力的来源;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如何让政府更加有效率,主要是改革权力的使用、制约和监督。30年来,共产党一直在进行行政体制改革,如废除干部终身制、取消政府重叠的部门、政企分开、党政分开、行政问责、财政公开等;在共产党内部改来改去,一直逃避民主改革“改革权力的来源”这个核心。

看看最近几年中国有哪些体制改革。从2002年到2007年,没有任何体制改革方面的尝试;2008年国务院大部制改革,失败了;2009年胡温提出“领导人财产公开法案”,被中央委员会否决了;2010年深圳准备政治体制改革试验,被中央搁浅了;2011年两会上,政治体制改革已经成为禁忌;现在连“公民社会”的说法都被禁止。在利益集团的阻碍下,连这些最基本的行政体制改革都已停止,更不用说民主改革了!谁还相信共产党会带领中国人民走一条属于自己的民主道路??

亨廷顿教授对1990年左右发生的“第三波民主革命”进行总结,得出来一个结论,“市场化程度越高的专制国家,对民主越排斥,因为精英集团有太多的自我经济利益在里面。”中国也一样,近10年以来,精英阶级通过专制统治获得了太多的经济利益,所以他们才会极力阻碍中国民主改革。那些希望给共产党更多的时间、然后主动改革的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只有在巨大的民意压力、大规模群众集会、游行示威等外界刺激的情况下,共产党才会启动民主改革。


至此,本文已经反驳了那些常见的对民主的误区和流言。污蔑民主,源于人的无知或无良。对于无知的人,希望朋友们用本文的观点去启蒙他;对于无良的人,希望朋友们拿本文的观点去批判他。当然,民主不只有西方式民主,也不仅仅指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在本文的第一部分已经分析,民主泛指“人民有途径直接影响官员的官位”,可以是投票选举,也可以是罢免选举,或者通过游行示威罢免官员,甚至是在民意压力下官员必须被问责等等。只有在民主运动的刺激下,中国才会发生真正的民主变革。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43 13 条评论 操作
zxvrszbr3432 | 我们会在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29人赞同

我不想泼题主冷水。

但事实是,中国人有种奴性基因,我说的基因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而是文化基因,在汉武帝独尊儒术的时候,一切都差不多注定了,共产党,不过是加以利用而已。

人性是共通的,但是中国人似乎把人性最恶最丑陋的一面全展现出来了。这不仅仅是“仓廪足而知礼节”的事,而是一种文化基因,它像一个幽灵一样,潜伏在你我身边,无形却有力,回想一下:那些青年学生(本来应该一个国家最有血性的群体),却为了五毛钱争先恐后的出卖尊严。老师家长们教育我们要远离政治,别给自己惹麻烦。再小一点:你去问图书馆员办个借书手续,你得忍受他的拖沓傲慢,因为稍微惹他不开心了,他就会极尽全力找你麻烦,浪费你时间,吊销你借书证,在系统上打一个你借书不还的罪证,你看,哪怕是手握这么小的一点全力,中国人也可以把对羊的狼性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

所以,我从来不担心中国人会有血性造反,即使造反,也不是为了契约精神,公众利益,民主法治,而只可能是为了类似“等到打进了榆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打土豪分田地”“均分田亩”“跟着党走。有饭吃,翻身做主人。”这种口号。《1984》里的人们是被洗脑成这种状况的,而中国人简直是天生的奴隶,改都改不掉。就像陈云说的(有没有这回事我不知道):“中国人好管,饿死不造反。”统治中国人甚至不需要胡萝卜加大棒,中国人简直是天生的m,只需要用鞭子一鞭鞭抽在中国人身上,就不会有任何人反抗你。

我知道,一定我有人用各种论据论述反驳我。

但是,你们要知道,法国大革命之前是启蒙运动,你觉得中国人都被启蒙了么?你觉得有可能被启蒙么?辛亥革命?辛亥革命是人民群众发动的革命???八九???八九的那几个学生领袖前后都是怎么表现的???

所以,就是这样,事实上,我没有多拫共产党,我家里还有毛泽东选集(包括第五卷),里面写了那个时代造反的方法论,我很佩服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还有共产党,它们再可恶,再邪恶,也是恶魔,就像一台戏一样,他们是反角,但至少也是个“角”。

而“饿死不造反”的中国人呢?你觉得,他们更像是什么?读读历史,能告诉我它们更像是什么?

所以说,这个民族的命运,其实早就注定了。

我希望各位葱友平常多留意生活,特别是生活中的小细节,无他,见微知著而已。

我的观点肯定有不少人觉得偏颇,但是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坚定我的看法。也许哪天,你也会和我有一样的看法。

最后,祝各位早日肉翻吧。。。。

同祝我自己。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9 16 条评论 操作
iphone X |
26人赞同

很简单,你跟底层老百姓说:

民主了,你就有选票,你旁边那村长、县长贪污不为你们做事,你就把他们选下去。


至于是否会天下大乱也很简单:

党媒常说的伊拉克,人家萨达姆被推翻后,民主政府建立后,也逐渐恢复了秩序,人家还是极端宗教林立的(当然偶尔的汽车爆炸还是有的vs大规模动荡)。党媒现在是不是也很少黑伊拉克了、转而黑叙利亚了?


下面是伊拉克的gdp增长轨迹图


来源:http://www.multpl.com/iraq-real-gdp


伊拉克国会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6 14 条评论 操作
锦衣-夜行 |
19人赞同

这东西没办法消除,你不能拿一个未发生的事情去安慰大家焦虑的心理。

看通的人也不需要你去消除,没看通的人也就看不通的。

这东西只要让自己去体验,6、70年代的人经历过毛的疯狂,才觉得邓的可贵。

所以未来要让他们多见见习大大的花式表演,最好再回到个毛时代,搞个鸡飞狗跳,也许才会明白。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9 4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12人赞同

没办法消除的,因为他们是对的,以大陆目前的政经情形,真的民主化,结果就是世界末日,绝对无药可救

我以前说过,中国就是一个养蛊的罐子,如果今天蛊王不见了,其他的大号蛊虫绝对不会坐下来好好说话,而是打的你死我活,这个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甚至会出现逆淘汰,穷人会暴动抢劫有钱人,所谓的中产阶级通通完蛋,这个叫做阶级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化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要政府提升人民素质,主动建立基层民主,像台湾戒严时期那样主动教育人民为民主化做预备,我觉得是缘木求鱼,事实上,今天为什么中国不可能出现民主的根源就是现在这个政府,这里人民被洗脑的情况,简直令人发指,比大清还糟糕,至少清朝的时候,人民还知道民主是好东西,现在嘛,呵呵

所以唯一让中国民主化的可能就是美国派联军消灭中国,阉割中国政府,变成像日本或是西德那样,强制民主化,什么集权时期的官员通通清算,所有政治课本全部重写,那样中国倒是可以民主化了,但是我觉得老百姓不可能喜欢这种结局,更不可能让他们接受让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所以这个问题没有解,至少没有让大陆同胞可以接受的解

至于指望大陆同胞出现一个孙中山式的人物,我觉得大家还是洗洗睡吧,这种人历史上出现一个已经是极限了,再来一次是没可能的,大陆还是比较容易出现袁世凯这种人,这种人也比孙中山式的人物更容易成功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12 13 条评论 操作
Ted雄 |
11人赞同

人類很難去理解自己從未接觸過東西,加上土共對的妖魔化,對大部分的人講民主只有缺點沒優點

加上工業化的高速發展,大家認為威权才是好東西,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大家看到台灣只有民主的
"低效率","緩慢發展"和"場內打架"

不過如果長大後經過"共產主義的陣痛"可能會比較對民主接受力增加一點,當然也斯德哥摩症和民族主義爆發,無條件反民主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1 6 条评论 操作
kamuyou | 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11人赞同

为什么要消除?

我也算是“精英”了,但我对“民主化”也有顾虑啊——如果你们把民主定义为普选的话。

问题是,普选恰恰是中国现在最不需要的政治体制方面的改革。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

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一言以蔽之,权力受到制约。

试想,如果这些都有了,没有普选又能怎么样呢?或者反之,如果没有这些,有了普选又能怎么样呢?希特勒也是靠选举上台的,这样的“民主”可能还不如现在的专制独裁。

自由先于民主,自由重于民主。

所以,请向周围的人“安利”自由的重要性,而不是民主——民主恰恰是我们最不需要的。网上的五毛和自干五动不动就说“我们不能搞西方式的民主,否则blablabla”,下次你看见了就说,我们要的根本就不是一人一票的普选制,而是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11 18 条评论 操作
Alex Chen |
10人赞同

打个比方,民主就像西药一样,由于民主国家都是透明的,民主的弊端(副作用)很容易被发现讨论和总结。可是它对诸多社会弊端颇有疗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者中共搞得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像中药,药理不明,副作用不详,不良反应尚不清楚,也不想让你清楚(权力运作不透明),长期服用后或许有疗效(GDP 高速增长),被政府扩大宣传之后就被老百姓广泛接受了。民众反而对民主这种西药顾虑重重。

消除民众对民主化的顾虑是不可能的,因为民主确实有弊端(比如可能演变成民粹)。这种顾虑是理性,健康的。我们决不能为了宣扬自由民主而刻意掩饰这样的弊端,那又和共产党人宣传他们各种思想,主义有什么两样!我们真正要做的,是让民众对民主和威权都有客观的认识,让他们自己在二者中去选择,遗憾的是直接这样做在墙内是不现实的,至少从舆论上让民众意识到威权的弊端很难。但我认为时间仍然可以改变一切,这和劝导民众相信西医,不迷信中医一样。绝大多数迷信中医的人,真得了大病仍然会去看西医。因为在那时他们自然而然地意识到了中医的局限性和西医的优越性,甚至无需别人的劝说。

粗略来讲,中国今天尚无广大普通民众(不是精英!)可感受的“大病”,大多数老百姓不过抱怨抱怨雾霾,房价高,就业、医疗、结婚、养子、养老难——这些都不算大病——因为将就将就就过去了,不是么?而真感受到大病的人——比如维权上访者,抗暴力强拆者以及通晓中西政治的学者精英们——又在民众中占相对少数,形成不了足够的影响力。但我相信,小病长期积累会酿成大病,让国人觉醒,像八十年代末那样再次呼唤民主。而这场大病

“......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都决定了一定要出这样的事情,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怎么样做工作,也还要来的”——邓小平 1989.6.9.

阅读更多
收起
11周前 ▫ 11周前修改过
10 2 条评论 操作
风清扬 |
7人赞同

大范围来讲,国内目前民众的思想境界可能被严重高估了。如果还留在国内的年轻人和知识分子能有哪怕百分之一的人能有当年抗争中共独裁的那批人的觉悟和勇气,这个专制政权也不会固若金汤到这个程度。修宪也好,64也好,国内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普遍态度是根本完全无所谓。当然,64知道的人非常少。我们要试图改变,必须要正视国内的民众对于<民主自由的概念和觉悟>在89之后中共非常有效率的愚化、洗脑、禁锢、打压和恐吓政策下,已经被控制在非常低,几乎为零的水平线上的事实。即便中共突然消失,让中国出现权利真空,现在的中国人的觉悟度也很难建立起民主政府,因为大众对于民众必须具有监督政府的权利、每个人必须有不受迫害地发表任何观点和政治主张的神圣权利的认识几乎为零。中国要改变必须要正视中国人(包括最重要的年轻群体)自身精神觉悟程度还非常落后的事实,一定要进行从0开始的民主启蒙。中共的独裁绝不是单方向的,事实是绝大多数人根本不认为独裁有什么问题,根本不认为民主自由体制下赋予他们的自由和权利是像阳光一样不可缺少的东西。这项启蒙至关重要,仅仅提供似乎很实际的改善民生的政策、承诺绝对是不够的。中国2000多年一次次政权的推翻颠覆,都无法走出专制的轮回,一直原地踏步甚至大步倒退,原因之一就是国民对于民主自由的理念的认识几乎为0。所有独裁者上台前都是用着各种美好的政策许诺获得支持的,但最后造就的是中国人2000多年政治文明几乎毫无进步的现状。要产生改变,必须对今天的中国人进行最基础的,逐步进阶的,从0开始的民主自由启蒙,让人们明白他们被剥夺的权利是像空气,水分,阳光一样必不可少,必须去争取的东西。承认中国人目前精神觉悟非常原始和落后的悲惨事实,进行启蒙运动,激起中国人对于民主自由的渴望,是这个民族能够结束无限的专制轮回——推翻一个政府,总是迎来另一个满口美好承诺和谎言的专制政府——的死循环的唯一方法。朋友们,当今中国年轻人的民主自由权利意识,对民族的关注意识远远低于80年代相对宽松的氛围中民主自由概念得到传播的那批年轻人。从0开始的民主讨论和启蒙,在启蒙过程中结合专制体系的实际弊端,实际政策进行对比讨论是唯一破局之法,遗憾的是,这也是共党独裁体系坚决不允许大家做的。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7 1 条评论 操作
水浅茶轻 | 凡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问题,...
6人赞同

很多人进入一个误区,讨论民主却不讨论权力分割,其实建立民主制度最重要的是权力的分割方式的建立。也就是说民主是结果,而权力分割才是原因

如果把政治制度比作一架天平,那么民主在天平的中间,左边是独裁,寡头政治,右边是民粹主义,无政府主义,甚至国家分裂、军阀割据。要想获得完美的平衡是非常困难的,主要是看权力分割模式的建立以及长期维系,权力分割过多会右倾,过于集中会左倾。在此膜拜一下孟德斯鸠老先生!

这点来看,中国人民认为民主会走向天下大乱也是正确的判断,毕竟权力分割也是一件危险不可控的事情,从内在的多民族构成到外界一圈敌对小国,我国手里的牌实在太烂,干好了就是多难兴邦,玩砸了就是亡国亡种。因为中国已经不再具有2000年来利用文化同化外族的优势文明,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废话了。

最后放出结论。平民对民主化的焦虑只是毛主席没了我们怎么办的无知,而真正的政客担心的却是在一党专政结束后内外各种势力的趁虚而入。所以笔者认为,最好的结局应该是共产党自我改良式的渐进民主。

ps:今天是人大通过中共修宪提议的第二天,敲出结论的时候我有一丝心酸。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6 2 条评论 操作
KIKI |
5人赞同

如果担心混乱,可以先搞试点,以前对市场经济的疑虑甚至敌意并不比民主更少。官方明面上的意识形态是一直支持民主的,但对市场经济却曾经是长期被敌视的。事实上我们一直在扛着民主的大旗,从来不敢公开张扬反对民主。而以前的人认为市场经济其实就是资本主义经济,这个看法并不差。但并没有因为担心就放弃尝试市场经济。

普及现代政治教育普及现代政治教育(中共在创业的时候对普通民众的政治教育可是很拿手的)、从基层民主开始、逐步递进,都可以有助于大大缓解民主化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撇开民主不谈,公民权利、法治本来就是市场经济配套的,这个总该不是有害的吧,为什么不做?再进一步,为什么市场经济可以尝试,就不能尝试民主,要知道不民主就意味着人治、权大于法,司法的独立性是很难保证的。

大家都知道问题在根源在于利益集团就不想放弃权力,借口其实不值一驳。很多问题很明显,解决方法也很明显,技术上说也不难,只是人家不是很想解决罢了。不能解决的理由都是可以轻易驳倒的。民间希望推动的约束权力的做法,技术上并无困难的政策,但官方不肯做。但民间普遍反感的限制百姓的政策,官方做起来总是很有动力。比如西方国家官员财产公布制度,中国腐败更严重,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借口来反对这项政策,所以只好把提这种要求的许志永先生关起来。而各种控制百姓的实名制,做起来可是雷厉风行,十九大期间则如临大敌,连快递都不让进出北京,北京超市里面菜刀都买不到。

官方的理论、理由根本就是缺乏根据且不能做到逻辑自洽的,什么党领导一切,党要管党,这不就是只准我自己管我自己,别人只是被我管的角色么?这个跟皇帝的权威有什么区别?有点常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能看出不对的。

PS:

我听说中共以前的根据地的基层民主建设做得不错的。看来早期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虽然强调思想控制,但确实是支持民主的,只不过后来破坏了,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设计的有严重缺陷,就走向专制了。毕竟思想控制、一元化天生就和民主自由对立。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5 11 条评论 操作
123456 |
5人赞同

现在的状况无解。

唯一合理的方式是拆墙,使西方的思想毫无保留全面地进入中国,才能慢慢使中国人了解到世界的主流是什么样的,自己的国家有多么不合理。否则不可能。

民主是外国的东西,不是中国自发产生的,而且中国的文化传统排斥民主。因此,中国在封闭环境下不可能产生民主思维,也不可能接受民主,更不会成为主流。只能依靠外力,比如香港的英国殖民和台湾的美国压力。六四运动是中国少数知识分子的觉醒和不满,但是他们真的懂民主吗?受时代所限,我看也不懂。

现在的中国人配不上民主,也不值得我们为民主而奋斗。真心的。得到了民主有什么用?还不是玩不下去。只能等时代变化有机会拆墙,最好中共完蛋,才能可能开始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5 21 条评论 操作
CHAN_WUUUU | Hey 朋友,在品葱,6个...
2人赞同

结论:无法消除。


假设:

①现有体制下,由下而上、由外而内的民主改革大概率引发社会巨大动荡,甚至革命。

②动荡/革命的周期无法确定。对于大体量国家而言,稳定下来所需时间很可能需要5年、10年,甚至更多;而恢复至原有活力将需要更久。

③民主化改革结果无法确定。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

④对于民众(包括我),西方“民主”社会并未显现什么优势。

⑤奥卡姆剃刀准则的社会学应用。“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


推论:

1)结合①、②:民主化改革将导致每位公民经历长期动乱。

2)结合③、④,民众对于改革的预期为:

        i.改革或革命失败,损失可能为:财富、家人、地位、或者生命。获益:甚少或不可知; 

        ii.改革或革命成功,损失仍然可能为:财富、家人、地位、或者生命。获益:对于民众而言,未显现出巨大的优势(参见④)。

3)根据剃刀准则,民众认为民主改革未必必要,因此勿增实体。


结论:顾虑无法消除。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2 39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