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历史教科书删去文革一课并将“毛泽东错误发动文革”中的“错误”删去?
8人赞同 13人关注

017年圣诞节前后中国大陆掀起新一轮以“毛诞”取代“圣诞”的热议之后,不足一个月的时间,便又发生了一件与毛泽东相关的大事件——主管教育的中国政府机构近来推出部编本新版历史教材,其中涉及毛泽东及“文革”部分有明显变动。


北京时间1月10日,署名“讲史堂”的公众号披露新版历史教材的当代史部分出现的重大变化。据网络流传的新版历史教科书八年级下册电子版图片显示,中共在即将推出的部编本新版历史教材中删除“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课,文革的内容与旧版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由单独的一章节到与“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融为一体,淡化意图十分明显

同时,新版教材也将对文革“动乱和灾难”的定性抛弃,对旧版教材中直言毛泽东错误的表述语句也做了更改。

.


旧版教材中对“文革”的描述,明确指出毛泽东的“错误”;而新版教材对“文革”的描述,将其发生的原因归结为“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

如此改动,幅度不可谓不大。与改动幅度相适应的,外界争议也同样巨大。

对此,人民教育出版社官方网站1月10日晚间发文回应称,“统编历史教材按照新的编写体例,在第6课《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中,将‘文化大革命’单独作为一个专题进行了重点讲述,分六段全面系统讲述了‘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背景、过程和危害等。”

至于“文化大革命”专题的具体内容,人教社表示:

第一段讲“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背景;

第二段讲一些党政机关受到冲击,大批领导干部和知识分子遭到揪斗,社会和生产秩序陷于混乱;

第三段讲老一辈革命家对江青等人的倒行逆施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第四段讲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策动反革命政变,反革命集团被粉碎;

第五段讲粉碎“四人帮”和“文化大革命”结束;

第六段讲“文化大革命”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新中国成立后最严重的挫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需要我们反思和总结。

然而,如此回应自然不能打消外界疑虑。因为对“文革”内容的淡化、对“毛泽东错误”表述的变动是事实,是怎么解释都改变不了的。而外界更为担心的是,这一变动是否意味着官方要再度拔高毛泽东的地位,真的要让其封“圣”

尤其是,所谓部编本教材,指的是由中国教育部组织编写的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历史、政治三科教材。其中历史教材由教育部会同中宣部编写审定。而中宣部的观感,是否是最高领导人意志的体现

其实这几年来,无论是中共当局还是习近平本人,对毛泽东的态度一直给人以忽冷忽热的感觉。

比如习近平上台后,先是喊出了“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口号,紧接着又效仿毛泽东进行“清党整风”运动,并时不时引用“毛泽东语录”以及毛泽东诗词中原话,这一系列行为,都很容易让人将习近平与毛泽东联系到一起,被外界解读为“挺毛”,并进一步怀疑习近平是否欲成为“毛泽东第二”。

然而,在这一系列“挺毛”举动之外,习近平同时还做出了一系列与毛泽东“划清界限”的举动:比如在“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上邀请毛泽东政敌高岗遗孀李力群及其子高燕生到场,比如习近平湖南之行“过韶山而不入”并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公开表态纪念毛泽东必须从简,再比如毛泽东唯一嫡孙毛新宇在去年失去了中共十九大代表资格······

为何习近平在有关毛泽东的问题上表现的如此“矛盾”?这或许可以从两个层面去解读。

一方面,由于家庭背景及成长历程的关系,习近平自身的思想明显受毛泽东影响比较严重。就其邀请李立群及高燕生出席“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而言,这不仅是对“毛泽东政敌”高岗的一种侧面认可,更是对其父生前战友的一种认同。而这一心态,侧面促成了习近平上述行为中与毛泽东的“背离”。

而另一方面,习近平虽不认同毛泽东在“反右”及“文革”期间的所作所为,他却不能进一步否定毛泽东。就如同他可以邀请李立群及高燕生出席其父亲的百年诞辰座谈会,却不能直接为高岗平反一样。因为中共一直将毛泽东用枪杆子打下来的江山当成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来源,一旦毛泽东被否定,中共也便失去了执政合法性的基础。这不仅是习近平矛盾的根源,同时也是中共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能正视历史、彻底反思“文革”之祸的根本原因所在。

虽然中共一直试图为其执政合法性寻求其他理论支撑,比如“三个代表”的出炉就是中共在这方面的一大尝试。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求索,中共也依然无法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与毛泽东打江山的功绩切割开来。也就是说,若要抛开毛泽东,便要直面执政合法性难题,而中共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

客观上来讲,假如习近平今天想要重新评价毛泽东,所面临的压力与当初邓小平将毛泽东的错误“三七开”时已经小了很多,因为随着改革开放这些年来的发展,中国的民意基础早已改变。且随着十八大以来反腐败的不断深入,习近平已经收获了相当多的民意支持,甚至可以说,今天的中共已经可以尝试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与毛泽东“打江山”的功绩进行“解绑”了。即便中共自身理论体系依然有漏洞与不足,但借此机会来一次与历史的“断舍离”,未尝不能得到重生。

然而,如果中共此时再度在这个问题上妥协,甚至如外界所猜测的,要将毛泽东重新供上“神坛”,那“文革”这段历史包袱,以后恐怕很难有机会再放下了。

有关这次历史教材的修改背后的深意,我只能说,希望上述揣度只是个误会。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8 17 条评论 操作
7个回答
Alex Wu | 已发起品葱多元化运动,未来...
43人赞同

我认为可以先搞清楚为什么官方对文革和毛的态度很暧昧?

类似的问题还有:

为什么在1981年的历史决议里要否定文革?

为什么否定了文革,却依旧把毛的纪念堂留在那里?

为什么把毛三七开?

为什么邓小平说:要警惕右,但主要防左?

为什么数位学校老师、教授在媒体上批判毛被毛粉围攻却不处理?

为什么毛左可以打着红旗游街、但是热爱自由的人们打着民主宪政的旗号上街却会被立即逮捕?

。。。

如今在位的很多人大多数经历过毛时代,我不认为他们想回毛时代,或者支持毛主义,因为他们个个家里家财万贯、鸡犬升天,回到毛时代是要被底层拿出来批斗的。

他们所想的,当然只是保住现有的财富和权力。六四的时候他们遇到了执政危机,民众质疑他们的合法性。后来经济发展成为了他们的合法性。

而如今,面对摇摇欲坠的GDP,他们的合法性又成了问题,于是毛就成了他们的利用工具。你们不是支持、怀念毛吗?我就代表毛。

于是就可以看到毛搞了30年,邓否定了毛又搞了30年,习又要否定邓重新肯定毛再来30年,于是这样的历史循坏中总给人们一种期待、神秘的错觉,而忘了在现代社会,台上的人搞不好是应该换人的。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3 12 条评论 操作
melonboy |
30人赞同

因为这是一段,对执政合法性有非常大冲击力的浩劫。


国内一直宣传,『我们』的体制,是最优越的体制,但是这个论断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只不过国内教育根本没有进行过逻辑方面的培训(可能是有意的),所以一般人会被轻易地『忽悠』过去。我们掰开来细细的说。


首先,文革是一场浩劫,是对中国全体公民的摧残,这个结论难以推翻。于是一开始他们想出了一个招叫做——我们走了一些弯路。问题在于,你作为『世界上最优越的体制』,怎么会走了你们口中『不那么优越』的资本主义都没有走过的弯路呢?

其次,对于毛来说,中共一直渲染他是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这我就好奇了,这么『伟大』的人,怎么就发动了这场可怕的浩劫呢?官方的忽悠方式是:这场浩劫是错误发动,被反革命分子利用的。一般忽悠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但细细想一下,一个伟大的政治家,竟然被人利用,然后带来国家浩劫?这能叫『伟大』?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昏君』吗?

简言之:如果这场浩劫是毛主动发动的,受他控制的,他就是坏;如果是他被蒙蔽而导致的,他就是蠢。怎么办?所以只能把『错误』尽量屏蔽掉,如果这件事不是『错误』,不是『浩劫』,那么就一切ok,万事大吉。可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人们逐渐的淡忘,随着官方不停的封杀、洗脑,文革被洗白,甚至被怀念、美化,竟然逐渐地在变成现实。

悲哀。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30 11 条评论 操作
三头蜂 | 不仅仅是个键盘侠
28人赞同

仔细品读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公众号披露了重大改变,然后出版社迅速“辟谣”:

不是这样的,我们将‘文化大革命’单独作为一个专题进行了重点讲述,分六段全面系统讲述了‘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背景、过程和危害等。

令人叹服的“大胆”公众号和反应如此迅速的出版社。

其实熟悉官方的一套的都知道了这是老套路了,官方想要改什么,但是不知道民间反弹声音有多大,于是找个民间公众号放下风,推到头条热点,看看反应。如果反应不强烈说不定就是真的了。

相似的套路还有:突然有pgone的粉丝搞出个“紫光阁地沟油”假新闻,然后被推到头条,接下来官媒一起开火,猛批pgone。(注:紫光阁是中共官方的微博帐号,似乎让人觉得其粉丝把紫光阁搞成了某饭店)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28 12 条评论 操作
疏风 |
17人赞同

将文革模糊化,并且把已经作为若干历史决议里确定的”毛泽东错误发动文革“解释成建国初期的艰难的探索中不可避免的错误,而不去反省文革造成了多大的国家和民族的灾难,这是典型的要为文革翻案。

邓小平留下了一摊未擦干净的shit果然开始发酵了,现在想想这个党也真是邪了,竟然把14亿的大脑控制的妥妥的,哈哈。这个民族也是不知道吸取教训的。

重犯应该不远了,哪些人要注意了自己有点数哈:官员、企业家、富人们,中产阶级。不要整天星辰大海了,人家粉红们可会革你们命的  (笑泪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17 3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14人赞同

我觉得这是一个传统的中国文明必然的结果:再一次地背叛了道德。

传统的中国文明向来不允许当朝的黑历史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屁民的眼耳之中,朝廷承认黑历史意味着允许存在质疑的声音,这对专制朝廷的统治是一种灾难。


我一直认为人是向往稳定恐惧混乱的动物,这是人建立起社会秩序自我规范的根源动力,基本道德正是人总结的社会秩序的最低准则。同样的,人在以基本道德维持秩序的同时也会由于有限或虚假的认知为了秩序而背叛基本道德。

人对动乱有着天生的恐惧心理,动乱意味着死亡、暴力、经济损失,无论基于哪一个种文明思想所发展的制度都会为了秩序服务,因为人需要秩序规范以避免动乱爆发。

出于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与生产力的更新,人类会的秩序也在时刻做出调整也就是“社会变革”。社会的变革总是以人的各种奇思妙想和保守经验为蓝本的,从专制到宪政、从民粹到人权,每次变革的成功都是来源于新的思想和对过去错误不断的反思。可能这方面做的最严格的是德国吧:重申一遍请大家千万别在德国喊“希特勒万岁”。

上述情况的出现根本上就是为了杜绝已知的动乱。

以此作为依据,文革的存在记录就是在提醒大家朝廷的统治本身就有动乱的嫌疑,早晚会成为统治者的要害启动社会变革。赵家为了维持自身着想,在自我修正这条路被彻底否决后,自然开始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修正他人。所以这一切的发生在朝廷权威日重的当下只是个时间问题。


然后传统中国文明下这个国家的转圈圈模式就可以得到解答了。(以下不属于本问题)

传统的中国文明的根基是儒家文明,是为了维持秩序而背叛道德的最最杰出的代表。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费解的地方在于:究竟为什么哪怕到了现在中国人民仍是分不清儒家文明与中国人坚持的基本道德观的关系呢?)

儒家文明在中国地区地位的确立是对于基本道德的弘扬上而非提出。

首先我们要知道中国人的基本道德并不是儒家发明的,难道在儒家文明出现之前,中国人就没有道德了吗?显然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基本道德,中国地区怎么可能和夷蛮胡戎分得那么清楚?哪怕用儒家自己抱得死死的《尚书》来看,里面的内容也足以证明这一点(虽然我压根不信尚书)。

也就是说,由于基本道德在民众的心里是受认可的,所以坚持基本道德的思想都有生存的空间和土壤,对老百姓来说都是及格以上,选哪个看个人。

那么为什么儒家思想最终支配了中国,成为了中国文明的根基呢?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儒家思想在中国地区成为显学的时代:战国。

春秋无义战,传统的礼仪交兵已经随着“射王中肩”成了过去式(可怜一下宋襄公),到了战国时大家也知道变成了彻底的兼并战争时期。用后世的眼光,当时最好用的东西自然是法家思想,但如我在问题https://pin-cong.com/p/3576/?s=21244里的看法,法家这玩意儿根本就是儒家总结了功利派人士的手段、眼光,以荀子《性恶论》“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为大纲鼓捣出来的。内法外儒与强权相互助益和兼容了。

以上是儒家思想成为正统思想的原因,教化天下万民之权从此落入追求维护阶级稳定之团体的手中。

这个时候再来看看儒的思想就很TM了:一边你要求大家遵守基本道德期望世界大同;另一边为了阶级社会的稳定,背叛基本道德的最高社会目标,用“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生产法家思想给强权用在大家身上。

本来大家想要的就是稳定的社会秩序,这部分文化思想就给了这个国家一个很强大的理由:朝廷代表的是基本道德、朝廷也代表社会秩序,所以为了基本道德和社会秩序不崩溃(导致动乱),朝廷出现的错误不是错误是应该的。

历史行为转圈圈:中国任何专制朝代,由于阶级社会制度的稳定性,只要没到山穷水尽、不是死就是活,和可能发生的动乱造成损失相比,永远不会有人计较朝廷为了维持稳定(统治)所做的一切。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14 3 条评论 操作
Dasistleben | 最靠谱的中美关系评论
12人赞同

欲亡其国,先亡其史。

意识形态或价值观层面的逆转,常常只是统治逻辑改变和资源重新分配的先声。

最近读到郑念女士的《上海生死劫》,查了一下她的简历,发现她的三句话:

郑念语录

1. 革命是搞破坏的人干的,建设国家是搞建设的人干的。打江山的人往往不能很好的建设国家。

2. 江,朱政府是自北洋军阀以来中国最好的政府。(1997)

3.分析一件事情的背后推动者,要看谁受益。

请大家特别留意一下最后一句。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12 4 条评论 操作
毕比 | $
7人赞同

将“毛泽东错误发动文革”中的“错误”删去是对邓小平等中央主要领导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制定过程中精神的继续贯彻。

同时也是习近平为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所做的理论准备。


文革浩劫后,党内外掀起一大股重新反思毛泽东的讨论。1980年,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在召开的四千人讨论会上也涌现出群起批毛的气氛。

主席后来的思想走上唯意志论,认为个人意志可以创造一切,可改变客观经济规律,改变党和国家的根本大法,甚至改变历史发展的趋势,走上追求绝对权势和个人意志的王国、唯我主义的道路。毛主席实际上是犯了“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胡克实)

“封建主义打底,马列主义罩面”。(宋敏之,国家机关第14组第3号简报)
“多数人认为,草稿中许多评价是为毛泽东的错误辩护的,很多提法都是说,“党”在这个问题上怎么错了。大家反问:怎么都是我们全党犯错误啊?主要还是毛泽东犯错误嘛!这是有区别的。我的印象中,会上强调毛泽东有错误的人多” (郭道晖) 
”我们也可以写出一个《论毛泽东同志的左倾修正主义》小册子。这方面的材料要比列宁批伯恩斯坦的右倾修正主义的文章中的材料不知多多少倍。马列主义体系中的错误只是局部的,个别的,暂时的,或只是过时的,不是系统的,路线性的;是白玉瑕疵。而毛主席的错误太大、太多。很难把毛的错误思想排除在毛泽东思想之外。(张香山,国家机关第13组第13号简报)

但是在邓小平为主要领导的党中央坚持下,经修改通过的正式决议并未完全遵循大多数与会者的意见,而主要决定于当时主持起草的胡乔木和中央领导人的意见。

“对于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邓小平文选》

1978年12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闭幕会上,邓小平作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提出

要重建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必须对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大历史事件的是非功过,特别是毛泽东的是非功过,以及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错误的界定,作出一个符合历史实际的决议,以统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才利于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向前看。

可以看出,对于毛历史错误的降温从邓小平时期开始就已经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共识。邓小平作为毛泽东时代的既得利益者,以及接班人梯队中的重要一员。对于毛个人错误的过分批判会引起党内政治生态的不稳定。但与此同时,习近平中央删改“毛泽东错误发动文革”却也是为了打破自改革开放以来党内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度,进而提出具有个人崇拜,专制色彩的“习近平思想”所做的其中一项理论准备。


毛泽东逝世后,中共党内在批判个人崇拜的同时也恢复形成了以党中央为核心的民主集中,集体领导制度。此氛围影响下,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重申以民主集中制为主要内容的党内政治生活准则,规定要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1987年党的十三大进一步提出党内民主制度建设的总体思路,强调要健全党的集体领导制度。当时新当选的中央政治局分别通过了十三届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三个“工作规则(试行)”,中央集体领导和民主决策逐步制度化、规范化。

根据于光远回忆,11届三中全会前,邓小平在于其的谈话中曾经批评了把个人摆在中央之上的新式迷信。

他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比“两个凡是”重要。真正说来是上层建筑有问题,官僚主义是一个内容。权力过分集中,离开民主集中(制)的集中,脱离了组织,离开民主搞集中,这才是实质。”

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党内越来越注重加强集体领导。

十六大修订的《党章》,明确提出凡属重大问题都要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决定。  十六大以来,中央领导集体设立并坚持了定期的集体理论学习制度,至今共进行了73次政治局集体学习,每年春节过后的省部级“一把手”读书班也在中央党校按时举办。”(杨琳)

在十八大报告中,胡锦涛也强调

坚持民主集中制,健全党内民主制度体系,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


总而言之,为了打破自邓小平时期后党内实行的集体领导制度,将习近平作为具有党和国家最高的话语权和决策权的思想权威来推动其自身所预想的战略布局与改革任务。将毛泽东在文革期间,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削弱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严重破坏党的民主生活和正规制度,导致中国经历浩劫这一段失败的个人专制历史淡化,是习近平进一步加强自身权力集中行之有效的理论铺垫之一。


参考文献

“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 ---《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 郭道晖

“走向成熟的集体领导制度” 杨琳

《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于光远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邓小平

《邓小平文选》邓小平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7 5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