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AcFun)为什么会被关闭?
2人赞同 3人关注

A站(AcFun)为什么会被关闭?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2 6 条评论 操作
3个回答
Gniegus | Gniegus in So...
12人赞同

很可惜,二次元开先河者,但是可惜当中又有必然,同为创业者,其中的几点问题,值得我们大家借鉴。

1.核心创始团队不稳定,斗鱼分出去一波,买了几次,有分离了一波,企业没有了真正的主人

2.融资节奏和投资人没有规划好,奥飞,阿里量大股东,都想要控制权,最终不惜牺牲项目

3.商业变现没想清楚,或者不彻底。视频网站肯定是非常烧钱的,完全依靠融资就会很危险, b站在开始很坚决的从游戏上赚到了钱,然后开会员,直播等等。


A站也有一些喷点:

  1. 抱团取暖的排他性,嘲讽b站,嘲讽上b站的人,嘲讽新用户,嘲讽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最绝的是用入站先后论英雄,估计只此一家。
  2. 莫名的优越感,a站用户自称年纪大,消费水平高,说隔壁是小学生。结果呐,不过是一堆18岁的小娃娃嘲讽15岁的小娃娃,简直笑尿。在a站,一个词的用法都能争论一下午,一个高中生都敢给你讲人生哲学,一句话,乌烟瘴气。
  3. a站喷子的战斗力绝对数一数二。喷天喷地,无所不喷。不管是up主还是普通用户,有时候被喷得莫名其妙。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2 2 条评论 操作
fuk | 某不知名投资人
12人赞同

转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6485687/answer/312740654


上周,二次元视频网站、弹幕鼻祖ACFUN发出“我想再活500年”的微博与百万“猴子”告别,走向长期关闭,让内容行业为之震动。事实上,2017年ACFUN至少已有两次超过24小时停摆,现在看来这算得上是关停的征兆。与许多行业明星项目关闭的“一叶落而知秋”不同,A站的关停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二次元市场本身并没有凉,最近具有深厚微博背景的红豆Live更名kilakila进军二次元,表明二次元市场依然还充满变数。

二次元市场没有凉

导致ACFUN关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业务经营不善、股东频繁变更、核心团队不稳、缺乏视频牌照、版权纠纷缠身等等,但归根结底还是业务经营不善。



被视作是A站最直接对手的B站Bilibili就迎来截然不同的结局。年初《财经》报道显示,Bilibili已进入上市前静默期,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其估值将高达30-35亿美元,如此高的估值有华丽的业绩支撑:界面报道显示2016年B站营收为7.36亿元,2017年1-4月营收为7.29亿元,全年有望盈亏平衡。B站董事长陈睿去年中也曾表示,中国没有任何一个视频平台是盈利的,B站会争取在爱奇艺后盈利,在用户数上,极光大数据显示B站2017年上半年的日活用户差不多是A站的8倍。



二次元市场已是欣欣向荣,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3.08亿,其中97%都是90后、00后,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市场规模占整个泛娱乐市场规模的57%,二次元市场不只是有A站、B站这样的弹幕网站,还有动漫、文学、直播、音频、游戏等等形态,对于巨头而言,它即迎合了当前各家抓住年轻人的用户发展战略,本身也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正是因为此,BAT都在此埋下重兵。

腾讯是二次元市场的重要玩家,它在2015年投资了B战,自有动漫、游戏、文学、视频等等业务也在二次元上布局,腾讯用户数最多的产品手机QQ、社交平台QQ空间、最近复活的短视频应用微视也都主打年轻人。

对于文娱有很大野心一直想要有所突破的阿里此前也已布局二次元市场,旗下的优酷土豆是AcFun的投资方,目前还有消息称,A站可能会在阿里的助力下复活:阿里可能会成为接盘侠,让A站补齐大文娱最后一环。不过阿里要求持股70%,A站现大股东奥飞还在为此纠结。

百度旗下的贴吧用户则有超过80%的90后用户,在粉丝数量TOP 20的大吧里,ACGN主题的贴吧占据了将近一半,百度旗下的爱奇艺在2013年便启动二次元战略,在版权内容、自有IP、动漫内容、产业孵化、二次元活动上布局,去年12月上线直播频道主打二次元。

可以看到,BAT都在二次元市场密集布局,埋下重兵,瓜分3亿“猴子”用户。不只是BAT青睐二次元,整个文创产业对此都钟爱有加,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有多达106家二次元相关公司完成了111笔总额达61.97亿元的融资案,其中腾讯、B站、爱奇艺、阅文、阿里参与的有27起,不计算阅文集团的投资项目,腾讯系投资的二次元公司多达14家,二次元依然是巨头的香饽饽。


避免成为下一个A站

一度可与Bilibili分庭抗礼的AcFun因经营不善而关闭,足以让活下来的二次元平台们引以为戒。AcFun业务最致命的问题是,缺乏一个良性的内容生态,而这是任何内容平台存在的关键价值,也是二次元平台们要熬出头的关键。

事实上,相对于许多内容业务而言,视频类平台一直都有一个盈利困境——不只是视频网站至今都没有一家盈利,直播、短视频、二次元平台基本都有难以盈利的问题,抛却牌照等硬性要求不谈,视频类平台难以盈利的关键在于高昂的两大成本:带宽和内容,以及商业化本身的天花板。二次元平台如何破局?

1、强化PGC和自制内容降成本。

与服务器等计算资源不同,带宽随着业务增长只会线性增长,是视频类平台最不可省却的支出,而内容成本在正版化大趋势下也日益高涨,采买要花大钱,侵权成本极高,因此,目前各大视频网站都将重点瞄准了自有内容,包括自制和平台PGC原创,比如在最近的搜狐财报发布时,张朝阳就表示,2018年搜狐视频通过自制内容模式,将视频预算削减40%,通过此搜狐视频预计在2019年盈利,今年亏损将缩小。

在PGC上,腾讯、Bilibili、Kilakila依托各自生态,不缺内容创作者,不过,二次元平台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内容创作生态才能让UP主源源不断地创造内容,这是B站比A站做得好的地方,与A站创作者与消费者被一视同仁不同,UP主在B站上传视频可以获得硬币等回报,也可以得到观众的金币打赏。二次元平台只有给创作者长期的、持续的、可观的商业回报,才能激发后者的创作动力和能力,事实上,目前各类内容平台繁荣的基础都是良性互动的创作生态。

2、重视IP储备挖掘IP衍生价值。

随着二次元文化愈加主流化,二次元市场的动漫、游戏IP也越来越多,这些IP不仅很多粉丝都是核心的二次元用户,同时动漫、游戏中的人气角色、故事场景等都能衍生出新的子IP,所以二次元平台在重视IP储备的同时,也要积极挖掘IP的衍生价值。例如网易的热门手游《阴阳师》就推出了同名动漫,《镇魔曲》更是联合自家的网易文学推出了官方小说,挖掘游戏IP的更多可能性。KilaKila也在二次元IP上积极布局,比如与热门国漫《凹凸世界》、橙光游戏、二次元手游《恋与制作人》、《决战平安京》等进行了合作,基于直播+短视频配音+对话小说的产品形态,推出了游戏主题直播+同人对话小说大赛+配音大赛等活动,充分挖掘二次元IP的衍生价值。不过,长期来看在平台上形成独家的高价值二次元IP,而不是花高价买入第三方的IP做二次挖掘,才是二次元平台应当追求的终极目标。

3、探索多元化的变现模式。

视频、短视频一度盈利困难的主要问题是商业模式单一,比如视频网站依赖视频广告,而后者的天花板是比较低的,很难cover带宽和内容成本。不过,近年来随着内容付费、会员、直播打赏、游戏联运、视频电商、信息流广告等等变现模式的兴起,视频平台的盈利问题正在迎刃而解。

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的会员数量均已突破1000万,其中腾讯视频的超过了4000万;张朝阳最近则表示搜狐视频的付费收入将在2018年赶上广告收入。二次元网站同样要探索更加多元化的变现模式。即将IPO的bilibili形成了比较多样化的变现模式,其收入结构上游戏代理/联运占到了80%以上,直播收入4%左右,广告销售4%左右,电商销售、BML线下活动、B币收入、理财收益等收入占据10%的营收份额,虽说目前还比较依赖游戏,但收入方式却五花八门;已经全面升级的Kilakila除了在二次元直播、对话小说方面寻求更多的商业变现外,还可与微博协作,将微博已经成熟的信息流广告、内容付费等等变现模式嫁接到二次元内容上,或者与微博联合起来探索更多社交化的、前向收费的变现模式;前面提到的IP储备未来也可释放出对应的商业价值。

A站凉了,二次元市场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2 0 条评论 操作
黄前 久美子 | 私、ユーフォが好き!
26人赞同

我认为把 A 站关闭与文化管制联系有些过度解读了。我不是说两者没关系,而是两者没那么重要——说真的,以 A 站现在残存的影响力,还配专门被掐死?团团都上 B 站了,真说文化管制受影响更大的肯定是 B 站而不是 A 站。

我不是 A 站的用户,但在 12、13年时,周围人还有些是 A 站用户。那时算是 B 站前期的上升阶段,很快 B 站就在各方面与 A 站拉开了差距。A 站这么一手好牌打成这样,竟能输给出生时背着原罪的 B 站,只能说咎由自取。我的一位朋友,号称 A 站死粉,之前一直整天骂 B 站怎么礼乐崩坏怎么全是小学生怎么不如 A 站,但实际也就只能逛 B 站,毕竟 A 站实际已经凉了。当我指出 B 站的种种优点,他也只是说诸如「徐逸是野心家」、「B 站充满铜臭味」、「A 站虽然前端水平低但讨论质量更高」等等无力且自说自话的理由。从中我们也能看出 A 站及其用户逐渐与业界脱节的原因。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26 10 条评论 操作
Zen |
37人赞同

直接原因是经营不善。


间接原因与去年来对网站内容整顿有关。


正好昨天人民日报批判Steam 今天两位直播网红被全网禁播,还有前不久爱奇艺某热门引进作品被叫停。在这里做个小小的预言,今年类似的游戏,二次元,直播等年轻人中流行的亚文化,都会遭遇寒冬。


我本人不是二次元,游戏的爱好者。不过个人观察,这几年这类文化在年轻人中的流行普及是非常迅速快速的,以至于我这个一直活在三次元中的人也明显能感受到。网上处处是二次元头像的年轻人,每天都有各种源自二次元和游戏的网络流行语产生。


这些爱好者中不乏“小粉红”,很多对现在的政治制度是高度认同的。但我依然判断,这类亚文化未来会遭到整顿和打压。


https://youtu.be/XT_FAQeW8pw

这个视频说的是摇滚乐与苏联的关系。在冷战期间,摇滚乐对于铁幕下的年轻人有过强烈的思想冲击——我们只不过想和西方青年一样有自由的文化。而今年的中国,文化沙漠僵化保守与经济成果完全不一致,非常类似与当年摇滚乐对苏联的冲击。年轻人不满足于本国僵化教条的文化宣传,而被源自美国,以及今天的日本韩国等国的文化吸引。


很多爱好者说,我们只不过看个动漫美剧,玩个游戏,政治上还是支持共产党,帮共产党说好话的。当年广场上的学生,打出的口号也有很多是支持共产党。甚至是法轮功上访时,也曾经拥护党的领导。原因在于,这类源自外国的文化,不可控。


十九大再次强调党要领导一切,其中重要部分就是思想文化领域的绝对领导权。“思想舆论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而目前看来,年轻人对类似春晚舞台上的歌唱舞蹈小品,以及电视台各种低劣的电视剧,综艺节目,还有中央台的新闻的兴趣越来越少。曾经躲着家长老师,私下流行的二次元文化也逐渐走上前台,甚至连很多中老年人也知道A站B站,知道二次元文化并不是幼稚的儿童动画片,听说过几个动漫游戏角色,熟悉了Cosplay,lolita,甚至女装这些曾经难登大雅之堂的文化在街头中出现。


监管的大棒也必然会在这个时候落下。针对内容的管控,三天两头下架断网整顿,增加的监察成本,最终会传导到网站本身的经营上。再加上管理不善,我想倒下也就不奇怪了。


这种情况下还认为这只是偶发,完全是由于自身原因,那我们拭目以待,今年会有更多类似的亚文化遭遇寒流。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37 17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