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中國人對達賴喇嘛、法輪功近乎本能地反感、厭惡是如何養成的呢?
6人赞同 25人关注

許多中國人一聽到獨立、達賴喇嘛、法輪功,幾乎本能地產生厭惡感。

最近 UCSD 畢業典禮邀請達賴喇嘛演講也是一宣佈就引起中國留學生撻伐。先不討論有關政治立場的獨立話題,一般中國民眾對於達賴喇嘛、法輪功的反感情緒是如何形成的呢?

阅读更多
收起
13月前
6 21 条评论 操作
30个回答
mintwfq |
0人赞同

达赖不讨厌。法轮功有点烦。关键是法轮功在海外旅游景点的那些campaign 有点low啊。也许他们想对土匪就要用土匪的方法,可我作为平时被土匪压迫只是偶尔想出去透透气的游客,实在不愿被另一个土匪打扰。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 12天前修改过
0 条评论 操作
Russ |
4人赞同

打小儿被灌出来的条件反射呗。

比如那著名的东方红,太阳升。

这种歌要是翻成英文换上川总,五十个州全天放,那美国佬得连阑尾都给吐出来。

东方红,太阳升。美利坚出了个大川总。

他让美利坚great again

哈利路亚,他是美国的大救星。。。

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可是咱中国人,就算像我这样几乎生理厌恶共产党的,对这旋律也没那么过敏,甚至还能跟着哼两句。


所以啊,当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被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调教。这种洗脑融汇贯穿在每天的新闻联播里,在每一条路边的标语上,在每一本教科书里,在每一次考试中。。。。

共产党——好!

国民党——坏!

毛泽东——大救星!

蒋介石——不抵抗!

李登辉——台独派!

达赖——搞分裂!

法轮功——邪教!

What do you expecting, huh?

阅读更多
收起
18天前 ▫ 18天前修改过
4 1 条评论 操作
SunshineKing |
2人赞同

如果你的亲人信法轮功这个东西,生病了也死活不去医院,认为可以通过修炼治好自己,结果越病越重。

你还支持法轮功的话,可能良心和智商都被吃掉了!

人人都有信教自由,但如果一个宗教以这种反科学的教义存在,他不折不扣是邪教!

品葱反共反上瘾了。

注解一下:我奶奶就信这个,可能一辈子穷怕了,以为练功能够包治百病,最后反而因为耽误病情花了大钱才治好。

阅读更多
收起
19天前 ▫ 18天前修改过
2 6 条评论 操作
先辈 | 24岁,是学生
6人赞同
新上路的反贼也来答一下吧。

当然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反对法轮功和达赖,这和党的宣传有很大关系。但是,一些反贼的误区是,中共迫害的,一定要支持,这是不对的。墙外的人更应该有独立思考的精神。

达赖我不了解,因为要了解达赖,你需要了解所有建国以来西藏的历史。这在墙内是非常困难的。到了墙外我也比较懒,也不是藏人,就没什么兴趣,反正从维基百科看来,达赖也不是完全没错的,他可能也有一些失误或者不好的地方。

法轮功我还有点熟悉。因为vpn就是他们给的,墙外第一页也是他们的宣传。就宣传水平上来说甚至不如中共。首页大多数文章是中必输,感觉是个逆向的铁血网。文章观点太过乐观,要看多了就会感觉似乎明天中国就有民主宪政了。对于江泽民他们极尽诋毁,这个我不反对,江卖国的行为使我觉得怎么骂他都不为过。但骂江的时候,需要有人衬托,这时有时候居然会吹习,这就不能忍了。我是个彻底无神论者,任何宗教在我眼里看来都没什么道理,所以我只能尊重他们的信仰了。在现实世界也会接触一些宣传物,纸币这些大家都知道,有时候也会收到小册子,内容和网站上的也差不多。我有一点很佩服法轮功,在中共这样的打压之下,他们的教徒冒着这么大风险还在大陆印宣传物和传教,我挺佩服这些人的勇气,但也仅此而已了。
阅读更多
收起
24天前 ▫ 24天前修改过
6 1 条评论 操作
毛人 | 以说理的方式达乎道。
3人赞同

我对达赖一直挺有好感。他有他的政治主张和信仰,但与中国目前政治现实格格不入,这不是他本人或他所代表的宗教的错。


法轮功完全就是另一会事了。中国政府确实是有意识地丑化、污化法轮功,这是事实,但法轮功本身缺乏“智性”也是事实。窃以为李洪志和达赖,法轮功和藏传佛教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阅读更多
收起
4周前 ▫ 4周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
Raketenfaust |
6人赞同

不要把法轮功和达赖相提并论,他们不配。

民间的法轮功信徒是什么样的?2005年我被公司附近小卖部的阿姨传教,建议我生病不用吃药,每天早上起来念三遍“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百病不侵。然后讲了一堆通州某个念佛行善的老太太,死后尸体不腐天上下小白花之类的,总的来说就是民间迷信大百科。

我舅舅算是个法轮功的同情者(但不是支持者),他有一次在LA碰上法轮功宣传,义正辞严地教育了对方一番:“你们负责宣传的人水平太差,就知道说什么北京六月飞雪——谁真见过六月飞雪啊?还有那些什么中共高官吃小孩,嫖幼女之类的,难道作者当时在现场围观吗?怎么连高官在床上什么姿势都写得绘声绘色的?这种一看就是瞎编的东西有人会信吗?”说得那几位满脸汗颜,连声称是。


法轮功的根本问题在于他们只是单纯的和中共有私仇,但无论从左翼立场说解放无产阶级,还是从右翼立场说拯救中华民族——其实都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就好像说白莲教或者太平天国和腐朽的清政府有仇,但能由此证明白莲教和太平天国自己就伟光正吗?


并不是只要反对邪恶就一定能代表正义,斯大林和希特勒还是死对头呢。

阅读更多
收起
8周前 ▫ 8周前修改过
6 1 条评论 操作
bestliutr |
0人赞同

对其他答案的一点补充

民众对达赖喇嘛的反感完全来自于中共的单方面洗脑式宣传,以及对所有非官方信息渠道的堵塞,这是非常简单的巴普洛夫式的反射。今天说达赖是分裂势力,所以所有人都知道达赖,分裂,坏;明天如果说达赖是拜火教邪教首领,五年以后长大的学生将只会记得达赖是拜火教邪教领袖,因为共产党垄断了所有信息渠道

法轮功则完全不是。法轮功本身,正如九十时代的各路神功一样,是利用神秘主义结合传统宗教和迷信所演化出来的诈骗体系,这点我想品葱的各位无论无神论者,怀疑论者,基督徒乃至穆斯利都应该有共识 。法轮功及类似诈骗集团在九十年代的兴盛完全要归功于一共的共产主义叙事崩溃后,二共资本主义信仰建立前,广大中国民众的迷茫和信仰缺失。这种条件在资本主义秩序的迅速建立和稳定后不复存在。法轮功不是高原上的藏传佛教,李洪志也不是没几个中国人见过真人的达赖喇嘛,法轮功和他们的同行们传播范围太广,李洪志和他的同伙们演讲太多,一旦社会土壤发生了根本变化,一旦他们丧失了话语权,他们撒的那些谎的重量就会把他们自己压垮,正如共产党害怕丧失舆论掌握权的原因一样

阅读更多
收起
8周前 ▫ 7天前修改过
0 条评论 操作
xlogic |
1人赞同

这个问题真的是没啥意义。

是如何养成的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假如没有言论审查,你觉得会有这么多人对“独立、达赖喇嘛、法轮功”这些事儿有这么大仇?

如果你要答案,以上就是全部:)

再补充两句

审查的作用其实有两方面,一方面审查造就了傻逼,另一方面审查屏蔽了非傻逼的声音,放大了傻逼的声音。

所以,永远不要怀疑审查消失以后舆论能发生多大的反转。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
byteinsight |
34人赞同

预警,我下面的回答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适,不服甚至愤怒。


先从心理角度来说说。很多国人在看到其他国人收到的各类迫害和悲剧的时候,有一个很正常的潜意识问题就是,这种迫害会不会发生到我身上?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本能的反应就是寻找受害者和自己的区别。譬如疫苗问题,卧槽,我也有小孩,所以就很关注很同情。但是法轮功也好,藏传佛教也好,穆斯林也好....这些人受到迫害却很容易找出’我‘和他们之间的区别。所以,人性的本能会画上一条线,费力的证明自己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样可以获得安全感。不但如此,在这方面越能说服自己,就越觉得安全。甚至顺从谎言,以仇恨这样的极端形式表达出来。甚至不惜以批判的形式去划清界限,以获得自身心理上的安全错觉。这是人之常情,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人性使然不等于这是正确的事情。


我再来说说问题在哪里。这里面的问题在于,思想上的差异和迫害是两回事。你要说厌烦,我更厌烦基督教徒,常常有人上门传教,好几次了,比法轮功还烦。那些教条的说辞听了好多次。人与人思想有别,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希望传递自己相信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管手段如何,相不相信决定权在你自己。就算法轮功成员因为相信生病不吃药都死翘翘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如果说这是邪教,那么你是否走了法律程序去认定?你对这个宗教的处理是否符合法律,或者说符合基本的人权?...


所以你看,思想和对思想的迫害根本就是两回事。这个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啊)。为什么?


如果你认为,因为我讨厌某群人或者不同意他们的观点,所以对他们的迫害我就可以无动于衷,甚至支持,那么你就跟你反对的中共是一样邪恶的了。


如果你们都持有这种观点(因为轮子是瞎说很烦,藏独要分裂祖国,所以他们活该),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有一天中共不在了,这个国家还是毫无希望。法制,言论自由,了解一下?


另外一个误区,个体和群体,个体和个体的思想是两回事。因为这个思想你不同意,不等于信仰这个思想的人就低人一等。就可以随便藐视和羞辱。面对个体,应该还是有基本的尊重。我举个例子吧,你看郭文贵(有人不屑,我看到了)和王建本来是敌对阵营的,但王建死后,郭针对个人还是表现出尊重,不管你同不同意观点,人就是人。一个人不管如何的邪恶,他还是一个人,不知道各位听的懂这段话不? 对人本体的基本尊重,是一个人的个人素质的体现。我知道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会很迷惑,没关系你们日后会明白的。


我不信基督,但同意基督教觉得人就是人,人的罪就是罪,二者不是一回事。所以上帝也许会惩罚罪,但却会无条件的爱人。这是有智慧的话。想明白这个会非常有益,这也就是真正现代法制的基础逻辑。(基于仁的法律,惩戒为目的vs基于恨的法律,复仇为目的)


而至于为什么会不同意甚至反感法轮功,我倾向还是洗脑的后果。就我接触,法轮功跟其他宗教相比其传教手法,扰民程度大同小异。属正常范围,没有理由单独拿出来仇恨。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34 10 条评论 操作
CT-ABT | 1 Sep 2018: D...
3人赞同

被中共填鸭灌输意识形态这么多年,自然会本能地对一切试图灌输意识形态的玩意儿反感。

所以我不仅反感法轮功、藏传佛教,还反感汉传佛教、上座部佛教、天主教、东正教、圣公宗、(诸)叛逆宗、摩门教、伊斯兰教。在我眼里,一切合法宗教其实和“全能神”的差别也不是太大了。

另,本人并非唯物主义者,恰恰相反,是主观唯心主义者,我们这派大概和宗教天生合不来。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
麦脆芽 | 不定期删除本人发表的个人情...
36人赞同

我也对法轮功很反感。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吧。

1:最初只是好奇,法轮功到底宣传什么,为什么被禁止。那会儿网络上有很多QQ号会莫名其妙加你,然后跟你聊一些现实当中的困难,开始抱怨,试图引导你的情绪。不过他们的工作也不是很有耐心,不出5分钟保证引出匿名三退的话题。这是我反感之一,一开始好像很认真,想好好聊一聊,结果你就是为了给我推销你的宗教信仰?

2:《其人》《九评》我也看过,只能说写得很烂。后来在对中共的研究中发现,原来《九评》这个稍微像样点的名字还不是法轮功自创,更逗的就是这个还是抄袭中共。这个《九评》起源于哪里呢?就是当年中苏论战时候中共搞了个《九评苏联共产党》,从内容来看,论战水平确实很高。但是法轮功的《九评》,可以说连山寨都算不上。

3: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时至今日,国内其实也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行为也让我反感。首先,聊天模式会回到类似1的场景,试图引导你什么。然后趁机掏出《九评》和《其人》的小光盘,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先不说你们的作品我都阅读过,就您推销的这水平,就好像说,不信你的都是傻子?就是说,我个人接触到的法轮功的宣传里,它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就是纯粹为了煽动情绪而进行宣传。说真的,你要说中共不好,可是你的手法又和中共类似,甚至比中共低劣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你要我听信你的观点?

4:就是现在为了倒江而挺习。你要说你挺习,我还不一定有意见,但是近几年所有言论纯粹是为了倒江而挺习?这恐怕会让人浮想联翩吧。

5:最后做个总结吧。其实法轮功就是中共的弃子。当年利用这些气功什么的维持了社会稳定,可是当你的规模发展到可以和中共党员人数相提并论的时候,那结果就是得兔死狗烹。其实法轮功就是做了狗,又不甘心兔死狗烹而已。


我对达赖的反而没有那么反感,或许也有一点反感吧。

达赖是藏民普遍的信仰,所以藏民们怎么选择,我是尊重他们的信仰的。就是说他们愿意听达赖的,这一点我是不反对的。因为这个涉及到很多问题了,包括文化的隔阂到融合,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解决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

但是从事实来说,目前这一世达赖,你是得了人家中共的好处的,现在就这样背信弃义?

其实之前还有个问题问如何看待港独、藏独、疆独。那个问题不好回答,但是港独却很好回答。香港在上世纪末的金融危机里,确确实实你是得了人家大陆的好处的。时隔20年,那波受益人或许大多都还活着,就是说你现在闹港独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补充一点,撒切尔和邓小平谈香港问题,是刚过了英阿马岛战争,从实际的结果来看,英国从阿根廷拿个马岛都已经可以说是元气大伤,真是要不起香港了。

就是说会给人一种见利忘义的感觉,而且这种见利忘义吧,确实也比较傻。你说中美俄三国互相见利忘义,人家有那个底气,您是有什么底气呢?其实不过是徒增事端,让周围波及的人群生活不得安宁罢了。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36 20 条评论 操作
truelies |
4人赞同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好人。

土狗是坏,但法轮功也不是善茬。

据我观察和了解,我认为法轮功跟土狗一样,擅长利用民众做砝码,挑拨民众心理,来达到政治目的或者其他目的。

法轮功在宣传上,文字表达运用上,有一种很低级的精神洗脑倾向,其网站跟土狗官网一样虚假和别有用心,甚至比土狗更烂或者更真?因为相比土狗表面的人模狗样,法轮功毫不掩饰自己的粗俗。无论从外表还是内里,都是没有美感的东西,那就是称为丑恶吧,土狗和法轮功,顶多一个是虚伪的丑恶和真丑恶。

这个真善忍口号能够跟绿教那些所谓自以为清真相媲美,都够恶心。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4 2 条评论 操作
ICEunicorn |
0人赞同

<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流亡印度时和达赖喇嘛访问台湾时,就在台湾展出其收藏的人骨法器,还有人皮,真是毛骨悚然。</font></font>

<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
</fon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我不知道这种反感和厌恶为什么需要培养。</font></font>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2 条评论 操作
JetBuffer |
3人赞同

对于达赖和轮子,第一次反感肯定是听了政府的宣传结果,一想达赖搞分裂——坏人;轮子是邪教——恐怖!


而当学会翻墙,学会独立思考后,对于达赖其实并不反感,说的简单点,达赖只是一名拥有自己的政治诉求的普通人,不过这位普通人的政治诉求与西藏民众相符,却与政府不相符,在无法追求到西藏所想达到的政治目的后,想跳起来与政府单挑的团体领导人而已,这样的人,我有什么好反感的?


但对于轮子,说实话还真是现在都有点反感,不过反感的来源并不是政府所说的邪教什么的,因为这事儿我没研究过,没有发言权,到底轮子是不是邪教?

我反感的原因来源于轮子所发表的言论。

1. 打开轮子网站,几乎通篇都是反共言论,可这些文章里有多少是真实的?

2. 轮子已彻底沦为了一个以反共而反共的组织架构,这是我非常反感的,宗教既然是宗教,就应该避免带有政治目的,否则发展到后来会否成为绿教那样政教合一呢?


说到底,我并不是反感轮子的教义什么的(因为从来没看过),也不是认为轮子是邪教(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只是反感轮子被彻底政治化,已经转变为了政治团体,与宗教的发展完全背道而驰。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3 1 条评论 操作
第三新索多玛 |
9人赞同

三个原因:

1.自身原因:藏传佛教和法轮功都不属于高级宗教,而是保留了大量巫术的原始宗教;

2.中国人缺乏法治意识;

3.我先不说,但这条最重要。

首先很多人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的攻击并非空穴来风。藏传佛教历史上确实有各种原始的祭祀仪式,至于说这些仪式当中是不是真的有某些血腥成分,还是说都是共产党的栽赃,我不是藏人无法判断这一点。但它存留了大量巫术这是毫无疑问的。

法轮功更要命,它跟其它气功一样宣称自己能治病,有人说它耽误病人治疗,我毫不怀疑这里面有很多是真的。可以说,如果它没有招惹了共产党而是正常发展到现在的话,那么徐晓东的打假名单上就会把它加上去。

更不要说法轮功现在打着反共的旗号跪舔包子,我实在是看不起这些人。

但是在当下这个时代,如果要把以上这些内容作为取缔藏传佛教和法轮功的理由的话,我只能说你跟共产党真是绝配。

日本以前有个奥姆真理教,他在地铁投沙林之后大家都知道他是邪教了。按照中国人的常(nao)见(can)想法,日本就应该在投沙林之前提前宣布奥姆真理教是邪教,然后把信教的人抓起来。但是日本人就是没有这么做。因为任何具备基本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你赋予政府这种权利,等到下次你得罪了某个政府官员,你就是信邪教的。

至于说沙林毒气案的受害者怎么办,我只能说世间万物都有缺陷,我们只能选择缺陷更小的一种。法律惩罚的滞后是法治社会无可回避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滚到一个没有法律,也没有民主的国家——哦这不就是中国吗。

只是,下次共产党取缔你心爱的日本动漫、网络游戏和暴走漫画的时候,你别叫屈哦。


当然话说回来,政府没有反巫术/邪教的权力,不等于我们没有。但是这里又出现一个证据选择的问题:现今有关于这两个宗教的不利证据大多是共产党公开出来的,共产党公开的东西我们敢信吗?

当然从理论上讲,搞巫术肯定或多或少会害人。但是巫术是宗教教义本身倡导的,还是底下的人在瞎JB乱搞,这在对宗教本身的认定上也是很重要的。而这又涉及到取证问题。

所以我只能说:在共产党垮台之前,我们都应该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作无罪推定,至于说共产党垮台以后他们又干什么别的事情,到时候再走法律程序来判断,这才是法治的思维。


但是私心上讲,我对藏传佛教的信任确实远超法轮功,因为有达赖这么个人在。

宗教的下层人士总是比高层更容易被巫术迷惑,所以高层的倡导对于宗教的去巫术化至关重要。共产党污蔑说藏传佛教提倡巫术,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达赖被驱逐几十年之后依然存在所谓朝阳区三十万散养仁波切,这你能怪达赖吗?

法轮功就不一样,我觉得如果他们的智识能够拒绝巫术的话,那不应该跪舔包子啊。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中国人对于巫术的态度极其鸡贼。

譬如他们一谈到欧洲中世纪,哎哟,黑暗的中世纪啊,猎杀女巫啊,反人类啊;回头一谈藏传佛教和法轮功,哎哟,巫术害人啊,共产党抓的对啊。

呸。

巫术放在哪里都是巫术,不可能只有东方的巫术才害人。如果再考虑到中世纪在技术上无法实现法治的话,那么猎巫确确实实不是一件值得反对的事。然而中国人就是偏要在这种事情上逆反天罡。正常的猎巫行为他们反对,践踏法治的猎巫他们反倒支持,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个原因:中国人欺软怕硬,爱耍小聪明。

他们反对正当的猎巫,反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却支持共产党的非法猎巫,因为他们潜意识里非常清楚谁才是那个有能力欺压自己的人。是的,共产党过于强大,你不敢反对他们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至少还可以拒绝发言,而不是在弱者身上发泄怨气。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

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9 4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