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中國人對達賴喇嘛、法輪功近乎本能地反感、厭惡是如何養成的呢?
6人赞同 21人关注

許多中國人一聽到獨立、達賴喇嘛、法輪功,幾乎本能地產生厭惡感。

最近 UCSD 畢業典禮邀請達賴喇嘛演講也是一宣佈就引起中國留學生撻伐。先不討論有關政治立場的獨立話題,一般中國民眾對於達賴喇嘛、法輪功的反感情緒是如何形成的呢?

阅读更多
收起
11月前
6 23 条评论 操作
24个回答
Raketenfaust |
2人赞同

不要把法轮功和达赖相提并论,他们不配。

民间的法轮功信徒是什么样的?2005年我被公司附近小卖部的阿姨传教,建议我生病不用吃药,每天早上起来念三遍“法轮大法好”就可以百病不侵。然后讲了一堆通州某个念佛行善的老太太,死后尸体不腐天上下小白花之类的,总的来说就是民间迷信大百科。

我舅舅算是个法轮功的同情者(但不是支持者),他有一次在LA碰上法轮功宣传,义正辞严地教育了对方一番:“你们负责宣传的人水平太差,就知道说什么北京六月飞雪——谁真见过六月飞雪啊?还有那些什么中共高官吃小孩,嫖幼女之类的,难道作者当时在现场围观吗?怎么连高官在床上什么姿势都写得绘声绘色的?这种一看就是瞎编的东西有人会信吗?”说得那几位满脸汗颜,连声称是。


法轮功的根本问题在于他们只是单纯的和中共有私仇,但无论从左翼立场说解放无产阶级,还是从右翼立场说拯救中华民族——其实都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就好像说白莲教或者太平天国和腐朽的清政府有仇,但能由此证明白莲教和太平天国自己就伟光正吗?


并不是只要反对邪恶就一定能代表正义,斯大林和希特勒还是死对头呢。

阅读更多
收起
5小时前 ▫ 5小时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
xlogic |
1人赞同

这个问题真的是没啥意义。

是如何养成的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假如没有言论审查,你觉得会有这么多人对“独立、达赖喇嘛、法轮功”这些事儿有这么大仇?

如果你要答案,以上就是全部:)

再补充两句

审查的作用其实有两方面,一方面审查造就了傻逼,另一方面审查屏蔽了非傻逼的声音,放大了傻逼的声音。

所以,永远不要怀疑审查消失以后舆论能发生多大的反转。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
byteinsight |
27人赞同

预警,我下面的回答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适,不服甚至愤怒。


先从心理角度来说说。很多国人在看到其他国人收到的各类迫害和悲剧的时候,有一个很正常的潜意识问题就是,这种迫害会不会发生到我身上?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本能的反应就是寻找受害者和自己的区别。譬如疫苗问题,卧槽,我也有小孩,所以就很关注很同情。但是法轮功也好,藏传佛教也好,穆斯林也好....这些人受到迫害却很容易找出’我‘和他们之间的区别。所以,人性的本能会画上一条线,费力的证明自己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样可以获得安全感。不但如此,在这方面越能说服自己,就越觉得安全。甚至顺从谎言,以仇恨这样的极端形式表达出来。甚至不惜以批判的形式去划清界限,以获得自身心理上的安全错觉。这是人之常情,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人性使然不等于这是正确的事情。


我再来说说问题在哪里。这里面的问题在于,思想上的差异和迫害是两回事。你要说厌烦,我更厌烦基督教徒,常常有人上门传教,好几次了,比法轮功还烦。那些教条的说辞听了好多次。人与人思想有别,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希望传递自己相信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管手段如何,相不相信决定权在你自己。就算法轮功成员因为相信生病不吃药都死翘翘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如果说这是邪教,那么你是否走了法律程序去认定?你对这个宗教的处理是否符合法律,或者说符合基本的人权?...


所以你看,思想和对思想的迫害根本就是两回事。这个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务必要请各位分清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啊)。为什么?


如果你认为,因为我讨厌某群人或者不同意他们的观点,所以对他们的迫害我就可以无动于衷,甚至支持,那么你就跟你反对的中共是一样邪恶的了。


如果你们都持有这种观点(因为轮子是瞎说很烦,藏独要分裂祖国,所以他们活该),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有一天中共不在了,这个国家还是毫无希望。法制,言论自由,了解一下?


另外一个误区,个体和群体,个体和个体的思想是两回事。因为这个思想你不同意,不等于信仰这个思想的人就低人一等。就可以随便藐视和羞辱。面对个体,应该还是有基本的尊重。我举个例子吧,你看郭文贵(有人不屑,我看到了)和王建本来是敌对阵营的,但王建死后,郭针对个人还是表现出尊重,不管你同不同意观点,人就是人。一个人不管如何的邪恶,他还是一个人,不知道各位听的懂这段话不? 对人本体的基本尊重,是一个人的个人素质的体现。我知道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会很迷惑,没关系你们日后会明白的。


我不信基督,但同意基督教觉得人就是人,人的罪就是罪,二者不是一回事。所以上帝也许会惩罚罪,但却会无条件的爱人。这是有智慧的话。想明白这个会非常有益,这也就是真正现代法制的基础逻辑。(基于仁的法律,惩戒为目的vs基于恨的法律,复仇为目的)


而至于为什么会不同意甚至反感法轮功,我倾向还是洗脑的后果。就我接触,法轮功跟其他宗教相比其传教手法,扰民程度大同小异。属正常范围,没有理由单独拿出来仇恨。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27 8 条评论 操作
CT-ABT | 废死派、反中医、主观唯心、...
3人赞同

被中共填鸭灌输意识形态这么多年,自然会本能地对一切试图灌输意识形态的玩意儿反感。

所以我不仅反感法轮功、藏传佛教,还反感汉传佛教、上座部佛教、天主教、东正教、圣公宗、(诸)叛逆宗、摩门教、伊斯兰教。在我眼里,一切合法宗教其实和“全能神”的差别也不是太大了。

另,本人并非唯物主义者,恰恰相反,是主观唯心主义者,我们这派大概和宗教天生合不来。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3 0 条评论 操作
麦脆芽 | 不定期删除本人发表的个人情...
35人赞同

我也对法轮功很反感。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吧。

1:最初只是好奇,法轮功到底宣传什么,为什么被禁止。那会儿网络上有很多QQ号会莫名其妙加你,然后跟你聊一些现实当中的困难,开始抱怨,试图引导你的情绪。不过他们的工作也不是很有耐心,不出5分钟保证引出匿名三退的话题。这是我反感之一,一开始好像很认真,想好好聊一聊,结果你就是为了给我推销你的宗教信仰?

2:《其人》《九评》我也看过,只能说写得很烂。后来在对中共的研究中发现,原来《九评》这个稍微像样点的名字还不是法轮功自创,更逗的就是这个还是抄袭中共。这个《九评》起源于哪里呢?就是当年中苏论战时候中共搞了个《九评苏联共产党》,从内容来看,论战水平确实很高。但是法轮功的《九评》,可以说连山寨都算不上。

3:和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时至今日,国内其实也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行为也让我反感。首先,聊天模式会回到类似1的场景,试图引导你什么。然后趁机掏出《九评》和《其人》的小光盘,告诉你“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先不说你们的作品我都阅读过,就您推销的这水平,就好像说,不信你的都是傻子?就是说,我个人接触到的法轮功的宣传里,它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就是纯粹为了煽动情绪而进行宣传。说真的,你要说中共不好,可是你的手法又和中共类似,甚至比中共低劣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你要我听信你的观点?

4:就是现在为了倒江而挺习。你要说你挺习,我还不一定有意见,但是近几年所有言论纯粹是为了倒江而挺习?这恐怕会让人浮想联翩吧。

5:最后做个总结吧。其实法轮功就是中共的弃子。当年利用这些气功什么的维持了社会稳定,可是当你的规模发展到可以和中共党员人数相提并论的时候,那结果就是得兔死狗烹。其实法轮功就是做了狗,又不甘心兔死狗烹而已。


我对达赖的反而没有那么反感,或许也有一点反感吧。

达赖是藏民普遍的信仰,所以藏民们怎么选择,我是尊重他们的信仰的。就是说他们愿意听达赖的,这一点我是不反对的。因为这个涉及到很多问题了,包括文化的隔阂到融合,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解决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

但是从事实来说,目前这一世达赖,你是得了人家中共的好处的,现在就这样背信弃义?

其实之前还有个问题问如何看待港独、藏独、疆独。那个问题不好回答,但是港独却很好回答。香港在上世纪末的金融危机里,确确实实你是得了人家大陆的好处的。时隔20年,那波受益人或许大多都还活着,就是说你现在闹港独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补充一点,撒切尔和邓小平谈香港问题,是刚过了英阿马岛战争,从实际的结果来看,英国从阿根廷拿个马岛都已经可以说是元气大伤,真是要不起香港了。

就是说会给人一种见利忘义的感觉,而且这种见利忘义吧,确实也比较傻。你说中美俄三国互相见利忘义,人家有那个底气,您是有什么底气呢?其实不过是徒增事端,让周围波及的人群生活不得安宁罢了。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35 21 条评论 操作
truelies |
3人赞同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好人。

土狗是坏,但法轮功也不是善茬。

据我观察和了解,我认为法轮功跟土狗一样,擅长利用民众做砝码,挑拨民众心理,来达到政治目的或者其他目的。

法轮功在宣传上,文字表达运用上,有一种很低级的精神洗脑倾向,其网站跟土狗官网一样虚假和别有用心,甚至比土狗更烂或者更真?因为相比土狗表面的人模狗样,法轮功毫不掩饰自己的粗俗。无论从外表还是内里,都是没有美感的东西,那就是称为丑恶吧,土狗和法轮功,顶多一个是虚伪的丑恶和真丑恶。

这个真善忍口号能够跟绿教那些所谓自以为清真相媲美,都够恶心。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3 2 条评论 操作
ICEunicorn |
0人赞同

<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流亡印度时和达赖喇嘛访问台湾时,就在台湾展出其收藏的人骨法器,还有人皮,真是毛骨悚然。</font></font>

<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
</font><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erit;">我不知道这种反感和厌恶为什么需要培养。</font></font>

阅读更多
收起
5周前 ▫ 5周前修改过
2 条评论 操作
JetBuffer |
3人赞同

对于达赖和轮子,第一次反感肯定是听了政府的宣传结果,一想达赖搞分裂——坏人;轮子是邪教——恐怖!


而当学会翻墙,学会独立思考后,对于达赖其实并不反感,说的简单点,达赖只是一名拥有自己的政治诉求的普通人,不过这位普通人的政治诉求与西藏民众相符,却与政府不相符,在无法追求到西藏所想达到的政治目的后,想跳起来与政府单挑的团体领导人而已,这样的人,我有什么好反感的?


但对于轮子,说实话还真是现在都有点反感,不过反感的来源并不是政府所说的邪教什么的,因为这事儿我没研究过,没有发言权,到底轮子是不是邪教?

我反感的原因来源于轮子所发表的言论。

1. 打开轮子网站,几乎通篇都是反共言论,可这些文章里有多少是真实的?

2. 轮子已彻底沦为了一个以反共而反共的组织架构,这是我非常反感的,宗教既然是宗教,就应该避免带有政治目的,否则发展到后来会否成为绿教那样政教合一呢?


说到底,我并不是反感轮子的教义什么的(因为从来没看过),也不是认为轮子是邪教(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只是反感轮子被彻底政治化,已经转变为了政治团体,与宗教的发展完全背道而驰。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3 1 条评论 操作
第三新索多玛 |
8人赞同

三个原因:

1.自身原因:藏传佛教和法轮功都不属于高级宗教,而是保留了大量巫术的原始宗教;

2.中国人缺乏法治意识;

3.我先不说,但这条最重要。

首先很多人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的攻击并非空穴来风。藏传佛教历史上确实有各种原始的祭祀仪式,至于说这些仪式当中是不是真的有某些血腥成分,还是说都是共产党的栽赃,我不是藏人无法判断这一点。但它存留了大量巫术这是毫无疑问的。

法轮功更要命,它跟其它气功一样宣称自己能治病,有人说它耽误病人治疗,我毫不怀疑这里面有很多是真的。可以说,如果它没有招惹了共产党而是正常发展到现在的话,那么徐晓东的打假名单上就会把它加上去。

更不要说法轮功现在打着反共的旗号跪舔包子,我实在是看不起这些人。

但是在当下这个时代,如果要把以上这些内容作为取缔藏传佛教和法轮功的理由的话,我只能说你跟共产党真是绝配。

日本以前有个奥姆真理教,他在地铁投沙林之后大家都知道他是邪教了。按照中国人的常(nao)见(can)想法,日本就应该在投沙林之前提前宣布奥姆真理教是邪教,然后把信教的人抓起来。但是日本人就是没有这么做。因为任何具备基本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你赋予政府这种权利,等到下次你得罪了某个政府官员,你就是信邪教的。

至于说沙林毒气案的受害者怎么办,我只能说世间万物都有缺陷,我们只能选择缺陷更小的一种。法律惩罚的滞后是法治社会无可回避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滚到一个没有法律,也没有民主的国家——哦这不就是中国吗。

只是,下次共产党取缔你心爱的日本动漫、网络游戏和暴走漫画的时候,你别叫屈哦。


当然话说回来,政府没有反巫术/邪教的权力,不等于我们没有。但是这里又出现一个证据选择的问题:现今有关于这两个宗教的不利证据大多是共产党公开出来的,共产党公开的东西我们敢信吗?

当然从理论上讲,搞巫术肯定或多或少会害人。但是巫术是宗教教义本身倡导的,还是底下的人在瞎JB乱搞,这在对宗教本身的认定上也是很重要的。而这又涉及到取证问题。

所以我只能说:在共产党垮台之前,我们都应该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作无罪推定,至于说共产党垮台以后他们又干什么别的事情,到时候再走法律程序来判断,这才是法治的思维。


但是私心上讲,我对藏传佛教的信任确实远超法轮功,因为有达赖这么个人在。

宗教的下层人士总是比高层更容易被巫术迷惑,所以高层的倡导对于宗教的去巫术化至关重要。共产党污蔑说藏传佛教提倡巫术,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达赖被驱逐几十年之后依然存在所谓朝阳区三十万散养仁波切,这你能怪达赖吗?

法轮功就不一样,我觉得如果他们的智识能够拒绝巫术的话,那不应该跪舔包子啊。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中国人对于巫术的态度极其鸡贼。

譬如他们一谈到欧洲中世纪,哎哟,黑暗的中世纪啊,猎杀女巫啊,反人类啊;回头一谈藏传佛教和法轮功,哎哟,巫术害人啊,共产党抓的对啊。

呸。

巫术放在哪里都是巫术,不可能只有东方的巫术才害人。如果再考虑到中世纪在技术上无法实现法治的话,那么猎巫确确实实不是一件值得反对的事。然而中国人就是偏要在这种事情上逆反天罡。正常的猎巫行为他们反对,践踏法治的猎巫他们反倒支持,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个原因:中国人欺软怕硬,爱耍小聪明。

他们反对正当的猎巫,反对藏传佛教和法轮功,却支持共产党的非法猎巫,因为他们潜意识里非常清楚谁才是那个有能力欺压自己的人。是的,共产党过于强大,你不敢反对他们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至少还可以拒绝发言,而不是在弱者身上发泄怨气。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

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8 3 条评论 操作
吃嘛嘛香 |
11人赞同

达赖和法轮功基本是两回事,不能并列。这里只说法轮功。


其他答主说得好,法轮功跟中共根本是私仇,法轮功宣传那些东西完全是为了私利,而非中国民主宪政法治自由的公义。


当年孙总理借助国内外黑帮势力搞革命,民国成立后,你见过政府宣传我们的国父、总裁当年是如何加入洪门、青帮的吗?临时用一用可以,上不了台面的。而杜月笙这些人的境界,又岂是法轮功能比的?法轮功现在基本沦为美国政府养的狗,好比中国想象中那个听话的朝鲜那种角色。


法轮功的教义,本身是水平低劣的乡村迷信。但凡有点智商的中国留学生,大多把法轮功网站当娱乐版看,学习不顺利受打击了,就打开明慧网读两篇天灭中共的文章,于是智力上找到自信了。法轮功说退党退团退队人数现在超过3亿了,你信吗哈哈哈哈哈哈。


法轮功的包养者看来是下了血本的,世界各地都有法轮功雇佣为其站街的人。我还记得几年前去欧洲旅游,一个当地白人看到我们一行是中国人,就拿着一个扩音喇叭播放法轮功的宣传一路跟随。最后我们找了警察才摆脱他。你以为法轮功要是受到哪届中国政府青睐,它会怎样?到时候法轮功propaganda力度一点不比任何洗脑教育差。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有没有?我没有实地调查过,也没看到过可信的独立调查报告,不能说有或者没有。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就算有,以法轮功自己这么烂的本质,也很难据此反击,在海外华人的主流中产生较大影响。


XX是邪恶的,不能推论反对XX的就是正义的。正如当年希特勒德国和斯大林苏联,双方都是对内残暴镇压迫害,对外侵略扩张,双手沾满鲜血的邪恶政权。双方都是邪恶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1 2 条评论 操作
华佗行医 |
20人赞同

这就是文宣洗脑的效果了,虽然洗脑这词用的有点过,但它确确实实是影响了人的思考方式

其实所有你们会讨厌厌恶的国家,团体和个人,都是国家有意要引导你们去讨厌的


法轮功在那个年代相当于是国民运动,堪比今天的广播体操,而且是连大人都练的体操,教众达上千万,甚至比党员都多,党内还有很多信徒,你说高层能不担心吗 

为了维持政权稳定存续,就只能一棍子打死他了


达赖更不用提了,西藏虽然被接管了,但是藏人不服啊,文化习俗甚至宗教信仰都不一样,人家把达赖视作精神领袖,达赖也不服软,仗势带众和国家对着干,並死不承认国家给他安排的活佛继承人

这样不长眼的行为,简直是有辱我党的威信,那怎么行?想派人抓却可惜给跑了,在国外给人供着不好动手,只能先发动舆论攻势来丑化他了


除了这两个之外,你知道为什么我国人民那么讨厌日本吗?侵华战争?大屠杀?

是的,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可当初这两件事可是让中共拍手称快的喜事,大屠杀杀的可是民国的首都子民,极大的重挫了国民党的士气和战力

所以当二战结束后,日本想要赔偿,高层们笑着说不用,毛主席甚至高兴的说没有日本的侵略,我党还不能推翻国民党呢

所以战后中日很快就建交了,比和苏联建交还早,中日和乐融融,日本人从心里感激中国人的善良大度

但事情坏就坏在日本人太能折腾了,战后没多久,经济就开始腾腾的攀升,而国内又不争气的在搞斗争,步入最黑暗的十年,经济停滞不前

看着走资本主义的日本百业兴盛,完全走出战争的阴影,妈呀这还怎么建交啊,你一个战败国发展的比战胜国还好,我们的民众怎么会相信走共产主义的路是正确的呢?

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共开始和渐渐和日本疏远了,慢慢也有了一些抗日的宣传和创作,总之只要日本过的越好,这边的宣传就要更大力:诸如他们经济会发展起来都是因为拒绝赔偿,当初掠夺中国大量的白银才能重建的,还有日本一直想再发动一次侵华战争,大家可要堤防

讲得多了,大家就记住了,反正你们只能听单方面的消息,高层怎么说你们都只能选择相信,一辈传一辈,三观就这样被影响了


但凡有提出异议的人,大家就斥责他,批斗他,扣上一个个帽子,让你不跟着大众的想法走都不行,打从心底觉得某些国家,团体和个人是讨厌的,我们要反对他们,对抗他们或消灭他们

当越来越多人都不会思考的时候,国家治理就简单多了,只要发生对政党不利的事,在国内发生的就扣上分裂国家,走狗,汉奸,日精,境外敌对势力的帽子;在西藏发生的就藏独分子;在新疆发生的就疆独分子,绿教恐怖攻击;在台湾发生的就台独分子,日杂后裔;在香港发生的就港独分子,港英遗毒;在日本发生的就左派,鹰派,军国主义分子;在其他国家发生的就霸权主义,歧视中国人,反华团体等帽子


所有的这些洗脑,制造出的无数敌人,其实终极目的只有一个,让大家枪口一致对外,不要威胁到我们的政权就好


我个人一直觉得,爱国是一种情操而不是一种义务,不管民主或不民主,爱国都是一种高尚的美德,即使你不爱国想移民,我也会尊重你,你的行为只要不危害公众安全和利益即可.只有越独裁的地方,才会把爱国当成义务,当成武器,比如朝鲜,比如以前的皇帝,比如现在的皇帝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20 5 条评论 操作
Fred Zhou |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35人赞同

因为法轮功在骗人啊


我的外婆,没什么文化,年事已高,有心血管疾病,邻里劝她信法轮功并开始拒绝去医院检查、吃药。每天坚持做功,向我们宣传真善忍。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身体奇迹般的好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十几年后的某一天,在家里平地走路突然摔倒了,家里人把她送到医院,她在半醒半昏之间吵着要离开医院,怕她因为生气心脏病发作,家人只得把她再送回家里。并且从这之后出现了各种健忘、短暂昏迷的情况。期间她坚持信法轮功。但是,在她再去法轮功的小团体的时候,那些人怕惹出事情算到他们头上,开始拒绝提供法轮功宣传材料,她的“师父”也拒绝帮她治病。于是外婆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信仰坚持了这么多年是不是真的像家人一样说是被骗了。再过了几天,外婆重度昏迷之后,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如果早点做搭桥也不会病发得这么厉害。最后,外婆在懊悔中与世长辞。


为什么我反感法轮功?

第一点它是反科学的,稍微清醒点的人都知道生病就要尽早治疗,单靠做功是完全不能解决问题的。

第二点它是自己骗自己的方式。不知道为何,自从外婆信了法轮功之后,拒绝热闹的场合,家里没有了小时候那样欢乐的气氛,外婆终日神出鬼没,也不再做拿手的泡菜、面食了,学习法轮功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第三点它是极端的。法轮功要求信它就要做的极致。拿它宣传的真善忍来说。真就是要真实、真我——那么共产党是虚假的,一定要反。善就是善良、对别人善良——那么共产党是邪恶的,一定要反。忍是说要忍让、隐忍,有点窃取佛教的那些道理,却把它直白化,取字面意思,于是外婆在与人发生争端时每次都憋着,结果把自己气得够呛,还不让家里人看到她其实气得不行。。。

第四点是因为它的教义及其混乱。把佛、道、基督、气功、玄学等胡乱捏在一起,并且每个团体每个人的解释都不尽相同。“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师父”托梦的都是真理。


这就是我反感法轮功的原因。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35 9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11人赞同

我就曾经有本能的反感啊,下面试试看推己及人。

小时候我看的第一部古代典籍就是史记。嗯,现在回想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是前几天遇见的一个妹子在听一首叫《为龙》的歌时的陶醉向往是一样的(这歌词明明是给皇帝写的),近十年后才反应过来王侯将相那些鬼的辉煌人生跟我压根就没什么关系。

但在那个时候真的非常之脑残,自以为继承了“正统观念”。虽然对中共的疯狂洗脑抗拒,但因为第一信息印象的关系,对“内乱乾坤,外结仇寇”的达赖喇嘛与法轮功有种作为白衣秀才的痛恨。这算是一种家国心态吧,把国和家混同在一起了。

虽然当时我的自我认知和别人基本都不一样,不过我想基本的爱国观应该还是一致的:压根不知道家庭观念,把国看得特别重,脑残到极点时会“轻生贱死,不负丹青”。所以国家怎么说,大家就怎么往这个坑里跳咯。

因此许多中国人对这二者的厌恨除了舆论影响之外,应该还有传统爱国文化观念的关系:一个打了,一个挨得很兴奋。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1 1 条评论 操作
吾思 |
15人赞同

法轮功在政治书上是和黄赌毒并列的……你觉得广大学子映像能好么……

会翻墙的接触法轮功无外乎几种:

1.早年三退邮件狂轰滥炸,而且质量啊排版啊都很差搞得跟病毒邮件似的

2.大纪元新唐人那种相关媒体,我刚翻墙的时候经常会看那什么今日说法石涛评述,不得不说,轮轮对Tg是真爱,各种新闻说的是有模有样的,但是经常两句没说就开始“天灭tg……tg是魔鬼......观感很不加同上

3.出差境外见过法轮功团体,倒是没像西方那种关在笼子里,而是远远一群大爷大妈统一服装在一广场打坐打拳,前面三个纸片真善忍.....讲真这么多年看的最舒服的就这一次了……然而没走两步,旁边有个类似摊位....背景墙是各种自焚活摘大屠杀……一帮子大妈拉着路人发传单“tg是邪教....我蛤是罪人”..........摊手


综上所述,tg对轮轮迫害啊污名化啊这些抛开不谈……

单是宣传这块tg比轮轮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按理说轮轮搞这么多花样应该也不缺钱....为什么不能搞得精致一点...点.....  

我经常拿大纪元和环球时报比较.......退一万步说环时总归还排排版....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5 6 条评论 操作
Zen |
23人赞同

主要和内地的铺天盖地的无缝宣传,尤其是在广大中小学,高校的宣传有关。内地如果希望人们对某个事物造成固化的印象,一般都是通过加大宣传的方式进行。

这种宣传的方式,在红军长征时就开始了。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宣传队。。。由此见得,中共本身是非常重视宣传工作的。

1947-1949年的国共内战期间,宣传战也是起到了非同寻常的作用。大量的中华民国国军投共,都是和中共的宣传有关。而相反,共军投向国民政府的情况很少,当然和其内部的自我宣传有关,同时也因为支部建在连队上,所以在连指导员的宣传和控制下,不会出现整连或者更高建制的部队投向国民政府的情况。

对于法轮功的策略,中共采取的方式也是类似的,当年的基本方针是:“批倒批臭”,所以动用了宣传机器的各种手段。当然必须要说明,法轮功本身是没法治病的,最多算是一种健身方式。早期的法轮功并没有所谓能直接治病而不需要医生专业治疗的宣传,而在后期的宣传明显夸大失实,也导致其理论被很多练功者所质疑。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因为李老大和中国气功协会,以及中共高层的矛盾日益明显,以及最后包围中南海的事件,导致了中共和法轮功的最后摊牌。中共无处不在的宣传,自然会将法轮功定义成“邪教”。不过这个自创的定义,还是来自于那个天安门自焚事件,而这个事件本身的真实性,至今都是值得怀疑的,有很多细节值得我们研究和推敲。当然,当年的法轮功,其自身也已经出现了各种问题,所谓黑吃黑而已。双方的观点和行为都不值得赞赏和同情。

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和拥有枪杆子和宣传大喇叭的中共叫板,最后当然是死的很惨。所以法轮功最后也就彻底退出了大陆,跑到海外去逍遥了。当然,不得不说,法轮功在海外的发展还是很奇妙的,有大量的华人难民为法轮功工作,也有不少的白人练功者。更关键的是,法轮功组织开始师夷长技以制夷,也逐渐的学会了中共的宣传方式。他们也开始知道,宣传可以改变很多,而他们当初就是败于宣传。所以,现在法轮功开办的各种媒体是非常之多的,大量的对中共的内幕的所谓揭批和反宣传。当然其中很多信息的真实性是明显可疑。有些是直接抄袭的西文媒体的中文网站,而有些其他的新闻明显就是胡乱编造的。

总之呢,一个民间的气功组织,因为野心太大,练功者不断增长,乃至最后和政治发生了牵连,而不得不彻底退出中国大陆,还被大陆当局冠以“邪教”的名号。无论如何,这都成为了中国当代史的一幕悲喜剧,映射着人性中最不堪的黑暗邪恶的一面。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23 7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