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洗脑久了,看到品葱上各式各样的观点都有很不习惯该怎么办?
8人赞同 32人关注

我也知道我是墙内洗脑久了,但是看到品葱上各式各样的观点都有,有时后感到很不习惯,

我该怎么做去减轻这种不适感??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8 21 条评论 操作
17个回答
Zen |
66人赞同

首先,你得明白,这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正常状态。GFW墙内那种千人一面,全体赞美的场面,才是不正常的。哪有社会毫无反对声音的?都是赞美的舆论和新闻,正常吗?

其次,你必须承认,在自由的品葱,也会有一些比较极端的观点,只要没有触犯到言论守则,就不会被删除和公示。你可以不认同这种观点,这是没有问题的。我也不可能认同所有葱油的所有的观点。但是,尝试着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感同身受,身临其境,你或许会有一种全新的领悟和感觉。

再次,多读书,多读不同人的,不同文化的,不同内容和专业的书籍,文科金融,理科,工科等等都得读,尤其是有见地,有思想的人文类的书籍。不能仅仅涉猎本专业的书籍(尤其是理工科书籍,比如飞行手册,操作手册之类的,很多就是一个工具书供日常工作查阅而已),这样会让自己的观点和见解变得局促而狭隘。很多在某些领域的专家学者,其实脱离了本专业,也和常人一样。而有很多并非是本专业大牛的人,却能博闻强识,成为一个有思想有内涵的人,而不仅仅是精通某个专长的“嗅觉灵敏的狗”。

最后,希望你能在品葱上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也能挖掘到世界上的一些真谛与美好。毕竟。品葱只是一扇小小的窗户,引领你去欣赏,享受和感悟墙外的无尽世界,这或许是每个墙内人都愿意聆听与感受的,无以伦比的美与爱的升华。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66 72 条评论 操作
Thirteen |
55人赞同

很久沒上品蔥回答問題了,看到這題有點感觸就來說兩句。


看到一個觀點如果覺得與自己本身的認知有衝突,我覺得可以試著理解自己的「底線」在哪?這裡的底線是指你的價值體系裡最核心、最無法退讓的部份,你個人行為準則的「憲法」。當然這部份是因人而異的。對一些人來說是信仰、對某些人而言可能是各種基本自由、有些人會認為是人性、人權。當某些的核心價值普遍被世人接受,我們稱之為「普世價值」。


是否有真正絕對的「普世價值」呢?或許根本沒有吧。如果沒有絕對的普世價值,那我們追尋普世價值又有何意義呢?就我個人而言,其意義就在於我們在尋找一個彼此能交流的基礎、一個彼此「底線」的交集。在這樣的共識基礎上我們才能尋求合作解決問題之道。而現今一個比較廣為接受的我想就是「人權宣言」了。


在我個人的觀察裡,出身於黨國(請原諒我用黨國這個詞)的許多人會把國家強大看得很重。如果在你個價值體系裡,國家的強大、大國的自尊等是神聖不可動搖的,除此之外再也沒有更底層的準則,那我也理解。但在我的認知裡,有遠比這些更重要的價值。


當見到不習慣的思想,就先看看它和你的底線有無衝突吧。如果有明顯的衝突,那就忘了它吧。反正你打死也不會接受的。如果與你的核心價值沒有衝突,當然未必要馬上接受,不妨跟有這類思想的人多交流吧。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55 7 条评论 操作
ChurchBells | when church b...
41人赞同

墙内能形成自发的全体赞美,是一个令人细思恐及的、巨大的社会实验的结果。

美国强不强大,经济、科技、文化、军事?欧加日澳纽发不发达?有见过他们的国民如此一致的爱国爱党吗?

事实上,

越是自由的地方,不同的观点、批判政府的言论越多;

而越是官方无微不至的洗脑、越是封闭,就越是惊人的一致爱国爱党挂在嘴边,比如如苏联、朝鲜。

不管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是如此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41 7 条评论 操作
炎黄子聪 |
28人赞同

我可能下面的回答有一点直白,希望你不要生气。

提问者,你有看过骇客帝国吗?第一集,男主角跟老大在房间坐在沙发上,老大拿着两粒药💊。一颗是看到残酷的真实世界,另外一颗就是忘记现在所知道的事,回去假象,给男主角选。

你既然肯翻墙来接触墙外的世界,你就要准备有心里准备。不要以为我们在外面很悠闲,想知道怎么开网就知道了。我们也跟不同的媒体,观点,立场寻找自己“认为”是比较靠谱的新闻。你看CNN,特朗普是魔鬼,你看fox news 特朗普是天使。好像美国人都喜爱的奥巴马,如果我的总统是他,我将是最反对他的人,有时候我们也分不清楚是我们引导媒体说我们要的,还是媒体引导我们说他们要的。你去谷歌找“一带一路” 100个搜索结果,99个是好消息,我们要判别分析了解真实世界也越来越难。你还要我们教你因为你接触到各式各样的观点有不习惯怎么办?你第一次上学,看的新事物,陌生人,没有人一直顾着你,怎么样?

墙外的世界对墙内人是孤独的、你或许看清很多事情,知道很多墙内人不知道的事,你也很难跟身边的人分享,你将会是在人群中孤立的一群少数派。听到身边的朋友说中国共产党多么的好,你能反驳吗?就好像CNN整个机构都反特朗普,有一个支持他,就是错。

所以,你选择那边的💊? 现在你还不习惯,还来得及。我们在墙外知道的太多并不代表我们快乐,你在墙内知道的幸福假象不代表你悲哀。我曾经在朋友圈看过一段文字,“你要做一个痛苦的哲学家还是快乐的猪呢?”(猪在这里没有贬低的的意思)。

如果你因为太多的观点而迷失自己但又不想被中共的愚民教育控制。。读多一点西方哲学,让自己的思想更加开阔(除马克思和儒家)。不要分什么西方东方的,大家都是人类、地球人。西方国家也借镜东方很多东西。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8 5 条评论 操作
查拉圖斯 | 越是黑暗的影子,往往伴隨着...
27人赞同

很多人剛翻牆出來都有這種心理狀態


當有人出來反對我們時,我們會感到極不舒服,因為它意味着我們的觀點或行為可能是錯誤的,或者是以錯誤資訊為基礎的。意見差異越大,我們就越不舒服。

消除這種不舒服的方法至少有四種:(1)改變自己的觀點;(2)勸導宣傳者改變觀點;(3)通過搜尋與自己觀點相同的人來尋求對自己最初觀點的支援,而無視宣傳者的宣傳;(4)貶低宣傳者——把宣傳者看做是愚蠢的、不道德的從而使其觀點無效。


舉例說明『事實』和『觀點』

『事實』的存在沒有『對錯』也沒有『好壞』之分,只有『真假』的區別,一個人通過了解『事實』而延伸出『觀點』取決於其願意接受什麼樣的『事實』以及保持着什麼樣的『觀點』

拿『六四』事件舉例來說『學生有死傷』和『軍人有死傷』有人放大了『軍人有死傷』這個事實,有人則是忽視了『學生有死傷』這是事實進而延伸出來的『軍人也有死傷,學生罪有應得』等類似的觀點,形成這種觀點的原因有以下幾種:

1.無視了『學生有死傷』這個事實

2.接受或認定『某一種觀點』如黨是正確的,或者學生窮凶惡極、是反革命分子所以該死,算是『譴責受害者(Victim blaming)』就如同日本的二戰時期在中國的大屠殺以及美國人在越南的大屠殺部分人都是事先貶低了那個族群在進行屠殺的如『支那』和『東方佬』的稱呼

我們解譯社會事件的方式通常取決於我們現在的想法,也取決於我們一般用以判斷事物的信仰和范疇。解譯世界的范疇因人而異;有些人透過樂觀的眼光看世界,而有人用敵意或悲觀的眼光看世界。

同時還取決於情景中最顯著的事物:最近的或經常被啟動的想法最有可能被大腦捕捉到,因而會被用來解譯社會事件。


以上是反例

最好的方法就是忘記掉那些『洗腦』的東西,讓自己變成一張『白紙』重新來過,理性以及有邏輯分析每一個事件,學會批判性的思維區分『事實』以及『觀點』的區別

引伸『批判性思维扫盲:学会区分“事实”与“观点”聊聊洗脑和脑残——分析“脑残的起源”和“脑残的觉醒”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7 4 条评论 操作
不厚书记 | 在秦城的不是我
22人赞同

李敖在北大的演讲台上说:言论自由就像开放小电影。小电影对于18岁以下的人肯定是不适合的,也不合法,但对于当今世界大部分国家,成人电影对于成人是开放的。

你的这种不习惯,如同一个好学生,从来没签过异性的手,刚开始看到成人电影的心态,会对你的观念有冲击,看得多了,就习惯了,再往后,如果没有都不习惯了。

如果你认为品葱上有些观点过激,可以先不要理,先看和生活密切相关的,比如清理低端人口和张扣扣。就像看成人电影,先看有情节的。

只要你不断地探索,坚持开放的心态,结果总是好的。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22 3 条评论 操作
Joselito |
18人赞同

如果说从小都接受国内的那套教育,然后突然某一天学会了翻墙或者肉身翻墙的话,看到一堆不同于国内的言论,确实会感到三观受到了冲击。

不过这要分情况,看你的年龄段了,年轻人一般对新的观点接受度高,而年龄大的人就很难说了,他们一般会坚持国内那一套,并且把品葱这样的网站当作“境外反动势力幕后支持”的结果。

我猜你属于应该也是年轻人,所以如果感到不适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品葱乃至于海外华人言论圈中,观点的数量远远大于史实,这样的话,天天被各种观点所轰炸,确实会感到不适。

因此,我的建议是,首先建立逻辑思维与常识,这样当看到例如“X独”一类的观点时,不会条件反射不经思考的去怼,而是想一想“为什么”,学会了问“为什么”之后,接下来再去读不同的历史,看看台湾人对抗战历史的描述,看看英国人对鸦片战争历史的记载,看看美国人对他们国家从建成起的历史,实在没时间看书,你还可以看看日本人nhk拍的关于中国社会问题的各种纪录片。

如果这样都改不过来你的不适感,那就说明哥们儿你年纪不小了。

阅读更多
收起
15天前 ▫ 15天前修改过
18 5 条评论 操作
wlzat |
17人赞同

思考一下以下问题,被洗的脑袋会豁然开朗:1,潘汉年和日本外务省接触谈了什么内容?为什么建国后被整死?为什么毛军所在的延安在炮火中安然无恙?tg不是抗日真正的领导者吗?日本怎么不除掉这个眼中钉?不仅没有除掉,反而到抗日结束时兵力由不到三万人暴增到将近120万,这和潘汉年与日本外务省谈的内容有没有什么关系?2,腊肉在49年之前以“读才”为由对国民党极尽口诛笔伐、狂轰乱炸,为什么建国后屁都不放一个了?3,腊肉声称不会再有谁可以当皇帝,为什么极力推行个人崇拜,亿万人齐喊万岁?如果是手下在纵容这种风气来讨好他,他这么一个违大的领导者,为什么会允许这些封建遗毒泛滥?4,为什么会有稻谷亩产十万斤的神话?亩产十万斤,是不是会显得粮食过剩?亩产十万斤、抽调粮食支援第三世界国家、三年大饥荒,这三者之间是否有联系?5,既然如此正义光明,为何几十年来一直禁言、禁网?是不是害怕什么?6,连宗教都已经沦陷,满是纸醉金迷。这个社会还有哪一个领域是干净的吗?为什么整个社会都糜烂?根本原因是什么?李嘉诚全线撤资,权贵纷纷移民境外,说明什么问题?7,即使在一线城市,算上地价及建造材料、人工,商品房平均造价不超过2500一平方,为什么房价会高达建造成本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房地产无疑是一场庞氏骗局,用以搜刮民脂民膏。那么这场骗局的幕后黑手是谁?还有汽车,国外卖三万,国内要十几万,美其名曰保护本土产业,事实上高出的部分由外资企业及某集团平分,而这些高出部分全部由老百姓承担!那么,某集团是哪个?8,你们觉得清廉不贪的官有多少?占比多少?假设贪官占比非常高,比如十官九贪。一个小小的基层官员都贪了几百上千万,那么全部贪官加起来贪了多少?这些赃款实际上是谁的?

阅读更多
收起
14天前
17 2 条评论 操作
一滴水 |
12人赞同

谢邀!

很明显品葱对于我来说确实存在这个困惑。

以前在国观,小粉红还没成气候,只有一些自称自干五的。五毛党是一种被鄙视的存在,”拿钱发帖死全家”是给五毛最好的板砖,我虽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我是支持的。还有就是全盘否定一切的人,骂共产党,或者骂毛泽东,这种声音,我感觉有两类人,一类是来制造混乱的,对这类人我的态度是逮住机会驳斥,但是我轻易不骂人,骂人就显得你人品低,会被人看不起。另一类人,我估计是父辈受到过迫害,对这些人我是持理解的态度,毕竟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有时候他们的观点会与我的观点重合,我就会去支持。当然这都是靠主观上去判断,除了一段时间内比较出名的很活跃的,我很少关注发言人的ID,所以上述两类人对我来说是没有具体到ID上的,基本上是对事不对人。

再一种是针对各种政策或现象或历史进行谴责的,这些ID没有明显的反党倾向,虽然有时候言辞激烈,应该属于改良派,对政府的作为表示不满,对共产党表示失望,希望改良,或许,希望走美国那样的民主道路,这类ID很多,在国观一度曾占据主流声音,我是其中的一位。

再就是挺毛的,我为什么不说是毛派?因为毛派在乌有之乡,我去看过,和国观的挺毛派有本质上的区别,并且乌有之乡的人在国观影响不大,只有一些转发文章。国观的挺毛派更看重的是毛泽东对于人民民主所做的的积极尝试,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受。

同期,还混过一段时间人民网,参与过梅德韦杰夫做客强国论坛,猫扑因为不适应它的排版方式很少去就不多说了。

说了这么多,文不对题。为什么?因为我感觉这个问题本身和下面的一些回答是有偏见的。或许你们在墙外久了对墙内也不是很了解。下面我切入主题来回答题主的问题。

墙内洗脑久了,看到品葱上各式各样的观点都有很不习惯该怎么办?

首先,我不认同”各式各样的观点”这个说法,在我的感觉里,品葱上关于政治的观点虽然有差异,但基本上是一种声音,远没达到”各式各样”的程度。

再个呢,现在品葱上有些观点我是不赞同的,怎么办?多多交流吧,多多思考,互相学习,然后逐渐完善自己的思想。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12 6 条评论 操作
aRNoLD |
12人赞同

说点我的看法。

十年前,我也可以算作一个小粉红,甚至也喜欢跟周围的人讲诸如中国军队的厉害,比如中国潜艇偷偷的从日本海底上浮吓尿日本这样的例子。但是后来慢慢回顾一些事、一些人,特别是经过红十字会等事件之后,心里有了很大的震动。一方面是没想到过官媒官宣竟然如此无德,二是地震那么惨的事情,那么多老百姓如坠地狱,可高高在上的利益既得者们竟然对“蝼蚁”们不管不顾,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心是肉张的生物在那种情形下都不会冷漠,连深圳的妓女和乞丐都动了,怎么有的群体还能把灾害唱成赞歌、封杀非营利组织、记者对伪劣楼房的追查报导等等恶劣的事呢?

后来则是从单一事件慢慢的发现,造成这些的原因不是单个的人单个的事,它是系统的。

不过,我想题主的不适,不完全是指这个方面,更多的应当是墙内只有一种声音,各方面都是一致的,而出了墙,各类不同的声音,不管是恶的还是伪的、好的还是真的,统统几乎都没有限制全部可以听到看到了。尽管有些声音本身也有问题,可至少能够发出,就好象一直只见过人,但突然扔进了原始森林,一下见到了没有人为痕迹的生物界,见到了一堆各种各样的动物,人也会不习惯的。

阅读更多
收起
15天前 ▫ 15天前修改过
12 0 条评论 操作
saa baru |
9人赞同

首先,正视这种不适感,不要因为有这种不适感而感到羞耻,这是一种非常自然正常的情感。任何一个人到一个对自己陌生的环境中都或多或少会产生这种情感。

第二,不要担心自己无法缓解这种不适感,实际上人类处于认知失衡的时候自己的心理会进行调节的。表现在于,要么直接接受对方提出的事实,接受对方的观点,否认自己之前的所认知的事实和观点。要么否认对方提出的事实,不接受对方的观点,坚持自己一直以来认知的事实和观点。你大概处于接受了部分与自己此前相矛盾的事实,处在中间一个交替阶段。 我不会建议你直接就全盘接受,建议你可以列一个清单,自己通过自己理性的分析纠结哪些需要摒弃,哪些不需要摒弃。

最后希望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这个世界是彩色的。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9 1 条评论 操作
拥蓝 |
7人赞同

        你可以试一试尽量多读这些没接触过的观点,然后尽量理性的在脑中进行正反方辩论,竭尽自己所知去与另一个自己论战,这也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能找到这里来,我就已经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人了。而能找到这里并且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你和我一样不是一个墙内非黑即白的孩子,愿你能接受不一样的观点,活出真正的自己 祝您心明眼亮

阅读更多
收起
7月前 ▫ 7月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
不吃葱 |
5人赞同

打个比喻吧,就跟你出国后吃饭一样

在国内嫌弃中餐油腻,太辣,地沟油,经常拉肚子,然后向往国外干净美味的食物

出国后吃了汉堡包,意面,披萨,牛排,色拉等等,一开始新鲜,但一个月后总觉得肚子饱了嘴没饱

这是再回头看中餐,有比较后才能看出各家的长短

以我的认知,在家庭烹饪方面,中餐比西餐营养更均衡,摄入更多的蔬菜,西餐除了色拉基本看不到绿色蔬菜,而色拉那量太少,一大碗要是炒熟了其实就两筷子

但中餐也确实油腻,而且喜欢内脏等胆固醇高的食材

这是两相取长补短,少油少盐地烹调各种肉类,佐以烹饪后的蔬菜,就很好了


写到后来感觉跑题了。。。

这世上无所谓真理,他们说的都只是他们自己对生活的理解

而你只会活一辈子,所以照你喜欢的方式生活即可,他人的话仅供参考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1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4人赞同

其实我觉得你还是没有抓到问题的重点,问题的重点应该是,你怎么重新建立自我,怎么面对墙里面墙外面,两个世界

如果你只是像其他人说的那样,多看几个论点,就好像走马观花,最后你只是麻木而已,你什么也没有改变,就好像其他人一模一样,然后你就回到以前的生活,墙外面的世界也改变不了你,你甚至觉得你已经见多识广,什么自由,什么民主,不就是这样而已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面对世界,你需要更强大的武器,那就是信仰,信仰不是宗教,信仰是道路,信仰需要否定自己,痛苦的追求,认真学习天天向上,没有信仰,你就被一切莫名其妙的东西迷惑,然后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改变

去看书吧!你要去看看所谓的经典,随便你挑一个,道家,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反正你随时都可以上网找到这些东西,等你看完这些东西,你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几千年了,人类都是这样解决问题的,不过你们的课本从来没有教你们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4 0 条评论 操作
沈纪廷97 |
3人赞同

想起大学第一年政治理论课老师开课时和我们讲的第一句话, 我觉得可能对题主会有启发.

"把从现在开始你们看到的一切政治都当成游戏."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3 0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