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如何评价鲁迅?
0人赞同 10人关注

从思想、文学、艺术等各方面都可以。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4 条评论 操作
7个回答
OMFG | 凡是假改良,必来真革命--...
5人赞同

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鲁迅的

因为以前看过他的书,感受颇深的缘故吧

我以前曾经这么想过:

“假如民国时期的革命家们都活到了文革时期,闻一多这些人因为’虽然我没有看到过光明,但是我看到了黑暗,所以我选择光明‘而主张共产党执政的人,可能会感到难以置信;但我认为鲁迅不会“

他看透了中国人的劣根性,并将其大胆的批判出来

他说的有些东西现在仍然适用

比如二十四孝 人血馒头 救救孩子

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我感谢鲁迅,因为他在我迷茫无助的时候让我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让我学会通过理性思考来判断周遭的一切事物;让我学会去质疑生活中的一切东西。

现在互联网上黑鲁迅的主要有两种原因

一种是中学时期因为鲁迅有关的题毒害的 ,连顺序都不能记错的

一种是因为鲁迅帮助过共产党执政 所以共产党上台后极力推崇的

但是事实上国内提到鲁迅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能是因为不适合进行洗脑了吧...或者是幌子打久了让人感到反感了吧。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月轨 | 莫于悲时论理,莫于喜时言志...
21人赞同

       除了毛泽东对鲁迅先生的评价——“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①”——在中国大陆广为流传、人尽皆知之外,(据说)刘半农赠予鲁迅先生一副联语,谓之“托尼学说、魏晋文章”②,此评价也脍炙人口、交口称赞(鲁迅先生对“托尼学说、魏晋文章”的评语是怎样的态度,笔者看到了两种说法,一种“不加反对”、另一种是“欣然接受”)。“魏晋文章”的评断是毋庸置疑的,孙伏园于《鲁迅先生逝世五周年杂感二则》一文中,对鲁迅先生在“魏晋文章”一点上的造诣和成就作了凝炼的概述:

      “鲁迅先生研究汉魏六朝思想文艺最有心得,而且他所凭借的材料都是以前一般学人不甚注意的,例如小说、碑文、器铭等等。尤其对于碑文,他所手抄的可以说是南北朝现存碑文的全部,比任何一家搜集的都丰富。而且工作态度最为精审,《寰宇访碑录》和《续录》所收的他都用原拓本一一校勘过,改正许多差讹以外,还增出不少的材料。因此在他的写作上,特别受到魏晋文章的影响。③”

      而“托尼学说”之评论,争议甚大、喧嚣至今。“托尼学说”里的“托”字是指列夫.托尔斯泰(Lev Nikolayevich Tolstoy 1828 - 1910年)、“尼”字是指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 - 1900年),所谓的“托尼学说”,即鲁迅先生的思想与列夫.托尔斯泰和尼采的思想颇具渊源、联系紧密且可媲美之。前一点的争议,乃是列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Mikhailovich Dostoyevsky 1821 - 1881年),谁对鲁迅先生的影响和启发更深更多;后一点的争议,乃是鲁迅先生的思想与尼采的思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二者是不是如同一些左翼作家和论客所说的那样出现了“决裂”。这两个争议点得不到廓清和消解的话,对鲁迅先生“恰如其分的评价”几乎是不可能的。碍于篇幅和精力,前一个争议点笔者就“搁置”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读许知远主编的《东方历史评论(第8辑)不应该被遗忘的鲁迅》。

      1888年, 勃兰兑斯(George Brandes)在丹麦的哥本哈根讲授尼采的思想,从此,尼采声名大震、远播国际,于1890 - 1895年期间,经东京帝国大学的渠道传入帝国日本并掀起了一轮“尼采热”,高山樗牛和登张竹风因“美的生活”所爆发的一场论战,更让“尼采热”持续的发酵。1902年远赴帝国日本求学的鲁迅先生受到“尼采热”的影响,1902 - 1903年在东京弘文学院学习德文时就对尼采产生了兴趣,与鲁迅先生情谊笃深的许寿堂说到:“鲁迅在弘文学院时,已经购有不少日文书籍,藏在抽屉内,如拜伦的诗,尼采的传……等④”。自1907年所作之《坟.文化偏至论》、至1935年所作之《且介亭杂文二集.〈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鲁迅先生一直断断续续、或多或少的论及尼采,以下择重摘录,可鉴鲁迅先生的一些“思想脉络”:

       1.“明者微睇,察逾眾凡,大土哲人,乃蚤識其弊而生憤歎,此十九世紀末葉思潮之所以變矣。德人尼佉(Fr.Nietzsche)氏,則假察羅圖斯德羅(Zarathustra)之言曰,吾行太遠,孑然失其侶,返而觀夫今之世,文明之邦國矣,斑斕之社會矣。特其為社會也,無確固之崇信;眾庶之於知識也,無作始之性質。邦國如是,奚能淹留?吾見放于父母之邦矣!聊可望者,獨苗裔耳。此其深思遐矚,見近世文明之偽與偏,又無望於今之人,不得已而念來葉者也。

        ……若夫尼佉,斯個人主義之至雄桀者矣,希望所寄,惟在大士天才;而以愚民為本位,則惡之不殊蛇蠍。意蓋謂治任多數,則社會元氣,一旦可隳,不若用庸眾為犧牲,以冀一二天才之出世,遞天才出而社會之活動亦以萌,即所謂超人之說,嘗震驚歐洲之思想界者也。由是觀之,彼之謳歌眾數,奉若神明者,蓋僅見光明一端,他未遍知,因加讚頌,使反而觀諸黑暗,當立悟其不然矣。”(《坟.文化偏至论》,1907年作)

       2.“尼怯(Fr.Nietzsche)不恶野人,谓中有新力,言亦确凿不可移。盖文明之朕,固孕于蛮荒,野人⒄其形,而隐曜即伏于内明如华,蛮野蕾,文明如实,蛮野如华,上征在是,希望亦在是。惟文化已止之古民不然:发展既央,隳败随起,况久席古宗祖之光荣,尝首出周围之下国,暮气之作,每不自知,自用而愚,污如死海。其煌煌居历史之首,而终匿形于卷末者,殆以此欤?”(《坟.摩罗诗力说》,1907年作)

       3.“夫欲以科学为宗教者,欧西则固有人矣,德之学者黑格尔,研究官品,终立一元之说,其于宗教,则谓当别立理性之神祠,以奉十九世纪三位一体之真者。三位云何?诚善美也。顾乃奉行仪式,俾人易知执着现世,而求精进。至尼怯氏,则刺取达尔文进化之说,掊击景教,别说超人。虽云据科学为根,而宗教与幻想之臭味不脱,则其张主,特为易信仰,而非灭信仰昭然矣。”《集外集拾遗.破恶声论》,1908年12月)

       4.“耶稣说,见车要翻了,扶他一下。 Nietzsche说,见车要翻了,推他一下。 我自然是赞成耶稣的话;但以为倘若不愿你扶,便不必硬扶,听他罢了。 此后能够不翻,固然很好;倘若终于翻倒,然后再来切切实实的帮他抬。

        老兄,硬扶比抬更为费力,更难见效。 翻后再抬,比将翻便扶,于他们更为有益。”(《集外集.渡河与引路》,1918年11月4日)

      5.“尼采式的超人,虽然太觉渺茫,但就世界观有人种的事实看来,却可以确信将来总有尤为高尚尤近圆满的人类出现。 到那时候,类人猿上面,怕要添出「类猿人」这一个名词。

         ……

         我又愿中国青年都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 尼采说:

        ‘真的,人是一个浊流。应该是海了,能容这浊流使他干净。  ’

        ‘咄,我教你们超人:这便是海,在他这里,能容下你们的大侮蔑’。”(《热风.随感录四十一》,1919年)

      6.“不论中外,诚然都有偶像。 但外国是破坏偶像的人多;那影响所及,便成功了宗教改革,法国革命。 旧像愈摧破,人类便愈进步;所以现在才有比利时的义战,与人道的光明。 那达尔文、易卜生、托尔斯泰、尼采诸人,便都是近来偶像破坏的大人物。

       ……尼采说:‘他们又拿著称赞,围住你嗡嗡的叫:他们的称赞是厚脸皮。他们要接近你的皮肤和你的血。’

       这样,才是创作者。 ——我辈即使才力不及,不能创作,也该当学习;即使所崇拜的仍然是新偶像,也总比中国陈旧的好。 与其崇拜孔丘、关羽,还不如崇拜达尔文、易卜生;与其牺牲于瘟将军五道神,还不如牺牲于Apollo。”(《热风.随感录四十六》,1919年)

      7.“《察拉图斯忒拉这样说》(Also Sprach Zarathustra)是尼采的重要著作之一,总计四篇,另外《序言》(Zarathustra’s Vorrede)一篇,是一八八三至一八八六年作的。因为只做了三年,所以这本书并不能包括尼采思想的全体;因为也经过了三年,所以里面又免不了矛盾和参差。   

        序言一总十节,现在译在前面;译文不妥当的处所很多,待将来译下去之后,再回上来改定。尼采的文章既太好;本书又用箴言(Sprueche)集成,外观上常见矛盾,所以不容易了解。现在但就含有意思的名词和隐晦的句子略加说明如下:   

        第一节叙Zarathustra入山之后,又大悟下山;而他的下去(Untergang),就是上去。Zarathustra 是波斯拜火教的教主,中国早知道,古来译作苏鲁支的就是;但本书只是用他名字,与教义无关,惟上山下山及鹰蛇,却根据着火教的经典(Avesta)和神话。   

       第二节叙认识的圣者(Zarathustra)与信仰的圣者在林中会见。   

       第三节Zarathustra说超人(Uebermensch)。走索者指旧来的英雄以冒险为事业的;群众对于他,也会麕集观览,但一旦落下,便都走散。游魂(Gespenst)指一切幻想的观念:   如灵魂,神,鬼,永生等。不是你们的罪恶——却是你们的自满向天叫……意即你们之所以万劫不复者,并非因为你们的罪恶,却因为你们的自满,你们的怕敢犯法;何谓犯法,见第九节。   

       第四节Zarathustra说怎样预备超人出现。星的那边谓现世之外。   

       第五节Zarathustra说末人(Der Letzte Mensch)。   

       第六节Zarathustra出山之后,只收获了一个死尸,小丑(Possenreisser)有两样意思:一是乌托邦思想的哲学家,说将来的一切平等自由,使走索者坠下;一是尼采自况。因为他亦是理想家(G.Naumann说),但或又谓不确(O.Gram-zow)。用脚跟搔痒你是跑在你前面的意思。失了他的头是张皇失措的意思。   

       第七节Zarathustra验得自己与群众太辽远。   

       第八节Zarathustra被小丑恐吓,坟匠嘲骂,隐士怨望。   坟匠(Totengraeber)是专埋死尸的人,指陋劣的历史家,只知道收拾故物,没有将来的眼光;他不但嫌忌Zarathustra,并且嫌忌走索者,然而只会诅咒。老人也是一种信仰者,但与林中的圣者截然不同,只知道布施不管死活。   

       第九节Zarathustra得到新真理,要寻求活伙伴,埋去死尸。我(Zarathustra)的幸福谓创造。

  第十节鹰和蛇引导Zarathustra开始下去。鹰与蛇都是标征:蛇表聪明,表永远轮回(Ewige Wieder kunft);鹰表高傲,表超人。聪明和高傲是超人;愚昧和高傲便是群众。而这愚昧的高傲是教育(Bildung)的结果。”(《译文序跋集.〈察拉图斯忒拉的序言〉译者附记》,1920年9月)

      8.“森氏号鸥外,是医学家,也是文坛的老辈。但很有几个批评家不以为然,这大约因为他的著作太随便,而且很有“老气横秋”的神情。这一篇是代《察拉图斯忒拉这样说》译本的序言的,讽刺有庄有谐,轻妙深刻,颇可以看见他的特色。文中用拜火教徒者,想因为火和太阳是同类,所以借来影射他的本国。我们现在也正可借来比照中国,发一大笑。只是中国用的是一个过激主义的符牒,而以为危险的意思也没有派希族那样分明罢了。”(《译文序跋集.〈沉默之塔〉译者附记》,1921年4月12日)

      9.“无破坏即无新建设,大致是的;但有破坏却未必即有新建设。 卢梭,斯谛纳尔,尼采,托尔斯泰,伊孛生等辈,若用勃兰兑斯的话来说,乃是‘轨道破坏者’。 其实他们不单是破坏,而且是扫除,是大呼猛进,将碍脚的旧轨道不论整条或碎片,一扫而空,并非想挖一块废铁古砖挟回家去,预备卖给旧货店。 中国很少这一类人,即使有之,也会被大众的唾沫淹死。”(《坟.再论雷峰塔的倒掉》,1925年2月6日)

      10.“前人之勤,后人之乐,要做事的時候可以援引孔丘墨翟,不做事的時候另外有老聃,要被殺的時候我是关龙逢,要杀人的時候他是少正卯,有些力气的時候看看达尔文赫胥黎的書,要人帮忙就有克鲁巴金的《互助论》,勃朗甯夫妇岂不是讲恋爱的模范么,勗本华尔和尼采又是咒詛女人的名人……”(《华盖集续编.有趣的消息》,1926年1月14日)

      11.“尼采先生说过,大毒使人死,小毒是使人舒服的……”(《集外集拾遗.新的世故》,1926年12月24日)

      12.“尼采爱看血写的书。 但我想,血写的文章,怕未必有罢。 文章总是墨写的,血写的倒不过是血迹。 它比文章自然更惊心动魄,更直截分明,然而容易变色,容易消磨。 这一点,就要任凭文学逞能,恰如冢中的白骨,往古来今,总要以它的永久来傲视少女颊上的轻红似的。 ”(《三闲集.怎么写——夜记之一》,1927年)

      13.“散文,在文苑中算是成功的,但试看今年的选本,便是前三名,也即令人有“貂不足,狗尾续”之感。用秕谷来养青年,是决不会壮大的,将来的成就,且要更渺小,那模样,可看尼采所描写的‘末人’。   

       但绍介国外思潮,翻译世界名作,凡是运输精神的粮食的航路,现在几乎都被聋哑的制造者们堵塞了,连洋人走狗,富户赘郎,也会来哼哼的冷笑一下。他们要掩住青年的耳朵,使之由聋而哑,枯涸渺小,成为‘末人’,非弄到大家只能看富家儿和小瘪三所卖的春宫,不肯罢手。甘为泥土的作者和译者的奋斗,是已经到了万不可缓的时候了,这就是竭力运输些切实的精神的粮食,放在青年们的周围,一面将那些聋哑的制造者送回黑洞和朱门里面去。 ”(《准风月谈.由聋而哑》,1933年8月29日)

      14.“当然,能够只是送出去,也不算坏事情,一者见得丰富,二者见得大度。尼采就自诩过他是太阳,光热无穷,只是给与,不想取得。然而尼采究竟不是太阳,他发了疯。”(《且介亭杂文.拿来主义》,1934年6月4日)

      15.“从一九一八年五月起,《狂人日记》,《孔乙己》,《药》等,陆续的出现了,算是显示了‘文学革命’的实绩,又因那时的认为‘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然而这激动,却是向来怠慢了绍介欧洲大陆文学的缘故。一八三四年顷,俄国的果戈理(NGogol)就已经写了《狂人日记》;一八八三年顷,尼采(FrNietzsche)也早借了苏鲁支(Zarathus-tra)的嘴,说过“你们已经走了从虫豸到人的路,在你们里面还有许多份是虫豸。你们做过猴子,到了现在,人还尤其猴子,无论比那一个猴子”的。而且《药》的收束,也分明的留着安特莱夫(LAndreev)式的阴冷。但后起的《狂人日记》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却比果戈理的忧愤深广,也不如尼采的超人的渺茫。

        ……

        在这里听到了尼采声,正是狂飙社的进军的鼓角。尼采教人们准备着‘超人’的出现,倘不出现,那准备便是空虚。但尼采却自有其下场之法的:发狂和死。否则,就不免安于空虚,或者反抗这空虚,即使在孤独中毫无‘末人’的希求温暖之心,也不过蔑视一切权威,收缩而为虚无主义者(Nihi-list)。巴札罗夫(Bazarov)是相信科学的;他为医术而死,一到所蔑视的并非科学的权威而是科学本身,那就成为沙宁(Sanin)之徒,只好以一无所信为名,无所不为为实了。”(《且阶级杂文二集.〈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1935年3月2日)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因肺结核病而病故,如此一骑绝尘、才鼎天星的大文豪与世长辞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鲁迅先生对“偶像破坏者(见上文摘录6)”衷心赞佩、身体力行,对中国文化里的“旧偶像”猛力批判、大加挞伐,可鲁迅先生去世之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就迫不及待的将他“塑造”成了一尊“新偶像”,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不知他会作何感想。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中国共产党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尼采的思想相互矛盾、不可并立,为了将鲁迅先生——人称“中国的尼采”——“改造”成“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家”,“他们(指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利用了鲁迅于国民党在1927年发动‘四.一二’政变后的思想转变这一事实,竭力认为这一事实不仅标志着鲁迅的思想进入了晚期阶段,而且也表明了鲁迅从此以后与尼采思想分道扬镳,并指出鲁迅晚期思想的主要倾向是共产主义。⑤”,比如1939年王元化所撰写的《鲁迅与尼采》就是典型的例证。

       以上1 - 15摘录的文段里,鲁迅先生对尼采思想中的“积极的虚无主义⑥”颇有微词、意兴阑珊,误认为尼采是一位“虚无主义者(确切的说,尼采是一位虚无主义的反抗者,“积极的虚无主义”是尼采抵抗和扭转虚无主义的手段)”,但鲁迅先生对尼采的不吝溢美和极力推介更是显而易见,自己的创作生涯之中,一直的贯彻着“重估一切价值”的信念(“从来如此,便对吗”⑦)。而且,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鲁迅先生以《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一书翻译不全为由,提议和支持徐梵澄再译此书、且建议此书的书名译为《苏鲁支语录》,徐梵澄翻译《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一书的过程中,鲁迅先生都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关注和热情。因此种种,所谓的“鲁迅从此以后与尼采思想分道扬镳”是不折不扣的胡扯和歪曲,绝不能切断和抹杀鲁迅先生和尼采在思想层面的“血缘⑧”关系。

       一己之言、难免纰漏,见谅。


注:①摘自1940年2月20日出版的《解放》所刊载的《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著。

       ②笔者见于孙伏园所撰的《鲁迅先生逝世五周年杂感二则》,原载于1941年10月21日的《新华日报》,可刘半农先生是否真的赠予鲁迅先生一副联语、此联语的内容是不是“托尼学说、魏晋文章”,笔者一时之间难以查证,且请存疑。

       ③摘自孙伏园所撰的《鲁迅先生逝世五周年杂感二则》,原载于1941年10月21日的《新华日报》。

       ④摘自许寿堂所著的《亡友鲁迅印象记》,第5页。

       ⑤C.Y.张所撰的《鲁迅和尼采:1927年后的影响和共鸣》。

       ⑥摘自尼采所著的《论道德的系谱》。

       ⑦出自鲁迅所著的《狂人日记》。

       ⑧出自巴人所撰写的《鲁迅与高尔基》。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21 0 条评论 操作
粗鄙香蕉 | 你要先做一個反華網站,然後...
16人赞同

审丑可不算本事,谁都可以,审美才是本事,因为不是谁都可以的。china 作家除了歌功颂德的就是审丑批判的,除了受过皇国知性训练的鲁迅都是垃圾

鲁迅对中国社会的描写,谈不上黑暗。反而有诱人的乡土气息。可以吃到茴香豆的咸亨酒店、一块钱一大盘的鱼翅。熏鱼头、杀鸡啊、宰鹅啊,让我小学读的时候就很向往。比起张艺谋式的刻意丑化来,鲁迅描写的中国民间根本是人间天堂。这么丑陋的中国唯一的那点美都被他给发现了,这才是真本事。

鲁迅可以看到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中国人的美,而他之后和之前所有觉得自己有「思想」有「追求」的 china 人永远只能看到中国人的丑。
鲁迅继承了皇国文学深挖人性黑暗的内核,但是跟皇国作家一样而跟 china 作家不同的,鲁迅明明在描写那么阴暗中国人的人性,但是字里行间却没有一点死气,那是用心热烈所致。

审丑比审美简单多了也好模仿多了,anime 是人类流行文化史的审美巅峰。但是 anime 圈也从皇国顶级人才的外围繁衍出了恶俗、垃圾话、极端色情化等一票东西,现在这些东西不只是皇国编外圈子,连外国人也玩的很嗨,无论是 china 人还是欧美人,为何如此?就像 china 人学外语永远都是先学会骂脏话,这是本性所致

美丑本来相对存在,但后者太过容易发现和制造,因为符合人类本能,属于低端反射。前者能够发现都需要巨大的学习过程和时间,是复杂的高端反射。更别说创造了。

鲁迅当然当得起中国历史第一文人的美誉,他是唯一站在一个客观角度,用炙热的内心写出了 china 人最丑和最美之处的人。未来会不会有这样的人谁也不知道,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必然会像鲁迅那一代人一样,身上盖着重重的皇国烙印。

……(略)

https://twitter.com/RetsuBa/status/1011984297257984001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16 5 条评论 操作
鹰&派 |
21人赞同

近来网上不知何故兴起了一股近乎反鲁迅的潮流,作为一个在九年义务教育过程中深为鲁迅所折磨的人想说几句。

新时代,爱国主义如此高扬的时代,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一个爱国爱民族的小老头会受到如此多的非议。确实,没有人会永处神坛,但这并不是你可以盲目践踏他的理由。
鲁迅先生的功绩成就、为国家民族的贡献等都无须赘言,百度百科上都写着呢。而那些无脑黑往往选择性失明,看不见这些白纸黑字的事实,总从一些下三滥的角度来解读鲁迅先生的一些事迹:我看过有人分析周氏兄弟失和在于鲁迅与弟妹有染……

有人喜欢给鲁迅添加标签,说他就是民国时期的喷子、键盘侠,只会骂人。不敢说全部,就我目前了解到的鲁迅先生与人论战的文章,基本都是对事不对人,属于那种君子之争,没有旧社会文人惯用的伎俩: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就是那种我觉得你不对,我就要说出来,不仅要说出来,还要把你说服,但我不会跟你乱扯犊子……拿这些无稽之谈来污垢鲁迅,“此又与儿童之见无异”。

还有人高端一点,拿鲁迅先生的一些在今天看来是过时的、甚至错误的观点(比如废除汉字)来说事。我觉得脱离时代背景来评价前人的作品、主张、思想等都是耍流氓,“知人论世”、“以意逆志”方为读诗之正轨。万世师表的孔圣人维护等级制度、道济天下之溺的韩愈极力主张古文这一今天已被淘汰的文体、牛顿相信上帝、巴尔扎克同情腐朽的贵族阶级……so what?不是说要为尊者讳,而是瑕不掩瑜,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洋洋自得的气势汹汹的以偏概全就是你的不对了。以上帝视角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点过了吧。苍蝇只会盯着战士的伤口,自鸣得意的嗡嗡乱叫,但战士,终究是战士

阅读更多
收起
10周前 ▫ 10周前修改过
21 4 条评论 操作
naiver | HK金融民工,古典自由主义者
8人赞同

仅仅从文学上看,鲁迅是中国近代最伟大的文学家,对中国人与中国制度有深入骨髓的分析批判,时至今日,中国人依旧没有跳出鲁迅评价中国人的那个框框。

批评鲁迅的人以中共将其捧上神坛作为理由,这是很荒谬的。中共的宣传和鲁迅的文章价值没有任何关系,他的文章怎么样应该就其文章本身内容来谈,把中共作为一个黑点,任何事物只要跟其有关就是坏的,显然是胡搅蛮缠。

至于鲁迅的人品如何,和其文章也没有关系。

如果生活中有什么不理解的荒谬现象,把鲁迅全集拿出来,我相信肯定可以找到对这些事鞭挞入骨的辛辣讽刺。

感谢鲁迅,他在我尚未形成价值观的懵懂时期把中国社会,中国人黑暗的一面血淋淋的展现给我,教会了我以批判的眼光对待国家,统治者,和社会,也让我以国民劣根性为耻,不断内省自反。

鲁迅也不是单纯的批判者,他的文章也有温和的一面。我忘了具体哪一篇文章,是批判孝道的,其中有句话叫“····肩负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光明的地方去”,当时读的很有感触,一个家庭的维系是靠爱,而不是孝道,不是长辈放感情债,家庭的延续就是靠上辈的奉献来给予下一代以幸福。现在想想党国鼓吹孝道来为计划生育的后果擦屁股,相当的讽刺。

我觉得鲁迅是我的思想启蒙者,一直以来也没有机会说说鲁迅。今天就在这个问题下表达自己对鲁迅文学成就的看法。如今鲁迅的文章在课本中一撤再撤,社会也有污名化鲁迅的倾向,鲁迅的文章扫进故纸堆可以说指日可待,真的令人不胜唏嘘。没有思想的启蒙,哪来光明的未来呢?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8 1 条评论 操作
小林正 | 玉樓人,杏花天
4人赞同

魯迅:周樹人也,毛賊東教主給其封了三塊匾牌:偉大的革命家、思想家、文學家, 1949年後,一直享受吃冷豬肉的待遇,其徒子徒孫不計其數。魯迅的話,文革期間,享有毛賊東紅寶書一樣的待遇:可以隨時引用來攻擊別人。魯迅就是中共黨國思想文化的打手。儘管魯迅罵國民黨的話,今天可以用來罵共產黨。


個人不喜歡魯迅,曾經深受其思想毒害。魯迅為人褊狭、刻薄,紹興師爺,名不虛傳。

牆外有蘇雪林批魯迅的文章,就不貼了。


對於黨國推崇的馬列教聖徒(魯迅),還是遠離的好。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4 5 条评论 操作
初音未来 | 不能带来什么干货,但能带来...
11人赞同

曾经我以为鲁迅是一个键盘侠,一个身处日本骂中国人的键盘侠,与今天贴吧知乎上那些人无异。当我今天终于理解鲁迅时,却找不到发出和他一样的声音的方式和人了。

他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把中国人的劣根性看透,而初中学到他课文的我们却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现在想想,要是当初我们就能深刻体会其中的含义,并发出共鸣,我们还能在课本上读到他的文章吗?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1 2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