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成龙等人提案立法对“精日”分子严惩?
1人赞同 17人关注
 3月8日上午,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提问,对“精日”分子恶劣行径如何看?他说:“中国人的败类。”



​3月8日下午,来自文艺界第26组的38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

下午4时许,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将提案以及联合签名表郑重地交给了提案组,中国青年网记者看到签名中有张凯丽、郑晓龙、张光北、冯远征、成龙、吕章申、范迪安、吕逸涛等来自各领域的文艺界知名人士。 


全国政协委员在联合提案签名表上郑重签上自己的名字。中国青年网记者卢冠琼摄


去年8月至今,在上海与南京分别发生青年男性身穿仿侵华日军军服在抗战遗址前摆拍搞笑并且在网络上炫耀或在微信平台上发表美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行为的言论等事件,引发国民强烈愤慨。

“人有人格,国有国格。公民依法享有人格尊严权,国家也同样拥有国格权,民族同样拥有民族尊严权。”贺云翱如是说。

据了解,这份提案指出,国家对于侮辱国旗、国徽及歪曲国歌这些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的行为可以根据现有法律进行制裁,但是“对于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的其它犯罪行为,如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武士道精神的相关行为方式,或者公开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等,包括以文字、图片、语言、说唱、照片、影视、肢体语言等各种方式和手段,应当如何立法予以惩治?目前看还缺少确切而充分的法律根据。”

提案建议,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立法体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专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与中华民族尊严保护法》,规定对侮辱、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中华民族尊严的行为,处以治安处罚,并制定《刑法修正案》,将严重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或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及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


​全国政协委员贺云翱发起这份联合提案,图为提案最终递交前他向记者介绍签名情况。中国青年网记者吴楚摄


贺云翱表示,如此构成一个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中华民族尊严的严格法律保护体系,以便有效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格、中华民族的尊严,更为有效地打击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的违法犯罪行为。

全国政协委员张凯丽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民的血泪史。怎么能够这样随意地践踏这种感情?我们应该鞭挞这种行为,这是可耻的、可笑的、也是可恨的!”

全国政协委员郑晓龙表示支持通过法律惩处这种行为,他同时说道:“作为文艺界委员,我们也得反思一些抗战剧把抗战展现为一种儿戏、游戏,消解了严肃性,令人担忧。我们应该从人性的角度、从民族的角度,更深入地挖掘和创作抗日题材。”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坚决支持这份提案!”全国政协委员张光北对中国青年网记者说:“我演戏的时候说过的一句台词——《亮剑》中的楚云飞说,‘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如果我们不爱我们的国家,不爱我们的民族,那你还是中国人吗?所以我觉得要采取一些必要手段,通过立法约束他们。”

就在今天上午,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提问,对“精日”分子恶劣行径如何看?他说:“这是中国人的败类。”


​3月8日下午4时许,贺云翱向提案组正式递交提案。中国青年网记者卢冠琼摄


贺云翱特别强调,这份提案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而是意在廓清不良风气,弘扬社会正气。他反对在互联网上“以暴制暴”,他说:“要理性看待问题,而不是要对犯了错误的具体的人抓着不放。这种违反了是非观和价值观的现象,应该要在法律层面解决问题。”

“作为政协委员,我首先是一个公民。作为政协委员,我应该反映人民的要求,反映人民的心声。而且,这不仅仅是我,我们文艺26组几乎所有委员,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我支持’!”递交完提案后,贺云翱对中国青年网记者说:“这,是一种责任。”​​​​

五天前的3月3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第一天,中国青年网记者就采访并刊发报道《全国政协委员贺云翱批“精日寇”分子:不仅仅是无知》,引发各界强烈共鸣。贺云翱表示,“对于‘精日寇’这样的行为,不仅仅是‘寻衅滋事’,我们需要法律层面的鉴定及处罚方式,这样才有利于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形成正常的文化氛围。”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1 21 条评论 操作
14个回答
Alex Wu | 已发起品葱多元化运动,未来...
49人赞同

我的看法是,因为在不寻常的时候,和不寻常的地方,所以格外的让人觉得警惕。倒不是说所谓“精神日本人”的现象有多好,相反我也是很唾弃类似行为。

不寻常的地方:

通常一个正常议会制国家的立法是这么一个程序,议员搜集民意 —— 提交草案 —— 议会审核 —— 议会辩论 —— 听证—— 众议院三读 —— 参议院三读,完成一个立法的过程。这样的法律充分体现了民众的意愿。 

而且民主的国家相对来说法治也会更完善,尤其是民主程度越高的,执法会更依法而行。因为有政府是民选,有反对党和媒体的监督,这是相辅相成的。

而中国的立法没有人民的参与,只是一个小集团在黑箱里完成,然后人民必须得遵守。且执法的问题就不用我多说了。


不寻常的时候:

此时正逢改革开放以来封禁公民言论最激烈的时候,从刚开始不许敏感字,到不许评论,到全网封杀所有的内容,伴随着查水表、拘留。未来会更激烈。

这为恶政,是需要一些恶法来辅助执行的。

我想起去年提出的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侮辱诽谤英烈构成犯罪追究刑责。众所周知,中共在历史里有很大的美化自己的成分,这就造成了任何人试图去重新审视历史,尤其是中共历史人物,如果结论不令中共满意,都会被追究刑责。             


综上,我对这种试图控制民众言论的事情向来是很警惕的。如果这事发生在美国、欧洲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是不可能通过的。 我担心的是这样的限制民众的法律会一个个出来。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49 11 条评论 操作
意鸟飞 | 意念终归是意念...
45人赞同

我觉得吧,所谓“精日”的人群叫做精神日本人,其实那种靠侮辱中国人情感的人是占他们很小比例的极端人群,很多人只是喜欢日本的文化、社会、产品和环境等等,在网上夸一下日本,就被骂成精日。这种不讲理、扣帽子的手法使用者无疑是很低级的,在品葱也是被鄙视的。

就拿泛“精日”来说吧,有些人就对中国没有国家认同感,比如认为中国是赵家的国,根本不是自己的国,反而对一衣带水的日本有所向往,甚至想移民(但很多人没能力)。这些观念在任何一个自由的社会都是很正常的,比如美国有精英,精加,精欧,甚至很多在美国华人精共,但是这是个人的喜好而已,只要不危害社会,违反法律。

当然了,中国是不自由的国家这个众所周知,但是对这种少数群体的立法打击还是蛮令人担忧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45 15 条评论 操作
君子之交 |
36人赞同

看到有一些人讨论了法西斯,我好奇去维基了一下。结果吓出一声冷汗。。。。我们难道生活在。。。


法西斯主义(英语:Fascism;德语Faschismu),是一种极致国家民族主义的政治运动,强调民族复兴、国家富强、强人主导国家政治、国家专权集中于一党专政(或一党独大配合弱势并无法取代政府的反对派),对外渐进式侵略,对内铲除或打压反对声音,破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缺乏权力制衡。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36 5 条评论 操作
Pitt Sh |
29人赞同

说起来,成龙先森的政治投机,跪舔派的作风实在是演艺圈的一股污流,对于他几十年来的行为,民间也都有所耳闻,因此他的风评其实并不怎么样的(房事龙啊,黑社会老大啊),所谓革命,法制后清算的残余势力,类似他这种出卖人民,苟且偷生,跪舔到无以复加的,也该记上一笔吧?


话说回来了,成龙先森说的话其实也很有道理,精日有罪,爱国无罪,那不如这样吧,把之前代言佳能的钱吐出来送给老百姓也算你积点德呗?


哦对了,王毅这个人看履历好像是个文化人,但是做起独裁暴君的走狗这档子买卖绝对是毫不含糊啊。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29 6 条评论 操作
sam金 |
26人赞同

成龙在海南岛博鳌论坛在一句话,质疑自由并不是一件好事,令他成为两岸三地的众矢之的,成龙当时说:

有自由好?还是没自由好?我现在已经很混乱。太自由了,就变成香港今天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原来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说实话我真怀疑成龙有没有去过香港和台湾。

为此复旦教授张雪有言:

成龙先生确实是 一位非常独特的人物。在银幕上,他能把不畏强暴的英雄演的如此逼真。而在现实中,他又把谄媚权势的奴才做得如此纯粹!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26 7 条评论 操作
Friday | 人权-平等-秩序
25人赞同

更新:

这张图里这个中老年男性王毅真是嘴脸丑恶。

张口闭口中国人的败类,仿佛中国人都归他管,恨不能当场开除几位国籍才算完事。我怕奇了大怪了,莫说是穿日本军服拍个照,我打扮成东条英机往天安门城楼毛泽东像上撒尿又如何呢?除了罚我一个随地大小便我心服口服,我乐意怎么打扮怎么打扮,顶多说我妨害公序良俗,怎么又成败类了呢?

一个外交部的部长,还真拿自己当党和国家领导人了,中共的高层干部发言讲话永远拿着一副“我是你爸爸”的臭架子,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美国一年大型枪击案几百起,凶手哪一个不是恶贯满盈,比拍几张照恶劣多了,见过哪个美国官员说凶手是美国人的败类吗?

邓小平还中国人民的儿子呢,这帮孙子都是邓小平他爷爷。

======

在当下的中国,个人的表达空间已经少得可怜。

三个大前提:

1. 文化本身可以不分高低,但文化影响力绝对分大小。

2. 日本国文化在现时段影响力完胜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

3. 热爱他国文化,在任何自由国家都是中性行为,在奉行文化马赛克主义的国家甚至可以被解读为持有一种积极开放的心态,是被鼓励的行为。

前些日子我居住地的春节parade,有不少喜爱中国文化的人来参加,我自己也很喜欢去当地的日本社区感受更加令我着迷的日本文化。

穿他国军服拍照,是言论自由,是表达自由,不容法律侵犯,更不容公权力介入。公权力介入私人表达,甚至立法约束私人表达,必将导致言论自由空间继续压缩。

所以你看到的那些人,他们支持严惩他们所厌恶的言论,不是脑子不够使,就是支持恶法和暴政本身;或者说,除了一些拿钱发言的人,剩下的就是蠢。

某一些从小受到严重洗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民,是不太允许别人的思想行为鹤立鸡群的,他们受到的教育使他们成为了墙上的另一块砖。

而另外一些从小受到严重洗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民,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不爱国而热爱军国主义。

不管从哪方的角度看,都令人唏嘘。

开启民智任重而道远。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25 13 条评论 操作
弗雷德崔斯特 |
18人赞同

先看这个提案,目的是服务于民,还是便于当权者统治的呢?我觉得是后者。

无非是让大众说话的空间变得更少,自我审查更加深,语言的边界有时候很模糊,到时候“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会变得更简单,可以起到人人自危的作用。

民众有太多现实的急切的多的问题,你可以迫于形势不提,但请别再为统治机器添砖加瓦了。我又想到了封建时代“文臣死谏,武将死战”这个词,这些代表委员们最应该是为百姓谏言的,结果每年两会下来,拍马屁的,不痛不痒的,无知业余的等等提案要占多大比例?

共产党在宪法里说反对封建主义,他们做到了,因为他们还不如封建时代。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8 0 条评论 操作
李小鹏 |
17人赞同

诸位诸位,当我们在为言论自由,民族情感辩论的激烈的时候,有没想过可能是这个剧本。

两会期间为了转移人们对修宪的不满,中共又拿出看家把戏:煽动仇日。而不少人还吃这一套,一提反日,就像打了鸡血,其他什么事都忘了。中共长期对中国人的意识形态灌输,培养了中共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反日,是中共最可靠的操控大众情绪的手法。

还有反韩,反美,反菲,反越,反印,反台,反新,反加,反欧,反澳。


接下来脑补一段,不要介意:

政治局老同志们忧心,修宪这事民间都在议论,一位宣传口久经沙场的老同志拍脑门:找人演一出反日吧。当年毛主席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现在是民族情绪一抓就灵啊!历史都可以篡改,徐纯合案发现场都可以找演员重演,激发下群众爱国心没什么😂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7 1 条评论 操作
Fred Zhou |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13人赞同

13月8日上午,赵家外交部部长赵毅在赵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提问,对“精赵”分子恶劣行径如何看?他说:“赵家人的败类。”  ​


13月8日下午,来自文艺界第26组的38位赵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赵国国格与赵家人尊严专门法”的提案。

下午4时许,赵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赵云翱将提案以及联合签名表郑重地交给了提案组,赵国青年网记者看到签名中有赵凯丽、赵晓龙、赵光北、赵远征、赵龙、赵章申、赵迪安、赵逸涛等来自各领域的文艺界知名人士。


去年8月至今,在香港与北京分别发生青年男性身穿仿侵华赵家军军服在六四纪念遗址前摆拍搞笑并且在网络上炫耀或在微信平台上发表美化侵华赵家军天安门大屠杀行为的言论等事件,引发赵国屁民强烈愤慨。 “赵家人有赵家人的人格,赵国有赵国的国格。公民依法享有赵家人人格尊严权,国家也同样拥有赵国国格权,赵家人同样拥有赵家人民族尊严权。”赵云翱如是说。

据了解,这份提案指出,赵国对于侮辱赵国国旗、赵国国徽及歪曲赵国国歌这些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格的行为可以根据现有法律进行制裁,但是“对于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格、侵犯赵家人尊严的其它犯罪行为,如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的屁民的身份宣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或者公开反对资本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等各种方式和手段,应当如何立法予以惩治?目前看还缺少确切而充分的法律根据。”


提案建议,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徽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歌法》的立法体例,由赵国人大橡皮图章常委会制定专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的国格与赵家人尊严保护法》,规定对侮辱、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的国格、赵家人尊严的行为,处以治安处罚,并制定《刑法修正案》,将严重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格、侵犯赵家人尊严、侮辱赵家英雄、土共革命先烈,或宣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

赵云翱表示,如此构成一个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国格、赵家人尊严的严格法律保护体系,以便有效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的国格、赵家人族的尊严,更为有效地打击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伪政府的国格、侵犯赵家人族尊严的违法犯罪行为。 赵国政协委员赵凯丽接受赵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北京大屠杀是赵国人民的血泪史。怎么能够这样随意地践踏这种感情?我们应该鞭挞这种行为,这是可耻的、可笑的、也是可恨的!”


赵国政协委员赵晓龙表示支持通过法律惩处这种行为,他同时说道:“作为文艺界委员,我们也得反思一些宣扬民主主义的剧把民主展现为一种儿戏、游戏,消解了严肃性,令人担忧。我们应该从屁民的角度、从赵家人的角度,更深入地挖掘和创作抗华题材。” “作为一个赵国人,我坚决支持这份提案!”赵国政协委员赵光北对赵国青年网记者说:“我在人大演戏的时候说过的一句台词——《亮剑》中的赵云飞说,‘赵国利益、赵家人利益高于一切’。如果我们不爱我们的赵国,不爱我们的赵家人,那你还是赵国屁民吗?所以我觉得要采取一些必要手段,通过立法约束他们。”

就在今天上午,外交部部长赵毅在赵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提问,对“精赵”分子恶劣行径如何看?他说:“这是赵国人的败类。” 赵云翱特别强调,这份提案不是针对某一个屁民,而是意在廓清不良风气,弘扬社会正气。他反对在互联网上“以暴制暴”,他说:“要理性看待问题,而不是要对犯了错误的具体的人抓着不放。这种违反了是非观和价值观的现象,应该要在法律层面解决问题。” “作为政协委员,我首先是一个公民。作为政协委员,我应该反映屁民的要求,反映屁民的心声。而且,这不仅仅是我,我们文艺64组几乎所有委员,大家都噤若寒蝉地说,‘我支持’!”递交完提案后,赵云翱对赵国青年网记者说:“这,是一种责任。”​​​​ 五天前的13月3日,赵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第一天,赵国青年网记者就采访并刊发报道《赵国政协委员赵云翱批“精赵寇”分子:不仅仅是无知》,引发各界强烈共鸣。赵云翱表示,“对于‘精赵寇’这样的行为,不仅仅是‘寻衅滋事’,我们需要法律层面的鉴定及处罚方式,这样才有利于维护和谐的赵国秩序,形成和谐的赵国文化氛围。”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3 3 条评论 操作
utf8 |
12人赞同

分享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著名的”广告克星“在2015年加拿大联邦大选之前做的广告,目的是反对当时的保守党总理哈珀。如标题所说,这广告冒犯性极强,尤其是结尾往加拿大国旗上啐了一口,长期受爱国教育的本人看到这里心理都有吓一跳的感觉。

这条广告虽然短,但是历数了哈珀执政期间的一系列错误,使得加拿大从二战之后最受尊重,最有责任感的和平国家,变得毫无存在感,放弃了自己以往的荣耀,这是值得唾弃的行为。


加拿大人看到了这样的广告会不会非常生气?事实上加拿大人不仅没生气,还众筹了一笔钱试图让这则广告登上电视台全国播放,并且,当年大选中用选票送哈珀下了台。当年投票率创20年最高,特鲁多总理得票率也在历任总理中算极高的。

一个有自信的国家和人民,不在乎批评,也不在乎冒犯,只在乎事实和权利本身。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2 0 条评论 操作
UY Scuti |
8人赞同

看到某些人为了反共能公然支持法西斯,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毫无疑问,这样限制法西斯主义和伤害民族情感的法律当然是合情合理的。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

至于某些答主混淆“热爱日本文化”和“精日”明显就是连文章看都没看。文章里明确说过“精日”指的是“支持法西斯主义”,跟热爱什么文化毫无关系。在德国和一些其它欧洲国家,使用纳粹符号和手势、穿纳粹军服也属于刑事犯罪。像某位号称要扮成东条英机到天安门广场撒尿的答主,欢迎扮成希特勒到柏林逛一圈,来好好体会下民主国家的自由。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反共不能先于主义。假设这个法律是在某个民主国家通过的,你们是否还会像现在反对它呢?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8 30 条评论 操作
草原之火 | 暴力是共匪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6人赞同

首先恕在下才疏学浅,谁能告诉一声在东亚某几国之外有没有国民/民族感情这个说法?


说说所谓”反法西斯没什么不对”说为什么不对,有人说欧洲如何如何,欧洲没那么简单。

欧洲和“处罚宣扬法西斯主义”有关的法律有几种:

第一种 Memory law,针对某个历史事件立法,最常见用于各大陆法系国家的否认种族灭绝罪和东欧国家的反共法案

第二种 德国,先规定法西斯组织违宪,再刑法规定使用违宪组织的标记违法。

第三种 种族主义仇恨罪。


具体举例说明你公开敬个纳粹礼而不发表杀光犹太人之类的言论的话会在:

德国,奥地利,斯洛伐克,捷克,瑞士,瑞典

受法律处罚。

然后我们可以发现都是上面都是轴心国/中立国,

数量更多的各个受战争损害的同盟国国民感情怎么就没受伤害呢?


另外共匪的俄爹作为被战争损害最严重的国家反而是一直没有针对这方面法律的,而且各位也知道俄国是新纳粹最活跃的国家。直到大俄罗斯主义者普京上台之后14年通过了“防止纳粹主义复活法”,之后第一个因此法受罚的是个说“苏联和纳粹入侵波兰没什么不同”的博主。

上面是立法权归民选议会并且司法透明的民主国家和部分民主强人政治的俄国的情况,可以看到大部分国家敬纳粹礼并不会受法律处罚,只会被道德谴责/警察聊天/公司开除。会受法律处罚的国家基本是因为特殊历史情况,不是因为什么被伤害民族感情。

所以不要说欧洲做了所以我们也做,首先欧洲就没做。


最后完全不民主的共匪的立法永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加强控制,此处引用陈会计一句话。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们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

最后我猜一句,可能80后到90后这批人少年时接受了各种日本文化产品,对共匪宣传不那么感冒,导致潜在的异议人士比较多,被共匪察觉了,要管起来。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6 0 条评论 操作
南山南 |
4人赞同

实在看不过去,各种高票答案始终抱着政治问题不放,各种往民主问题上靠,我说各位,日本侵华历史是任何中国人不管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应该尊重和铭记的事情。

对侮辱国家,借日本侵华历史侮辱人民感情的人,立法追究责任,合情合理,不要跟我说言论自由,言论自由要建立在不要侵犯他人正当权利的基础上。你去以色列公开扮演希特勒侮辱犹太人试试!德国民主吗?你去德国行纳粹军礼试试!

历史要铭记啊,各位!(敲黑板……)不管姓共姓国,日本侵华的历史事实都不会改变!谁要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扮日本人照相,都是于情于理不能容的!

想做日本人,移民去啊,移民去了日本,随便你怎么玩,不受中国法律管辖。喜欢日本,崇拜日本,也没问题,但是不要搞这种反事实伤害他人的事。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4 23 条评论 操作
凡爵师 |
3人赞同

我所了解的精日群体。

我给出的判断标准是‘崇拜日本达到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群体”。

精日分子在网络上‘带节奏’(影响舆论)不会超过三个话题:   

  • 首先是‘日本实力很强’,无外乎夸赞日本经济发达、日本人素质高,谈到自己国家动辄以‘贵国’‘你国’相称;   
  • 第二个是‘日本军事很强’;
  • 最后一种论调是‘日本的人种优越’。   

一些精日是情绪发泄者,想要流量、名声,至于是好名声还是骂名并不在意,这跟网络空间价值观缺失及教育缺失有关。一些逐利的直播软件也是它们秀存在感的温床。   

有一些精日是不简单的,比如五岳散人,其对于微博反日的看法:不是傻逼就是屌丝。当然,一昧民粹性反日并不可取。   

还有一些是有组织的精日,在QQ群查找功能里,搜奈“武运长久”“东亚共荣”等关键词,一个名为“大日本军事交流基地”的群赤裸裸地注明:“热爱日本文化,日本历史,以及日本军队以及领导人都可以加入,欢迎一切亲日人士的加盟!” 群主昵称:“樱花的决绝无人能懂”。另一个名为“武运长久”的群标签里,则赫然有“忠诚于天皇”“大东亚共荣”之类的字句。   

他们不怕口诛笔伐,不怕全民怒火,行政拘留最多15日,对警方来说,已经尽力了,因为它们的行为构不上犯罪。没有人会相信几天的拘留所生活,就能让它们悔过自新。

所以我是支持立法严惩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3 8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