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的一些规则需不需要继续传承?
1人赞同 6人关注

来丰富一下品葱的论题....天天聊政治也累的是不是


问题很个人了,我是蛮喜欢语文的。这方面也稍微会关注一下,因为跟台湾人接触很多。发现两边的语言习惯差别不小。

说的会比较乱,见谅。

就是中文一些语法啊,读音啊,之类的规则,需不需要继续传承,发扬光大什么的。比如读音:说shuo话,游说shui。区别书面语和口语不同,还有类似血xie淋淋,血xue染沙场。       角jue色  这种  好像很多国内的人也越来越不注重了

更别提 得 的 地了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像讨论汉字简化和要不要再推广繁体字,工具性还是艺术性的问题了。

本身中文就很复杂了,这些条条框框也越来越淡化了,甄嬛算是比较明显的例子了。剧没有火的时候,打zhenhuan是出不来的。而现在这样打 输入法都不会自动纠正读音了。


以上

欢迎大佬们指教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1 14 条评论 操作
4个回答
小鱼 |
18人赞同

门外汉怒答。可以肯定的是方言都会渐渐消失。先说观点。总体来说,语言的渐渐改变我觉得是在进步,而不是退步。时代环境在不停的变化,语言跟随变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有些东西顺其自然就好。语言之所以称为语言很重要的一点是传播使用的广泛性,因为语言首先要有社会功能才是真正的语言,是有大众基础的,而不是为少数特定人群服务,这也是为什么早期祭祀类器物上的铭文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语言的关键原因。现在来看语言的变化是他的门槛一再的降低,乐观的来说,学习越来越简单,受众面也越来越广泛。至于语言会对思维有什么深刻影响一类的问题,那就是语言学家、人类学家的事了。

<font face=".PingFangSC-Regular">以上只是整理了一方面的回答,也并不是说语言不需要语法和规则,有的地方也可能有不对,就权当是抛砖引玉吧,欢迎大家讨论哦。</font>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8 3 条评论 操作
ラピスラズリ | 武力威脅買不來自由,我們不...
16人赞同

語言文字從根本上來説是用於交流的,從我個人的觀點來看,還是盡量遵從使用習慣爲好。


個人的看法是,辭書可以同時收錄正音和民間慣用音作爲參照和對比。


其實不止是大陸,日本人也經常容易讀錯日本語中的漢字。

例如:

漢字            正                誤

相殺            そうさい     あいさつ

他人事         ひとごと     たにんごと

重複            ちょうふく じゅうふく


之類的


其中比較常見的錯音現在的日文輸入法基本也都會收錄。


所以讀音這個事,從根本上說還是隨大衆爲主,雖然我也覺得正音還是有必要在辭書上堅持的,大陸有些辭書收錄了錯音抛棄了正音就屬於捨本逐末之舉了。


至於得 的 地的區分我個人覺得完全沒有必要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6 1 条评论 操作
Zen |
12人赞同

语言毕竟是工具,传承与否都有道理,但终究是难以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当然依靠国家的力量,是完全可以做到快速更换语法、语言、甚至文字的。我记不清在哪里看到过,语音的变化十几年就有明显的不同,看过去的电影电视,人们的发音就与当今不同。互联网时代以来,各国的语言都在快速演变,一些网络词汇,在12个小时之内就可以爆红网络,快速覆盖几亿网民。很多网络语言,完全是全新的语法和构词。

你提到了工具性,还是“艺术性”(似乎是文学性?),都挺不错的。但在我看来,中文有一点问题,就是严谨性。由于汉语是完全的分析语,必须结合上下文意思才能读懂词句,严谨性不算很好。加上缺乏一些从句结构,在表达复杂意思上的能力还是略显欠缺。所以在科技论文、法律文件、公约、技术资料上,仍然是英语为主,法语、德语、拉丁语也保留一席之地。但好处就是,文学性比较强。


你说的这些问题是所有语言共同演变的方向,尤其越来越趋近分析语,大量的多音词一些不常用的语法会逐渐口语化简化。但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即听众读者需要有一定的知识背景,一定的上下文联系能力才能阅读。比如“我下面给你吃”,在简体字中是一个黄段子,在繁体字中,则意思明确,面和麵,是有明确区别的。


快速演变的语言另一个缺陷是兼容性不稳定。如果阅读15年前的网络帖子,很多词汇已经不用了,比如gg mm,恐龙,偶,稀饭。我想再过一些年,就像曾经流行的软盘,光盘,以及一些古老淘汰的文件格式,很多今天流行的语言,几年后也许就会变得陌生。打个比方,为什么Windows能成为主要的工作用的操作系统呢?得益于他强大的兼容能力,二十年前的软件能在今天的操作系统上运行。如果Windows删除那些复杂的兼容部分,可能会变得和Mac一样,华丽流畅,但未必能胜任工作。


传承下来的语言,总的来说还是有一定严谨性和兼容性的,演变速度也比口语,网络语言要缓慢得多,尤其是繁体字,文言文,在中古时代以后,民间已经普及近代白话、以及大量简体字,但在官方文件依然是繁体字、文言文,这有点类似拉丁文了。事实上大部分国家,口语和书面语,还有当今的网络语言都是有一定区别的,形成双层语言,或者三层语言。曾经与一个希腊人聊过,他们在学校从小也要学习他们的“文言文”。这些看似“复杂”的文字,其实恰恰是最容易被读懂的。而那些简单的文字,反而并不容易阅读,比如我的英语水平在国人中算非常好的,但阅读reddit上的帖子,夹杂了大量英语的缩略语和梗儿,也是一头雾水,甚至看港台小报,也完全抓不到笑点。朋友圈和网上很多二次元还有游戏爱好者的语言,我也得费很大劲儿才能弄明白。但无论新加坡香港台湾还是北京,正经的报纸,都是可以互相阅读通顺毫无歧义的。在看英语的电视节目,严肃性不同的节目和电视台,主持人的语法,词汇甚至发音都是不同的。


最后总结一下,你说的传承,应该是双层语言的问题。各种流行简化的语言是趋势,当然可以使用。但在一些对语言严谨性有要求的地方,需要面对不同背景和时代的读者以及听众,则还是应当坚持使用一些“传统”语言。比如在和家里的老人聊天的时候,就不大适宜用一大堆流行词汇,和朋友聚会,也不太适合一本正经做报告,不同场合不同的语言。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12 4 条评论 操作
Baiy |
9人赞同

题主举的例子中“说﹑血﹑角”都是同一类多音字,即文白异读。这种多音字在中古时期(隋至宋)及之前是只有一个读音的,后来在不同的地方分别进行了不同的演化(这些演化均符合语音流变规律,无优劣之分),最终普通话同时吸收了不同的读音,一个用来表示俗一点的事物(白读),一个用来表示文雅一点的事物(文读)。类似的还有“壳﹑削﹑钥﹑色”等。个人认为这些多音字的区分大多数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它们几乎不存在辨义功能,比如“地壳”与“鸡蛋壳”,这两个“壳”表达的完全是同一个意思,但只因一个文一个俗,读音就得不一样,而怎么界定这个“文”与“俗”呢?不好意思没有标准,死记硬背吧。这一类多音字,废了也罢。

至于“的地得”,还是要分的,因为这三个字的区分非常清晰明了,不存在须死记硬背等困难。若不分的话会造成大量的歧义,使汉语精确性降低。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9 0 条评论 操作
Jane | 關注歷史、文化、兩性平權台...
5人赞同

中國人越來越不重視繁體字和中國文學,作為一個台灣人我是很痛心的,撇開政治,我們上文化上是一脈相承的,我自認對中國人還是有一定的認識,我基本上沒聽過幾個人唸對"一曝十寒"這個成語,甚至連中國節目裡都唸錯,如果台灣人在大家面前唸錯,絕對被笑一輩子,可是中國人好像不太在意的樣子。
再來,繁體字作為中國文化的傳承其實是很重要的,很多的字這樣寫是有它的意義的,不知道中國學不學"六書",這是中國字的造字法則,用簡體字的話這個根本無從學起。還有各種古書,石碑...上面寫的也是繁體字阿,或者我們應該叫繁體字"楷書"才正確,連繁體字都不認得,你站在一塊明朝石碑面前不就是文盲嗎?
很多人因為政治根本不屑學繁體字,只因為台灣和香港用繁體,我也是無語了,一個國家的人民不去學,甚至不屑他們的文化的話,那麼他們作為一個民族還有甚麼意義呢? 
我作為一個台灣人其實很無力,台灣文化上其實保存得不錯也挺重視,就怕哪天台灣被統一,中國文化灰飛煙滅,繁體字變成古字只有專家看得懂,再也沒人讀李白那些優美的詩,中國變成一個遺忘自己文化的國家,想想就覺得可怕,我懇求還理智的蔥油們好好想想,希望推廣一下保存中國文化的重要性,千萬不要再來一次文革了,一個國家只有錢和拳頭沒有文化那還有甚麼意義。
中國人自豪五千年歷史,自稱龍的傳人,然而看看中國把歷史、文化傳承的怎麼樣了!!
歷史被隨意竄改,這個做為中國人民沒辦法,文化總有辦法吧,李白那些詩不是無病呻吟,孔子不是千古罪人,儒家不是中國的惡源,是當年的中國人把自己的問題怪罪給了他們。
是,儒家的確是些缺點和跟不上時代,然而我們中文老師上課時說了這麼一句話"當你不認同孔子講的這些話時,你更應該去深入的瞭解這句話"。這不就是歷史和文化存在的意義嗎? 了解當時的背景,分析跟現在有和不同,是什麼造成你不認同孔子的話,思想在古今有哪些變化。
中國人就一句"儒家千該萬死,孔子千古罪人",把文化全否定了,把自己和政府的錯全消了。
唉,大家再想想看吧,再寫下去我要寫專欄了。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4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