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人赞过

                        转自美国大律师郑朴捷

    中国有些人,来到美国以后,就想当大家的革命导师。最近,我们就遇到过一位叫夏业良的,想当郭文贵的革命导师(实际上大概是以当导师为名,想从郭文贵那里抠笔钱出来),结果把自己搞成了社会上的笑柄。不说把美国智库的工作给丢了,连美国之音这种为中共服务的政府机构,都不再找他做一次几百块的节目,让他去传播他那些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革命理念。中国就是这样,因为洗脑,大家的想问题方法,都非常怪。怪到像我这样,来美国三十多年的中国人都无法接受。

    美国的领导人,有想法就是想法,没人花时间精力,去把一大堆同义词进行排序,然后用这些词(“主义”“思想”“理论”“观念”什么的)来标注独裁者的伟大程度。

    毫无疑问,毛泽东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例如,他利用日本侵华,让日本人和国民党去厮杀,他老哥自己集中注意力,发展共党的根据地,把早就被土改过的地方,再“土改”一次,并且要求村村见血。这样,他一方面肉体消灭了乡绅阶层;另一方面,他用逃出去的乡绅(还乡团)作为要挟,逼迫那些傻了吧唧的,双手沾满人家鲜血的农民,去为他做炮灰。到了战场上,他不给人家武器,叫人家冲在最前面,用肉体去换国民党的子弹。“革命”胜利了以后,又命令这些人拿着乐器,去韩国面对美国的枪炮(这些乐器今天在韩国的博物馆里可以看到)。

    清洗了农村以后,毛泽东又通过阳谋,调虎出山,用邓小平这根棍子,一举打倒了所有在城里敢于思想的人。这样,毛泽东通过 “毛泽东思想”消灭了这个世界第一大国里所有有思想的人。 邓小平和毛泽东不同。他是个大老粗。他做事,只重结果不计手段。换句话说,他没想法。他“摸着石头过河”,或者“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傻子才去计较理论、程序。结果,邓小平被誉为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子无虚有的想法,被冠以“邓小平理论”。怎么说,他还有自知之明,没有把他的子无虚有,冠名为邓小平思想。到了江胡时代,他们用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以显示他们不傻。到了习近平,情况有所改变。习近平喜欢别人叫他大大(不知是不是《金瓶梅》看多了)。然后,就闹出一个“习近平思想”。我上个礼拜在北京,书店里最显赫的地方,放着习近平的书。我拜读以后,莫名其妙。看来看去,除了党领导一切,还是党领导一切。党领导一切,不是习近平的发明。历史上所有的独裁者,都是这一套。我有一个问题:他习近平自己知道习近平思想是什么吗?

    民主社会里,只要政治人能为老百姓谋到福利,就会受到拥戴。而在中国这种地方,所有的政客,都要弄一个博士头衔,真是滑稽可笑。我这次在中国见到某省的组织部长,名片正中央,赫然印着“博士生导师”的字样。中国的官僚如此这般,居然自己不觉得无聊,这恐怕还真不止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他们的思想家,就极其无聊地,以小学程度,和红二代身份,在清华弄了一个博士文凭)。当然,清华两腿一叉就开卖,把多年的传统

    中国人的这种莫名其妙,也同时充斥海外。辛灏年就是一个例子。据说他35岁就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而且在1988-1993年任安徽省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这说明,他对中共洗脑的那套是有相当造诣的。他1994年来美国以后,在一些学术机构做了一段访问学者。等没人再请他以后,就干脆什么都不做,靠太太的收入生活。 我提辛灏年在海外的阅历,是因为在海外民运圈子里,很多中国人来到美国以后,都自封highbrow。结果,他们只去那些与世隔绝的学术机构做所谓的研究,拒绝对美国社会做任何贡献。

    以夏业良为例,别人说他送外卖,他觉得人家骂他。送外卖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去美国之音混?夏业良来美国后的经历,和辛灏年非常近似。他来美国以后,先吃学术机构的饭。等学术机构不要他了,他就吃美国之音的饭。出了个郭文贵,他就写proposal,想吃郭文贵这碗饭。郭文贵不给他钱,他就干起反郭这个行当来了,也不知道他反郭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现在,郭文贵要淡出了,不知夏某又将如何蹦跶。这种仰人鼻息的生活,一天到晚,折腾来折腾去,像个要饭的,有什么好?为什么不在美国这个自由世界里,选择一个正经营生,开始一个有尊严的人生?

    据辛灏年自己说,他生活非常贫苦。一度,他住在别人的房子里,满美国找便宜房子。真是怪了。我在美国,这么多年,只听说过人满世界找工作,还真的没听说过满世界找便宜房子的。据辛灏年说,在这种困苦情况下,他还在努力搞民运。

    在美国这个社会里,只要你愿意对社会做贡献,换句话说,只要你愿意做有市场价值的事情,凭辛灏年,甚至夏业良的能力,进入美国的前十分之一,应该不是问题。换句话说,只要他们愿意把他们的聪明才智,用来为这个社会做贡献,他们每年就能挣10万美元。(确切的数据是只要他们能进入美国的前11.6%,就能每年挣到10万。) 对于想搞民运的人,去基层工作,还有另外一层意义。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是不一样的。如果他们想让中国有朝一日获得民主,他们首先需要的,不是闭门造车,而是真的出来,看看民主社会是什么样的。否则,辛、夏之流,对美国的社会的了解,停留在游客水准,无论在美国住多少年,日后怎么可能对中国民主做贡献。 辛、夏只是例子。这种highbrow观念,在海外民运圈子里,非常盛行。结果渐渐地,整个民运圈子,都与世隔绝。这些人躲进小楼成一统,在他们的封闭小圈子里,过他们的互相打嘴巴子的生活。看到这个状况,自然没有新人进这个圈子。结果,民运分子的平均年龄,据说现在是60岁。 与世隔绝的结果,就是这些人的想法,还维持在当年中共洗脑的层面上。而且,这些人还不愿意倾听不同的意见。

    就这么个辛灏年,他开讨论民国的会,竟然拒绝邀请那些对孙中山有微词的人。就凭这个涵养;就凭他在美国住20年,拒绝为社会作出任何贡献;就凭他抱着错误的理念,还想把自己打造成唐柏桥革命导师的傲慢,他将来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损害,难到会小于那些被中共渗透的人? 他先对唐柏桥提议开民主大会,然后唐柏桥要开了,他自己却退出来了。这种背信弃义,和郭文贵真有一拼。辛灏年在视频中表达的意思,就是唐柏桥幼稚,他老道。但是,我们美国民族本身就是一个幼稚的民族,不像中国民族,把什么事情,都搞得那么肮脏、龌龊;那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郭某人接着说到公布财产的事。我们知道,这些职业民运人士,或者职业革命家,张嘴冠冕堂皇,实际上,对钱、地位,很多人是眼睛发绿的(根据唐的爆料,胡平就是一个例子)。这些民运人士,都有很严重的共产主义情节。公布财产之后,还有点钱的人,如何可以不把他的钱捐出来平分、共产,以谢天下? 郭宝胜接着谈起隐私什么的。不过,郭宝胜是牧师,不是律师,郭宝胜的隐私论,就像夏业良的证据论,我不想和他们计较。但是郭宝胜呼应美国之音,在美国之音说我是五毛、大外宣的基础上,干脆把我发展成了骗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被迫出来得罪他一把。而夏业良,张嘴闭嘴就是法治,真让人不寒而栗。 今天郭宝胜们和夏业良们在美国,在这个合理的制度下,只能乱说,没有乱动的机会。夏业良们的努力工作,充其量也就是削弱郭文贵。我担心的是,如果有朝一日,当住在中国的那些中国人,争取到了民主,傻不叽叽地让这些人跑去中国。这些人用他们花里胡哨、冠冕堂皇的高论,去蛊惑那被洗脑了两千多年的中国民众,去贯彻他们版本的“民主”和“法治”,那倒是很可能导致实际恶果的。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7 9 条评论 操作
陈士杰 回复 秋風のLight(作者)

名字写错了,郑朴捷是“朴素”的朴,不是“普通”的普

1 回复 操作
陈士杰

这篇文章是郑朴捷律师写的,请您在转载的时候署上他的名字。

5 回复 操作
白蘿蔔 回复 nash

说白了在我眼里在这个节骨眼上蹦跶民运的基本没什么好货。天天做梦有人暴力革命然后民运领袖回国接收革命失地,想想都搞笑。

回复 操作
爱莎

夏教授听了他的视频感觉还可以啊

回复 操作
秋風のLight(作者) 回复 陈士杰

抱歉,我差点忘了。

回复 操作
nash 回复 白萝卜

你个人认为到底谁“好”谁“坏”

回复 操作
朱翔

https://youtu.be/SSdJlJACKwc 我听了辛灏年这个演讲,觉得这个人很不错。不知道这文章作者为什么要骂他。

回复 操作
milu

多虑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聘请外国人当官都不会请他们

1 回复 操作
白蘿蔔 回复 朱翔

因为作者也不是什么好鸟,一般在美国自封大律师的十有八九是骗同胞钱的。参见莫虎。

3 回复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