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墙内避过审查传播真相是否有必要?
2人赞同 24人关注

此处为必要性的讨论

对于技术性的讨论:https://www.pin-cong.com/p/63927/?s=64053&c=64096#cmt_area_64053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2 13 条评论 操作
16个回答
Zen |
52人赞同

说一些可能大家不爱听的,没有必要。



我在推特上注意到,很多热爱传播“真相”的朋友,大多数把自己设定为一个宣道者,这颇有点类似传教士的角色,我掌握了真理,我向你传播真理,我是正确的,你是错误的,我要改变你。但政治与宗教虽然有些类似,却又不同,文明的政治是建立在讨论、妥协、博弈的基础上,而不是绝对真理。


个人政治立场的形成,一般都是基于复杂的个人利益、成长经历,大部分人是很难被一些他人传播的“真相”而影响,改变立场的。我在海外与来自不同国家、种族的朋友聚会、聊天的时候,政治总是尽量注意的敏感话题,我会表达观点,但我决不试图改变他人观点,因为我不可能在一场1个小时的聚会中改变一个人的观点,事实上给我一个月我也做不到。甚至16年美国大选期间,我从未见过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因为对方传播的“真相”而改变立场。


共产党之所以在内战时候能发动群众,并不是像共产国际那几位外派大员一般传播资本论,传播共产主义宣言,而是非常非常透彻地了解群众地利益情况,然后解释了他们的苦难,是阶级压迫导致,打土豪,分田地才是关键,共产党并不是传播“真相”,而是解释了真相。


当下的中国,个人的利益复杂交织,很多所谓的“真相”,并非他人不知,而是获益者基于自身立场否认。比如对于文革这段历史,国内很多毛派群众一直为之辩护,甚至如今对文革怀念的人大有人在,这群人在文革时期,是工人、农民、军人、红卫兵,社会地位比当时的知识青年、黑五类、右派、臭老九更高,而改革开放后,社会地位一落千丈,而当年被斗的坏分子又回城上大学,生活飞黄腾达……他们是历史的亲历者创造者,比谁都知道真相,但他们基于自身立场,对于真相给出了另一种解释。


很多推特上的民运人士,热衷转发于城管打人,暴力拆迁之类的“真相”视频,但在国内,对于这类视频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却大有人在,对于一部分城市居民,占道经营,污水横流的摊贩被城管清理,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而拆迁钉子户,在很多地区一夜暴富,早已是众矢之的,似乎被强拆也不冤枉。


日本德国当年发动侵略战争,是日本德国人民不了解“真相”吗?他们当然知道,但他们同样是战争的获益者,抢了犹太人,抢了中国人,统治阶级吃肉,民众也能喝汤……于是用社会达尔文主义去解释真相——弱肉强食,千百年来人类社会烧杀抢掠从未少过,为什么我们不能做?汪精卫建立南京政权,是他不了解日本的暴行的真相吗?不是的,他寻找了另一种解释——我是为了收拾残局,忍辱负重,保护沦陷区下的人民。甚至拉登,逃亡期间每一盘录像带都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了充分的解释和辩护,当年在国内愤青间拥趸无数。


这就是中国当下社会的现实,我在上一个回答里说过,当下中国没有类似美国白人和少数族裔,或者地主和长工这般绝对的阶级对立,各个阶层人群的利益是互相交织的,共产党员9000万,早已经与整个中国绑定在一起。而利益的冲突矛盾也是复杂的,中层官僚,中高产富商与红色贵族存在利益冲突,底层民众与中下层官僚、商人存在冲突,却又信任“中央”……


说真的,我没见过几个推特上的海外异议人士能摸清国内目前利益阶级冲突现状的。刘晓波这样的异议人士很伟大,但他的悲剧,并非只是共产党当局造成的,而一个可能让人不寒而栗的事实是,就像苏格拉底的死刑,这是非常多非常多的民众共同造成的——我在推特上看过一句话,89年北京人选择挡在学生和坦克之间,如今北京人会选择站在坦克一边,因为他们的利益已经与坦克绑定在一起。对于当下很多岁月静好,闷声大发财的中国人而言,刘晓波纯粹是个于社会物质财富无甚贡献,给自己和别人找麻烦的文科生……


在工业生产中,很多机器、电脑和软件已经运行了十几年,早已经落后,bug也很多,但大多时候是操作人员并非不知道这些毛病问题,但依然坚持能不换就不换,因为谁也不知道换一台新机器、新电脑、新软件会出什么问题。


这四十年来,很多人切实获得了财富的增长,他们不愿意打破这种可预期向好的发展——万一换来的是个更糟糕的未来怎么办?在个人的利益面前,“真相”完全可以被解释成相反的意思。如果某一天他们的利益被损害了——比如推特上的泛亚e租宝访民,他们比谁都热衷于了解传播解释”真相“。


我十几年前上大学的时候,中国还能连接上刚刚诞生的YouTube,我看完了六四纪录片,与室友聊起记录片,没想到他早已经看过,甚至热爱历史的他,比我更了解那一段历史的细节,但他的观点却是:镇压也是无奈之举,中国需要稳定。对于他而言,89之后的历史,是他的家庭从一个普通农民,变为一个拥有几层小楼的商人的历史,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那么镇压于是便成为这个结果的原因,他为那段历史寻找了一段不得不那么做的解释。


国内互联网上一些”小粉红“和很多人年轻时候一样,对于政治历史的兴趣浓厚,各种历史书籍信手拈来。但对于他们而言,自打出生以后就没有过过苦日子,生活越来越好,能在大学上网,甚至能出国留学,他们于是为所有的“真相”,寻找一种符合自身利益的解释——文革打破了中国的封建制度,建立了工业化,改革开放又在党领导下保持了高速的增长,其中为了稳定发展而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镇压一部分异议人士是必要的……这一系列的“真相”,成就了今天我很满意的稳定生活,这些墙外的“真相”,恰恰成了支撑结论的证据。


我前几天提到贸易战对大豆加税,知乎微博上的小青年们大声叫好:因为对于这些大学生而言,大豆加税只是外卖涨价几块钱而已,至于那些受到大豆价格影响极大的社会中下层人群只是如空气一般存在。但如果对留学、出境游、steam游戏进行限制呢?想必这些高呼贸易中奉陪到底的同学们会强烈愤慨闭关锁国。


政治观点的形成和改变,90%以上都是基于自身利益立场的,并为之寻找一种合理的解释。传播“真相”是很无力的。很多年轻人,大学生大概看不惯父母的唯唯诺诺,庸俗不堪,然而在中国,经历社会以后,会知道持有这类激进政治观点对于自己并不是一件好事情,甚至会惹上麻烦,中国很多人不是不知道“真相”,而是在自身利益面前,揣着明白装糊涂,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政治在生活中远没有事业、学业、家庭、性、金钱、食物重要……而一些热衷传播“真相”的朋友,也应当注意,尽量不要给他人带来麻烦和烦扰。


真相是简单的,利益是复杂的,对于真相和利益之间的解释,才是真正的关键。

佛渡有缘人,有兴趣去了解的,自然会了解。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52 14 条评论 操作
陌路者 | 已弃坑。两周登录一次。
34人赞同

我去找了本书,搬运点东西来。
由于伙计时间总是不够用,有时间写答案,却没有时间读书,导致能提供的干货有限。
把书名提供在这里,大家可以自己掌握后分享给更多人。
《镇压反作用手册——对抗不公的战术》,可以到【中国权利在行动】网站找到更多相关资料。
关于这份手册:
第一章介绍镇压反作用模型。
第二章描述镇压反作用分析的过程:怎样发现和了解实施不公行为的犯罪者抑制民愤的战术。
第三章根据对应可能的做法,就行动前需要做哪些准备工作提出建议。
第四章提出在不公正为正在发生之时和已经结束之后,应该怎样采取行动。
第五章回答与镇压反作用模型有关的问题。

非暴力革命有个特别的地方:如果和平抗议者遭到【野蛮的镇压】,抗议者就会得到【更多的支持】。
【非暴力研究领域的先驱吉恩•夏普】将这称为“政治柔道”。这一效应后来称为“镇压反作用”。
抗议者如果坚持非暴力,就可以利用【对手压倒性的武力】来对付对手,获得更多的支持。

1965年,印度尼西亚军队对印尼共产党进行大规模镇压,许多学者认为,这是场屠杀,受害者可能多达80万。
但是印度尼西亚的抵抗非常少。更令人吃惊的是,国际上也很少有人对此表示谴责。相反,这场屠杀受到了很多反共政府的欢迎。

为什么“政治柔道”没有在这些案例中出现?因为镇压者做了某些事抑制“柔道效应”。
侵犯人权的犯罪者可以使某些方法降低民愤。


某个有权势的团体在做不公之事时,比如【审查、性骚扰、警察暴行、酷刑和屠杀】。
可能通过采取以下行动降低民愤:
●【掩盖】自己的行为。
●【抵毁】受害者。
●重新解释发生的事件,包括使用【说谎、轻描淡写、找替罪羊、一面之词】等方法。
●利用【官方渠道】制造公正的假象。
●【威胁利诱】有关人员。

对降低民愤的五种办法,我们可以怎样应对?答案是:逐个反击。
以下是反击的做法:
●【曝光】发生的事件。
●为受害者作证:让民众看到【受害者的正面形象】。
●把事件【解释】为不公。
●【动员】支持者。防止事件进入官方渠道,或者使官方渠道【失去信誉】。
●抵抗威胁利诱。

……
具体怎么做、有什么注意要点,真的有特别多,以后闲下来再补充。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34 8 条评论 操作
玫瑰骑士 |
30人赞同

个人以为,传播真相的必要前提是民众的主人翁精神,而非漠视一切。而如今中国大陆普遍缺的就是这个。

很多人并不是对“真相”一无所知,尤其是发达地区的年轻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点。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我们只能考量那些“真相”对自己的影响,影响大那便默默的移民,影响小就继续沉默。长期的沉默又演化为彻底的漠视,甚至出于自我安慰而找理由维护这个自己明知道“真相”的政权。

然而这不是民众的错,政府的胡萝卜加大棒早就把人们变成了极度现实的利己主义者,就算知道了“真相也”没有人会做傻事。

不负责任的说,我现在也不考虑他人是否知道真相或找到出路,甚至担心修宪后想跑的人太多会耽搁自己的移民,因此当发现大多数人觉得岁月静好时我其实是挺高兴的。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30 7 条评论 操作
蓝莲花 |
14人赞同

绝对有必要。否则什么叫社会责任感?否则何以维护正义公平?特别是,我不喜欢自己的亲戚、朋友、下一代继续被洗脑被愚弄,所以我只能站出来,在恰当的时间地点有一些发言。平时工作生活是很忙,然而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花点时间说几句是值得的,应该的,这样才问心无愧。

然而,要注意方法,不要当鲁莽的战士。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14 0 条评论 操作
ZnEt2 | 未提供信息。
12人赞同

看起来这是一个很早的问题,但我还是想写点东西。

有必要。

在墙外常常看到五毛轮子舌战,舌战与论辩的基本区别在于:前者强调观点表达,后者强调事实和推理过程。

真相自有它的力量。这也是在墙内传播真相对于官方洗脑宣传的唯一优势。官方有它的资金、技术和号召力,但没有事实那简单而珍贵的说服力。

在墙内,如果要达到效果,传播的只能是事实

大家可以试用一下无界,如果是从未翻墙民众,想必一看到便会吐血。只能说观点真的很吓人、很难让人接受。

从品葱之前的帖子以及我的个人经历来看,传播事实的效果相对较好。把六四事件的维基、youtube纪录片抛给他们,把思辩性强的博文抛给他们,比任何观点都要强。

所以我希望有能力和意愿的人都能利用现实生活中社交网络的私密性传播事实。这是一种低效但可行的方法。有了追求真相的欲望,才会努力了解真相。才能说这方法是有效的。我承认自己对于墙内的互联网现状感到深深的悲观,但我不会放弃努力。罗曼罗兰对于英雄主义的观点放在这里很合适。

阅读更多
收起
7周前 ▫ 7周前修改过
12 0 条评论 操作
Alex Chen |
9人赞同

必要。而且如果真相是令人发指的暴行,不但有必要避过审查传播真相,还有必要冒着审查传播真相!

从虚的方面说,独裁政府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我们这些民众在审查制度之下产生恐惧心理,进而选择自我审查,谨言慎行,淡化维权意识,淡化公民的社会责任,淡忘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存在。如果我们因为畏惧而选择畏缩,那么他们就会变本加厉,进一步压制公民权利。

从实的方面说,试看近年来网上各种热门社会群体性事件,维权事件,暴力强拆事件,哪一个不是凭着那些亲历者冒着极大的风险拍下视频和照片发布到互联网上,最终才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得到了一个差强人意的回应或者处理?如果没有这些敢于传播真相的先行者,又有多少无辜的民众在暴政之下无处伸冤?你可能想反驳我说:很多事件都是以官方强行辟谣为结束。没错!但我却认为,这些官谣(或官方声明)产生的原因,正是因为真相没有被更充分地传播出去,从而那些部分的,半真半假的说法才被官方贴上了谣言的标签,比如说徐纯合案子的完整视频,比如幼儿园完整的监控录像,不胜枚举。。。

我唯一的建议是,在传播的时候请尽量使用理性的语言,特别是不要出口成脏,不要使用过激的言论,不要学微信上头的标题党。理性常常比蛮横的灌输更容易打动人。

Toute nation a le gouvernement qu'elle mérite-------Joseph de Maistre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的最早出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9 2 条评论 操作
Kristuo |
7人赞同

完全没有必要。

想要了解真相的人自然会找到翻墙的方法。

不想要了解真相的人,你跟他说了。他也只会跟你说 莫谈国事

虽然现在是洗脑式教育,但我不认为有多少人拥护党是因为被洗脑的。无论教育程度,高到大学教授,低到老家只上过初中就务工的亲戚。这些人真的说完全拥护,我党万岁的几乎没有。大多数见人说人话,见过说鬼话。在需要的时候赞美一下而已。

而且,我认为现在国内大多数人都不是很关心政治。(除了之前连任,我已经很少看到全民热议政治的了)

而网上的那些小粉红,其实就是键盘侠的一个类别而已。他们就是想找人吵架罢了。而且大部分小粉红可能都只是水军。真的自发自愿在网上给共党洗地的我觉得很少。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7 3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5人赞同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简单,你就问问刘晓波,达赖喇嘛,法轮功,穆斯林,基督徒,那些被共产党关在监狱里的异议人士,不就得了?

如果他们可以既不用担心什么审查,又可以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让中国人都知道真相,那不是很好吗?他们怎么这么傻?居然被中共抓到了,好笨哦!他们为什么不偷偷摸摸的骂两句就算了,大陆人在喝酒的时候,谁不吐槽一下政府呢?你看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嘛!何必那么认真呢?大家私底下骂骂政府,心情爽了,回去继续上网打吃鸡就好了,看,这个才叫做聪明啊!

报着这种想法的人,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都是小朋友,不知道大人的世界要承担责任,没有勇气也没有担当,智力再高也是巨婴,因为这种人只是历史的尘埃,没有人在乎这种人,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牺牲自己的打算,所以这种人的灵魂没有光芒,就像路边的石头一样没有价值

真正改变世界的灵魂都是熊熊燃烧的,牺牲自己照亮别人,连牺牲自己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永远不会理解这种灵魂,而这些充满光芒的灵魂,也从来不在乎这些路边的石头,因为他们生活在两个世界,永远没有交集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8 条评论 操作
新木 |
5人赞同

媒介在集体记忆的保存、传播中居于 中心地位,尤其是在互联网使集体记忆的传播手段、途径和影响力都产生了巨大变化的社会语境下, 从传播学路径讨论人们如何在互联网中分享和传播、重构集体记忆的必要性日渐凸显。

周海燕. 媒介与集体记忆研究: 检讨与反思[J]. 新闻与传播研究, 2014 (9): 39-50.

...............................................................


反驳1 有些人知道真相,无意于改变。

        这无法证明,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不想去改变。也无法证明,真相对所有普通老百姓无关紧要。反例:范冰冰,王芳微博下几万评论。

        更无法证明,当时不能去改变,以后就不想去改变,有组织行动的时候不去改变。

        90%是你的一厢情愿,毛泽东说5%的右派,现在又有多少?你更无法证明 这些真相对他们而言在 遇到抉择时 的站队。——最起码,预知了社会的黑暗,给了他们移民的先机。

反驳2 这个效果不够,要去学刘晓波这样的战士才行。

        回一句,毕其功于一役,就不会有什么反回剿了。


如果你们要以 吃一碗饭能吃饱,第一口没什么效果,就证明第二口也没有必要性的话。请回去再读一下 逻辑学,更不要说《劝学》。


如果要以吃菜也能吃饱来证明吃饭没什么必要性,那你赢了,这不是数学题,你夺了兵权/炸了政府就能到达你们所谓的目标,完全推导不出民运的必要性。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月夜无痕 |
5人赞同

我认为是必要的。

这个讨论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楚门的世界》,好多细节早已淡忘,但是给我的震撼和思考却是长久的。正如最后他的选择,在楚门的世界里,他是主角,衣食无忧,一切人围绕他转,外面的世界也有数不尽的虚伪谎言,而且充满了不确定性。楚门给出了他的选择,人有知道真实世界的权利,和自由选择的权利。虽然真实的世界可能是残酷的。

正如奥古斯丁所言的自由,但是在谎言中的选择,还是一种自由的真实的选择吗?对这个人自已来说不可悲吗?

回到议题

1, 确实有很多人虽然知道一些事实,可能是利益相关,表现的很冷漠而且不愿改变不愿提及,但是他们代表不了还有更多的人,对很多的事实完全不了解,基于谎言做出的选择和判断,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选择并不是自由的,他们被当作小粉红或自干五等其实是很不公平的。有的时候基于简单的事实就能改变一个人的观念。举个两个例子,真的有很多人认为现在中国很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其实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中国贫困人口现状,知道杨改兰,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了,很可能会关注低收入人群和不平等分配,对老干部的退休医疗也会有不同的看法。再如很多人确实认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中国一切灾难都是美帝造成的,当他们知道了有多少高官子女在美,在美有多少财产后,就会有自己的思考。有朋友会认为,想知道的人自然会知道,这又陷入了鸡和蛋的问题,如果谁都不说那又怎么能有人知道呢。

2, 确实中共极力把人变成极度现实的利己主义者,唯利是图,并且如同侵略战争年代的德国日本一样捆绑利益,反过来想,其实日本德国人民不了解“真相”阿,因为当时的政府不会告诉他们,危险也是捆绑到一起的。正因为有这种危险捆绑,才会有朝鲜高官叛逃韩国,才会有袁木,司马南移民美国。其实这本身不也是真相的一种吗

3, 对于是否有用和做的什么是否是徒劳的问题。我认为至少我们可以影响身边的人,别人的关系网又可以影响他身边的人。虽然每个人利益诉求不同,但是基本的正义公平的理念还是深入人心的。人人心中有一杆秤,了解实事的话,虽然因为利益即使不能反抗上级的命令,也会在执行中把枪口抬高一寸。就如驱逐低端人口的警察,如果他们周围的人都发声,或基于良心谴责,或基于周围人道义的压力,至少不会肆无忌惮,穷凶极恶。在比如,很多人都认为,在国家强大的暴力机器,以及压倒性的话语权下,法轮功学员又能做什么,有人会支持理解你们吗?事实是在接近20年坚持不断地和平反迫害,讲清真相下,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轮功仅仅是教人向善的气功修炼团体,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为了妖魔化法轮功自导自演的骗局。随着事实真相的传播,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恶行了吗?根据自由之家的人权报告,随着真相的传播,甚至开始由地方的公检法部门不愿插手迫害法轮功,有警察开始主动保护法轮功学员。随着人们逐渐了解了法轮功的善,中共的恶,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把自己和中共捆绑在一起。到今天为止已经有超过3亿人退出了中共和它的附属组织。这难道不是人们在了解事实之后正义的力量吗?

4, 最后在采取方式方法的问题上我完全同意蓝莲花和白萝卜的观点 ” 要注意方法,不要当鲁莽的战士。”要和平理性,并且要保护自己,因为要为自己和家人负责。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5 0 条评论 操作
玉米娜迦 |
5人赞同

对于在墙内传播真相这件事,首要面对的压力就是整个执政当局对于舆论环境的整体掌控。换句话说如果决心一个人做这件事,基本上就是个人对于组织的战争,是不可能胜利的。

当前墙内舆论环境之差触目惊心,网评员数量又创新高。国内当局估计是为了改变之前对于舆论只能被动应付从而最后结果都导向不利利维坦的局面(顺便说一下,这也是所有类似极权国家官僚结构的阿喀琉斯之踵),现在的套路是如果要对某个群体动手或者对某一事件进行引导,会先在互联网主要的几个社区引动舆论热点,手段有两种同时使用,一是强迫社区管理人员给这一事件加热点;二是安排固定的舆论引导员(或者成为意见领袖)发表一些话题。然后等这一事件关注人数增高,一方面利用某些套路故意引导舆论(这个多有诉诸感情、立场先行等方法,再加上国人自小就受到的“唯物史观”、“革命史观”、“集体主义思想”的影响,基本上只要是受过教育的大陆人一拉一个准),另一方面对社区管理人员下发行政命令,强迫其删除与当局立场相左的或是可能引动舆论反对当局的一切言论。

试举几例。1.墙内社区普遍的反穆情绪。2.最近讨论得非常激烈的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跳楼事件。3.中美贸易战中国人普遍持有的类似“美国坏,中国好”这种二元观点。

在墙内你经常会看到这样几种奇景:1.本来平时毫不关心政治的只醉心于各种娱乐新闻的无关群众忽然被裹挟进入某些政治话题,并且观点极端情绪化。2.在某一政治热点事件下冒出很多平日基本不关心政治的人,并且追溯其观点,无一不是立场先行,“谁在中央支持谁”这种变色龙观点。3.平时喜好研读历史(尤其是共和国史)的某些意见领袖,本来关注者寥寥,有一天对于某一篇文章或者某条微博,忽然冒出来多于平日数量几倍的评论,并且内容大致相同,都是辱骂作者“走狗、汉奸”之类,但是其他文章或微博却还是保持平日的状态,固定的有几个人评论交流。以上这几种情况都非常可疑,这些土行孙们来去无影,让人感觉背后有力量驱使。

那么如果想在墙内传播真相,应该怎么做呢?我现在也没有好的方法。总体来说我对大陆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情况持悲观态度。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2 条评论 操作
明天会来吗? | 感性多于理性,抱怨多于思考...
4人赞同

我自己觉得必要性不是特别高。原因如下:

1、在现有的审核机制下,基本上是宁可杀错绝不放过。很多跟政治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帖子都有可能被无故删除,更别提什么真相。如果没有特别高效的传播方式,在墙内传播真相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2、现有的审核机制和企业的自我审核反映比较迅速,很多热点事件因为企业的自我审核就算关注的人很多也不会被确定为热门而被推广,而且很可能被短时间内彻底删除。这时候能关注到的往往是已经知道真相的人,就算所以并没有起到传播真相的作用。

3、所谓传播真相当然不可能你说什么别人就会相信。所以必然少不了要交流讨论,而我已经说过了在墙内想要正常的交流效率实在是太低。与其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自我审核和针对审核机制的内容混淆,还不如直接把人邀请到墙外好好讨论。

(这里的真相是指墙内不容许存在的内容,而不一定是事实)


所以除非有效率特别高的传播方式,我不觉得在墙内传播真相会有不错的效果。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 2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4人赞同

看来是认为我之前的言论答不对题啊。

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通过审查的真相是不是真相?

什么是真相,如何让人知道这是真相而非假相,在墙内的环境中要靠什么判断真相?

在这个几乎没有信任的自私的社会,但愿你们能找到方法。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4 1 条评论 操作
捏造的信仰 |
4人赞同

有必要。

人天生希望知道真实的信息。即便有些人对政治或公共事务表现得漠不关心,但他们对于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同样是希望了解真实情况的

所以当人们发现网上存在严厉的信息管制时,就会想办法寻求不受管制的信息来源。因为他们知道不受管制的消息有可能更接近真相。这样的需求是一定存在的。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 0 条评论 操作
xlogic |
4人赞同

没必要:)

当然这个主要是看你的目的了,你要干什么?

你要谋求优越感(老子知道的比你多),顺便收获关爱智障的眼神甚至国宝的免费咖啡,还是你要对共产党造成损害。

如果是前者,那答案不言自明。

如果你真的准备对共产党造成损害,顺便保全自己,那就不能用真相投食共产党,共产党不怕真相:)

为啥?真相没有传播性

“共产党六四杀人了”,然后呢?都8120年了,who TM cares?

“我听省里一个哥们儿说,咱们省的社保不够了,最多撑到2021年”

“听说事业单位公积金要降”

“变电站有辐射,没要小孩的不让在里面上班,一定不能让他盖起来”

……

让共产党的维稳系统时时刻刻处在虚警状态,是你我能给共产党压上的一根稻草:)

阅读更多
收起
5周前 ▫ 5周前修改过
4 4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