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为什么很多人大陆人喜欢使用左右来区分别人的政治,不知道这种行为是不礼貌的吗?
2人赞同 6人关注

我常常看到大陆网友形容某些外国人是「白左」,「毛左」什么的,这种贴政治标签的行为在我们这里是非常没有礼貌的,好像我就很少看到大陆人会说彼此是什么反动派,黑五类什么的,可是经常看到有人不直接说明对方的政治主张,就直接下政治标签,这种情形是怎么形成的?大陆人自己没有发现问题吗?

我不是说墙外面没有左右之分,我是说贴这种标签,尤其是轻蔑的贴标签,真的对理解别人的立场有帮助吗?

我们这边思考政治问题不是左派右派的思考,我们有自己支持的政党,政党才是决定政策方向的组织,我们支持政府减税又支持增加福利的人很多,反对大政府又支持政府增加基础建设,这种人才叫做选民好吗?

当然,如果大陆同胞认为给别人贴政治标签是一种温和有礼貌的文明行为,当我没说,谢谢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2 14 条评论 操作
5个回答
不勝寒蟬 | 已弃坑。祝品葱早日成为“一...
20人赞同

很遗憾,黄基督徒,我们又见面了。

我们这边思考政治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自己是左派右派的

我们这边思考政治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自己是左派右派的

我们这边思考政治问题从来没有人说自己是左派右派的

重要的引用说三遍。

(注意:在我发布这个答案后,题主立刻将问题描述中的这句话删除) 

下面进入正题。

《民报》2018年4月6日〈勞團籌組新政黨北桃參選 搶分第三勢力選票〉:

今年初《勞動基準法》再修正後醞釀發酵,數10個勞工團體將成立新政黨「左翼聯盟」,與現有的時代力量、綠黨、社民黨等各個第三勢力政黨分道揚鑣。左翼聯盟發起人之一、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向本報證實……

黃德北認為,台灣目前沒有一個群眾性的左翼政黨,不僅有兩大黨在「藍綠惡鬥」……

《香港苹果日报》2018年3月18日〈【李敖逝世】評余光中「 詩高於品」 兩人唔夠半年相繼過身〉:

1970年代後期,台灣出現鄉土文學論戰中,余光中被指曾經攻擊台灣左翼作家,甚至還私下告密,企圖置已故鄉土文學家陳映真於死地。

《关键评论》2018年3月26日〈中國的進步,不該是台灣人放棄主體認同的理由〉:

 看了林艾德批判左統思想文章的貼文,老實說身為台灣女性主義者很有感觸……

左獨跟左統最大的差別是,雖然兩者都支持中國人權、性別平權、動物權與環保等進步價值發展,但左獨不會因為中國變得重視進步價值,就想要變成中國人,況論強迫其他台灣人變成中國人,頂多與當地左翼進行國際串連、互相協助,因為左獨重視台灣人的國族認同……

《关键评论》2018年3月27日〈從民族主義出發的認同一定是保守右翼嗎?〉:

我們不是活在無國族/民族的烏托邦,也不是所有台灣人的國族/民族認同都是保守右翼的意識形態……

刻意放大部分台灣人的保守右翼意識形態,或僅僅只是「不夠進步」的部分死咬……

《风传媒》2018年4月3日〈顧爾德專欄:小英要怎麼對待「爆料阿扁」?〉:

陳水扁的企圖很明顯,如今右翼獨派對蔡英文不滿,阿扁想抓住獨派勢力,所以批小英讓獨派高興。阿扁家族貪腐案後,他不可能再抓住中間選民,只能往台獨右翼尋找支持。

本期节目到此结束,谢谢观看。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20 13 条评论 操作
2ndAmendment |
10人赞同

谢邀。


首先指出:”支持政府减税又支持增加福利的人很多,反对大政府又支持政府增加基础建设”

在我看来,这是不负责任的选民。又要福利,又要基础建设,还要减税还不要大政府,难道打算0军事支出吗?你们可能随时会被干掉的。


其次,说说礼貌和标签。


礼貌是社交必不可少的,但它的价值低于言论自由。当它没有威胁到言论自由的时候,可以共存。

你觉得礼貌不可能是言论自由的敌人,那是因为你低估了人类的愚蠢。

以美国为例,开国元老们最担心的是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又一次变成一个利维坦,也担心人群之间的互相不宽容——比如他们自己虔诚地信仰造物主但他们也知道要容忍异见否则勇士也变成了恶龙,所以有了宪法和权利法案——信仰的书面文本化,如同古老的十诫。有反复比如witch hunt,还有禁酒令,但是都没有弄到不可收拾因为他们谨慎的推行发现问题大了连忙刹车。至于黑奴问题已经不是法律问题是政治问题了,南方的短视导致了一场内战和种族隔离,衍生出出生公民权的14修正案。

但是如今,你看看以补偿和反对歧视黑人为名兴起的PC和民权法案,不知道多少人为此丢工作丢生意被罚款,寒蝉效应让整个教育,媒体,学术,企业等基本上就是左的天下,一句racist,nazi就像文革的“反革命分子”或者如今的“寻衅滋事”,什么都可以套进去哪怕你说的是事实没有任何情绪化——比如说“对于陌生的黑人特别是一群群的我肯定是绕着走不想打交道”, 马上就有大群白左过来攻击,能够说你不礼貌算客气的,10-20%,能够理性探讨黑人犯罪问题不会超过5%,更多的是想让你的生活完蛋。在我看来,索性通过宪法修正案规定对美国黑人公民补偿最低生活费1000年也比这种邪恶的扣帽子标签要好。

情绪化恶毒攻击贴标签是白左的拿手好戏,它们很有艺术才能,只是用错了地方。对于这种邪恶的生物,不必客气。右总是输给左就是因为太少McCarthy了,总是幻想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就事论事的是守信的。白左是艾滋病毒,和中共没有区别,撒谎成性,为打击异见不择手段。有句话说得好右要权利左要权力。比如昨天Trump律师办公室被FBI突袭,虽然有法官搜查令,但是懂点法律的人都知道如果可以这样的话,法治的基础就荡然无存了,因为法官把政治放在了法律之上,可以凭个人喜好发或者不发搜查令——可以对比伟大的被左谋杀的大法官Scalia在国旗案中的表现。Trump愤怒地发了条tweet,结果白左各种幸灾乐祸,他们不会想到或者想到了不在乎——今天deep state 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迫害右(注意,我不是说建制派那些所谓的右,他们要权力扩张根本不是右),明天一个普通支持左的人也可能会被如此迫害——他们为了打到Trump可以不惜代价不择手段甚至牺牲法治,比如ACLU的沉默。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10 6 条评论 操作
Daannl | Better to lig...
7人赞同

个人认为华文圈里左右这两个字被过度使用。很多和政治无关的话题也喜欢给人扣左右的帽子,使用频率远大于西方社交媒体(个人感觉)。原因我觉得有两个:

在生活中没有人在乎你的政治立场,所以只好到网上来表达。

国人文明程度较低(实话实说),对“左”的的认同度低,喜欢戏谑“白左”(从没听说过白右)

我个人对政治了解不多,平时讨论问题喜欢就事论事,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属于左还是右。直到楼上的 这位不胜寒蝉告诉我:我和你一样都是“黄左”,在国内没什么市场。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是算左的。

后来这位黄左因为我称呼了一位高中生为小朋友,非常不满,把我屏蔽了。

阅读更多
收起
12周前 ▫ 12周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
lihan |
6人赞同

谢谢黄先生邀答

恕我浅薄,我还真不知道说左论右是不礼貌的行为,其实,根据通常的定义,大家心里都知道自己属于左还是右,属于偏左还是偏右,属于左中带右,还是右中带左。。。。


只是,中国和国际上的政治光谱安全不一样,左右的定义不同。

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中,如果说你是左派,那是在赞美你,如果说你是右派,那是在骂你,也谈不上不礼貌,因为右派就是敌人,对敌人是不用温良恭俭让的。

我觉得给人贴上左右的标签是为了方便,比如说司马南是毛左,大家就都知道他崇毛尊共,这样就简单多了。

在国际上,一个政党的政治标签其实很明显,他们自己也不避讳,一个左翼政党的成员当然可以认定他/她政治主张左倾,反之亦然,谈不上不礼貌吧。

其实,在现代政治生活中,在西方,有比较公认的左右的标准。而在大陆,我们应该注意很多情况下,是不能用左右标准衡量人的,但是已经成为习惯了。

比如,谈论希特勒,不存在左右问题,谈论大饥荒饿死多少人,也不存在执行了左的路线或者是右的路线的问题,同样,谈论毛,习,以及那个集体,都不是左不左的问题,而是邪恶不邪恶的问题。。。。

转我自己的y发言:

首先应该明确,国内和国际上的左,右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是一回事

国内:马克斯主义的信仰者为左,资本主义为右:极左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极端主义者,可是老毛又说极左就是右,总之在共产主义运动中,自己概念也比较混乱,比如说又要发展马克思主义,可是又反对修正主义。

国际:左,强调公平多一些,主张帮助弱势群体,右,强调效率多一些,强调个人奋斗。。。。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65103/

阅读更多
收起
4月前 ▫ 4月前修改过
6 1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