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中华传统文明在历史上什么时候遭遇过最大的危机?
0人赞同 3人关注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延续了下来,作为东亚地区无争议的第一大文明,从最初的小部落到如今的大国,我们的祖先呈现了文明的生命力。但历史中中华文明又确实经历了许多浩劫,知名的有五胡乱华、蒙古入侵、满清入侵、日本入侵等等。而我想问的是,在这些众多危险的阶段(时期)中,哪一个时期的危险性是最高的?为什么?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3 条评论 操作
1个回答
.com |
5人赞同

不得不承认, 对传统文化伤害最深的, 正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这个时代。自春秋以降, 中华民族就形成了以士大夫阶层为核心以家族血缘为纽带的道德价值传承体系, 即使其他外族入关也依旧大体上借鉴维持了这一体系。之所以点出主体而非内容, 是因为所谓传统道德自身也在不断更新换代, 比如春秋时代的百家争鸣, 一统战国的法家王术, 东汉开国的黄老之道, 孝武儒生的天人感应, 隋唐盛世的三教合一, 两宋以降的程朱理学, 乃至明末昙花一现的阳明心学。事实上如同生物界中的有机体一样, 中华文明之所以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不在其先天完美无缺 而在其时时自省时时更新兼容并蓄。这维系文化更新换血的核心阶层便是士大夫阶层, 维系文化传递的核心纽带便是家族血缘关系。

可惜, 新中国成立后的多轮政治运动先是彻底打破了传统家族血缘的维系, 政党及其领导人成为了人们精神生活的核心,随后的文化大革命更是一次空前地对士大夫或者说知识分子阶层的血腥围剿, 这次暴动彻底打断了这个民族的脊梁, 使我们失去了自己的信仰。原本来说传统文化窠臼间已与时代精神不符, 废弃也是大势所趋, 但缺乏合理演化过程的结果, 就是我们丢弃了传统的家国天下君臣父子礼义教化, 换来的却是一套目前来说完全无法落实的乌托邦思想, 更要命的是这个思想只是一种政治理想, 它完全无法指导除政治经济外的日常生活伦理秩序, 严格来讲这种缺陷使得它从结构上来说就不能作为一个民族的价值信仰体系, 遗憾的是我们建国后直至改革开放前的这一代人都在借助这种残缺的价值体系认知社会认知自我, 改革开放后虽然紧急把传统文化嫁接到马克思主义思想上来, 但终归不伦不类, 甚至无法自圆其说。这样的大背景下社会主流文化充斥着轻浮无知急功近利, 青少年人中也形成了在漫画中学习人生哲理, 在追星中寻找人生意义的独特心理。听起来好像青年人憨顽颓靡, 实则不是被迫失去了理性思考的能力, 就是不幸获得这种能力而在自我怀疑中空耗青春, 多出许多不必要的烦恼。

我们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我们只有深入了解自己历史上的发展脉络成败得失, 才能在这个基础上革清利弊, 有所发展。这个道理, 老毛是很明白的, 可惜全部用来权谋, 成功地把自己的政党发展成了国家前进道路上最大的一个弊端, 又怕别人想明白革了它去, 进而生怕别人也好好读史, 把历史课本语文课本等等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改得面目全非毫无逻辑关系可言。如今有几个理工出身的年轻人知道什么叫作尚书左右仆射, 什么是开府仪同三司, 什么是租庸调制, 什么是府兵制, 哪里是江南哪里是淮南, 哪里是高句丽哪里是吐谷浑。几代人过去了, 识字的多了, 能听懂评书的只怕反而少了, 传统文化至此彻底衰微, 可见一斑。

说了这么多, 其实回顾历史, 秦皇汉武也好, 隋炀帝武则天也罢, 这些历史上出了名的暴君们, 论功业皆有建章立制开疆拓土的勋荣, 老毛不能及也; 论祸害, 竟没有一个有本事接连发起全国性动乱造成整个社会彻底瘫痪, 汉武帝下过轮台罪己诏, 武则天也知道自己立个无字碑罢了, 论王霸之气实不能及老毛也, 毛某人真乃千古一帝。我有的时候真是想不明白, 为什么会这样? 又有些时候我恍惚感到我们在抗日战争中终于还是输了的, 不过代价不再是割地赔款, 而是趁乱放出了一个恶魔, 直接断送了百年国运和千万计无辜的生命。更加不幸的是, 这个魔鬼精神上的学生, 修着宪法改着课本, 正要卷土重来呢。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