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台湾议员在质询时的表现
0人赞同 10人关注

最近看了几段台湾立法院议员们在质询时的表现,感觉非常夸张搞笑 --- 但注意这并是不在茶馆或剧场表演的相声小品,而是在最高立法机构进行的严肃的质询。。。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地鸡毛。

台湾毕竟是民选社会,议员们应该都是有选民的支持的,所以议员们这样也是为了顺应选民们的意思吗?选民们又是怎样想的呢?


附上一段视频的链接:


阅读更多
收起
11天前
10 条评论 操作
9个回答
知乎 |
0人赞同

今天刚发生的,让人无语……

可能是台湾民主过程中最能让人特别是自干五嘲笑的就是台湾议会的质询。

跟美国国会严肃,平和相比起来,台湾议会很多议员显然是为了刷存在感,搏版面,最下限的竟然还吹哨子干扰别人发言!

阅读更多
收起
7天前
2 条评论 操作
Kristuo |
4人赞同

台湾现在完全政治娱乐化,政治人物就跟演艺明星一样。选前天花乱坠一大堆,各种贬低对手,说到底都是为了选票。这种民主,真的没什么意思。

美国民主200年到今天,投票率近年一直只有40%左右。关注的自然关注,不关注的也不会被每天的新闻灌一耳朵。可惜了,还是选出来川普这么个奇葩(两害相较取其轻?那党内选举的时候是咋回事呢?)

纵观了朝鲜的绝对权威,俄罗斯和中国的假民主,以及西方国家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导致的民粹。我认为民主还是需要过筛的,毕竟你上学还需要考试呢,投票关乎于一个国家的未来走向,难道就指望着选民自己眼睛锃亮选对人么?万一蒙尘了呢?精英政治是有道理的。但是帝制,一人独大,一党独大确实不可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个选民考核,选一些对民生,国家政策有一定了解的,并且有独立思考能力,不会被洗脑的人参与选举。这套想法还不成熟。不喜勿喷,欢迎指点。

阅读更多
收起
8天前 ▫ 8天前修改过
4 4 条评论 操作
基督山伯爵 |
5人赞同

在台灣,議員質詢是一種KPI,代表他對他選民有交代的一個畫面,代表我有做事情

王世堅怎麼起來的,靠所謂的打馬(打擊馬英九)起家,那要如何獲得話題性?就得做出一些很搏眼球的方式

而這個方式管用,那也是因為它們的老前輩朱高正,在台灣剛開始正常的國會議員選舉後,做出在國會打架的方式博取了大量的新聞報導,而獲得了知名度

最後,對官員最大壓力的並不是質詢,而是預算,議員掌握預算,才能對官員施壓成功,而且要過半數,才有威力,不然誰理你呢?不信你看台灣教育部長,硬要插手台灣大學校長人選,在野黨立委拿他沒辦法,是因為在野黨人數沒有過半,無法對執政黨部長有什麼施壓的效果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5 1 条评论 操作
正中 |
8人赞同

题主这么问本身对成熟民主体制是一种不了解。再说了 题主难道没注意到民主国家很多这些编排议员 总理 大臣 总统的 漫画和段子还有搞笑视频?

为什么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政治家不能像北朝鲜那样搞成伟光正的样子,一定要搞成“一地鸡毛”(题主语)这种狼狈样?选民怎么想?

香港有一届选举 一个议员当选 就是因为他“一地鸡毛”,他甚至在下雨的时候会跑出来跟街坊说要收衣服了。他总是这样跑出来提醒大家。这换成了中共的语境 那叫领导人“接地气” “关心民间疾苦”。

所以 在独裁者的语境里 “一地鸡毛”是伟光正 是微服私访 是庆丰包子 是仰望星空。可惜他们不是真的为民做主。他们的权力不受监督 他们的家族财富日益膨胀。他们打扮的油光水滑的出镜 是一种施舍的姿态。屁民们就是要感恩戴德的样子。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8 2 条评论 操作
sam金 |
12人赞同

挺好的,虽然有瑕疵,但是这是制度性制约的一种方式。

其实中国也有的,后来被既得利益集团停止了。

文革结束后的1980年,经全国人大决定,正式成立了由叶剑英、宋庆龄和彭真主持,包含民主党派、社团团体主要负责人和法学家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委员会”,负责修改订立新宪法。在修宪讨论过程中,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长胡乔木曾提出将全国人大代表的数量削减至1000人,于全国人大下设立两个院,各500人,使全国人大成为常设机构,以改变人大“橡皮图章”的印象。


1980年9月,170多名北京代表团全国人大代表在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就中共建政以来,投资最大的“上海宝钢工程建设问题”向冶金工业部提出质询。这成为全国人大历史上第一起质询案,标志着全国人大质询制度的正式确立。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 9天前修改过
12 0 条评论 操作
Alex Wu | 一直在路上,rider a...
26人赞同

其实题主给出的例子还是属于少数的,而且是台北市议会,并不是立法院。此人王世坚也是一个容易激动的议员。

我看过一些立委的质询,总的来说,给我的感觉台湾立委问问题比较犀利,喜欢刨根究底,还有人会让官员们感到难堪,问问题也能切中要点。

官员们在立委面前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不光没有官架,也必须如实的回答。

可想而知,在这种制度下,官员不要说贪污了,哪怕撒个谎都不可以(当然也有撒谎的/贪污的,但是最好别被发现),在这一点,台湾已经很有民主政治的相当程度的成熟度了。


比如国民党立委质询行政院长林全。


质询行政院长赖清德




对比美国国会议员听证:

国防部长马蒂斯被参议院质询(第30秒开始)


阅读更多
收起
9天前
26 11 条评论 操作
美若潘安 |
11人赞同

我看过几个质询的画面,台湾各级议员能把任何一个官员问的要哭,官员真是名副其实的公仆,一点官老爷样子都没。

其实质询本身相比法律调查肯定不严谨,但是这实际上起到了一种震慑的作用,意思是你官员要尽忠职守,否则我会把你问的底朝天。

是政治文明的一种表现。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11 1 条评论 操作
Seismic | 看到人就關注,樂見品蔥多元...
14人赞同

對議員在議會的印象非常差,極度不專業,正常來說就算剛當選時很生疏,過一段時間就好,但是大多數議員連任好幾屆之後還是那個蠢樣。


因為議員大多數的選票來源是選民服務,也稱作"喬" 閩南語,處理的意思,用在政治相關議題通常偏負面,選民服務就是幫助選區民眾的大大小小狀況,勞資糾紛、工安事故、車禍糾紛、社區設施缺失、出席婚商喜慶,路燈不亮、水溝不通等等。


不過上述這些只是比較能見光的,更多的是各種罰單、酒駕、違建、調單位、選學校、調病床、各種大大小小的瑣事。


沒有任何關係也能請託,只不過小事好講,大事可能要有關係才行,二月時發生直升機墜海事件,原因是天候不佳時從離島運送病患回本島救治,媒體報導罹難者中,病患是某位議員姊夫,家屬是議員胞姊,如果這傢伙這次再當選....代表那地方的智力測驗不及格


這些長久下來的"選舉傳統"讓那些議員、立委痛並快樂著,只要處理好通常整個家族的票都跑不掉,小事最好,輕鬆處理高額回報,痛苦的是那些大事,很麻煩而且通常會牽扯到其他人,幫他會得罪人,不幫又會出現議員/立委手腕不夠粗,態度不好等負面留言(這種刁民不少)常常進退兩難。


最近有些比較新生代的議員開始主打專心市政專心議會,雖然網路上的支持很踴躍,但大多不是該選區的,而中高齡選民想要的是傳統,可以幫他們處理大大小小事務,政治改革路途險阻。


上述是背景介紹跟科普,正式回答問題。


質詢時專業度差,通常只有小貓兩三隻,沒來的不是在忙選民服務就是認為質詢對選票無意義,滿員時大多為政治鬥爭(不會死人)、年度總預算(搶錢)


想問個問題,非台灣人看到這篇會覺得政治醜惡還是認為民意代表照顧選民很好?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14 15 条评论 操作
鹿ㄦ | 一只鹿ㄦ。没有干货也没有道...
28人赞同

大部分人觉得浮夸、做秀。但也会有人看的津津有味、乐在其中。若是讨厌柯文哲的人,会看的相当愉悦(王世坚有一系列与柯文哲对垒的影片)。普遍来说,民意代表在质询时都会特别意识到媒体镜头的存在,有些人会展现出与私底下完全两样的面貌。因为暴力、冲突特别吸引眼球。最后剪接并呈现于屏幕上的,都不会是一些严肃的内容(认真质询的内容,就没有人会张贴在网络上)

当然,「投给有好政见与好政绩的候选人」是一个较为理想的状态,但实际上会有运作上的难度,因为选民的政党倾向政治心理有其复杂性,有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只会支持某个政党。台湾传统的「博感情」式拉票也有影响,简单来说就是以拉拢并亲近乡里来拉抬、巩固选票,民意代表日复一日的周旋在婚丧喜庆之中,减耗了对于政治议题的知识及专业培养

「破窗效应」也可能是比较大的原因(有人带头之后,会引起更多破坏者)。使得「立法院打架」变成一件被习惯的事情,将原本是属于街头抗争的冲撞文化,带到新的场域之中。使得国会冲突在许多国家会是一件异常的大事情,在台湾却是「正常的异常」,被很多人冷眼看待

由于华语世界有流通的关系,很多人是相当贬低与不屑台湾的民意政治。但实际上各国行为夸张的民意代表并不在少数。美国(尤其在保守洲)也会有言行争议性很大的议员,像是主张禁止核发同性婚姻证书,后来被踢爆侵犯未成年少女的Roy Moore。也有议会时常火爆冲突的,像韩国(大概是汽油弹最被滥用的民主国家)。个人认为这还会在台湾存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一种文化的问题),或许等到世代更新后会有所改变也说不定吧 

连结:台湾立法院议事VOD网站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10天前修改过
28 4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