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通过自下而上的革命进行民主化,怎样保证革命的果实不被窃取?
7人赞同 13人关注

通过暴力革命推翻独裁政权的往往会出现新上位的不愿意交出权力,结果导致新的独裁。

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掌握实权的乖乖接受定期选举?而不是重复“屠龙的勇士变成恶龙”?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7 2 条评论 操作
9个回答
yktktkyure |
36人赞同

當然是再革一次命,然後再獨裁再革啊。

民主這東西通常都不是靠施捨得來的,而是靠爭取的。沒有那種「不自由,毋寧死」的覺悟,就算被人施捨了民主恐怕也不能持久。

看看歷史,法國大革命之後民主了嗎?共和了嗎?沒啊,還是有皇帝在。

那怎麼辦?七月革命,然後是二月革命,在1848的人民之春整個歐洲一起革命啊。雖然還是有皇帝,但下次政變的人就學乖了,知道要共和了。

如果什麼犠牲、代價都不肯付出,或者以為祖輩、前人付出了,就從此天下太平,那麼獨裁終究是會回歸的。

The tree of liberty must from time to time be refreshed with the blood of patriots and tyrants,就是這個意思啊。自由之樹要不時用鮮血灌溉才行的。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36 13 条评论 操作
新木 |
26人赞同

一靠 道德底线、信仰原则;二靠 制衡;三,人民民主意识与监督


对比美国革命独立战争为什么能成为民主国家。

那个时候美国已经收到欧洲社会契约、以及信仰带来平等与原则底线,还有华盛顿这样一批肯放弃权利为后代着想的伟大开国元勋。在我们国家确实是在开倒车。这点还是同意黄先生的观点的。

但是黄先生,那么肯定的永远?


宗教在美国建国后持续增长:1776年去教堂的人数只有17%,到1850年翻了一倍,20世纪初期超过一半,现在已经超过60%。


也就是说 只要革命领导者有这个意识——社会契约思想、自由、平等等人权的原则底线,并能践行下去,那是有可能的。


只有有原则、有信仰,同时也有组织能力的一批人才能成功。(老大叛变信仰,其他人也能共同抵制)。

问题来了,你怎么判断那人群人 是 真信仰、有原则,还也是个大忽悠(就和当年的新民主主义一样,不知道孔祥熙是不是假信徒)?只能由领导的那群人,一开始就立约给予监督、制衡来保证。革命军队初期就得有独立的司法、开放的监督,而不是等推翻成功了才想分权。

像华盛顿那样是别人让他当他都坚持不当的伟人是可遇不可求的;

而英国两党对峙引入威廉、玛丽外戚主持大局——大陆或许这样大部分人转投台湾,让新加坡总理来主持平衡?国民党、共产党建立联合政府,让新加坡做监督裁判?


这年头,起义怎么对抗得了国家军队? 转头拉国民党回来共同建立联合政府应该是最好的希望。——比如借口“大家游行要民主统一台湾。。。”(其实是台湾民主化大陆,大雾)

现在国家在愚民,信息封锁,新闻上连纳税人都不让提到。也看不到什么组织力量,等矛盾激化了,大伙去请国民党吧。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26 25 条评论 操作
2ndAmendment |
8人赞同

人性的一点就是喜欢更好的东西。所以有句话说“年轻时右(自由)没良心,年长时左(平等)没头脑”。年轻人不经世事,总是幻想着更美好的未来,这没有错,所以欧美的那些白左如果只是在校园里倡导左,可以宽容;问题是太多的人出了校园后一些年了还是那样,未免就让人觉得恶心了。不过,大部分国家的大部分人从来就没有右过,只是在比赛谁更左。还有,无论是左还是右,如果不择手段并且还意识不到或者意识到了不在乎,那就只是谎言了,而从历史来看,左劣迹斑斑;就是现在,白左也在大搞“文革”运动比如鼓励家人互相举报,并且引入外国人——非法打头,然后14修正案,链式移民,大赦,高福利)来赢得民主选举。


我也喜欢更好的东西,不过我只相信历史,当然,1000个人眼里有1000种历史,有的人还坚信三年“自然灾害”,即使连体制里的杨继绳都在墓碑一书里了承认了真相,这属于白左一样无可救药。问题是,这样的人很多,所谓"人民"大部分时候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的货色。


所以比起当年的清教徒(现在不少州还有这样坚守信仰的后裔),穆斯林算什么东西——没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出版自由......但是比起那些堕落的"人民"比如白左,穆斯林又一下比出高度了。他们信仰他们的神,甚至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刺杀他们认为渎神的人,而白左除了在媒体上向CCAV看齐外,就是不停的践踏法律:"自己人"lie under oath不会被起诉,甚至小心翼翼地进行语言污染引导人们不要注意lie under oath;"敌人“ "也许"lie了(即使没有在oath之下),也要想方设法把他们弄进大牢最好再弄死在监狱里(监狱里有的是他们的黑人好兄弟)。而人民,越来越贪图安逸特别是都市便捷生活的人民,却继续受着主流媒体的洗脑,直到这样所谓的小概率的不幸事件落到自己头上而无人帮忙,媒体一片死寂。


所以我以为,美国人民至少在一个问题上错了:武器。宪法说的很清楚,"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不是枪,是Arms,也就是说包括后来发明的新型武器,比如坦克飞机导弹......宪法也强调了Militia,意味着对于中央政府深深的戒备,所以平时有事没事就应该组织起来用各种先进武器练习练习,这才是Armed Militia。不能一退再退,你以为左至是要稍微“安全”一点,它们要的是权力!大陆似的权力!  至于有人辩论说核武器?一贯的左的完美主义抬杠风格。

如今左在教育,学术,媒体甚至企业越发疯狂,不择手段已经是家常便饭,从他们的字里行间看得出他们想只是还不敢学Hitler来灭绝敌人,而右只是不想和左成为同一种“人民”而已!他们在立法执法和司法全面开火,甚至谋杀了大法官Scalia——因为他们相信可以稳赢选举,否则前FBI局长Comey也不会因为要Hilary的正式承诺而假惺惺的重启邮件门调查。他们不断地通过宣传,游行(甚至组织了学生为他们的政治活动背书!)收买威胁等在中央和地方2个层面立法削弱第二修正案,并且在PC横行多年后开始鼓吹"hate speech  is not free speech"开始正式动第一修者案的脑筋,墨西哥不可分割的领土加州已经有相关议案了。第四修正案(免受不合理的搜查)在爱国者法案通过后严重受侵犯,第五修正案(不得自证其罪,不得征用土地除非public use)左的大法官觉得商业开发也算public use,最近对trump私人律师突袭来找出Trump罪证——本来自导自演(FISA门揭露了整个过程)说是通俄,查了1年多查不出就变成调查Trump用竞选资金来搞定三陪女的事了,找不到证据就搞Trump的私人律师,ACLU还发表声明声称这是法治的体现!左(包括一些所谓的右,建制派的那帮共和党)就是不择手段的代名词。


所以,当人民觉得宪法不就是稍微特殊一点的法,不满意可以选择性执行,重新解释,修改,废除...或者过于忙于生活琐事,任凭宪法被腐蚀然后相信对方的一番“好意解释”然后继续重复下一次 .....不再有信仰有组织有行动,勇士就变成了恶龙。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8 0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6人赞同

难得啊,品葱上面居然有个有点水平的问题,提问者的智力有墙外面的平均水平了,比那些想消灭五毛的小朋友高多了啊!

这种问题的答案非常简单,也非常困难,简单的说就是谁来做,而不是怎么做

要是这个国家的革命者是一群像毛泽东那样的垃圾,这个国家死定了,什么民主,宪法,议会都是做梦,什么指望都没有,就是一个悲剧。相反的,如果这群人是北美十三州或是南非这种的,做事情有底线的,有信仰的,不是垃圾无神论者的,那国家就可以在一种可控的暴力和破坏下变成民主政体,可惜,信仰不是空口白话的,信仰是要付代价的,无神论者就别勉为其难了,做不到的

很多小朋友不知道墙外面最看重的政治问题就是开民智,如果人民有信仰,有自由,人权,平等的理念,就是出了独裁者,最后还是要被推翻,相反的,人民都是奴隶,建立的民主政体也只能昙花一现,两三下就变成独裁国家或者政教合一,几个知识分子就是渣渣,偏偏品葱上面的小朋友当做宝,连人民的力量都一无所知,难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毛泽东都比你们聪明一百万倍,所以我常常叫这些小朋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惜通通都是些不学无术的东西,没有一个乖乖听话去读书的,烂泥扶不上墙啊!

还有,不是什么信仰都追求民主政体,你要是信达赖喇嘛或是穆罕默德,你就不要指望国家有什么成熟的民主政体,不过我知道什么信仰你们也分不出来,我就懒得多说了,至于宗教和信仰的关系,这个问题我的专栏写过了,我就懒得提了

另外,不要把领导者当做上帝,一个人在组织里面可以成为领导者,一定是因为他的价值观可以统合最多的人,也就是说,如果这个组织是无神论者为主,领导者也一定要变成毛泽东,斯大林那样的人,不然就是刘少奇,死无葬身之地,而一个清教徒式基督徒的组织,那领导者恐怕不是林肯就是华盛顿,尼克森这种的只有身败名裂的下场,这个叫做历史的规律

所以这种问题问的是国家人民的底蕴和水平,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集权国家,好像中共这种的,永远都是立方体,翻过来还是一模一样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6 5 条评论 操作
Sad pandora |
6人赞同

民主有它的优势 但也有其缺陷(暴民的民主)

独裁有它的优势(高效的发展)但也有致命缺陷(高效的暴政)

所以 我个人观点是:智民的民主>开明的独裁>暴民的民主>昏君的独裁

所以 不能武断地说民主还是独裁哪个更好 因为在某种意义上 民主或独裁 只是个形式 比如中国也有其他党派 也有所谓党内民主 也有投票 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国不是个民主国家

但是 宪政和司法独立是一个稳定体制的必要条件 决定因素

只有司法独立 才能将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 把钥匙交给司法

而中国 是把权力关进“党有最终解释权的法律”的笼子里 把钥匙揣进党的兜里 

无论民主还是独裁 如果没有宪法去约束公权力 那么即使能维稳一时 权力交替时也必定血雨腥风

中国和美国 都有媒体肆无忌惮得对民众洗脑 唯一的差别在于 美国人可以选择被CNN还是被FOX洗脑 😂

没有脑子的人 无论在中美哪个国家 都只有被洗脑的命

但是有脑子的人 如果不在中国 就可以接受到不同立场的媒体所传递的信息 然后可以用自己的大脑去独立分析与思考 得出最可能接近真相的结论

有什么样的民众 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  对那些没有脑子或不能独立思考的民众来说 被独裁就是他们的宿命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6 20 条评论 操作
正中 |
5人赞同

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暴力革命。通过时间。暴力革命让民国推翻了满清,暴力革命让中共推翻了国民党。蒋介石 毛泽东 袁世凯 一个又一个的独裁者窃取了政权。中国人现在来到了21世纪,却等来了一个习近平。中国人跟俄罗斯人一样 是从封建社会一步跨到新时代。怀念皇帝。只有靠时间 让中国人意识到独裁完不可取。

现在看台湾 香港的民主进程,我对中华民族还是有信心的。现在只是等待一个契机,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在中国形成变革。六四中共杀了一批中华的优秀儿女。但是杀是杀不尽的,民主法治的种子还在。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云上的包子 |
5人赞同

目前来说针对无产阶级先锋队腐化的办法主要是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通过无产阶级20年一次的政治革命来消灭掉已经腐化的官僚集团,让新塑造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取代旧的腐化的先锋队掌握权力,20年后再来一次。但是这个理论最多只能算是打补丁,而且还是高度依赖新的先锋队的战斗力能够保证其摧毁旧的先锋队蜕化而来的官僚集团。

在这个理论的实践中,也就是1965-1976年,它明确的遭遇了失败,这其中有新的先锋队不成熟的原因,也有旧的官僚集团力量始终极其强大的原因。缺乏斗争经验是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大的缺憾。甚至可以说当时的中国并没有无产阶级,城市里的工人阶级是工人贵族,农村的农民是小生产者。中国的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是改革开放后才出生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们,他们目睹了父辈遭遇的大下岗,他们失去了医疗住房和教育的全部福利,他们忍受着每年70万人过劳死的非人待遇,他们真正被剥削的几乎一无所有。

所以如果想保证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果实的话,仅仅局限于一国国内的行动是必然失败的。外部的敌视环境会始终导致一个中央集权的军政府的上台,先锋队也会由于战争原因在掌握政权的同时掌握物资分配的权利,进而腐化堕落成为官僚集团,为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复辟创造土壤。

可以说,这是由于党内民主集中制向公共政治扩散的结果,苏维埃只有上传下达而缺乏自下而上的权力形成和监督制约能力。不要觉得奇怪,无论是中国还是苏联,其政权形式都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民主制度。苏俄仅仅在二月革命到国内战争期间存在过短暂的苏维埃直接民主选举政府,中国共产党则仅在瑞金时期的前三年和延安时期存在过短暂的直接民主选举制度。

如果退而求其次,只要求资产阶级革命和自由民主主义,甚至左一点的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则是不难的。冰岛,瑞典,挪威,芬兰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样板。荷兰,丹麦,法国,德国是社会民主主义比较成功的国家。资产阶级在保证对封建主义的革命果实和自己阶级内部权利平衡上有充足的经验,而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也拥有150多年的斗争经验和强大的工会组织保障其基本人权。

总而言之,现阶段全世界各大国都在右转法西斯化的大背景下,新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时期是有可能来临的,让我们一起期待吧,为了全人类的最终自由和解放。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5 11 条评论 操作
蹦蹦 | 豚了解一下
4人赞同

防止革命领袖独裁的意思,其实就是防止革命参与者与革命领袖产生依附关系。

防止参与者与领袖产生依附关系的最好方法是在革命之外他们之间就广泛存在某种社会关系。

这就是説自组织度高的血缘共同体具有天然防止领袖独裁的优势。

与之相对的,诸如革命党之类的结社体,成员之间仅仅因为革命这一事件而相互之间产生关联性的,就比较难防止领袖独裁、也比较难在独裁发生后继续革命。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 0 条评论 操作
白河山水 |
4人赞同

核心就是人民素质的提高,有素质的人民数量增多。不是你我这些上知乎品葱的,而是农民/工人数量的减少。当中国大学生占人口总比例达到30%,大概就水到渠成。

不要和英美比,人家是社会自动孕育的上层内民主。....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 12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