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指鹿为鹿则立死,指鹿为马则可活,那么你是选择忘记真相,还是选择忘记生死?
6人赞同 8人关注

这是已发生的事,也是从未消失的事。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6 30 条评论 操作
6个回答
新木 |
21人赞同

殉道主义者,会为了理念而牺牲。

    外人看起来很傻,但是不这么做的话,他自己会更痛苦——违背自己三观,情感与内心的冲突会使其迷茫、失范;——对应涂尔干的 失范性自杀

    ——像是柴静写的顾准: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有些科学家也会这样,做实验做到迷进去了,会以身相许;比如诺贝尔坚持自己配材料把自己给炸废了;趣科技史:十位拿自己做实验的“疯狂”科学家 ; 其中就有一个以身试验疫苗的。


    这里的设定好像也不太恰当。在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没有反抗的余地,完全可以撒一个可以原谅的 “善意的谎言”,待恢复气力再来对决。但对殉道主义(绝对道德)来说,在这种情况是不能撒这种“善意的谎言”,完全不像骗一个朋友说病会好的,因为这有贪生怕死的嫌疑,(甚至认为对方也是人,骗敌人也是骗人)会严重损害自己的正直性。

    而 没有这种”精神洁癖“的一般人来说,有技术性避过去的方法。


我想(白先生)其实想问的是,能否为了自己的原则/理念而牺牲 ?能牺牲多少?自己人性的底线在哪里?

            这是日本动画《阿修罗》(力荐)说讲述的 ”野人“ 怎么痛苦成长为 真正的 “人”。

            其中有一个深刻的画面:主人公的母亲,饿得失去了理智,最后也差点要吃她的儿子(当然幸免了)。

            而善良的人会分一部分食物给其他人。


最后统计调查问题:假如你的至亲巨额贪腐/杀人要被判10年,你是否会 包庇/洗脱嫌疑,甚至协助?还是劝自首? (链接过去点)

----------------------------------------------

以上是行为上的,语言上的呢? 那种正直到“迂腐”地步的人,也会认为,对敌人撒谎也是不对的,也会破坏自己的正直。那对猎物要不要撒谎,要不要诱惑其上钩?他们还把对方当人?正如佛祖割肉喂鹰,老和尚以臂肉感化,感同身受,众生平等。此乃佛/神! 于是佛教徒要求吃素。我想基督徒能否也给疏通一下 基督徒为什么可以吃荤 ?非人的动物是否有平等的”灵性“?


  • 如果,为物欲所累但能坚持人的底线,算是人道;如果为了活命而残杀同类但能分善恶,算是修罗道;如果为了物欲残杀同类,那几乎回到了畜生道,何谈为人,更何谈人类之”智慧与文明“。
  • 有人说,活下去的人可以等时机重建文明?当所有人都下沉退化进入畜生道,小孩也野兽一般靠自己厮杀抢夺食物而活,火种从而起?
  • 有人说,文明不会再来一次嘛?是啊,再来一次,多少年?历史的巧合 可不是那么好再现的。苏格拉底、路德、华盛顿、康德、牛顿、爱因斯坦...这些人能说再来也再来的吗?


回到个人的答案:

    妇女儿童老人是底线吧,如果这都下得了杀手,我是不当人看了。

    不挣那种违背原则的钱、不损人利己,和作讲究双赢;就像周润发所说的,被内陆封杀,少赚点就少赚点咯。

    ##如果大部人包庇,甚至协助,那没戏了,完蛋,民主自由化注定失败,肯定还没到时机


    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 战争中收集 "承载文明"的书籍,而中国传统文化却要焚书抹杀历史。口口声声号称的华夏文明却在不停地自我毁灭文明。

    有点比较“好笑”的是,重原则的人,过去30多年不愿去擦边法律,不愿意违背良心,不愿意损害亲友,除了条件好运气也可以的,大部分都活在下层;而知乎/天涯却有人嘲讽 那些追求人权的大多是没本事的人,赚不到钱的人。 真TM一种循环、逆淘汰。

##汗,错别字好多。



如果以是否能延续、发展人类文明为标准,面对极端条件有以下优先顺序(食物分配量):

  1. 子女存活优先。(如果一个种族/动物在极端情况 以争夺子女的 生存权,那就是自毁火种)
  2. 家庭、至友(甚至普通的孩子)
  3. 自己
  4. 村庄
  5. 民族、国家
  6. 超越种族的人类文明

    (以上这种排序,其实也是儒家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道德顺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古希腊式民主社会、基督新教,排序:

  1. 子女
  2. 其他公民与自己(佛教无子女,所以无法扩大文明;现在也有结婚生子的了)

这样来说,就可以理解了。自然条件总会有不好的时候,情况越来越糟的时候,儒家文明就会不断的退缩到家庭,苟活生存。像其他极端宗教,极端到小孩都不顾的,这种文明传承不下来的。这也就为什么华夏文明能延绵不绝几千年,孩子留下来了,并给予了孩子善良的传递,种子就还在。但是也永远不会发展出现代公民社会文明,再给几千年,没有外力还是会这样——文明的力量与生存能力会积聚到少数家庭,在困难时期,文明退化到家庭这个层次以换取存活能力;这也是儒家文明“生命力”的“优良”基因。——官僚封建社会还是官僚封建社会,没有社会优先的那种意识,没有个性的容忍,给你牛顿其思想也会活不下去,只有少数开明君主的时候工业技术会好一点。

公民顺序的话,没有多少退化到家庭生存的空间,相对要比较脆弱。要么兴盛,要么灭亡,难以有苟活的状态。

可以说,除了墨家有兼爱非攻有较多的个人平等意识(还被灭了),其他思想流派是不可能发展出公民意识。儒皮外法既是有了对外扩张的集中力量,也有了延续的能力。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21 109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18人赞同

第二次自问自答。

其实提这个问题的用意并不是要求得出:真相与生死是对立的。当然某些人一定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大陆教育里这样的思维习惯实在太常见了。党的锅,不怪你们信了,但我怪你们干了。

生死与真相是可以比较的吗?

不能,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究竟我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

就是想告诉大家:思想有限,心灵无限,心灵自由的人永远都是有得选的,不存在不可选择。

你可以选择真相,也可以选择生死,这个叫做自由。同时更要知道一件事:必须要牢记,自由是有代价的,不论是真相还是生死。

但如果在付出代价时把自由一起抛下了,你还剩下什么?

结果嘛非常失望,看看评论区就晓得了。

为什么我要在@新木的评论区里讲解我对《约》的普通人的理解?

为什么《圣经》的各种解读角度那么多,我却偏偏选择“自由”?

记得新鲜事刚推出的时候,我写的第一条内容就是“关于自由”。当时的品葱是比较和谐的,虽说有人还是不知其所以然,好歹没有连这个都不懂的,不会连“封号”这种声音都能泛滥。

至于这个问题本身么,我完全理解抓着生命死不撒手的态度。这里只想再问一句:没有生命的真相若无意义,那么没有真相的生命有意义吗?

生命最可贵的地方在哪里?

是独一无二。

人在生命上有什么自由?

是怎么活。

所以坚持真相的殉道者有自由,执迷生死之间的人却往往以犬儒自傲。

这里并没有什么看不看得起,优不优越。

这里只是一句话:能认为生命无价的人请注意,你们的生命无价而非有价是因为你们可以选择让生命无价,这个选择是用生命捍卫自由的人帮你们保留的。

如果说背叛自由的人罪大恶极,那么自由的人就是前者的替罪羊。

因此像黄正宇说的:这是一个拷问良心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中共,你们的生活被它主宰,是不是非得把灵魂一并献上才开心?

有心的人应该不至于还看不懂吧?

最后:唯物主义者可以尽情反对或嘲笑。🙃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18 2 条评论 操作
白蘿蔔 | Raphanus sati...
6人赞同

本来打算歇了,毕竟上品葱不是我的全职工作。忽然想到点,就顺手写下来了。

题主问的问题很有问题。如果指鹿为鹿必死……为什么必死?指鹿为鹿的人说是路的时候有死的觉悟么?扶苏劝秦始皇对儒生好点的时候意料到自己会被发配边关了么?司马迁劝谏汉武帝的时候预想到自己会被割DD了么?徐骏写下『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很多人以为他写的是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时候意料到一句破诗也能杀头么?彭德怀给老毛提意见的时候能预料到自己的后事么?天安门上的学生们能想到坦克也可以对付本国人民么?我相信高耀洁肯定也是心存侥幸的,党和政府应该不可能无耻到这个地步的。

如果他们意识到了,他们还会那么做么?历史不可以重来,所以我还是认为很多事情都是历史的巧合,很难讨论。

所以讨论『如果指鹿为鹿必死』没有任何意义。知道必死还要去作的人不多,历史上能参照的例子也不多(可能谭嗣同是比较家喻户晓的一个?)

如果作事的代价为何都不知道,怎么预估风险,无法预估风险怎么知道自己即将要作的事要下什么样的决心。如果都不知道,那怎么讨论生死还是真相。何况真相重要么?如果连真相的意义都不知道,那还讨论什么?


歪个楼,因为只有回答可以贴视频。

像@新木 和 @膜法师 这样有理想有干劲的青年应该看看,走点捷径,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100字太烦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6 19 条评论 操作
黃正宇 | 台湾来的基督徒,喜欢用爱心...
5人赞同

这种问题都是用来拷问良心的,看不懂这种问题的人,没有资格理解自由世界,因为奴隶是不会牺牲自己追求自由的,如果一个自由的人放弃了自由,那么他就变成奴隶了,生命和信仰只能选一个,那么一个人的选择,就是这个人灵魂的重量

秦朝的时候,为什么赵高有本事问这个问题?因为在朝廷当官,良心不重要,站队才重要,后来有人站错了队,结果死了,站对了队的人,放弃了自己的良心,活了,其实说是鹿的人也未必是什么好人,说是马的虽然昧着良心说话,但也不过就是政治人物,本来就没有良心。不过那也不重要,反正中国本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什么良心,真理,人性,灰灰而已,所以叫做立方体,永远都是一模一样

可是做人是这样的话,那太可悲了,因为人不是机器也不是动物,人有灵魂,只有人类知道永恒,只有人类知道盼望,只有人类知道历史,如果你不知道,对不起,在墙外面你不会被当做一个人,因为放弃了自己的灵魂的人,在墙外面叫做禽兽不如,不论如何有钱,如何有权力,都是一样

我倒是觉得在赵高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些人的反应不重要,反正他们争的只是权力,中国的文明太弱了,没有进步到人类的平均水平,最多只能理解到政治和权力,对于永恒和救赎,文明和人类的理解,大概就只有罗马帝国时代的水平,还是基督教出现以前的罗马帝国,实在落后,可惜小朋友们不知道,还以为中国文化非常了不起,呵呵

这个问题对中国人太难了,外国人一看就知道在问什么?中国人永远只能在权力者之间站队,对于自由,牺牲,救赎,盼望,一无所知,这些东西对墙外面的人非常重要,但是墙里面的人不知道,因为政治课本没有教,政治课本不敢教你们这种东西,教你们这些东西,集权国家就要完蛋了

阅读更多
收起
6月前 ▫ 6月前修改过
5 0 条评论 操作
C. | 互相尊重:不要中立、不要加粗。
4人赞同

如果条件是这样:

指死为死则立死,指死为活则立活。


现在如何选择?


如何避免这类条件出现?是不是所有的「真理」都值得作出同样的牺牲?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i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4 1 条评论 操作
quintic |
4人赞同

每道选择题的背后,实质是多种价值的排序。我觉得有些朋友言语中体现出的傲慢,是因为他们的排序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再变易,他们认为自己已经看到了真理,看到了绝对的真实,而我恰恰相反。我从不相信任何恒常不变的价值序列。随着时间、阅历、思考的积累,我们心中,求真和求生,总会有不同的重量。这个世界上没有万能的灵药,没有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始终需要怀疑,需要思考和行动。 

至于我,会选择活着。真相从来不只有一个,如果你都不在了,你还怎么捍卫你的真实。这种活下来,走下去的勇气,不比殉道者来的弱,来的差,两者同等的令人尊敬。

文革时老舍选择死亡,留下清白,而巴金选择生命,参加“学习”,批判孔老二悲惨的一生。但这又怎样呢?从真相的多元性来讲,批孔确实打破了传统经典研究的禁忌,用新的视角,人的视角去看孔子,看到不堪,却是另一种真实。从“活着”的选择讲,选择生命,往往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别人,为了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活。很多知识分子,文革时的确是真心的忏悔:自己是否脱离了人民,自己的创作是否真的有益于人民,这种反思是有益的,只是不能在不自主的,逼迫的前提下进行。可话说回来,没有革命的外力,谁又会自主的,不断的反省呢。

超越性的存在是有益的。或者是大革命,或者是上帝,又或者是中国文化里的“天”,又或者是许多人心心念念的“真理”。这类概念,对不同人有不同的益处。在有权者手中是权力的来源,在无能者心中是能力的代偿——人总是需要一些自己之外的东西,来解释自己,督促自己,安慰自己。甚至于实用主义者的“实用”,怀疑主义者的“怀疑”,都是如此。

只是不要忘记,概念至多是一个模型,而任何模型都有不对的时候,所以适当切换下模型,理解下不同信仰、追求下的世界观,既是头脑的娱乐,也是作出更好选择的助手。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4 6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