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人民日报:道德沦丧是当前经济滑坡的根本原因》?
4人赞同 13人关注

此文在人民网已经消失,但是被国内各大媒体转载。


导语:我们从小就被灌输要诚信、善良、守信,然而我们长大之后看的现象却是截然相反的,似乎坏人更容易得逞,越是诚实的人越受到排挤,而对企业来说,投机取巧的企业似乎更容易赚钱,而遵守秩序的企业却寸步难行。

现在的商业一片萧条:工厂倒闭;商店关门;虚拟经济都是泡沫,实体经济都是累赘;产品利润越来越薄、挤压却越来越严重;企业埋怨招不到人、人们埋怨找不到好工作;商品流通越来越迟缓,货币却在上空狂飙……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先来看一下当前社会的“中国式思维”

先来看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从2007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判断明年经济将是最差的一年:

“2008年是中国经济最为困难的一年”;

“2009年将成为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2010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2011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最复杂的一年”;

“2012年可能是最困难但也最有希望的一年”;

“2013年可能是中国最困难的一年”;

“2014年将是最困难一年”;

“2015年是中国经济运行相对最困难的一年”;

“2016年可能是最困难一年,大家要准备过苦日子”;

现在到了2017年年初,相信大家一定有这样的感觉,今年确实生意不好做,然而我们应该可以感觉到:2017年似乎比2016年还要更差……

所以,其实真相是:经济一年比一年差!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先来看一下当前社会盛行的“中国式思维”(漫画来自网络)

1、当前社会中国式思维之——私下好处

这就是传统做生意的现状:在各行各业、各个角落,都有人走后门搞工程,都有人塞票子中投标,于是就有了豆腐渣桥梁,有了塑料板井盖,有了毒奶粉等等。诚信的缺失如同瘟疫蔓延,泱泱大国似乎成了一个充满虚假、欺诈、伪造的染缸,这严重破坏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2、当前社会中国式思维之——不懂感恩

3、当前社会中国式思维之——过马路

大家看明白了吧!

为什么现在生意都不好做了?

为什么现在生意都不好做了?因为社会丧失了最基本的东西:信用

而“信用”恰恰是商业的基石。有了“信用”才会有金融。正因为你相信我,我也相信你,我们才可以放手去干。如果你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你,那大家就会互相大眼瞪小眼。

而现在大家都失去了原则和底线,人与人的基本信任都没有了,因为没有信任,老板不相信员工,员工也不愿付出,因为缺乏诚信,我们无法生产出世界名牌;因为只想赚快钱,我们的产品永远只会山寨。

用心感受一下现在的社会现实吧,我们从来没有如此这般互相提防、人人自危,几乎人人都被束缚了手脚。于是社会运作的效率越来越低。与其说我们遇到了几十年一遇的经济危机,还不如说我们遇到了千年难逢的人性危机——信任危机。

我们之前的经济发展方式太野蛮和粗放了,都是以牺牲“诚信”为代价的,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不受契约精神的束缚,于是我们的经济像一匹脱缰的马,拼命狂奔,而一旦度过了兴奋期,就会迅速疲软。

我们从小就被灌输要诚信、善良、守信,然而我们长大之后看的现象却是截然相反的,似乎坏人更容易得逞,越是诚实的人越受到排挤,而对企业来说,投机取巧的企业似乎更容易赚钱,而遵守秩序的企业却寸步难行。

再举个例子,之前某天猫水果店宣布倒闭了,原因是这样的,这家店主看到农民的菠萝滞销,于是跟农民谈了一个价钱,然后在聚划算帮农民卖菠萝,结果1天就卖了60万斤。然而当他们去农民那里收购菠萝时,很多农民看到菠萝供不应求,于是坐地起价,从原来的2到3毛,涨到1.2至1.5元,导致菠萝的成本高涨,甚至还有农民代办掺杂三分之一熟果,导致发货和品控出现严重问题,这家水果店结果一下损失50万,水果店宣布破产,这家水果店老板也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大学生,没想到还是栽在了农民手里。

现在像这样的事数不胜数……

如今整个社会,都在为失去“信任”而付出代价。从假烟假酒假文凭,到假账假证假报告;从关系百姓民生的毒米、毒酒、毒奶粉,到影响产业财经的基金黑幕、股市造假、证券骗局,我们还可以听到假球、黑哨、兴奋剂,听到论文抄袭、学术失范……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在功利目的的驱动下,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会漫生出诚信缺失的丑陋与罪恶。传统文化里的“仁、义、礼、智、信”中,现在一个都没有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美德被不断糟蹋……

因此,我们目前最迫切的不是如何保持经济的增长率,而是如何构建社会的诚信体系,只要使人与人之间建立起基本的“信任”关系,信任是一个社会结构的基石,它是社会运作的效率提高的根本保证。

未来一个人最大的破产是“信用破产”,信用一旦破产将会一败涂地,而只要你还有信用在,一定可以贵人相助、四方支援。

危机危机,有危也有机!现在虽然经济处于寒冬阶段,但这恰恰也是我们重塑形象的最好阶段。只要解决“信任”这个问题,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才有真正的发挥之地,整个社会的运作效率也会大大提高。

马云说过一句话:中国下一个红利是“信任”。一旦中国建立一个强大的信任体系,这就意味着社会有了一个公共、公平、合理的游戏规则,人人都在遵守这个规则的前提下去创新和竞争。一旦人人遵守规则、互相信任,那么道德自然就会兴起!这才是中国复兴应该走的道路。

未来的社会,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IP、独立的经济体,以信任为链接,重新构建社会的关系脉络,这就好比打通了中国经济的任督二脉,这恰恰就是下一轮经济繁荣的基础!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4 11 条评论 操作
10个回答
byteinsight |
46人赞同

是,有道理,但人民日报自己应该很清楚诚信为什么会滑坡。

一开始建立政权时候说要实现两党制民主,说谎了吧?成立政府后要分田地,却又收归集体,这说谎了吧?亩产万斤,自然灾害,害死几千万人还不承认,这说谎了吧?国家养老说谎了吧?..举不胜举,这些都还只是您人民日报说的谎啊。


加入世贸也是说谎,选举制度也是说谎,领导人说谎,下面一级级说谎。连宪法都是说谎。整个国家就是建立在谎言上,谁敢说真话啊?


一个谎言套一个谎言,越扯越大债越来越多,现在全世界都不相信,撑不下去了,你开始怪是因为人民素质不高,这不也是说谎?说真话的不是死就是抓,要不就是逃,剩下的还能有正常的吗?


包括这个报道也是目的不纯,按照一贯的德行,接下来就是要加强诚信管理,上一堆高科技监控设备了吧?是该进一步把想说真话(还不是说了真话)的人放到诚信列表上然后株连九族了吧?


在这个体制下能解决这个问题,见鬼了。至于经济,在你们优先级列表上从来都只是排第三的,所以垮了就垮了呗。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46 14 条评论 操作
李集安 | 守望那片田野
33人赞同

我认为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是避重就轻,诚信当然是原因之一,但是这里存在两个被有意忽略的地方。


1. 诚信的滑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2. 经济一年比一年不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说说个人的分析。

第一个问题:

私以为,诚信的滑坡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信仰的缺失和拜金主义的盛行。

中国自古以来是儒家思想和孔孟之道,讲究取之有道有义。然而建国后受到马列主义的影响,前三十年无神论、砸古迹、告发妻儿父母、斗师长……文革后共产主义信仰崩塌后开始“闷声发大财、一切向钱看”……如今虽然人文关怀有所理性回归,然而失去的实在是太多了。相反在日韩台,可以看到儒家的较好的传承。


第二个问题:

经济下滑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诚信的缺失,而在于旧有的经济模式(出口导向型+政府国企主导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拉动经济的凯恩斯主义)逐步走到了尽头,毕竟也没有那么多房地产和基建要做了。然而因为利益集团的原因,公平的分配得不到解决,大众的消费虽然有升,但是远远低于应有的水平(参照其他国家40年的高速发展后的水平)。这样经济就无法顺利转化为内生性消费型经济,如欧美日那样。以至于今日还较重的依赖欧美的内需。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33 7 条评论 操作
辨证地看问题 |
23人赞同

非常同意 @李集安 的第二个观点,我试从另一个角度驳一下。我觉得这篇文章的前提就是错的,结论就无从谈起了。

《日报》作为一个独裁政党的党报,写文章的大前提是党永远是英明正确的,什么样的社会问题的责任都不在党,照此推下去,对任何牵扯到政策和政治的社会问题都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此篇文章把经济的问题的锅整体抛到社会的头上,这大概又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又一大发明。这个社会的经济结构完全是按照统治阶级的意志建立的,现在这个结构不好用了,竟然变成了社会的错,岂有此理嘛。

我觉得党报的记者“创作”这篇文章不仅是哗众取宠而且有用心。首先经济滑坡和道德沦丧是两个大家有切身感受的社会热点问题,挑一个写文章就很容易博得眼球,把两者写进一篇文章,能造成很高的阅读量和传播效果。然后文章把这两者建立一个因果关系,就把很多无脑的的人对经济的抱怨从统治阶层转移到了被统治阶层:照文章的理论,社会里有道德的人的经济问题是没有道德的人造成的,没有道德的人的问题是自己造成的,反正和共产党无关。这明显是利用诡辩形成的谬论,如何能从一个国家级媒体发表,还不是因为它符合当今共党舆论导向的需要。

最后我觉得看了这篇文章然后开始讨论道德沦丧是谁造成的也是正中了文章作者的下怀,不管你认为是谁造成的,反正你的注意力已经从经济问题转移到了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社会问题。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23 4 条评论 操作
Xeausescu |
21人赞同

我认为,这篇文章,上面是相当喜欢的,下面喜欢不喜欢我不知道。这个实在是与当前的“行政”模式完美符合。


中国都始终没有建立起现代式的政府,比如以契约、规则为中心,公民让渡部分权力给公权力,公权力接受有效的监督与制衡等等等等,这些始终都没有“学”来。尽管在历史上有过一些尝试。


而我个人更倾向于把中国的政权理解为一个“政教合一”模式的政权。 这个“教”自然一开始是马教、共教,但到了后来,显然很少有人真信这一套,但所披的外衣不能改;于是,这个“教”部分脱离了原教旨,变成了以中国地区的教主个人或者几个寡头所诠释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教派。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宪法和各种场合里面被复读过最多次的那些啰啰嗦嗦的内容,包括每个时代都新增的一层教义:马、列、毛、邓、三、科...+习。 邓时代,直到习时代开始,这段时间不可否认,政府曾在某些方面,尤其经济层面尝试了一些政教分离、政府世俗化的努力。 在政治领域,经过毛时代的惨痛灾难之后,也在中国肌体内产生了极少量、很脆弱却又至关重要的“抗体”:关于教主更替的制度。然而,因为毫无进一步的努力和保护,到了今天,这点抗体也被消磨殆尽,而“政教合一”的模式又变得更为明显,“毛”时代的疾病,似乎又面临大发作的风险。


政教合一的一大特性当然就是在政府内部和社会各个方面、层次上强行推行教义,教主和他推行的教义当然不容讨论和置疑,“教”组织自身不仅全盘控制、覆盖、绑架行政机关,而且“教”对人的“指导”和“管控”要渗透到公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这句话,毛和现任教主时常提及。而当前的官方价值观,对人民来说,当然是以“核心价值观”为代表的那一套东西,这连同教主的头像、语录一起,满大街四处被张贴。为了达到这一点,“教”自身除了要集中任何权力以外,还要聚敛大量社会资源和财富,以达到对社会的全面管控和对任何“异教徒”,以及任何潜在的“异端”力量的残酷打击。 关于这一点,相信所有人对历史和现在发生的各种相关现象,已经都不陌生了。


从“政教合一”这个大框架去理解,去诠释最近各种政治相关的事件 - 宪法里加入现任教主和教义的内容,教主终身制,教内教外清洗“异教徒”,更加自我封闭,完全控制“舆论” 等等现象 - 就变得非常自然而容易了。


在博客“编程随想”的一篇文章里,作者指出,现代“政教合一”有三大代表:共产、纳粹、伊斯兰国。 这里,共产的例子不是中国,而是波尔布特的柬埔寨,这是最彻底最纯粹的共产政权,曾导致国内超过1/5的人口非正常死亡。 所以,我对中国现在的状态-正在快速滑向更深的“政教合一”的模式-是感到极为担忧的。


啰嗦了这么多,回到本问题:对于所有社会问题,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当然都会把它们解释为人的信仰不够虔诚。 当前,最核心、最正确的信仰自然是对“习”本人。而宪法则略微低调,没有那么直接说要一切遵循教主指示,而是说要信仰这个组织:“中国最本质的特征是党的领导”。 人民日报这篇文章里所说的价值观,道德观,自然指他推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 12天前修改过
21 5 条评论 操作
白水无纤尘 | 来了也不算短,发现原来我同...
14人赞同

难得是这种我不需要另外研究的题目,随便写一下好了。

其实@李集安已经点出了此文的主要问题:避重就轻。

可以说是把我(也许还有黄?)的一直的观点都说了。

单看此文本身其实没什么问题,甚至可以算是一篇少有的有价值的大陆报道文章,但也许是平台的原因,只能到此为止,不能深入。

老实说我看完此文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子兮……


以下正文:

此文题目为“经济”,全篇的核心是“信”,讲的是“人”。人当然是一切社会现象的实体,然而此文还真的是“牢牢地停在了现象上”。作为一个求心灵自由的人,个人表示怜悯。

这里从“信”开始。

首先“信”这个东西不是“理性”可以形容的。

每个人都有理由“立信”,这个理由就是“理性”,但事实上每个人的“理性”是不同的。

有的人“信”是因为“DNA”,比如“生殖器治国”的那批人;

有的人“信”是因为“表面”,比如“脑残粉”;

有的人“信”是因为“见识”,比如“自甘五”;

他们都认为自己是“理性”的,哪怕其中逻辑**

以上内容是为了说明“有些人绝不会认为自己是错的,即使在事实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脚”,也就是“(迷之)自信”,俗称“迷信”。佛家呢管这叫“相”。

因此文中的“中国人缺诚信”,粗略上对,根本上是错的:他们信“不需要诚信”这个东西信得很坚定啊。

什么是信?

信,对“神”叫“信仰”。有信仰的人必然有道德,俗称“底线”或说“原则”,是决不敢打破的:人在做,万物为证,神会审判。

信,对“人”叫“信任”。有个词叫“推心置腹”,在这个网站敢说话就是对@二当家的“信任”,对我白某人聊推上私信也是“信任”。有了“信任”,才有了交流的基础,如果没有“信任”的话,有个成语叫“疑邻盗斧”,人文不过关的小朋友可以去查一查《成语故事》,再来思考下什么叫“文明”。

信,对“道”是“信念”。“念”,是“今心”,“信念”也叫“道心”。有“信念”的人不会“背叛”自己选择的“道”,比如文天祥、比如史可法、比如华盛顿、比如甘地、比如刘晓波。

信,对“约”叫“信用”。有信用的人,不会出卖“约”,没信用是什么下场嘛,大家看现在的中国就知道了。

以上种种,算是帮此文弥补一下表达的不足,然后说此文缺失的部分。

此文描述了一些现象,比较粗略地概括了一下“失信”的情况,根源嘛就一个字都不提了。

白某人的座右铭是“世上没有无因之果”,这里就按我的见闻追溯。


首先思想的传承是一代一代,而非持续不断。所以总归赵国还是有点希望的,这里需要一点“迷之自信”。

1.信仰的缺失已经持续了整个中华文明史了。

周朝前玩的是“巫”,这个东西放基督文明里是被上帝要求消灭干净明言禁止的;周后嘛就有了“天子”,妥妥的政教合一、偶像崇拜;到了孔子时“子不语怪力乱神”,孟子归给“义”;道教神系排着排着又成了个“朝庭”,连希腊神话诸神同议都不如;最后“信义的人”由于“义”因人而异,在未来理学大兴的明朝变成一点风骨道德都没有的人占大多数。

“不是一就是二,不是迷信幻想就是迷信自己”,也是令我佛唏嘘。这个叫“根本原因”。

于是“千里做官只为财”,谋个出身嘛,不寒碜。然而今时今日都已经2018了,前朝好不容易有了点希望,然后本朝上位,大力提倡“无神论”。

神都不怕,你还怕啥?

什么?怕法律?谁的法律?

“人人平等”作为现代法治精神的核心只是在“天赋人权”成立的前提下才存在,因为“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个是神的法律。至于你家法律,完全“不承认有神”啊,你还想平等?

顺带拆教堂、要求任命主教的权力,、《圣经》下架等等行为。

所以得出“直接原因”:本朝完美继承并发扬了等级制度。


2.信任这种东西本来可以说是一直存在的。虽然由于信仰的缺失导致每个人面对陌生人都带着警惕心理,极不信任陌生人,但起码熟人和亲人都还是保留最基本的信任,哪怕不信也不是先天的。

然而本朝的一大壮举就是把武则天的“特务政治”玩出了花,儿子整老子、老公整老婆、兄弟整姐妹,本来没有信仰的社会就是岌岌可危的道德荒漠,结果几千年没完成的集体堕落在本朝完成了。

多亏了老毛才有了这样的昨天,有多亏了老邓的三七分我们可能要面临同样的明天,更多亏了我们自己在高尚的人被杀的差不多的时候依然没有站出来,所以到现在还落后世界3000年。


3.信念这个东西呢自从唯物主义统治了中国后就差不多死透了,中国人再也不相信永恒,与无神论真真是相得益彰。

让中国人只为切实存在的东西奔走,这个在《商君书》里叫做“疲民”。比较搞笑的是中国人即使看了《商君书》,但自从否定心灵后就再也理解不了“疲民”的本质:中国的中产阶级为何没有安全感?

原因实在太简单了:物质是一切啊!

面对能轻松把你的财富(家庭、器官、名望)榨干的公权力,中国中产阶级跪舔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站出来反抗呢?这么多富豪,只有一个郭文贵站出来了,他“为报仇保命保钱而战”。只有他一个都能让赵国暴露智商,其他人都死哪里去了?

答:看戏以及瑟瑟发抖(为保命保钱而不战),活该被堵在国内等死。

同样的刘晓波必死的时候、六四大学生们被机关枪和坦克屠杀的时候,其他人都死哪里去了?

不言自明。


4.信用这个东西嘛应该不用我再赘述,不懂的人可以多活个几年,死之前总会懂得🙃。

为了拜金主义,祝江泽民同志早入地狱!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14 8 条评论 操作
三枝実里 |
11人赞同

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大部分人还是有着经历过浩劫之后的朴素价值观的,但后来政府的一系列不够彻底的改革(即指经济和政治改革不对等)以及资本前期积累的一系列表现,让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终于在新世纪掉入了功利主义乃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怪圈。

和一些所谓的既得利益者聊过,都是年纪相仿的学生,但在接受了同等信息(即低人权、信任缺失)等的情况下,他们似乎更倾向于屁民就应该继续屁民,争取权益也没用干嘛不回去好好干工作这样的观点。同样地,对于利益博弈等他们也非常笃信拿拳头说话的一套:对此我觉得便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在中国社会中的萌芽,而这些既得利益者们也已经算是高端人口了。

这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自上而下或许还有机会推进温和改革,自下而上就只有革命了,这是缺失信仰给社会留下的巨大隐患。人民日报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任何有渠道接触到哪怕是不完整信息的人,都知道一切是怎么回事,但我想在如今的高压锅中,没人有勇气去真正戳破这个随时会爆炸的氢气球。

闷声大发财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11 3 条评论 操作
粗鄙 | 剿匪先於主義、反對中央集權...
11人赞同

Chinese 的平均记忆跨度不会超过三天。这里的记忆时间是指公共传播学意义上的社会记忆时间,而不是对 Chinese 个体而言的具体琐事。相反,在眼前的蝇头小利上,Chinese 具有绝不含糊的私智,譬如自助餐抢食,老支豚碰瓷,抢占免费试用商品和滥用退货条款可绝对都是它们最拿手的差事,举世无双。然而费拉的博弈时间却只是以秒来计的。Chinese 祖祖辈辈的生存智慧,也是它们引以为傲的所谓勤劳勇敢的实质就是,眼前 1 秒钟的利益最大化是 Chinese 互相竞争的唯一策略,并且被它们自己的历史证明了的最优策略。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势必会被同类占了便宜,在猪群互害模式中必然处于下风,在周期性张献忠的循环下没有幸存可能。

极短的斗争策略周期直接造成了极低的时间线粒度。在经典的强化学习算法中,Q 函数(价值函数)的优化是需要一定量数据的监督训练下,在时间和空间上全面展开对报酬的取样来优化价值函数。价值函数的正确结果并不能由某一单独的时间片段所决定,通常需要一定周期的迭代计算(比如 TD)才能获取较为优化的结果。这一类型的强化学习算法的基本模版就是按正常人类社会的现象和规律所总结出来的经验。简单来说,就是让机器人(Agent)去模拟人的学习和成长过程,和环境不断交互,最后融入社会成为社会合格的一员。

然而 China 的社会构建不同于人类世界,自古以来和以上模型的设计思维就完全相反。试想,如果我们在每一个时间片段和空间区域以尽可能低的粒度加入一个个张献忠化的先验概率,也就是随机死。当这些概率足够高的时候,任何迭代算法都会丧失实用意义。因为随机死模式把价值函数的未来期望值降到了负无穷大,没有任何策略能优于当前的顺手牵羊,即便只是损人不利己。因为眼前的 0 价值也远远好于未来的负价值。更可怕的是对于 Chinese 个体来说,要想降低自己随机死的先验概率,只有通过同类之间的互害才能实现。而当每一个费拉都遵循这种互害策略的时候,China 全局的随机死概率会大幅上升,直至后验概率坍塌,张献忠真正降临。

无限低的时间粒度的最直接表现就是趋近于 0 的记忆周期。Chinese 生活在非常特殊的平行精神空间中,这一平行空间的时间轴坐标和人类世界并不同步。就好比是黑洞周围的事件视界(event horizon),广义相对论认为即使以观测者标准来说视界内部的物理定律完全已经失效,穿越视界本身的物件不会感受到任何物理定律的异常。而且由于黑洞造成的巨大时空曲率,穿越者经历的时间数轴会无限拉长乃至于相对于观测者来说时间几乎是停止的。由于 China 本身对社会时间的作用和黑洞有极大相似性,Chinese 的一秒钟可能已经相当于人类社会的一年甚至更久,以至于任何不直接关联自身眼前利益的事件都无法维持任何长期记忆,尽管它们自己对此毫无知觉。天津爆炸中侥幸躲过随机死的伪中产费拉们,红黄蓝幼儿园被解放军背景的叔叔干爆菊花的幼崽们,武汉被失踪的清一色 20 岁左右身高出众的「天之骄子」们,诸如此类由近及远无数无数的日常被随机死的费拉中,传播热度没有一个真正超过了三天,大多甚至也就一天多。即使是传播者,其动机也只不过是为了消费死亡,费拉最廉价的利用资源就是同类的灾难。在 China 模式下,其他豚的利益和自己没有关系,也没有关注价值,除非自己找到了祸害别人的机会,比如 Chinese 最擅长的检举揭发。

除了对个体记忆周期的影响外,低粒度的时间轴还造成了剧变的平坦化。全世界最适合用温水煮青蛙的费拉族群莫过于 Chinese 的原因就在于此。我匪虽然在宣传上一直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文火适中是最好。但实际上,我匪煮的这一锅温水的水温并不是线性变化,而是至少有保持一个加速度的。这个加速度取决于前文所述的时间轴粒度。但如果你跳出 Chinese 的精神和思维框架,只需要稍微往后看仅仅 10 年,就能发现过去 10 年发生的事对正常社会来说已经是不能更大的剧变。现在有谁敢想象人人网曾经到处转发张贴的搞笑娱乐视频都是直接可以播放 YouTube 的链接;淘宝上的比特币是可以公开无限数量买卖交易的;手机号是不需要实名登记的;无处不在的「天网」还是不存在的。可是对 Chinese 来说这根本就不是 5 年 10 年的跨度,而是恍如隔世,遑论正常社会普通民众所具备的 30、50 年甚至跨越一代人以上的一般记忆了。其中的根本原因还真的不是因为 Chinese 和单细胞生物一样低等,而恰好是它们太聪明了,聪明得就如同昆虫的趋光性一样准确地掌握了 China 的运作机理,本能知道一切脱离了岁月静好的博弈不存在任何意义,选择性遗忘才是最优的策略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 控制 Chinese 是如此便利简单。按当今 Chinese 的典型生活习性来说,控制了朋友圈就是控制了它们的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只要在知乎派个党委定期约谈,就能搞定。因为这些已经是它们精神生活和所谓的知识渠道的全部。新闻联播的实质作用空前下降了,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China 的社会时间粒度、强化学习和广义相对论

阅读更多
收起
10天前 ▫ 3天前修改过
11 3 条评论 操作
喵了个咪 |
9人赞同

中共最擅长做的事是甩锅,国内问题不是转移到外国身上就是转移到百姓身上。社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问题还不是国外压迫还不是你们这群屁民素质不高。在封锁信息的情况下,国外的情况无从知晓,而百姓们确实又看到了这些乱象,百姓并不知道造成动乱的原因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党媒再发一篇这种文章,就会觉得说的真对。这就像百姓都知道长者贪腐,长者管理下官员腐败纵横,都骂长者,然后圣上上台反腐,百姓并不知道圣上家族和老王家族的情况,再以中国人民通常对统治者的印象加以判断,得出圣上是千古明君,圣上于是顺利登基。这个套路就是,有一个既定的很不好的事实+封锁消息+有人出来只是指责这个现象=这个人是好人或这个人没有错。

阅读更多
收起
13天前 ▫ 13天前修改过
9 2 条评论 操作
坚石·东木 |
4人赞同


       部分地讲真话,也比完全说谎好那么一点点

       甩锅的第一步,首先要承认,有那么一口锅

       至于“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但至少人日作为一个党媒,也到了不承认问题不行,必须站出来承认 “ 经济滑坡” 这个事实,并且在 此基础上尝试甩锅的地步了

       那么被掩盖在层层粉饰下面的实际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了呢?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 12天前修改过
4 0 条评论 操作
沈纪廷97 |
2人赞同

但是社会上道德沦丧就是中国共产党带的头, 把我们从小相信的诚信、善良、守信给打的粉碎的就是中国共产党.

不谈经济发展和道德沦丧的关联, 人民日报也有脸出来批评中国人道德沦丧吗? 还不是更你学的?

阅读更多
收起
12天前 ▫ 12天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