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中国大陆政府没有像黑暗的中世纪迫害无神论者,所以大陆有宗教自由”,这种曲解是否为中共支持者的发言?
4人赞同 3人关注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宗教自由+定义

中国大陆没有过宗教自由,所以人们也不懂得什么叫宗教自由。

但是中共懂什么是宗教自由,并认为宗教自由可能威胁到它的统治。

继而,中共不会给大陆宗教自由。而且,不仅不会有 “宗教自由” :

然后中共把 “宗教自由” 曲解为 “你信是你信的自由,宗教自由是保护你不信的自由 —— 中国大陆没有像黑暗的中世纪那样迫害无神论者,所以中国大陆有宗教自由” 。

https://www.pin-cong.com/p/82060/?s=82065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支持这种明显的曲解?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应该如何对待这种 “不同的观点”,是否也要包容这种明显的曲解?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品葱网 ( 如果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 是否应该支持中共的支持者在贵网站上随便曲解任何东西?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你是否支持 “类似 应该保护他们曲解东西的权利,应该保护任何人曲解的权利,否则 我以后想曲解什么的时候就不行了 ” ?

( https://i.imgur.com/sfWWuZD.png )


另外,请问品葱网友里 支持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支持这种明显的曲解?你们是否仅仅把这种明显的曲解看作 “ 仅仅是一种观点 ” ?你们是否要品葱网 ( 如果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 作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包容这种 “不同的观点” ? 你们是否支持任何人发表任何言论? “ 类似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应保护你说话的权利 ”


请问品葱网友里 不支持也不反对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在乎一些概念被中共曲解然后流传?是不是任何概念的被曲解,都是可以接受的?所谓的 “只在乎内容、不在乎用户,淡化用户、突出内容关注内容、不关注用户” ,其实 你们是连内容也不在乎的?

如果是这样,你们是否做好最坏的准备 ( 一个网站最终会变成被 UGC 胡说八道的内容淹没,反正你们也不在乎,反正一个开放的平台也无法阻止他人胡说八道,最后就是大家都在说着被曲解的概念 —— 如果品葱网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那么 就应该保护人们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来开放交流,这种味道就是品葱网作为一个开放平台、网友交流 (如果还有什么可交流的)、欣欣向荣然后就可以止步于此了的意义 ) ?

如果是这样,你们是否做好最坏的准备 ( 的确关注内容,的确言论开放,言论是开放了,但仍在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交流,拿被曲解的概念互相反驳 最后看什么玩意都是自己耍自己,而且 在披着品葱网友的皮的中共支持者的鼓舞下 继续对品葱网这个 “开放的言论平台” 沾沾自喜、以为中共会怕品葱网的开放言论,继而继续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交流 —— 而不自知,毕竟连内容是否被曲解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 以什么身份在传播被曲解的内容 -- 当然是不会关注网友身份咯 反正都是品葱网友 —— 反正都是在为这个网站贡献流量、中共的反对者和支持者这次终于放下偏见,手拉手了一回, -- 共同遵守网站用户协议, -- 在所谓网站用户协议的鼓舞下 继续一起在为这个网站贡献流量 -- 这就是所谓的 “一个中立开放的平台” 按照看似纯良到让人非常放松警惕心的所谓的网站用户协议、试图团结所有用户却最终演化为的一个维稳式结果 ) ?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4 2 条评论 操作
2个回答
lihan |
9人赞同

谢谢TED邀答:

“中国大陆政府没有像黑暗的中世纪迫害无神论者,所以大陆有宗教自由”,这种曲解是否为中共支持者的发言?资料来源: 品葱 https://www.pin-cong.com/p/82462/


是的,政府没有像中世纪那样迫害无神论者,但是 他们才不管你信不信神呢,只要是对他们统治不利的,毫不犹豫的给予残酷的迫害,这才是是否迫害的“界限”。

宪法上:

你有信教的自由,但是你要先爱党。。。。。

你有迁徙的自由,但是你有户口。。。

你有言论的自由,但是请你喝茶。。。

你有游行的自由,但是需要申请。。。

你有结社的自由,但是你要登无法登的记。。。

你有捍卫尊严的自由,但是你没有捍卫尊严的空间。。。。

都是浮云。。。。。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9 1 条评论 操作
Wokq | 只有认清主观的东西就意味着...
8人赞同

网络键政是清新的还是恶臭的一大本质区别就是对待键政的根本态度。

清新键政会知道键政就只是键政,它对现实生活的影响接近零,董卓是哭不死的无论这董卓是中共还是美帝,但它仍乐此不疲因为这让人愉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做人最紧要就系嗨森。

嗨森!让自己嗨森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感官刺激那不叫嗨森,只有做了实现了人得以自我实现的最高任务—“思”(Thoughtness)之时,人才能感到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所以我据此认为宗教徒无论如何也无法嗨森。

恶臭键政就会觉得键政那是真的好重要啊,仿佛大家意见达成一致了,董卓就亡了,或者大家意见不一致键政就亡了。殊不知大家意见一致之日才是键政消亡之时。相互确认对方意见一致,那不有趣,互相争辩我对你错才有趣。

“精神崩溃的一个最初征兆就是坚信自己的工作非常非常重要”

——罗素

那么这个人究竟犯了什么错呢,犯的睁眼说瞎话的错,定义的作用在于实现某个意义,宗教自由只保护不信的自由那被实现的就是对宗教徒的迫害无论这迫害来源于宗教徒或非教徒,那要是基督徒去烧死穆斯林,或者是无神论枪毙基督徒,还是穆斯林把这两者都砍头了,宗教自由却管不了,这种自由就违背了自由的真意。如果他辩称不是不保护信教的自由,而是更注重保护不信的自由,因为宗教徒“很坏”,那就是在搞特权,这种歧视同样违反了自由的平等前提,意味着某些人的自由比其他人的更重要。

这种情况下没有哪种自由被实现,只有权力被实现了,这权力被谁掌握无关紧要,反正哪一边站在自己的世界里肯定都能想出诛杀对面的理由,都掌握生杀大权了,那真理的代言权就更加不证自明。

但这错误是明显的,好批驳的,题主觉得这犯了错上去狠批便是,担心错误充斥导致自己的声音被淹没是无必要的,因为一般有这担心的是那声音最大的人,正如题主的问题描述居然比我这个回答还长一样

但是因为有这种担心就要开始质疑这种言论存在的权利,除了自大以外就是让键政恶臭的愚蠢了,永远不要因为对方意见跟你相反,就觉得对方的意见没权利存在。

阅读更多
收起
5月前 ▫ 5月前修改过
8 1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