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穿单衣被冻死很多人是怎么回事?
1人赞同 2人关注

朝鲜战争穿单衣被冻死很多人是怎么回事?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1 1 条评论 操作
4个回答
乌云 |
27人赞同

1950年10月23日,宋时轮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在北京面见毛泽东时,毛泽东风趣地对宋时轮说:“我不会遥控你,我们要你去朝鲜,是用人之长,你要对付的是美国陆战第一师……

离京后,宋时轮立即命令部队展开入朝工作,原准备整训3个月,但11月5日中央军委发来指令,要第九兵团立即入朝。此时准备工作还来不及做好,连15万人的棉衣都没解决。宋时轮给东北军区的高岗打电话,想请示毛主席,推迟两天,换好冬装再入朝。但高岗不同意。

11月7日,第九兵团二十、二十六、二十七军在夜幕下隐蔽入朝,徒步穿行于高山密林中,21日,15万人秘密集结到长津湖等地区,在美军眼皮底下而未被发现,西方军史学家后称赞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之一”。此时天降大雪,到27日志愿军发动进攻时,气温降到零下40多度。是役,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全歼“联合国军”美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加强团),创造了我军有史以来唯一一次消灭美军建制团的纪录。

但由于冬装等给养供应不上,第九兵团非战斗性减员非常严重,官方统计数字:第九兵团战斗减员19202人,非战斗减员28954人,减员数量占总数的32.1%。悲壮的长津湖之战中,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二团第五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



资料来自中华网 http://military.china.com/history4/62/20130328/17750664_1.html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27 13 条评论 操作
利维坦 | “臣民主张集体的和谐,公民...
13人赞同

志愿军第9兵团原本准备攻台之用,处于湿热南方沿海。朝鲜战争时期奉命,仓促入朝作战,因此后勤准备不足,很多士兵都穿着南方渡海作战训练时的单衣单鞋,而朝鲜冷至零下30度。这样,大规模的冻伤就不可避免了。长津湖战役,冻伤3万,冻死1千,因为很差的医疗条件,冻伤不治3千余人。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13 6 条评论 操作
三头蜂 | 不仅仅是个键盘侠
8人赞同

据《谢有法将军文辑》记载,9兵团仓促从福建前线紧急入朝,到丹东时还穿着单衣,东北后勤部的人说,你们穿这衣服,见不着敌人就已经被冻死了。但彭德怀命令必须立即出发到达指定位置,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宋时轮提出衣服问题,彭德怀说他不管这些。宋时轮过江之前曾打电话给高岗,提出推迟两天过江,但高岗拒绝了这个要求。最后只给团级以上配发了冬装,团级以下战士依然单衣赤脚。

有资料称,当时高岗在各个铁路车站囤积了大量被服,以供部队拿了就走。但毛泽东下令9兵团火车中途不停车,迅速入朝,致使这些士兵未能及时换装就仓促进入严寒的朝鲜。9兵团入朝参战计划原本是先从山东开赴东北整训一段时期,到1951年开春后再入朝参战。但随着朝鲜战局的变化,毛泽东四次变更了9兵团入朝的时间。

据史料记载:毛泽东10月27日致彭德怀电,要求9兵团‘11月1日起车运吉林梅河口地区进行战前整训,前线如有战略上急需则可调用,如无此种急需则不轻易调用。’;毛泽东10月29日致彭德怀电 ‘第27军11月1日从泰安直开辑安,直接开赴前线,其余两个军接着开赴通化辑安地区休整待命,以备必要时使用。’;毛泽东10月31日致宋时轮、陶勇电 ‘九兵团全部开赴前线,11月1日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毛泽东11月5日致彭德怀邓华并宋时轮陶勇电 ‘宋兵团立即入朝,江界长津方向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迅疾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归你处(指志愿军总部)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九兵团之一个军应直开江界并速去长津。’

如此四次变更,一次比一次紧急。结果使九兵团在原计划开赴东北准备整训途中,未作任何停留便提前直接入朝参战。最直接的恶果就是使九兵团参战准备极不充分。原来入朝参战所需冬季装备和物资已集中到预定整训地区沈阳、梅河口一带,由于部队直接开赴朝鲜,未做停歇,根本来不及转运物资,致使九兵团穿着华东地区的冬装就仓促进入了高寒地区的朝鲜,再加上九兵团长期在华东地区作战,既缺乏在朝鲜北部这样的高寒地区作战经验,又缺乏高寒地区防寒防冻的生活经验,同时对战区的气候、地形了解不足,使九兵团遭受巨大损失。

有分析指出:五十年后,再回首看九兵团仓促入朝,表面上看是为了应付联合国军在东线的迅速发展,保障西线侧翼安全。而实际上朝鲜北部由于狼林山脉所隔,形成天然的东西两部分,交通阻绝,大兵团更难以逾越,险恶的地形是双方都无法利用的,根本不存在东线威胁西线侧翼的情况。事实上在整个朝鲜战争中,作战双方都从未有过大兵团穿越狼林山脉的事例。那么九兵团紧急入朝的目的究竟何在呢?——真正的答案就是:抓住东线联合国军势单力孤且分兵冒进之机,集中精锐的九兵团予以突然打击!

史料记载,毛泽东10月31日致宋时轮、陶勇电报中就明确赋予九兵团‘以寻机各个歼灭南朝鲜首都师、第3师、美军第7师及陆战1师等四个师为目标’。逐个歼灭东线联合国军四个师,这么宏大的战役决心很显然还是建立在解放战争中大歼灭战的经验上(第一次战役特定的遭遇战性质也使志愿军对美军战斗力产生了错误而又致命的低估)。 

分析指,这样的决策,从战略上讲是毫无必要,因为东线只是次要方向,只要集中力量击退西线美第8集团军,那么东线美第10军就必然后撤。从战术上讲也是违反了解放军一贯集中优势兵力的作战原则,将入朝的两个兵团分散在两个战线。从后勤上讲仓促入朝未及换装更是使原本就相当薄弱的后勤补给增加了战地补给的负担。

因此,有些战史学家认为如果采取只以27军由辑安入朝接替(或加强)42军在东线的力量,而以九兵团主力20军、26军加入西线战场,集中十三兵团与九兵团主力,可以在西线取得更大的战果。这样一来可以使九兵团在入朝前获得换装补给的时间,二来也能避免在中途变更计划而出现的种种不利状况。

换言之,九兵团如此紧急入朝并无绝对之必要。毛泽东的目的就是想抓住战机在东线打个大歼灭战,而实际战争发展却证明不仅未实现歼灭东线联合国军四个师的大计划(实际连一个陆战1师都没能歼灭),反而让数万无辜的志愿军战士冻死在异国他乡。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8 6 条评论 操作
张将军 | 哪有岁月静好,不过五毛引导
7人赞同

关于朝鲜战争方面的,沈志华这方面比较权威。

关于出兵的决定,老毛也是临时下的决定,当时中央大多数人都不希望打仗了。中间也有和苏联的讨价还价,部队拉到东北,都没有最后决定。等了一段时间,老毛最后拍板说要打。

国内物资基本没有准备,冻死太可惜了。战争就是绞肉机。

阅读更多
收起
9月前 ▫ 9月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