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 问题池
为什么饲养牲畜和对待现代公民的管理方式完全不一样?
3人赞同 1人关注

饲养牲畜可以用监视器二十四小时监视它们,还可以用计划生育控制他们的数量,把他们扒皮拆骨的榨取最后一点价值,可是现代公民的管理却必须重视他们的自由和权利,要保障他们的隐私,还必须维持公平和正义

我们可以不可以因此证明农场主的道德是比现代政府的管理者更低下呢?因为他们对待牲畜完全没有考虑他们的自由和权利,也不会在乎他们的感受。如果不能,那么是什么造成了两者之间的管理方式不一样?是智力的问题吗?还是财力的差距?还是其他原因?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3 5 条评论 操作
1个回答
昵称 (必填) |
7人赞同

《商君书》说民

用善,则民亲其亲;任奸,则民亲其制。合而复者,善也;别而规者,奸也。章善,则过匿;任奸,则罪诛。过匿,则民胜法;罪诛,则法胜民。

用善民治理民众,那么民众就只爱他们的亲人;用奸民治理民众,那么民众就会遵守国家的法制。民众结合起来就会互相掩盖过失,这就是所谓的善;使民众疏远分开,互相监督。这就是所谓的奸。表彰良民,民众的罪过就会被掩盖起来;任用奸民来治理,那么民众中的过错就会受到惩罚。民众的错误被掩盖,那么民众就会凌驾在法规之上;民众的罪过受到惩罚,那么国家的法规就能压住民众。

民胜法,国乱;法胜民,兵强。故曰:以良民治,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强。

民众凌驾在法规之上,国家就会混乱;法规限制住民众,国家的兵力就强大。所以说,用良民整理国家,国家就一定会乱,直到被削弱。用奸民治理国家,就一定能治理好国家,直到强大。

《商君书》 弱民

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以刑治民,则乐用;以赏战民,则轻死。故战事兵用曰强。民有私荣,则贱列卑官;富则轻赏。治民羞辱以刑,战则战。民畏死、事乱而战,故兵农怠而国弱。

人民地位卑弱就会崇尚爵位,怯弱就会尊敬官吏;贫穷就重视赏赐。朝廷用刑法统治人民,人民就乐为的用;用赏赐来奖励战争,人民就会轻视死亡。因此临战严整、士兵全力以赴,就叫强。民众有自以为荣的尺度就轻视官爵,鄙视官吏;人民富裕就看不起赏赐。治理民众,以刑法使他们知道何为真正的羞耻,战争时他们才会出战。民众贪生怕死,政治纷乱,而去与别国交战,兵众与农民都会怠惰,国家力量就弱。



《商君书》还有很多类似内容

曾经的统治者(以法家为代表),确实是把人民当牲畜养的,严格的控制,严密的监视。人民也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人渐渐意识到个人尊严,自由意志的重要性,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畜生,统治者并不比自己高贵,聪明,自己不需要被“饲养”和“管理”,这才开启现代人权社会的大门。

阅读更多
收起
9周前 ▫ 9周前修改过
7 0 条评论 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