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中共做出不少贡献为什么还有人总是批判?
2人赞同 30人关注

即便中共对中国的发展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因为其存在的错误性,成果都是毫无意义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2 36 条评论 操作
22个回答
qurel | 在ee与cs的路口徘徊
1人赞同

请注意,题主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批评tg”,而详细描述是“做出贡献,成果确实毫无意义的”

要么是题主的语文是门卫大爷教的,要么就是比鱼竿还直的鱼钩。

阅读更多
收起
4天前 ▫ 4天前修改过
1 0 条评论 操作
justice09 | 做奴隶虽然不幸,...
2人赞同

政党的存在之一,就要具备接受人民批评和指责,甚至是包括下台换届,等等一系列人民的意见反馈,他创造价值,是他的本职工作,也是他存在的意义之一,他如果不具备创造社会价值,或者从根本上,带有不为人民谋利益的行为动机,还霸占国家资源为非作歹,让人民彻底成为其工具,那他就在自身含义上已经不是一个政党,这样子的群体,我觉得理解为人民对立面的恐怖组织都可以,然而历史上,这样的政党,除了纳粹党以外,大部分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教国家,就居多

阅读更多
收起
4天前 ▫ 4天前修改过
2 0 条评论 操作
Raketenfaust |
15人赞同

钮先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回顾与省思》一书中这样评价希特勒的“经济奇迹”(大意):

虽然纳粹大肆鼓吹希特勒在1936年“奇迹般地挽救了德国经济”,但事实上,就算他上台之后什么也不做,德国经济一样会迅速回升。因为1933年经济危机已经结束,德国正处于触底反弹后的回升期,只要没有人故意干扰,经济会在市场规律下自然保持活力和高增长。


改革开放同理,共产党只是(相对于计划经济时代)放宽了对市场的干涉。于是远远落后于全球的中国经济在反弹效应下产生了自然的高增长率。这只能说是对过去错误政策的一种补偿,远远不够格说是贡献。

除此之外就是运气好,中国赶上了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的第一班车,发达国家还没有意识到产业输出需要设防。同时美国忙于对付欧元和拉登,也给了中国充分的发展空间。

所以共产党改革开放前30年里所做的大部分事情,只能说是“(一定程度上)尊重市场规律,不去主动作死”,这是本分,也谈不上什么贡献。

硬要说的话,大概97年挡住金融危机可以算是功劳?别的想不出什么了。


夫春膏之烝,夏阳之暴,我且踦跂竭作,杨芟捽屮,以趋天泽;秋气含收,冬物盖藏,我又州处不迁,亟屋除田,以复地力。今日之获,自我得之,胡幸而天也?且我俯有拾,仰有取,合锄以时,衰征以期,阜乎财求,明乎实利,吏不能夺吾时,官不能暴吾余,今日乐之,自我享之,胡力而帝也?吾春秋高,阅天下事多矣,未始见不昏作而邀天幸,不强勉以希帝力也。

阅读更多
收起
28天前 ▫ 28天前修改过
15 0 条评论 操作
雨落飞沙 |
6人赞同

刚才在他人的评论区看到了一种经久不衰的观点:“中国人素质较低,不适合民主”

我也曾经在与当基层公务员的同学等人聊起过这个问题,的确在很多拆迁问题上,会很多人来政府闹。

我突然有一种思考,就是为什么“素质低”

如果在北上广及很多大城市工作的人们,大多数受过一定教育的人,素质一般不会很低。当然也不排除例外。比如很多人闯红灯,但是如果没有第一个人闯红灯,一般大家都还是会等等的,所谓从众心理。

一般我们脑海中的所谓“素质低”,大多数是什么人?可能很多都是部分底层的中老年人(没有贬低的意思)。

而我们思考一下他们所处的年代,当他们年轻的时候,赶上文革,赶上了中华文明最黑暗的那三十年。作为底层被中共奴化,剥削,而物质上又极难满足的人,潜意识里会像丛林法则一下,去争自己的“利益”而绝对不会考虑别人的利益。当年是抢粮食,抢指标,今天是抢座位,占便宜。也的确,中共怕闹,按法律沟通也基本不可能奏效,而闹一闹说不准还能攫取更多的利益。

公民社会,的确是需要获得一定良好教育的基础,而今天似乎的确还不够,这当然是中共当年的遗祸。那么若干年过去之后呢,当80,90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之时,“素质低”这一条就不能成为拒绝民主的借口了。那个时候,中国会是什么样呢?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6 5 条评论 操作
fricassee | 苦难应化为动力,动力应转为...
20人赞同

中共,放在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来说,是先进的。

民国时期的旧社会与旧权贵集团,同样也是吃人不吐骨头。

而中共虽然有一半是本地血统,但在对新兴思想的开放程度来说,确实是有很大长足发展,不再是原地打转。

这也是为什么中共能巩固基层,迅速发展壮大,新军队与旧军队的强力对比,也直接导致了中共抛开历史幸运外仍然能获胜的根本原因。

但是,中共的执政能力,其实在五十年代晚期就立刻暴露出了严重的不足,但也并非没有改善机会。

这里比较有名的例子,就是中共建国后早期的一超多强,以毛泽东为核心,其余领袖支持或在一定范畴内互相辅佐,外部压力又没完全解决,矛盾此时是最小的。

他们执政缺乏经验,也缺乏科学的学术理论支持,颇有王莽改旧制的味道在里面,只是确实也是一番理想的结果,也不是完全没有效益。

随着时间发展,很快还是有巨大的弊端,比如人民公社为主的一系列政策,就是领导层拍大腿学习苏联的结果,也不是完全没有试点推行,却无阻于计划没有审视就扩大,直接导致了计划经济下固有的经济灾难,再转化为人为悲剧,比如不让逃荒再到不让上报。

在一个国家刚建国的前些年,就形成了如此强力的官僚主义风气,我认为是罕见的,也反映了实际上中共对官僚系统的改革,仍旧还是那套骨子里的封建模式,未曾有他们在后世宣传那般好,毕竟考虑到大部分中基层干部受到的教育水平,现实是很残酷的。

中共的执政悲剧,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源自于毛泽东,毛泽东是个非常善于斗争的人,战争、军事与社会矛盾的调度,这都让他在判断集团利益走向以及内部矛盾时,做出了回报效益高的选择,他如果死在建国刚开始,毛泽东也许就是真圣人,而建国后他导致的问题,可以说是彻底把毛泽东的本质暴露出来。

之所以说问题出自于毛泽东,是因为毛泽东对个人权力的不放手,近似于古代帝王,骨子里他与蒋介石类似,都是传统封建模式里诞生的一个封建派别人物,并没有所谓的改革中国或推行科学的社会制度。

比较明显的例子有,彭德怀,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地位飞速提升,一度能与周恩来相提并论,内部话语权大大地产商了变化,甚至开始对国家政事提出意见。

而彭德怀对毛泽东的部分质疑,其实就可能激起了毛泽东的怀疑与报复欲望,虽然毛泽东与彭德怀此前多番合作有蜜月期,可之后毛岸英死在彭德怀打朝鲜时,一些解密文件也反应了毛泽东这件事对彭德怀是有很大怨恨的。

当然我相信毛泽东不会因为单纯这样一件事就对彭德怀下手,主因还是因为彭德怀回来后地位提高又开始对政治进行干涉,比如对毛一些错误的指正,直接刺激了毛泽东最不能接受的部分,也就是权力的根基。

彭德怀是有些飘飘然,也较大可能真的只是性格缺陷所使然,没有任何政治考虑就对毛泽东表态,以至于庐山会议时,其实是没什么人敢保的,刘少奇等人也选择帮助毛泽东,这能反映当时彭德怀或许被内部一些人认为是有飞扬跋扈的迹象,即便并不是彭德怀的目的。

从这个时候起,悲剧就开始了,因为彭德怀的事情,所以刘少奇在发现经济政策出问题后,开始想要给毛泽东提意见,而经济政策的主心骨是毛大力支持的,所以毛认为是刘修养把自己抛出去背黑锅好自己上位,是类似于彭德怀的一种挑战,又开始了对刘少奇等若干人的清洗,而刘少奇基本上是接班人与副手的地位,这样疯狂的内部情绪,始终是出自于毛泽东不准他人染指自己权力的欲望。

从彭德怀与刘少奇开始,毛泽东陷入了类似于汉武帝与朱元璋一样的晚年病,开始不信任任何人,疑心病极重,直接发动了文革,一直到他死后才正式结束。

这里就能反应出,中共高层以毛泽东主动发起的内部斗争,仅仅是为了极少数人的利益,就可以把整个国家代入一种疯狂的境界,之后的伤害跨越了好几代人。

显然,这里中共已经从建国前以毛泽东为核心,多方合作协商维持政治平衡,长期淘汰与竞争沉淀下来的政治版图相悖。

大量知识分子被杀害,社会信任的结构被改写,子女举报父母,亲友互相批评求存,人与人基本的关系被摧毁,品味文革这么久,我认为实在是没有可取的地方,而不是我们因为立场故意看不到或没有看到。

毛泽东的个人集权,把有可能利用集体经济繁荣起来的早期宝贵时间浪费,又毁灭了社会原本好不容易在战后建立起来的良好构架,对农民的剥削为了不下台竟然可以当做理所当然。

哪怕共产党要搞共产,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良好的国家政治制度,需要靠的是框架本身,而不是单独政党的好坏与否。

中共的贡献主要是赶走了旧军阀,在革新社会力度上,我认为民国许多糟粕极其有必要被打烂,共产党实际也的确打烂了,整体走向仍然在转好,哪怕三反五反这些坑历史仍然会被批判。

问题就在于,执政期间许多贡献,并不是政党制定的方向带来的贡献,更多是靠海外人才或纠错形式把错误带回正轨。

我们不能说一个人杀了人,又把人救回来,所以就有天大的功劳,充其量叫做还有点带着私心的良心而已。

当然,毛泽东时代可以甩锅给他一个人,但到了邓小平时代,更进一步的问题又开始爆发。

经济困境让中国必须改革开放,这是邓小平坚定支持的,而即便他去过各国,还有很多中共高层元老年轻时喊着各种民主各种开放自由为了人民,真到了实行时,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让渡自己的利益。

仍旧是那套跟蒋介石一样,以家族血亲为根本,寄生在国家公权里的米虫。

相比起常凯申,我觉得有些太子党是真不要脸,常凯申还知道不好意思,很顾忌吃相,陈云一类就属于独夫民贼,几乎是就没有想过江山代代传以外的模式。

反应了中共执政的最高层,从来就没有真正懂得什么叫科学执政方法。

邓小平坚持家族要有经济利益,对政治改革相对比陈云温和,可触及他利益底线,又立刻翻脸不认人,对亲手提拔的赵紫阳赶尽杀绝,所以邓的历史面貌是比陈云等人复杂的,但也是出于利益以及一些对毛时代的恐惧,他在亲自废除赵紫阳等人后,陈云带头的保守派反扑也是空前强大,江泽民见了也是纳头便拜,邓到最后还要咬牙支持开放,我觉得这也算是他做的一些好事了(即便他黑点相当多,中共高层缺乏科学执政,包括周恩来都可以抓出一堆虱子来)。

墙内宣传和许多人民的错觉,就是认为中国共产党挂了共产这个外来名词,又加了一个党这种近现代政治组织团体的称呼,理所当然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一种很现代化的革新式组织。

实际上不然,中国共产党,从骨子里就并没有真的脱离中华固有那套封建王朝的逻辑,无论他们参加革命时思考的有多好,到了建国以后,大概是在人民公社等经济政策出现巨大问题后,很快就都撕破了脸,一方面是毛泽东高压,一方面是文革的巨大负担。

邓陈等元老们已经不相信所谓的意识形态,其提出的意识形态都是为了延续政党统治权力与家族利益为首,陈云说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一类话,能反应出当时政治模式已经是近似于罗马的多帝共治,而非现代社会应有的政治逻辑。

中共与国民党是有很多相似性的,两者诞生在同一年代环境,也是由多方组合而成,以一个领袖为核心一超多强,领袖骨子里都是传统封建王朝式的人物。

如果刨除共产主义与左派的一些特色,实际上共产党在做的很多事情,早先的国民党也曾经做过,尤其突出的就是土改问题,共产党专心土改,国民党也尝试过在大陆土改,但国民党失败了。

根本来说,是因为国民党是一个军阀时代沉淀而成的集团,利益与手段都受制于其他既得利益者,这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共产党不同,他们是一个新兴组织,一开始就将自己置于绝大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对立面,其新式的手法与制度,又着实是发挥了巨大的效力,不以地主阶级性命为转移,这一点就比胶水粘起来的国民党要强许多,而建国后也证实,共产党的优点也仅止于此,再多谈都是血与泪。

当一个集团对群体的破坏远远大于贡献时,客观的要求仍受剥削的群体去讨论该集团的贡献来强调其价值,是一种对民众的残忍。

怎么评价,由历史来说,我们的职责是把他们变成历史。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20 6 条评论 操作
Wudasu |
6人赞同

“贡献”这个词在下觉得不妥。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带领美国走向世界第一大国的位置是xxx的贡献”这样的句式,无论哪个政党或哪届总统。

因为这从来都不是贡献,这是一个政党应该做的,尽最大的努力让国家得到更好的发展,是一个政党应尽的义务。

正确的逻辑是:虽然现在你是当权者,但如果你做得不好,就应该把你的位置让给更能为民众带来利益的人。我一直都认为,公权力应该是基于广泛同意而产生的,既然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主张绝对正确,那就应该通过一定程度的谈判和妥协来确定共识。这种共识体现在政治上,就是执政党的产生。

可惜天朝并不存在这样的逻辑,天朝的掌权者更像是一个远高于民众的,理所应当的存在。因为某些原因,他就是掌权者,他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他的错误我必须忽略,他的罪行可以淡化成错误,而他理应做好的工作,我要感恩戴德。这是一个bug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于用武力打下了江山,这完全就是中国历来封建君主的想法,天子、臣子、草民、奴才。

如果说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于大众普遍生活水平的提高,那它搞运动那几十年早就该下台了。过好日子就拥护中共统治的内在逻辑其实是:“我今天生活还算满意所以不想再改变什么了,哪怕明知前方死路一条,可谁知道那一天是几月几号?而且要完蛋也是大家一起所以没什么好怕的,如果我现在想改变那立刻就会有痛苦。”

所以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不在于让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且不说这跟中共有没有直接关系,中共统领一切的时候,一穷二白,而中共放开了部分权力,经济反而高速发展),而在于我们的麻木。

回到问题,题主问为什么这么多人批判中共,批判一个执政党不是很正常的吗?14亿人纳税养活它们难道说还说不得?如果承受不了这样的责任,那就请把位置让给能承受的人来坐。从权力和责任的角度来说,中共垄断多少权力,就应该负担多少责任承受多少质疑。而更加正义的观点是:它早就不该存在了,如果它没有军队它早就应该被拉下台好好清算一下它的罪孽。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6 2 条评论 操作
小擦 |
8人赞同

我看到这个问题后突发奇想,一瞬感到政治和机器学习有点联系,所以瞎几把写一点。可能没有机器学习背景的人看不懂这个回答,但这个回答的主要想说的就是统计学上的「大数定理」。

我现在感觉到政治制度就类似于机器学习里的model,而人民群众就类似于samples。政治的目的就是learning,也就是让model fits with the samples。中共的贡献不是一个好的model,而是因为它有大量的samples,是一个poor model with large data所以勉强达到了acceptable performance。实际上,在samples足够多的情况下,histogram都能是generative model,都能够给你underlying distribution behinds the samples,那还有什么model不能learn the distribution的?

如果你跟你老板说,「我有14亿sample points而且binary classfication accuracy在60%以上」,你老板肯定会让你尝试更powerful的model,因为这很明显是underfitting,但是如果你跟你老板说,「我已经达到比random guess更高的accuracy了,为什么还要换model?」,那你肯定会被开除,因为这个model就是underfits with the data,它就不适合这些samples。这就是题主问的问题里存在的问题。任何一个model,给它14亿samples,它都能学出点什么东西。

我还看到一个回答,说大多数人对社会的观点看法都是片面的,因为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看到社会的全貌,只有少数统治精英才能看到全貌,才能看到问题所在,才能解决问题,以此来抨击民主制度的缺点。然而,这个回答没有意识到,learning的目的就是fit your model with your data,而政治的目的就是更好的服务群众和人民。除非你要学习的不是你samples背后的distribution,那么samples越多,distribution就越准确。如果你只把weight给区区几十万个samples,那是不可能让这个model fit with 全部14亿samples的(也就是跟这几十万个samples overfitting)。每个sample在gradient descent里的优化的确是很local的,但是当你batch size大了以后,就可以让你optimize的function everywhere differentiable,这就是「群众的力量」。如果你的batch size特别小,这是很难converge到任何一个local minimum的。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8 6 条评论 操作
跑路的Jerr |
9人赞同

这个问题本身逻辑就不对 


举个简单的例子:

老王干了个坏事(比如杀了一个人) 不管老王干了什么别的好事(比如救了一个人) 那好事和坏事就能抵消吗?杀了人就可以和救了人抵消了吗?

杀了人就要负杀人的责任 老王做的好事不能就让老王免责 


要是按照这个问题的强盗逻辑 那我今天杀了个人没事 明天救个人补偿回来就是了  后天想杀人了 大后天再救个人补偿下就好。。。


同理 中共做的好事和坏事是分开的 一开始就不应该拿到一起说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9 0 条评论 操作
Zen |
30人赞同

我一直主张,对人不对党,党是虚幻的集体产物,人才是历史的主宰。


共产党里有没有真心实意为民办事的官员呢?我所知道是有的,有没有非常有能力的官员呢?我所知道也是有的。


比如高铁的奠基人,刘志军,在已经定罪的判决书里,他的贪污腐败不容否认。然而能力排众议,建成高铁,他的能力也不容否认。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商业社会里,他很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同样的例子是薄,虽然他的政策我很反感,但他也有不少基层的支持者,如果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他很有可能成为非常有特色的政客。


总之,用党,代替人,一个特点就是,个人所取得的成就,化为党的成就;


而恶,则正好相反。


一旦出现“腐败分子”,立即开除党籍,于是党的恶,转为个人的恶。一个前三排犯罪率超过10%的团体,比黑社会还狠,但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怎么可能同坐一堂开会的人,一部分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另一部分则是清正廉明的好人?但是党这个集体概念,把罪责,推给了个人。


所以归根结底,在这个体制下,个人所取得的成就,归为更多数庸庸碌碌的集体所取得的成就。集体制度的罪恶,推卸为个人的罪恶。光荣属于党,黑锅你去背。在这个角度下,所谓党领导的反贪腐运动,应当全盘否定。如果你真正接触过一定级别的官员、党员,会发现他们的思想,他们对体制的痛恨和批判,远超过普通民间群众。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30 3 条评论 操作
Eggshells |
7人赞同

《阅微草堂笔记》有个小故事:

北村郑苏仙,一日梦至冥府,见阎罗王方录囚。有邻村一媪至殿前,王改容拱手,赐以杯茗,命冥吏速送生善处。郑私叩冥吏曰:「此农家老妇,有何功德?」冥吏曰:「是媪一生无利己损人心。夫利己之心,虽贤士大夫或不免。然利己者必损人,种种机械因是而生,种种冤愆因是而造,甚至贻臭万年,流毒四海,皆此一念为害也。此一村妇而能自制其私心,读书讲学之儒对之多愧色矣。何怪王之加礼乎?」郑素有心计,闻之惕然而寤。 郑又言,此媪未至以前,有一官公服昂然入,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今无愧鬼神。王哂曰:「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好官,植木偶於堂,并水不饮,不更胜公乎?」官又辩曰:「某虽无功,亦无罪。」王曰:「公一身处处求自全,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非负民乎?某事某事畏烦重而不举,非负国乎?三载考绩之谓何,无功即有罪矣。」官大踧踖,锋稜顿减。王徐顾笑曰:「怪公盛气耳。平心而论,要是三四等好官,来生尚不失冠带。」促命即送转轮王。 

============================================================================

老共就像故事里的官,兴利除弊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做的好是应该的,不能说成是贡献,不然税金为什么交给他们?然而现实是老共拿着这些当挡箭排做的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7 1 条评论 操作
pc |
3人赞同

被辩证法洗脑了,希特勒也为德国做出了不少成绩,那时候德国工人的待遇比美国还高,为什么总有人批判他??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3 3 条评论 操作
流可 |
7人赞同

因为政府是一种公共服务机构,是人民公仆。

什么是公仆?说白了:你政府就是人民的奴隶,你干得好,那是你应该做的,不必夸;你干得差,那么我就要骂。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7 0 条评论 操作
大卫铁翼66 | 一个追求自由和幸福的人
10人赞同

来个角度清奇。

中国虽然没有反对党,没有议会,没有媒体批评,但是民间反对的声音一直都被官方密切关注着,并且认为有问题会去改(不伤害统治前提下),因为官方害怕屁民造反。从这个角度说,在野批评的声音可以承担大部分反对党的角色。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0 1 条评论 操作
洋葱兔 |
16人赞同

中国走向共和制度已经超过百年,但是一些基本的共和理念却未深入人心。

在其位,谋其政,执政党由人民的税金供养,做贡献是理所应当的,就像题主雇佣的保姆理所应当为题主打扫卫生、料理家政,并接受题主监督一样。政党对于人民来说,就像抹布一样,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不需要的时候扔掉换一块。人民并不需要对此表示感恩。作为国家的主人,每个人有不可剥夺的批判执政党的权利,无论批判合理或者荒谬。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6 0 条评论 操作
不吃葱 |
1人赞同

有人就有生产关系,有生产关系就有利益分配

不同的制度和生产关系,产生不同的分配制度


中共的分配制度,使得大部分利益归于少部分统治阶级,所以不满意的人多,政府又未能完全掌控舆论渠道,因此有民怨沸腾的现象

美帝的分配制度,大部分利益归于大资本家,所以不满意的人同样多,但资本控制了相当大部分的舆论渠道,并且通过制造种族分裂,左派右派阶级对立,来将本应指向资本家的舆论引导到群众中去,令其互相攻击,资本家坐收渔翁之利

所以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的景象就是,中国网民同仇敌忾骂中共,美国网民互相撕B

马克思早已指出,只有打倒阶级敌人,才能获得全人类的解放


在分配问题上,其实北欧小国反而做得更好

阅读更多
收起
3月前 ▫ 3月前修改过
1 17 条评论 操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