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家庭居家 关注

2 问题 61 关注
鲜事 刚刚回答 当前最热 每月最热 最新专栏
如何看待《一个没用的中国女儿的悔恨》一文?

原文链接: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824/the-bitter-regrets-of-a-useless-chinese-daughter/


原文(纯文字,无链接):

直到一周后,我才发现我母亲中风了。

她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母亲,没有告诉任何亲戚她的病情。她不想给人添麻烦:她没有告诉我的两个表亲,因为她认为他们要忙着照顾年幼的孩子。她没有告诉我,是因为她不想我改变计划——申请博士学位,继续写英文小说。我是在她的状况恶化之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她没有及时去医院,而且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我被告知,还不到60岁的她,恐怕余生都将不良于行。

我被这可怕的消息,以及无法承受的母爱吓傻了。我跟表亲通了话,他让我不要回去。“哪怕你马上坐飞机回来也没用的,”他说。

于是,我试着从远处帮忙,但很快就发现我做不了什么。我想给她在上海最好的公立医院之一——华山医院挂上一个专家号,但发现到八月底的号都挂完了。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前提是你得认识内部人士,有够硬的关系——在中国,什么都靠关系。 

我本应该是有一些关系的。我毕业于复旦大学,那是上海最著名的大学;我的许多校友可能现在就在那家医院步步高升。当时要是听长辈的话,在学校多结交一些人,现在就会有一长串可以打电话求助的“有用朋友”。我没有。在大学,我没交到什么朋友,那些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和兴趣的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唯一一个我能想到的,就是我同宿舍的Y.C.,但我跟我妈一样,不愿意麻烦她。她怀孕了。而且,我也不想她跟我一起去面对那个真相时刻——我有结交到可以帮忙的“有用朋友”吗?

我有第二次建立关系的机会,但也错过了。毕业后,我在当地的重点高中教了五年多的语文。只有出生在特权家庭的人才能进入那所学校,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我的一些同事甚至做了Excel电子表格,上面列出了所有家长的职称和联系信息,以备万一有用处。前任校长喜欢吹嘘他通过这些家长得到的关系。“我父亲要做心脏手术,”他在一次教师会议上说,“我让秘书找个在华山医院院长办公室工作的家长。很快就找到一个。”但在上海教书期间,我想利用业余时间写小说,所以拒绝承担那些需要经常在课外同父母打交道的工作。此外,我觉得“利用”学生的想法有点令人反感。现在我后悔了。

一个正在追求我的男人也试图帮忙。他询问了我母亲的情况,让我和他的中学同学联系,后者现在是一位杰出的血管外科医生。“我也问问读MBA时的同学,”他说。“他开发了一个在线预约医生的应用程序。”两天后,他的外科医生同学没有回应,我的朋友沉默了,对他的无用感到惭愧。

当然,如果没有关系,一切都会变成金钱问题。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给母亲找一个优秀的康复护士,因为我不在她身边,而且我父亲不太做家务。在上海找一个好护士并不难,但是要花很多钱,母亲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这样的建议。作为一名研究生,我赚不了多少钱。更糟糕的是,作为一名作家,我可能永远都赚不了钱。而我的父亲,自从中央政府在1990年代关闭国有企业,在全国范围内制造了成千上百万下岗工人后,他当上了看门人,只有最低工资,这对他们没有多大帮助。

在母亲生病之前,我对中国人过度的实用主义嗤之以鼻,他们希望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朝着实用的方向发展。大学学位、工作、友谊、婚姻——所有这些都应该做实际的选择。“聪明一点,找个能干的人。爱情不能养活你,”我身边的人喜欢这么说。回想高中时代,我是个好学生,所有亲戚都劝我在大学里主修理科或是金融。但我顽固地坚持我最喜欢的科目:文学。现在我理解了他们。他们非常清楚,在生活中,一切都很容易崩溃,而这些学位承诺着稳定、高薪的工作,或许还是通往自由的门票。

我知道我不应该把这一切当成针对我个人的。毕竟,应该受到指责的是中国的制度。要想获得良好的医疗,为什么我们的选择这么少,为什么教育资源这样有限,为什么职业道路如此狭窄?我们为什么需要成为富人,或者拥有关系,才能享受基本的公共服务?我们应该共同努力解决这些社会和政治问题,而不是拼命追逐关系或金钱。

但这需要太长时间,太多事情无法等待,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例如,最新的疫苗丑闻促使焦虑的父母思考,应该怎样让孩子在香港或外国接种,而不是如何向中央政府施加压力。每次社会悲剧发生后,在社交媒体上,受害者都会遭到鄙视,而不是同情:“你是失败者才会遇到这种事;因为你没有关系;因为你没有赚到足够的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想法变得根深蒂固:如果我足够有钱,我的孩子就可以得到进口奶粉,而不是有问题的中国配方奶粉;如果我足够有钱,我的孩子就不会进虐待儿童的幼儿园,被迫脱光衣服、被针刺;如果我足够有钱,我的孩子就可以成为美国公民,接种安全的疫苗。我们对本不应该感到内疚的事情怀有内疚之心。

母亲也责备自己——“女儿生活的关键时刻,为什么我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最近和她视频通话时,我告诉她,我想给她买个轮椅。“我不需要,”她说。“我能一瘸一拐慢慢走,”我坚持让父亲坐出租车帮母亲跑腿,但他又一次在闷热的夏日骑着电动自行车穿过城市。

“别担心我,”母亲对着手机镜头笑着说。“追求你在美国的梦想。”我知道眼泪是没用的。承诺也毫无用处。甚至我的决定也没有用处。无论我选择回家照顾她,还是留在美国继续追求梦想,不管选了哪一种,迟早都会后悔。我总会责备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走另一条道路。

原文链接: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824/the-bitter-regrets-of-a-useless-chinese-daughter/原文(纯文字 ... 阅读更多
收起
自己思想較「獨特」使自己被年齡小的弟弟妹妹所討厭該怎麼辦?

這裡所說的討厭是指因為在家中發表一些不能入粉紅耳的言論而被討厭,並且也只是針對這些言論而不是對家中哥哥(姐姐)的品行。

舉例:我在晚餐上發表看法:「臺灣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我反對中共打到那邊」,話音剛落他們就對我諷刺「家裡出了個台獨份子啦」!

但是為了和睦很顯然我不能對這些看不到外面世界的晚輩們在這些問題上糾纏不已,他們只是暫時地對一些事情不了解而已,我相信他們未來觀念會有所改變,只是為了避免更大的爭吵,我應該怎樣既說出一些引導他們看世界的話且不會被隨意地扣帽子?我也不希望他們成為小粉紅。


ps.給他們看牆外的信息,抹黑tg的信息都他們目前都偏向於採取「不相信」和反諷我的方式對待。

這裡所說的討厭是指因為在家中發表一些不能入粉紅耳的言論而被討厭,並且也只是針對這些言論而不是對家中哥哥(姐姐)的品行。舉例:我在晚餐上發表看法:「臺灣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我反對中共打到那邊」,話音剛落他 ... 阅读更多
收起
兄弟姊妹的关系与夫妻关系亲疏比较?

有一个说法:成家之后一切以小家为上,父母可以不管,兄弟姊妹不问。

兄弟姊妹可能失和,但夫妻也可能离婚。

鲁迅有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相信不会有“渡尽劫波夫妻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说法。

看过一期锵锵三人行,做灰色行业的唐小燕(女)说夫妻感情都有可能是假的,只有哥们是真的。视频链接,这集太震撼了。

不知道独生子女对兄弟姊妹的感情能否理解?

举个例子,条件设置得极端,只是为了突出重点矛盾:

男方有个妹妹,兄妹感情很好,女方和小姑子关系一般。

妹妹突然查出患病,病很重,能治好,得花钱,假设一次性要花80万,但自己拿不出钱来,只有找哥哥借60万这一种途径,借了可能至少要十年才能还上。

哥哥家银行存款70万,哥哥想借,女方不同意,说早准备好了要投资,比如房地产,这钱是夫妻共同财产不许动,以一定要借就离婚来威胁。

如果你是哥哥,会借钱吗,稍微说下理由?

不要用哥哥找其他人借、找银行贷款、在微博上募捐等方式来避过这个假设问题的本质冲突。

有一个说法:成家之后一切以小家为上,父母可以不管,兄弟姊妹不问。兄弟姊妹可能失和,但夫妻也可能离婚。鲁迅有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相信不会有“渡尽劫波夫妻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说法。看过一 ... 阅读更多
收起
中国古代有一夫多妻制吗?

中国古代有一夫多妻制吗?

中国古代有一夫多妻制吗?
收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