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心理学 关注

75 问题 160 关注
当前最热 每月最热 最新专栏
一个被洗脑的人,要不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1

好像一个大陆人,文革时期拿了一本毛语录,然后杀父母,杀老师,甚至杀了你的亲人,打砸抢烧,无恶不作,结果文革结束了,他说这些东西都是毛泽东害的,他是一个好人!

他说的有没有道理?我们应该责怪他吗?一个人被煽动然后无恶不作,可以不可以被原谅?为什么?如果这个人的罪恶不能推卸责任,在旁边纵容他犯错的人有没有责任?他杀自己父母老师的时候,他的父母老师有没有责任?

为什么不能把历史当做垃圾桶,把所有的罪恶藏起来,当做没看见?好像日本人对待南京大屠杀一样呢?这样不是比较轻松吗?何必在意历史呢?

好像一个大陆人,文革时期拿了一本毛语录,然后杀父母,杀老师,甚至杀了你的亲人,打砸抢烧,无恶不作,结果文革结束了,他说这些东西都是毛泽东害的,他是一个好人!他说的有没有道理?我们应该责怪他吗?一个人被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清官比要比贪官更奸」这种观点? 2

「贪官奸,清官要比贪官更奸」是电影《九品芝麻官》中的台词,在大陆流传比较广,被大众接受度很高。

除开清官贪官都是为皇权服务的结构性问题,这句话还有哪些问题呢?我觉得这句话被很多人接受,说明了他们不介意甚至热衷于用潜规则解决问题。

「贪官奸,清官要比贪官更奸」是电影《九品芝麻官》中的台词,在大陆流传比较广,被大众接受度很高。除开清官贪官都是为皇权服务的结构性问题,这句话还有哪些问题呢?我觉得这句话被很多人接受,说明了他们不介意甚 ... 阅读更多
收起
认定一个社交网络用户是小粉红的标准有哪些? 1

有哪些标准?发出什么样的言论才能被认定?

有哪些标准?发出什么样的言论才能被认定?
收起
中国大陆人面对的,是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 的问题,还是 “要民主还是要保命” 的问题? 2

问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人们会说 要民主;

问要民主还是要保命,人们会说 要保命。

那么,中国大陆人面对的,是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 的问题,还是 “要民主还是要保命” 的问题?

哪个才是实际情况?


这个问题的意义在于,应该如何向大陆人说民主(才能不遭误解):如果你知道民主,但不知道大陆人在想什么,那么你怎么可能向大陆人说民主?你怎么可能在说民主的时候 不被大陆人误解?


大陆人不选择民主,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是因为大陆人不相信 “民主比专制好” 还是因为大陆人不相信 “民主和保命能共存”?

---- 如果我想向大陆人说明民主的好,是应该重点着墨让人相信 “民主比专制好” (这是你可以做到的),还是应该让人相信 “民主和保命能共存” (这是你自己都不信的)?


如果大陆人面对的是 “要民主还是要保命” 的问题,那么,你为了说民主,你就要向大陆人说明 “民主和保命能共存” 。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 “民主和保命能共存”,那么你跟人怎么说才能让人不误解你 “不就是叫人为了民主去送命吗” ?


如果在你眼中 民主 是一道论述题,在大陆人眼中 民主 是一道送命题,那么你在和大陆人讨论民主时,你怎么让大陆人不误解你 “不就是想让人去做一道送命题吗”?

教育家们到底有没有意识到 你们在催促人们去做一道送命题?

如果大陆人认为 “民主是一道送命题”,你认为 “民主不是一道送命题”,那么 你如何才能说服对方 民主不是送命题 (这是你自己都不相信的)?你如何说服对方一个你自己都不相信的事?


如果你把一道送命题当作论述题,你把一道送命题(要民主还是要保命)当作论述题(要民主还是要专制),它难道就不是送命题了吗?这只能说明你蠢你不审题阿,难道能说明对方蠢吗?

教育家们,大陆人知道民主是一道送命题,但你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说大陆人不懂民主?是因为你有所谓的言论自由就可以接受人们对你的厚脸皮的点赞了是吗?

问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人们会说 要民主;问要民主还是要保命,人们会说 要保命。那么,中国大陆人面对的,是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 的问题,还是 “要民主还是要保命” 的问题?哪个才是实际情况?这个问题的意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有人要让中共下台?为什么人们不能在享受“批评中共”带来的优越感里一并享受“更好版本的中国”切身利益? 0

为什么要剿灭中共?为什么人们不能在享受“批评中共”带来的优越感里一并享受“更好版本的中国”带来的切身利益?

从心理上,一边批评(投诉)中共

从心理上,一边希望有 “更好版本的中国” 带来每个人的切实收益提升 ( 基于现有的中共制定的制度、同时也基于自己的确确实实的辛勤劳动 —— 期待更好版本的国家 显然是期待一个更好的保护私人财产的制度、进一步消除社会不公的制度。甚至为此,自我要求很高:不断端正自己的品行,弘扬一些好的精神 甚至行为倡导(给他人),以期待自己(和他人)能配得上这样一个更好版本的中国 )

这样可以吗?如果不可以,问题在哪

同样是批评中共的人:

第一种,剿匪派

第二种,不剿匪派 ( 陷入对 “更好版本的中国” 的期待的人,批评投诉的初衷就是为了期待它改好 改得对我更有利 )

这显然是两条不同的路,请两方代表分别发言。作答时,最好说明你是谁,有明确地不站哪边 or 站哪边,如果你是一个有明确立场的人,然后再陈述你的立场、你为什么不和与你相反立场的人站在一起、你为什么和与你持有相同立场的人站在一起。当然,如果你立场坚定 ( 第三种立场 ),可以自由发挥。

我相信品葱网不是一个人人无立场的网站,即使品葱官方是(品葱网官方为了做“立场不同的人”的流量生意(吸引立场不同的人浏览网站)而隐藏立场,这无可厚非,但这不代表浏览者本身也像网站方一样没有立场 )

为什么要剿灭中共?为什么人们不能在享受“批评中共”带来的优越感里一并享受“更好版本的中国”带来的切身利益?从心理上,一边批评(投诉)中共从心理上,一边希望有 “更好版本的中国” 带来每个人的切实收益提 ... 阅读更多
收起
什么样的中国才会成为各国人民心向往、仰慕的大国? 0

感觉现在中国的地位和第二大经济体极不相称。

感觉现在中国的地位和第二大经济体极不相称。
收起
局座张召忠是不是对日本前防卫大臣稻田朋美有好感? 1

张召忠公开称赞过稻田的长相,事后还称网友不理解是因为审美不同。

稻田曾公开否认过百人斩和南京大屠杀,局座作为一个退役的解放军军官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为什么还要大肆赞美这个日本极端右翼份子?是不是被美色迷惑忘了自己是什么立场了?

张召忠公开称赞过稻田的长相,事后还称网友不理解是因为审美不同。稻田曾公开否认过百人斩和南京大屠杀,局座作为一个退役的解放军军官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为什么还要大肆赞美这个日本极端右翼份子?是不是被美色 ... 阅读更多
收起
生性胆小怯弱多疑多虑的男生,如何才能变得勇敢果断? 7

在毫无风险的情况下依然要患得患失,考虑很多遍,最后又要拖延错失良机。 经常为无足轻重的细节感到焦虑紧张,结果都是自己吓自己,拿不定主意。 与其用“情商低”给自己开脱,倒不如正视缺点,承认这就是不够“有种”,这就是缺乏男人魄力的表现。 如果不克服胆小怯弱多疑多虑,大概除了能做些科研搞文书工作以外,在别的领域基本上是一事无成了。

那么,生性胆小怯弱多疑多虑的男生,如何才能变得勇敢果断?

在毫无风险的情况下依然要患得患失,考虑很多遍,最后又要拖延错失良机。 经常为无足轻重的细节感到焦虑紧张,结果都是自己吓自己,拿不定主意。 与其用“情商低”给自己开脱,倒不如正视缺点,承认这就是不够“有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果你十分希望自己手上有选票,但害怕别人用选票来选出向着他们的人,那么你还会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吗? 7

如果你十分希望自己手上有选票,但害怕别人用选票来选出使用 “至高权力” 向着他们的人,那么你还会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吗?

尤其是当被选出来的人能使用至高无上的权力时,你难道不怕被翻黑历史然后被治罪诛杀?你难道不怕你的后代因你被诛杀并遭连累九族?你难道不怕因对方选出一个 使用 “至高权力” 向着他们的人、然后选出来的当权者选择废除选举制度、然后一一清查选票,把没有选他的人 都记录上黑历史,择机杀掉?

这样的对于 “人人手里有选票” 的担忧是否为可能发生?是否为必然不发生?是否为必然发生?

发生概率有多大?


况且,即使 被保证 “这样的担忧一定不会发生”,你如何判断保证的能一定兑现?

那么,你是否还会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吗?为什么?


所谓 “如果真到走到人人有选票的文明地步,人权和自由首先会被保障”,诶你怎么知道这种保障会兑现呢?为什么不可能是先行从上下议院的议员诛杀起呢?

在这种情况下,你是否还会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

注意:“重申”一遍美好愿望,是无法“保证愿望实现”的。重申一百遍美好愿望也无法保证它的实现。美好的愿望 无法保证实现,这正是问题难点之一。



本问题可以简化为:

当你考虑到 选出来的至高权力就包括诛杀选民的权力、选民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当一切的一切都无法保证,你是否仍然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你是否仍然指望 “人人有选票” 是一切的一切的万能钥匙?为什么?

( 仅仅是因为你在墙外有言论自由就来重申你的美好愿望来倡导 “人人有选票” 吗,仿佛什么都没考虑过一样?仿佛因为你有好的什么上下议院的模型或展望在脑子里 所以任何坏的可能性就都不需要考虑 仿佛根本不存在了一样? )

我描述的情况为什么不可能发生?我描述的当然可能发生,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不是因为你没有考虑到就不发生,你不考虑可能发生的事情那还预测什么未来?可见你没考虑到的事多了去了。

问题难点之一,就是我描述的这种情况,如果不正视这个难点 ( 仿佛你有言论自由所以这个难点根本不存在 ),那么就是零分回答,几个人赞都没用:你们若故意不考虑这个难点(故意不考虑我描述的情况的发生可能性) 那就等于承认自己(不愿去考虑解决)无法解决这个难点。故意略过这个难点,当作难点不存在,写两句漂亮话骗赞 有什么用?骗得过自己还骗得过谁? 问题都故意略过了,还回答什么问题,是让网友们为你这个厚脸皮点赞吗?

考虑到我描述的情况,现在你是否仍然指望 “人人有选票” 是一切的一切的万能钥匙?为什么?

如果你十分希望自己手上有选票,但害怕别人用选票来选出使用 “至高权力” 向着他们的人,那么你还会希望每个人手里有选票吗?尤其是当被选出来的人能使用至高无上的权力时,你难道不怕被翻黑历史然后被治罪诛杀? ... 阅读更多
收起
民主制下的选票,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万能钥匙,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烫手山芋? 0

请设想以下场景。对于民主制下的选票,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万能钥匙,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烫手山芋?

场景一:

人们手里有选票,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 选举环境 是险恶的。人们手里有选票,觉得天上就会掉馅饼(好生活就会纷至而来)!人们手里有选票,觉得选票会带来好生活,会开启好生活。人们对于 “选票 / 选举制” 特别有信心,馅饼都没到手,就开始吹上了天。

场景二:

人们手里有选票,但是人们意识到 选举环境 是险恶的。人们知道 手握选票未必能带来好生活,它可能反而会成为一个 “烫手山芋” 。人们基于周全考虑 种种担忧,认为根本无可能拿选票实现自己的真实意志,更不要提什么美好生活了。 —— 至少人们没幻想 有了选票 天上就会掉馅饼。

场景三:

人们手里呢,很可能除了选票 一无所有。那么人们自动分成 “(促投者)催促投票者”、“投票者” 。促投者就会用比喻修辞把选票当作 “万能钥匙” 。but ,投票者知道,别说是万能,它很可能连一个锁都打不开。投票者都不傻,都知道环境十分险恶,但是 促投者非要说投票环境很安全,然后劝说投票者去投票,实际上 投票者根本认为 “投票” 就是钓鱼,投票者根本不信任任何促投者的话:要么 认为促投者十分不谨慎(促投者 在 幻想 天上掉馅饼)、要么认为促投者直接就是在钓鱼(促投者 在 故意表现得 即使天上可能掉刀子 也要说成天上会掉馅饼)。

哪个是真实的?

注意,这不仅是一个关于民主构想 / 民主梦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于信任与代价的问题:

在你劝导他人做民主梦的时候,民主梦难道是没有代价的吗? —— 梦的代价就是信心,如果你教人做梦、却不给人信心,那么,是否还会有人跟你一起做梦?谁会跟你一起追求民主?没有信心的追求又怎能长久?

天天说启蒙国人的人们到底还要拒绝思考这个问题多久?

请设想以下场景。对于民主制下的选票,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万能钥匙,为什么有些人认为选票是人们手里的烫手山芋?场景一:人们手里有选票,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 选举环境 是险恶的。人们手里有选票,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果你教育全国人都懂得了什么是自由和民主,唯有国家领导人不懂、你也不去教育国家领导人,请问有什么用? 1

如果你教育全国人都懂得了什么是自由和民主,唯有国家领导人不懂、你也不去教育国家领导人,请问你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教育家有什么用?

需要被启蒙的难道是全国人吗?就算全国人都懂得了什么是自由和民主,又怎样,国家领导人不懂,有什么用?

自由民主的好处,国家领导人不懂(国家领导人觉得 没有自由民主 更好),那么给平民宣传自由民主的好处 有什么用? 

对于这个这个最基本的常识 ,教育家们还要装傻多久?

如果你教育全国人都懂得了什么是自由和民主,唯有国家领导人不懂、你也不去教育国家领导人,请问你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教育家有什么用?需要被启蒙的难道是全国人吗?就算全国人都懂得了什么是自由和民主,又怎样, ... 阅读更多
收起
当民主无法带来权力制衡、当权者也不去自己制衡自己,人们手握选票也担心自己的安慰,何以开启民主? 0

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即使给他们选票,他们也不敢投给 “非主流竞选者” ,怎么办?这里站在他们的心理角度说过了他们的担心。这种担心是真实的,所担心的情况是很可能发生的。

当民主无法带来权力制衡、当权者也不去自己制衡自己,那么即使人们手握选票也担心自己的安危,这是不是意味着 无法开启有效的民主?

一个专制国家,需要为民主做那些准备,才能开启有效的民主呢?

一个专制国家,要指望谁 来做这些准备?谁来做?指望独裁者化身的明君 来做吗?

为了开启有效的民主,我们作为纳税人、供养国家的人,为了追求民主,是不是必须要 有求于明君,和明君站在一起? 如果你的明君一次次地耍,怎么办?你要我怎么信任你的明君和你(以及你描述的梦中的不会到来的美好未来)?

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即使给他们选票,他们也不敢投给 “非主流竞选者” ,怎么办?这里站在他们的心理角度说过了他们的担心。这种担心是真实的,所担心的情况是很可能发生的。当民主无法带来权力制衡、当权者也不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有的人生活周边收拾得非常整洁,有的人却乱糟糟? 0

为什么有的人生活周边收拾得非常整洁,有的人却乱糟糟?是什么因素造成的?

为什么有的人生活周边收拾得非常整洁,有的人却乱糟糟?是什么因素造成的?
收起
英国皇室成员会为自己身份自豪吗? 0

感觉他们没有实权,也挺受拘束的

感觉他们没有实权,也挺受拘束的
收起
日本青少年校园欺凌事件为何如此严重? 1

看完「アンナチュラル」第七话「杀人游戏」,感觉剧情和平常日本新闻里报道的校园欺凌导致被害人自杀的案件几乎如出一撤。

日本政府近些年对校园欺凌事件关注度越来越高,校园欺凌被视为犯罪行为。为何校园屡屡发生欺凌事件?

看完「アンナチュラル」第七话「杀人游戏」,感觉剧情和平常日本新闻里报道的校园欺凌导致被害人自杀的案件几乎如出一撤。日本政府近些年对校园欺凌事件关注度越来越高,校园欺凌被视为犯罪行为。为何校园屡屡发生欺 ... 阅读更多
收起
“中国大陆政府没有像黑暗的中世纪迫害无神论者,所以大陆有宗教自由”,这种曲解是否为中共支持者的发言? 2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宗教自由+定义

中国大陆没有过宗教自由,所以人们也不懂得什么叫宗教自由。

但是中共懂什么是宗教自由,并认为宗教自由可能威胁到它的统治。

继而,中共不会给大陆宗教自由。而且,不仅不会有 “宗教自由” :

然后中共把 “宗教自由” 曲解为 “你信是你信的自由,宗教自由是保护你不信的自由 —— 中国大陆没有像黑暗的中世纪那样迫害无神论者,所以中国大陆有宗教自由” 。

https://www.pin-cong.com/p/82060/?s=82065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支持这种明显的曲解?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应该如何对待这种 “不同的观点”,是否也要包容这种明显的曲解?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品葱网 ( 如果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 是否应该支持中共的支持者在贵网站上随便曲解任何东西?

请问品葱网友里不支持中共的人们,你是否支持 “类似 应该保护他们曲解东西的权利,应该保护任何人曲解的权利,否则 我以后想曲解什么的时候就不行了 ” ?

( https://i.imgur.com/sfWWuZD.png )


另外,请问品葱网友里 支持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支持这种明显的曲解?你们是否仅仅把这种明显的曲解看作 “ 仅仅是一种观点 ” ?你们是否要品葱网 ( 如果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 作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包容这种 “不同的观点” ? 你们是否支持任何人发表任何言论? “ 类似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应保护你说话的权利 ”


请问品葱网友里 不支持也不反对中共的人们,你们是否在乎一些概念被中共曲解然后流传?是不是任何概念的被曲解,都是可以接受的?所谓的 “只在乎内容、不在乎用户,淡化用户、突出内容关注内容、不关注用户” ,其实 你们是连内容也不在乎的?

如果是这样,你们是否做好最坏的准备 ( 一个网站最终会变成被 UGC 胡说八道的内容淹没,反正你们也不在乎,反正一个开放的平台也无法阻止他人胡说八道,最后就是大家都在说着被曲解的概念 —— 如果品葱网在乎自己的网站品牌 那么 就应该保护人们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来开放交流,这种味道就是品葱网作为一个开放平台、网友交流 (如果还有什么可交流的)、欣欣向荣然后就可以止步于此了的意义 ) ?

如果是这样,你们是否做好最坏的准备 ( 的确关注内容,的确言论开放,言论是开放了,但仍在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交流,拿被曲解的概念互相反驳 最后看什么玩意都是自己耍自己,而且 在披着品葱网友的皮的中共支持者的鼓舞下 继续对品葱网这个 “开放的言论平台” 沾沾自喜、以为中共会怕品葱网的开放言论,继而继续用被中共曲解的概念交流 —— 而不自知,毕竟连内容是否被曲解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 以什么身份在传播被曲解的内容 -- 当然是不会关注网友身份咯 反正都是品葱网友 —— 反正都是在为这个网站贡献流量、中共的反对者和支持者这次终于放下偏见,手拉手了一回, -- 共同遵守网站用户协议, -- 在所谓网站用户协议的鼓舞下 继续一起在为这个网站贡献流量 -- 这就是所谓的 “一个中立开放的平台” 按照看似纯良到让人非常放松警惕心的所谓的网站用户协议、试图团结所有用户却最终演化为的一个维稳式结果 ) ?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宗教自由+定义中国大陆没有过宗教自由,所以人们也不懂得什么叫宗教自由。但是中共懂什么是宗教自由,并认为宗教自由可能威胁到它的统治。继而,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有人非常热衷于去健身房? 2

为什么有人非常热衷于去健身房?

为什么有人非常热衷于去健身房?
收起
若无对自由的感知,何谈对自由的争取 ( 考虑互联网自由和宗教自由 ) ? 2

大部分人无法接触到宗教、就不会争取宗教自由。

大部分人可以接触到国际互联网、那么就会争取互联网自由。

—— 显然,接触到国际互联网的精彩的人 ( 相比没翻过墙、没上过外网的人 ) ,更会去积极争取互联网自由。因为他感知过了。没翻过墙的人,无法感知,就觉得现在挺好的。

以此观察生活:互联网似乎是唯一世界性的东西,而生活中其他方方面面,你接触不到就是接触不到。就觉得现在挺好的。

既然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自由,更像是 “宗教自由” ( 无法感知 ) ,你根本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么在没有对某一方面的自由的感知的情况下,人们真的会去争取某一方面的自由吗?

本问题可以简化为:从心理学角度,人们对从没接触过的东西,会谈及去争取吗?

大部分人无法接触到宗教、就不会争取宗教自由。大部分人可以接触到国际互联网、那么就会争取互联网自由。—— 显然,接触到国际互联网的精彩的人 ( 相比没翻过墙、没上过外网的人 ) ,更会去积极争取互联 ... 阅读更多
收起
从心理学的角度,支持中共的 “品葱网友” 和 披着品葱网友的皮的 “中共支持者” ,有什么区别? 2

“一个中共支持者会因为他是品葱网友而更显亲切”,是否属实?

“一个五毛 ( 中共恶行的粉饰者 ) 因为他是品葱网友就不再是五毛了”,是否属实?

“一个五毛、一个披着某某网友名义 ( 甚至做出 某某网站热心网友状,打着 “劝导他人不要透支某某网站品牌、保护某某网站品牌” 的旗号 ) 的五毛,就不是五毛了”,是否属实?

支持中共的 “品葱网友” 和 披着品葱网友的皮的 “中共支持者” 是没有区别的 ( 所以无法区分也不必区分,从心理学的角度:不区分也没事儿 ) ,是否属实?

“一个中共支持者会因为他是品葱网友而更显亲切”,是否属实?“一个五毛 ( 中共恶行的粉饰者 ) 因为他是品葱网友就不再是五毛了”,是否属实?“一个五毛、一个披着某某网友名义 ( 甚至做出 某某网站热心 ... 阅读更多
收起
寄宿制能弥补家庭教育的不足吗?为什么? 2

现在家长陪伴孩子的时间普遍少了很多,一些家庭陪伴孩子的方式也不是很适当,教育方式错误,甚至不如不教。 于是有人认为这些家庭还不如把孩子送去寄宿学校,让学校教育弥补家庭教育的缺陷。这一观点对吗?为什么?

现在家长陪伴孩子的时间普遍少了很多,一些家庭陪伴孩子的方式也不是很适当,教育方式错误,甚至不如不教。 于是有人认为这些家庭还不如把孩子送去寄宿学校,让学校教育弥补家庭教育的缺陷。这一观点对吗?为什么?
收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