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心理学 关注

80 问题 235 关注
鲜事 刚刚回答 当前最热 每月最热 最新专栏
为什么韩日国民感觉把所有国民当自己人,而中国国民无论哪个时候都不会这样?

中国人似乎没有一个民族都是自己人的认同感

中国人似乎没有一个民族都是自己人的认同感
收起
如果说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对于是否要反g ,这最终就是一个经验型问题 ( ultimately an empirical question )  :

我觉得 要,别人可能觉得 不要。

( 就像 一个茄子 两块五一斤的售价,我觉得 买吧,别人可能觉得 不买。这就是 经验型问题 )

如果我们就是这个经验型问题的一部分,那么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Are we trying to solve the problem, or we are part of the problem ?


比如,对于 要不要反g,我的经验告诉我,要;他的经验告诉他,不要。

那么 我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我个人 ( 作为一个反共者 ) 的思考答案的一个版本是:

1 首先,我要知道,我和他不同

2 我和他不同,因为我的经验和他不同,这就决定了我和他不同

3 既然我和他不同,那么我当然可以行使 “攻击他” 的自由 ( 特指 人身攻击 ) -- 如果我和他相同 那么攻击他等于攻击我自己 而实际上 没有人会自己攻击自己;现在既然我和他不同,我当然可以攻击他!只不过是我选择在何时何地出招而已,比如 顾及到不给周围人带来麻烦、别溅得周围人一身血的考虑而不在此时此地出招。

4 但是,然后呢?—— 我无法增加他的经验阿!( 顶多让他花 5 分钟阅读一下我的文字,让他阅读一下讽刺他的文字,对他而言 也不算什么长进,他的经验 是没有长进的,他被一块红布蒙着眼呢还是在被蒙着。可能一段讽刺他的文字会给他一个糟糕的下午,但是他隔天就忘记了,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阿 )

5 这似乎走到了一个很悲伤的事实:既然我无法增加他的经验,那么 我就帮助不了他。此时此刻,我说再多都没用。

6 这似乎走到了一个很快乐的事实:如果他可以有我的积年的经验,那么 他可能自己就自动觉醒了。这都不用我浪费口舌 ( 甚至我都不用去对他作人身攻击,他已经是我方一份子了那么自然就不是我出击的对象了 ) 。


我的朋友 ( 也是一个反共者 ) 告诉我,他的思考答案是:

1 对于这个经验型问题,我们的确就是这个经验型问题的一部分,就像 买菜一样 都是经验型问题 买菜买得不划算那么你自负盈亏就可以了。

2 如果把它看作是经验型问题,那么就需要经验 ( experience ) 来解决

3 如果不把它看作是经验型问题,那么无法通过经验来解决,只能通过信仰 ( belief ) 来解决

4 那么,这到底是一个经验型问题,还是一个信仰型问题?

比如 典型的经验型问题 就像修车,你有经验 就可以修好、你没有经验 就修不好。

典型的信仰型问题 就像看船,甲就看这个船特别好,乙就看这个破船要沉 —— 这时候 甲说自己会修船、甚至 “展示” 自己会修船 ( 注意 这里就是典型的在试图 把 信仰型问题 转化为(降格为) 经验型问题 ) but 这时候甲会修船有什么用阿?轮得到他修吗?

5 可以预料的是,如果 你把一个事 看作 经验型问题,那么 总会有看似比你更有经验的人跳出来告诉你怎样怎样,甚至说自己会修船 展示自己会修船 所以 他看船不会沉 -- 那么你也就看船不会沉。你就很容易被唬。这就是 经验型问题的弊端。对于小事,比如买菜,这是可以的,被唬了之后 顶多多花两块钱。但是 对于大事,人生大事,这是不可以的,因为大事有大后果 要自负。这时,别人不会给你付,所以 你是不能靠任何人的经验的。

6 对于反共,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看结果。如果你认为 反共or不反共,选择哪边,结果对你的影响,都很小,甚至小到还不如买菜多花的两块钱,那么 —— 你必然会把它当作 经验型问题。如果 你认为 反共or不反共,选择哪边,结果对你的影响,都很大,甚至大到耽误了你的多少年的岁月 —— 你必然会把它当作 信仰型问题。

7 所以,反共or不反共,本身不重要 -- 这时 我们就不再是 part of the problem, so we can solve the problem ( 注意 这里是典型的在试图跳出问题 / 回避问题,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对于这个问题,一个人把它看作是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这个才是很重要的。这说明这个问题在一个人心中的分量如何。

8 一个东西在谁心中有分量、一个东西在谁心中没分量,看他们讨论出来的东西 是不同的


9 这本身就是人的不同。这时候 可以祭出经典的 四象限图。甚至借有此图,你可以想到,大多数其实并没有把 “反共” 联想到 “它耽误了我多少年的岁月” 这样有分量的理由,而有此联想的人 是早已经 “为了不再耽误自己” 而行动了的,他们已经拜拜了:所以这时候你目之所及的周围就根本没有这种人。甚至 这种人可能曾经是大多数,现在已经集体拜拜了。

10 这归根到底就是人的不同,当然,这是任何一个网络论坛都不会告诉你的,一个网站 它要做流量生意,它要做所有人的生意 ( 它要容纳四象限图里的所有四个象限 ) 所以只会说 “交流观点 不针对人” 。但是,你只可能处于 某一个象限里,就像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处于2个地点。

11 所以说,在 反共or不反共 的讨论之外,还有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这一层考虑,在这之外,还是辨别人、警惕人。

12 最后的考量是:

当一个问题,可以让人徘徊在 “它是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呢? ” 的考量时,那么,对于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是不是它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或者说,这个问题存在的环境就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因为基于 “挑战他人的信仰,必然是会带来不和谐” 这一朴素认知:谈论信仰的地方,必然是相同信仰的人在谈论;若一个地方的人没有相同信仰,那么人们就必然不会去谈论信仰、不会去提这个话题 ( 因为提了则必起争执 ) 。这一朴素认知带来的考量 比如 我们难道找不到一个地方专门让信仰相同的人来谈论信仰吗?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的争执 成为别人的生意?我们是否来错了地方?到底是我来到了错误的地方,还是我拥有了错误的渴望?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对于是否要反g ,这最终就是一个经验型问题 ( ultimately an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知乎用户可以为川普90年代涉嫌逃税/卡瓦诺36年前涉嫌强奸未遂辩论的津津有味却对自己的官员不屑

为什么知乎用户可以为川普90年代涉嫌逃税/卡瓦诺36年前涉嫌强奸未遂辩论的津津有味却对自己的官员不屑

为什么知乎用户可以为川普90年代涉嫌逃税/卡瓦诺36年前涉嫌强奸未遂辩论的津津有味却对自己的官员不屑
收起
怎样做到触屏打字比键盘快?

硬件问题:

1. 触屏到底是九宫格还是全键盘输入好?

2. 黑莓、诺基亚里程碑实体小键盘,在输入速率上有没有可能赶上计算机键盘?


软件问题:

3. 有没有提高输入速率的手机输入法推荐?


心理学问题:

4. 用触屏打字会不会给人带来优越感?以至于挤兑人是“键盘侠”、“敲键盘的”,知乎大神千字长文都是“手机打字,请见谅”等等。

硬件问题:1. 触屏到底是九宫格还是全键盘输入好?2. 黑莓、诺基亚里程碑实体小键盘,在输入速率上有没有可能赶上计算机键盘?软件问题:3. 有没有提高输入速率的手机输入法推荐?心理学问题:4. 用触屏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理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请举一些例子。  

请举一些例子。  
收起
如何评价战争中士兵的英勇与旁观者因此而产生的自豪感:以朝鲜战争和日本侵华战争为例。

战争行为与战争结果:不义战争下士兵英勇的意义,战争结果的不义与士兵英勇的意义。之所以将朝鲜战争和日本侵华战争列在一起,想说明不只你国表现英勇,敌国也一样,不只你国有民族自豪感,敌国也民族自豪感,抒发自己情感时,顺便也用别人的目光审视一下自己,就象评判别人一样评判自己。

《难得一见!朝鲜战争:一组让人腿发软的老照片(组图)》(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04/13/6171278.html )下的很多评论,诸如:“抗美援朝,是中国人在近代史上第一次以自己的力量为主体逼迫西方列强坐下来签字停战的第一战! 仅此一项,毛公就功炳千秋!! 没有这一仗,中国人的警告就是个P! 战前,周恩来通过印度驻华大使潘尼加向美国发出了警告: 美国人不可过三八线,南朝鲜军过三八线我们可以不管,但美军过三八线我们要管! 但杜鲁门置若罔闻! 经过朝鲜一战,世上再无人敢于无视中国的警告! 顺带说一句:周恩来说的“南朝鲜军过三八线我们可以不管”就是对抗美援朝是保卫金家的最有力驳斥!”

对比:日军攻占南京后,东京竟组织80多万人大游行,举国欢庆。

不得不说:建立他人牺牲生命之上的自豪感,让我不舒服,中国人真的需要这样的自豪?我更愿民族自豪建立在:文学艺术、发明创造、医学健康等等上。

战争行为与战争结果:不义战争下士兵英勇的意义,战争结果的不义与士兵英勇的意义。之所以将朝鲜战争和日本侵华战争列在一起,想说明不只你国表现英勇,敌国也一样,不只你国有民族自豪感,敌国也民族自豪感,抒发自 ... 阅读更多
收起
别国政府比自己国家政府更愿意为自己国家的国民着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问题:别国政府比自己国家政府更愿意为自己国家的国民着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即 U国政府比C国政府更愿意为C国国民着想,这对C国国民来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到头来,万万没想到 是被C国政府描绘为 “敌对势力” 的 U国政府,在替C国国民发声。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相关:

如何看待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演说中严厉抨击中国政府?

美国政府要求 Google 停止和中国政府合作监控中国民众

一有战事你愿捐多少给祖国?网友:捐一千给美国

原问题:别国政府比自己国家政府更愿意为自己国家的国民着想,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即 U国政府比C国政府更愿意为C国国民着想,这对C国国民来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到头来,万万没想到 是被C国政府描绘为 “敌 ... 阅读更多
收起
为什么会有人面对有助于改善自己状况的改变采取反对态度?

19世纪初,很多欧洲妇女都反对妇女获得投票权。当年黑奴也有帮助白人一起压迫其他黑奴的。

19世纪初,很多欧洲妇女都反对妇女获得投票权。当年黑奴也有帮助白人一起压迫其他黑奴的。
收起
请问可以为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创建心理(性格)画像吗

有葱油因为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描述大陆人即PRC国民,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给一群人贴标签又是很常见的习惯。比如普通人经常说“程序员都内向沉默寡言”,“相声圈里没好人”(我在知乎听说的不知道谁先提出的),“xx人都豪爽”之类。标签既有赞美性质的也有歧视性质的。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可以给犯罪分子画像,那么可不可以给一群人画像呢?比如如果给整个国人群体画像,我们真的像该争议网友说的那么不堪吗?或者我们中华民族和其他民族是否有哪些明显的性格区别?

我们的民族性格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第一次提问,诚惶诚恐。

有葱油因为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描述大陆人即PRC国民,引起了很大争议。但给一群人贴标签又是很常见的习惯。比如普通人经常说“程序员都内向沉默寡言”,“相声圈里没好人”(我在知乎听说的不知道谁先提出的),“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摆脱发帖后焦急于有没有评论或点赞的心理状态?

我在每个网站(包括品葱)发帖后,都会加大刷新页面的频率。

大家有这样的情况吗?

自己和网站方该怎么做才能摆脱这个状态呢?

我在每个网站(包括品葱)发帖后,都会加大刷新页面的频率。大家有这样的情况吗?自己和网站方该怎么做才能摆脱这个状态呢?
收起
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只有在专制制度下能办成,在民主制度下就办不成了?

同样一个事 如果君主(专制制度)和民主都能做,那么 肯定选择容错率高的民主制度来做;一个事 如果君主能做、民主就不能做了,肯定选择 先让事情能做咯的。

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 ,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在民主制度下就办不成了?

—— 如果“它(大好事)”存在,这或许就是人们不想要民主的原因:人们不在乎民主还是专制,只是想办成这件事,那么 若人们认为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 “它”,自然而然就走专制的路咯 ( 而且 不是喜欢专制也不是不喜欢专制 不是喜欢民主也不是不喜欢民主,而仅仅是 谁能办成 “它” 就走谁的路 )

“它” 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做了“它”之后有何收益、代价又是什么?

到底怎么算合适,收益 谁领到了,代价 谁付出了?注意,“它” 是它,正是因为它是大好事。如果是一个人净付出了 没得什么回报 那就不是 大好事。而这个提问恰好是在找大好事 (如果它存在)。


或者说,民主制度是不是能办成所有大好事?在民主制度办不成的大好事里,有没有专制制度能办成的?

同样一个事 如果君主(专制制度)和民主都能做,那么 肯定选择容错率高的民主制度来做;一个事 如果君主能做、民主就不能做了,肯定选择 先让事情能做咯的。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 ,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 ... 阅读更多
收起
是 “质疑精神” 更重要,还是 “找到答案” 更重要?

“质疑精神” 会让人去做,“找到答案” 才能带来心灵的平静

“质疑精神” 会让人去做,“找到答案” 才能带来心灵的平静
收起
如何看待很多国家都有的反美现象?

如何看待很多国家都有的反美现象?

如何看待很多国家都有的反美现象?
收起
为什么感觉国人对“自由”不屑一顾而对“自由贸易”似乎感觉神圣?

而事实上,自由才是应该的,自由贸易并不是经济学上的应该的。

而事实上,自由才是应该的,自由贸易并不是经济学上的应该的。
收起
为什么会有中国人崇拜朝鲜?

如题   

如题   
收起
什么是“巨婴脑、战狼心”?

请举例说明。 

请举例说明。 
收起
人生一辈子工作挣钱然后花钱生活意义在哪里?

挣了钱再花掉, 忙碌了一辈子意义在哪里

挣了钱再花掉, 忙碌了一辈子意义在哪里
收起
如何看待中国企业家、投资家拼命赚钱,最后可能都逃不过归党的命运这种现象?

如何看待这些企业家投资家的心理?

如何看待这些企业家投资家的心理?
收起
为什么我在国外看到五星红旗还会激动一下?明明知道这更多代表的是中共

为什么我在国外看到五星红旗还会激动一下?明明知道这是中共的旗,而我对中共没有任何好感。

为什么我在国外看到五星红旗还会激动一下?明明知道这是中共的旗,而我对中共没有任何好感。
收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