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思想 关注

101 问题 308 关注
鲜事 刚刚回答 当前最热 每月最热 最新专栏
对于身处大陆的人而言,如果等不及什么自由民主梦了、也等不及什么诸夏建国联邦了,如何最快获得幸福生活?

原题目:对于身处大陆的人而言,如果等不及什么自由民主梦了、也等不及什么诸夏建国联邦了,如何最快获得幸福生活?

目前提出的所有理论,都是为了 “最大限度的幸福生活” ,即 无论用何种路径让本地区千百万人或亿万人一起进入自由民主状态。可是 那要很久,即使最快的路径,让本地区千百万人或亿万人一起从现状进入理想状态少说也得几年到十几年吧,还不包括纠偏和拨乱反正的时间。即使我耽误得起,我他娘的也耽误不起。

( 我的宠物意大利史毕诺犬,名叫“他娘的意大利炮”,简称 “他娘的”,众所周知 狗狗的寿命也就是十来年。我怎么忍心只有我这活得久能的能看到,它却因寿命有限而看不到? )

索性,不求最大限度,只求最快。

光阴悠悠、耽误不起,如何最快获得幸福生活?来说点儿实在话。

原题目:对于身处大陆的人而言,如果等不及什么自由民主梦了、也等不及什么诸夏建国联邦了,如何最快获得幸福生活?目前提出的所有理论,都是为了 “最大限度的幸福生活” ,即 无论用何种路径让本地区千百万人或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果说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对于是否要反g ,这最终就是一个经验型问题 ( ultimately an empirical question )  :

我觉得 要,别人可能觉得 不要。

( 就像 一个茄子 两块五一斤的售价,我觉得 买吧,别人可能觉得 不买。这就是 经验型问题 )

如果我们就是这个经验型问题的一部分,那么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Are we trying to solve the problem, or we are part of the problem ?


比如,对于 要不要反g,我的经验告诉我,要;他的经验告诉他,不要。

那么 我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我个人 ( 作为一个反共者 ) 的思考答案的一个版本是:

1 首先,我要知道,我和他不同

2 我和他不同,因为我的经验和他不同,这就决定了我和他不同

3 既然我和他不同,那么我当然可以行使 “攻击他” 的自由 ( 特指 人身攻击 ) -- 如果我和他相同 那么攻击他等于攻击我自己 而实际上 没有人会自己攻击自己;现在既然我和他不同,我当然可以攻击他!只不过是我选择在何时何地出招而已,比如 顾及到不给周围人带来麻烦、别溅得周围人一身血的考虑而不在此时此地出招。

4 但是,然后呢?—— 我无法增加他的经验阿!( 顶多让他花 5 分钟阅读一下我的文字,让他阅读一下讽刺他的文字,对他而言 也不算什么长进,他的经验 是没有长进的,他被一块红布蒙着眼呢还是在被蒙着。可能一段讽刺他的文字会给他一个糟糕的下午,但是他隔天就忘记了,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阿 )

5 这似乎走到了一个很悲伤的事实:既然我无法增加他的经验,那么 我就帮助不了他。此时此刻,我说再多都没用。

6 这似乎走到了一个很快乐的事实:如果他可以有我的积年的经验,那么 他可能自己就自动觉醒了。这都不用我浪费口舌 ( 甚至我都不用去对他作人身攻击,他已经是我方一份子了那么自然就不是我出击的对象了 ) 。


我的朋友 ( 也是一个反共者 ) 告诉我,他的思考答案是:

1 对于这个经验型问题,我们的确就是这个经验型问题的一部分,就像 买菜一样 都是经验型问题 买菜买得不划算那么你自负盈亏就可以了。

2 如果把它看作是经验型问题,那么就需要经验 ( experience ) 来解决

3 如果不把它看作是经验型问题,那么无法通过经验来解决,只能通过信仰 ( belief ) 来解决

4 那么,这到底是一个经验型问题,还是一个信仰型问题?

比如 典型的经验型问题 就像修车,你有经验 就可以修好、你没有经验 就修不好。

典型的信仰型问题 就像看船,甲就看这个船特别好,乙就看这个破船要沉 —— 这时候 甲说自己会修船、甚至 “展示” 自己会修船 ( 注意 这里就是典型的在试图 把 信仰型问题 转化为(降格为) 经验型问题 ) but 这时候甲会修船有什么用阿?轮得到他修吗?

5 可以预料的是,如果 你把一个事 看作 经验型问题,那么 总会有看似比你更有经验的人跳出来告诉你怎样怎样,甚至说自己会修船 展示自己会修船 所以 他看船不会沉 -- 那么你也就看船不会沉。你就很容易被唬。这就是 经验型问题的弊端。对于小事,比如买菜,这是可以的,被唬了之后 顶多多花两块钱。但是 对于大事,人生大事,这是不可以的,因为大事有大后果 要自负。这时,别人不会给你付,所以 你是不能靠任何人的经验的。

6 对于反共,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看结果。如果你认为 反共or不反共,选择哪边,结果对你的影响,都很小,甚至小到还不如买菜多花的两块钱,那么 —— 你必然会把它当作 经验型问题。如果 你认为 反共or不反共,选择哪边,结果对你的影响,都很大,甚至大到耽误了你的多少年的岁月 —— 你必然会把它当作 信仰型问题。

7 所以,反共or不反共,本身不重要 -- 这时 我们就不再是 part of the problem, so we can solve the problem ( 注意 这里是典型的在试图跳出问题 / 回避问题,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对于这个问题,一个人把它看作是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这个才是很重要的。这说明这个问题在一个人心中的分量如何。

8 一个东西在谁心中有分量、一个东西在谁心中没分量,看他们讨论出来的东西 是不同的


9 这本身就是人的不同。这时候 可以祭出经典的 四象限图。甚至借有此图,你可以想到,大多数其实并没有把 “反共” 联想到 “它耽误了我多少年的岁月” 这样有分量的理由,而有此联想的人 是早已经 “为了不再耽误自己” 而行动了的,他们已经拜拜了:所以这时候你目之所及的周围就根本没有这种人。甚至 这种人可能曾经是大多数,现在已经集体拜拜了。

10 这归根到底就是人的不同,当然,这是任何一个网络论坛都不会告诉你的,一个网站 它要做流量生意,它要做所有人的生意 ( 它要容纳四象限图里的所有四个象限 ) 所以只会说 “交流观点 不针对人” 。但是,你只可能处于 某一个象限里,就像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处于2个地点。

11 所以说,在 反共or不反共 的讨论之外,还有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这一层考虑,在这之外,还是辨别人、警惕人。

12 最后的考量是:

当一个问题,可以让人徘徊在 “它是 ‘经验型问题 or 信仰型问题’ 呢? ” 的考量时,那么,对于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是不是它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或者说,这个问题存在的环境就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因为基于 “挑战他人的信仰,必然是会带来不和谐” 这一朴素认知:谈论信仰的地方,必然是相同信仰的人在谈论;若一个地方的人没有相同信仰,那么人们就必然不会去谈论信仰、不会去提这个话题 ( 因为提了则必起争执 ) 。这一朴素认知带来的考量 比如 我们难道找不到一个地方专门让信仰相同的人来谈论信仰吗?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的争执 成为别人的生意?我们是否来错了地方?到底是我来到了错误的地方,还是我拥有了错误的渴望?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

-

原问题:如果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物、一个反应体,就是一种经验主义的产物,那么在面对和自己不同经验的人的时候,我们怎么做才是对的?对于是否要反g ,这最终就是一个经验型问题 ( ultimately an ... 阅读更多
收起
品葱上的五毛是野生的还是圈养的?

我发现品葱上的五毛还挺多,人数多、活动频繁。这些五毛们,用一种不自由的方式翻墙出来反对自由,真是觉得滑稽。这些五毛是监狱里面的,还是军队里面的?野生的还是圈养的?

我发现品葱上的五毛还挺多,人数多、活动频繁。这些五毛们,用一种不自由的方式翻墙出来反对自由,真是觉得滑稽。这些五毛是监狱里面的,还是军队里面的?野生的还是圈养的?
收起
如何评价北朝论坛及其用户?

前一段时间,知乎某位全跪的闹剧不知道各位有所耳闻?因此事我又一次注意到北朝这个团体,令人惊讶的是,这群用着七字人物ID的人形生物在墙内的社交、小说、视频、游戏各个网站几乎都有遍布。墙内网不少恶臭言论都出自这群家伙,这个天下第一精神太监论坛到底是怎样变得如此恶臭?

前一段时间,知乎某位全跪的闹剧不知道各位有所耳闻?因此事我又一次注意到北朝这个团体,令人惊讶的是,这群用着七字人物ID的人形生物在墙内的社交、小说、视频、游戏各个网站几乎都有遍布。墙内网不少恶臭言论都 ... 阅读更多
收起
西方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国内很多平民很敌视抗拒?

不希望在中国实现,。

不希望在中国实现,。
收起
中国人成为越来越健忘的民族?各位葱友谁还记得以前中国发生过的敏感事件?

    经常看到讨论说,中国人越来越难以记得身边的悲剧,虽然当时抄的沸沸扬扬,但是转眼间各种娱乐新闻,和国民话题的迅速转变,人们又进入了一种集体休眠和健忘状态,各位葱友怎么看待,以及解释这些现象?还有各位,谁还能记起几件,中国发生的敏感或者令人震惊的社会事件?讨论一下,当时各位又是作何反应,现在回想起来,又作何感想?

我先说件「四川泸州事件」「上海南京街」「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 」「三色幼儿园」

健忘的我临时也只能想起来几个,各位葱友怎么看?

    经常看到讨论说,中国人越来越难以记得身边的悲剧,虽然当时抄的沸沸扬扬,但是转眼间各种娱乐新闻,和国民话题的迅速转变,人们又进入了一种集体休眠和健忘状态,各位葱友怎么看待,以及解释这些现象?还有 ... 阅读更多
收起
批判和辩护辉格史观的代表作分别有哪些?

最近读罢巴特菲尔德的《历史的辉格解释》,深以为然。但此书虽然批判了辉格史观,却破后未立,让我不知如何寻找替代的历史态度。我毕竟是个门外徒,不知换个立场的著作是否也可以说服自己。想请教诸位,对辉格史观的批判著作,除前述立论之作,还有哪些?对此批判的批判又有哪些?

最近读罢巴特菲尔德的《历史的辉格解释》,深以为然。但此书虽然批判了辉格史观,却破后未立,让我不知如何寻找替代的历史态度。我毕竟是个门外徒,不知换个立场的著作是否也可以说服自己。想请教诸位,对辉格史观的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评价“中国人基因劣等”的说法?

最近看到网络一些人,经常发表一些非常极端的贬低中国人这个族群的言论。比如他们说支那人是劣等种族,还有一些像“精日”的人士喊着“屠支”之类......让我联想到这个问题。

我们经常听到很多人抱怨,中国人素质差、道德差。有人抱怨中国人善于勾心斗角、互害、没有正义感、善心。当然,跟大部分发达国家比,中国国民的平均素质确实还有待提高。

但是,从生物学角度,会不会真的有这种因素存在?(像推特某些极端立场的账号主张的)比如跟日本,跟一些形象较好的族群相比,中国人的基因会不会真的存在一些劣势?

最近看到网络一些人,经常发表一些非常极端的贬低中国人这个族群的言论。比如他们说支那人是劣等种族,还有一些像“精日”的人士喊着“屠支”之类......让我联想到这个问题。我们经常听到很多人抱怨,中国人素 ... 阅读更多
收起
各国有那些独特的思维、规则如中国的“面子”、美国的“不退让法”

还如中国的“客随主便”“祭如在”等

还如中国的“客随主便”“祭如在”等
收起
如果所有人都自发不买房,不送孩子上学,是不是政权就不行了?

共产党的钱是不是主要来自卖地和教育?

共产党的钱是不是主要来自卖地和教育?
收起
为什么被共产党割了那么久的韭菜,还有人喜欢共产主义的,这些人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有人说共产党没有真正实施共产主义,所以共产主义是好东西,问题是共产党而不是共产主义,这和自杀炸弹袭击以后,穆斯林说这些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什么区别?

如果是一个共产党没有正确理解共产主义也就算了,全世界都知道共产主义国家等于大屠杀,政治斗争,大饥荒,贫穷和战争,这样的共产主义有什么好?

为什么这些喜欢共产主义的人不移民朝鲜,既然大陆的共产党不够好,那直接移民朝鲜不就行了,这些人的精神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后代永远住在一个阶级斗争的世界里,这种疾病的成因是什么?

为什么有人说共产党没有真正实施共产主义,所以共产主义是好东西,问题是共产党而不是共产主义,这和自杀炸弹袭击以后,穆斯林说这些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什么区别?如果是一个共产党没有正确理解共产主义也就算了,全世 ... 阅读更多
收起
达赖喇嘛的逝世会造成什么影响

在Youtube上的Last Week Tonight频道看了一期与达赖喇嘛交流的视频。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今年已83岁了,由于其指定的接替者在中共治下失踪。意味着其逝世,传承六百多年的达赖传统将中断。

想询问下这会意味着什么?会造成哪些影响。

在Youtube上的Last Week Tonight频道看了一期与达赖喇嘛交流的视频。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今年已83岁了,由于其指定的接替者在中共治下失踪。意味着其逝世,传承六百多年的达赖传统将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狼图腾》这本书?

品葱上很多人批评中国的狼性文化,起初我还是蛮诧异的,毕竟根据我的记忆,最讨厌狼性的这词的恰恰是小粉红。狼性这个词最初来源于是中国大陆作家姜戎于2004年出版的自传性小说《狼图腾》。

这本小说有一个观点:草原人是狼,汉人是羊,中国人近年不断被列强入侵,正因为中国人的羊性太重,引致只懂逃避了事。

例如《狼图腾》里一个片段:绵羊低等而愚昧,当狼咬翻那只大羊的时候,立即引起周围几十只羊的惊慌,四处奔逃。但不一会儿,羊群就恢复平静,甚至有几只绵羊还傻乎乎战兢兢地跺着蹄子,凑到狼跟前去看狼吃羊,像是抗议又像是看热闹。那几只羊一声不吭地看着热闹,接着又有十几只羊跺着蹄子去围观。最后上百只绵羊,竟然把狼和血羊围城一个三米直径的密集圈子,前挤后拥,伸长脖子看个过瘾。那副嘴脸仿佛是说“狼咬你,关我什么事!”或者是说“你死了,我就死不了了”。羊群恐慌而幸灾乐祸,没有一只绵羊敢去顶狼。 陈阵浑身一机灵,愧愤难忍。这场景使他突然想起鲁迅笔下,一些中国愚昧民众伸长脖子,围观日本浪人砍杀中国人的场面,真是一模一样。难怪游牧民族把汉人看作羊。狼吃羊固然可恶,但是像绵羊家畜一样自私麻木怯懦的人群更可怕,更令人心灰心碎。 ——《狼图腾》

这本书还认为汉人把新草场的黄羊、大鼠和天鹅都打清光,不像草原人一样懂得环保。

这些观点自然引起了小粉红五毛们的口诛笔伐,导致至今还有不少粉红对于狼性这个词很不待见。

那么大家说怎么看待这本书呢?

品葱上很多人批评中国的狼性文化,起初我还是蛮诧异的,毕竟根据我的记忆,最讨厌狼性的这词的恰恰是小粉红。狼性这个词最初来源于是中国大陆作家姜戎于2004年出版的自传性小说《狼图腾》。这本小说有一个观点: ... 阅读更多
收起
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只有在专制制度下能办成,在民主制度下就办不成了?

同样一个事 如果君主(专制制度)和民主都能做,那么 肯定选择容错率高的民主制度来做;一个事 如果君主能做、民主就不能做了,肯定选择 先让事情能做咯的。

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 ,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在民主制度下就办不成了?

—— 如果“它(大好事)”存在,这或许就是人们不想要民主的原因:人们不在乎民主还是专制,只是想办成这件事,那么 若人们认为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 “它”,自然而然就走专制的路咯 ( 而且 不是喜欢专制也不是不喜欢专制 不是喜欢民主也不是不喜欢民主,而仅仅是 谁能办成 “它” 就走谁的路 )

“它” 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做了“它”之后有何收益、代价又是什么?

到底怎么算合适,收益 谁领到了,代价 谁付出了?注意,“它” 是它,正是因为它是大好事。如果是一个人净付出了 没得什么回报 那就不是 大好事。而这个提问恰好是在找大好事 (如果它存在)。


或者说,民主制度是不是能办成所有大好事?在民主制度办不成的大好事里,有没有专制制度能办成的?

同样一个事 如果君主(专制制度)和民主都能做,那么 肯定选择容错率高的民主制度来做;一个事 如果君主能做、民主就不能做了,肯定选择 先让事情能做咯的。是否存在一种 “大好事” ,只有专制制度下能办成 ... 阅读更多
收起
是 “质疑精神” 更重要,还是 “找到答案” 更重要?

“质疑精神” 会让人去做,“找到答案” 才能带来心灵的平静

“质疑精神” 会让人去做,“找到答案” 才能带来心灵的平静
收起
唯物主义者看待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还是认为人不过就是一种动物?

动物不会阶级斗争,也不会随便杀自己的小孩,更不会在小孩的奶里面下毒,没有思想控制也没有新闻联播。对唯物主义者而言,爱情就是荷尔蒙分泌,快乐就是多巴胺分泌,道德不过是权力者需要而强加于人的限制,生命不过是一堆化学元素组成的肉块,那么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一个人活的像一个动物,甚至不如动物,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一个人甚至觉得自己和动物没有区别,这又是什么样的人生?中国有个成语叫做禽兽不如,唯物主义者怎么解释呢?

【箴14:11-12】奸恶人的房屋必倾倒;正直人的帐棚必兴盛。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

动物不会阶级斗争,也不会随便杀自己的小孩,更不会在小孩的奶里面下毒,没有思想控制也没有新闻联播。对唯物主义者而言,爱情就是荷尔蒙分泌,快乐就是多巴胺分泌,道德不过是权力者需要而强加于人的限制,生命不过 ... 阅读更多
收起
唯物主义者的道德观点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唯物主义者没有礼义廉耻,也没有超自然的道德规范,更不在乎传统文化的约束,所有墙外面的道德底线对唯物主义者都不成立,那么唯物主义者的道德观点和墙外面的人有什么区别?他们真的有道德底线吗?还是除非用法律和刑罚,否则没有任何底线?

看看瑞典的事件,就可以知道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是什么样子,那么唯物主义者都是这样子的吗?他们的内心世界认同道德吗?

【箴13:21-24】祸患追赶罪人,义人必得善报。善人给子孙遗留产业,罪人为义人积存资财。 穷人耕种多得粮食,但因不义,有消灭的。 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

唯物主义者没有礼义廉耻,也没有超自然的道德规范,更不在乎传统文化的约束,所有墙外面的道德底线对唯物主义者都不成立,那么唯物主义者的道德观点和墙外面的人有什么区别?他们真的有道德底线吗?还是除非用法律和 ... 阅读更多
收起
自信或自卑的区分

葱油们,当你们在看到小粉红的自信过头的言论和表情时,心中可能会有一些怜悯和无奈吧。但是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又有一些自卑了呢?他们盲目自信,我们却有点自卑,我觉得,很难找到正常自信的一个点。

换言之,怎么才能不过度自卑,也不会过度自信?

葱油们,当你们在看到小粉红的自信过头的言论和表情时,心中可能会有一些怜悯和无奈吧。但是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又有一些自卑了呢?他们盲目自信,我们却有点自卑,我觉得,很难找到正常自信的一个点。换言之,怎么 ... 阅读更多
收起
如何看待《教育部:坚决清理以境外课程教材替代国家课程教材行为》这一通知?以及网友反应。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456807

我拿至少有一点点反对声音的澎拜来看:

“国外的教材怎么可能到中国学生的课桌上?那些把外国教材拿到课桌上的人,有何居心?造反?”778赞

“我是大学生,学校学的电路原理是国内国外教材结合授课的,我觉得效果很好啊”

“你那是理工科的,一般不带有意识形态。这里说的教材一般都是历史,文学类带有鲜明的意识形态的,每个国家在编写这类教材时,都是按照本国遵循的意识形态来编的。所以这不是单纯的教材之争,而是意识形态之争,不然教育部也不会出面了。”


看起来非常恐怖!感觉是文革前兆。

不过上面的回复说,理工科不带意识形态,我非常怀疑。

国外的科学素养教育,最重要的两条是诚实性和保持怀疑,这难道不是极其反动的吗?你比较一下韩雨春事件,就会发现,科学也是带“意识形态”的!到最后你国家要推中医,我“诚实性”和“保持怀疑”这两条普遍真理还能存续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456807我拿至少有一点点反对声音的澎拜来看:“国外的教材怎么可能到中国学生的课桌上?那些把外国教材拿到课桌上 ... 阅读更多
收起
「岁静婊」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如何看待「岁月静好」的现象?

最近跟之前玩的不错的初中同学聊了聊,发现他们大多都知道「修宪」「贸易战」甚至「P2P」,而且他们翻墙欲望也越来越强,因为不少正常网站最近都接二连三的被封(比如Quora、Reddit、Instagram)。然而有一点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他们翻墙竟然完全不看导致这些网站被墙的内容,甚至有意回避这些信息,认为这些信息和自己毫无关系,而且世界各地都有这种事情发生。现在还是要管好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是最主要的。瞬间我就想起了「岁月静好」这四个字。最让我不解的是,这几位初中同学都是曾经的「反共愤青」,我能够接触墙外内容,知道你国的本质,并且有出国欲望,也都是因为他们的影响。昨天跟一位久不联系的初中女同学聊起翻墙,她最近一直在为免费翻墙软件着急,因为Pixiv(一个漫画画师聚集网站,不少R18图片)也被墙了。她曾经也算是「辱华愤青」,而如今翻墙欲望仅限于「免费」和去墙外看看「小黄图」,甚至让她下个Telegram都认为没有意义。当然,其他同学也早已成了忠实的微信用户,包括一位同样已经出国了的同学,也开始刻意回避政治内容。由于其属于LGBT人群,只有当你国迫害LGBT群体的时候才会喊两声,然后继续「岁月静好」。

所以我一直都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让一个人从「反共愤青」变成「岁月静好」?又如何看待「岁月静好」这种现象?

(我知道在一个和平年代,关心政治的人永远都是少数,然而能使曾经关心政治的人不再关心甚至回避,其中还是应该有比统计学意义上更深层次的原因。我认为我观察到的现象不应该是个例,因为仅我一人就发现了几个案例,和朋友讨论之后发现他们也发现了这个现象,我们认为可能和习上台后言论控制有关,但我更想知道背后的心理学和社会学的原因)

最近跟之前玩的不错的初中同学聊了聊,发现他们大多都知道「修宪」「贸易战」甚至「P2P」,而且他们翻墙欲望也越来越强,因为不少正常网站最近都接二连三的被封(比如Quora、Reddit、Instagra ... 阅读更多
收起
更多